s 閱讀頁

第五十章 猥瑣的老漢

  

  第二天晌午,秦李氏一看見秦天德精神萎靡的樣子,不由得心花怒放:“兒啊,你還說什麽要得到她的心,結果怎麽樣?昨晚你們折騰了一晚,為娘在房中都聽到你房中的動靜,想必昨晚是沒有睡好吧?”

  “是啊,娘,昨晚沒有睡好。”秦天德打著哈欠回答道。

  這話倒是實話,昨天整晚他根本就沒有睡覺,前半夜先是極力阻攔嶽銀瓶去報仇,後半夜又擔心嶽銀瓶突然反悔,不敢睡覺。也就是在那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麽昨天中午讓嶽銀瓶跟著自己來臨安,嶽銀瓶會答應的那麽爽快了。

  “對了娘,咱們什麽時候去拜會秦相爺啊?”自從昨晚聽了嶽銀瓶的話,他現在再次提及秦檜的時候都以相爺相稱。

  “秦相爺位高權重,公務繁忙,哪有那麽容易見到啊?為娘昨日已經遣人遞上了拜帖,按照平常的情況,一般三日之內秦相爺就會相招的。”

  “啊?三日之內才能有消息?”秦天德根本想不到秦檜居然會有這麽大的譜,他還以為昨日傍晚趕至臨安,今天就能夠見到秦檜的,“那算了,孩兒困得很,在回房睡個回籠覺好了,中午不用叫我吃飯了。”

  這一覺就睡到了未時時分,養足了精神的秦天德帶著秦三和女扮男裝的嶽銀瓶離開了府中,打算見識見識臨安的繁華。

  秦家在臨安的府邸雖然較小,但是位置相當的好,裏仁坊緊貼著臨安城內的一條縱貫南北由石板鋪成的禦街。

  這條禦街北起中正橋,南到正陽門,長一萬三千五百餘尺。街中心是專供皇帝用的禦道,兩旁是用磚石砌成的河道。河裏種植荷花,岸邊植桃、李、梨、杏,春夏之間,如繡如畫。河道外邊是供市民行走的走廊,甚是繁華。

  秦天德一身書生打扮,手持折扇在秦三和女扮男裝的嶽銀瓶相隨下,漫步走在禦街之上,不時的停下腳步把玩路邊攤販售賣的小物件。

  秦三從來沒有來過臨安,這一次可算是開了眼界,對什麽都好奇,不時的掏出銀錢買些吃食,嘴就沒有停過。

  按說作為一個下人,這樣的舉動是要不得的,可是秦天德對此不以為意,隻是吩咐秦三跟緊自己不要走失。而秦三又是有些憨,根本想不了那麽多,所以沒多長時間就落在了秦天德的身後。

  嶽銀瓶是來過臨安的,觸景生情,所以心情很是沉重,緊繃著一張俏臉,一聲不吭的跟在秦天德身後,即使秦天德說要給她買些胭脂水粉,她也不為所動。

  一路走走停停,不知不覺間三人來到了位於臨安城內妙明寺門前。

  臨安城內寺廟眾多,像什麽闡符寺、仙林寺、石佛寺、梵天寺不勝枚舉,妙明寺在其中也算是香火較為旺盛的寺廟之一。

  寺廟前攤販眾多,再加上前來上香禮佛的善男信女以及前來遊玩的香客,一時間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秦天德以前是不相信什麽鬼神的,可是穿越到南宋,尤其還是靈魂穿越這種高難度的技術活,讓他不得不改變了這種想法。

  不論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神,見寺燒香,遇佛膜拜總是不會錯的。有句老話不是說過麽,神拜的多了,自然會有神庇佑。他不指望神佛庇佑自己,隻要別再玩兒自己就行了。

  可就在他正準備進入寺廟的時候,忽然發現身旁的嶽銀瓶神情有變,低著頭,目光閃爍,身形也是有意無意的躲在自己身後。

  這是怎麽回事?難不成有秦檜的爪牙不成?

  心中一緊,秦天德當即四處打量,並沒有發現什麽可疑的人,唯一值得懷疑的就是一個身材魁梧、樣貌威武但在秦天德眼中卻是異常猥瑣的老漢。

  這個老漢看上去大約五十多歲,身穿對領鑲黑邊飾的窄袖窄身的白布袍,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女扮男裝的嶽銀瓶,目光中隱含著說不清的東西,臉上的神情也是古怪異常。

  老色狼還是老玻璃?這是秦天德的第一反應。說不得平移了一步,將嶽銀瓶擋在了身後,同時惡狠狠的蹬了老漢一眼。

  秦三反應雖然有些遲鈍,但也發現不妥,當即湊到秦天德身邊,小聲說道:“少爺,怎麽了?”

  秦天德下巴抬了一下:“那邊有個老家夥,一直盯著瓶兒看。”

  這還了得?秦三可是聽府中下人說過,這個叫做瓶兒的丫鬟很有可能變成少夫人,當即摩拳擦掌的說道:“少爺,小的現在就過去教訓那個老家夥。”

  “算了,”秦天德用手中的折扇擋住了秦三,“咱們剛來臨安,不宜多生事端,而且那個老家夥也經不起你的拳腳,萬一出個好歹,本少爺還要準備馬上到來的科舉呢。”

  秦天德實際上是擔心這裏人多眼雜,萬一鬧將起來,引來有心人圍觀,發現嶽銀瓶的真實身份就糟了。

  所以他扯住秦三,同時扭頭對嶽銀瓶說道:“逛了這麽長時間了,少爺我也累了,咱們回去歇息歇息。”

  可是就在他按原路返回,路經定民坊的時候,那個老漢居然追了上來:“小哥慢走,小哥慢走!”

  “你這老頭,怎的如此不知好歹?我家少爺心善,看你老胳膊老腿挨不了我幾拳,所以剛剛放過了你,哪知道你居然還敢追上來。

  要是你再不知好歹,小心我的拳頭不認人!”秦三自然是衝到了前麵,將秦天德和嶽銀瓶擋在身後,揮舞著沙包大的拳頭,警告道。

  老漢眼中根本沒有秦三,目光直接將其繞過,落在了秦天德身上:“不知道這位小哥姓甚名誰,哪裏人士啊?”

  秦天德折扇一橫,攔住了就要出手的秦三,一邊掃視著周邊的環境,一邊說道:“你又是什麽人,為什麽攔住我等去路,難不成光天化日之下要行那剪徑之舉?”

  所謂剪徑,也就是指攔路搶劫。

  “你說老夫是剪徑的毛賊?啊?哈哈!”老漢並不惱怒反而哈哈一笑,“有趣有趣,這剪徑的勾當老夫年輕時倒是沒少幹,隻不過如今早已收手了,就算想幹也幹不了了。”

  這貨真的是攔路搶劫的土匪啊!秦天德哪想到自己隨口亂說居然說中了,當下有些緊張。

  對方要是官場中人那還好說,自己可以憑借叔父秦檜的名頭來恫嚇對方。可他在第一眼就判斷出眼前的老漢不是官場中人,因為根據南宋的穿著習慣,有官職在身的人穿的是錦袍,而無官職的人,隻能穿白布袍。

  這老漢明顯穿的是白布袍,也就是說他不是官場中人。

  哪怕對方是個有錢的土財主也行啊,怎麽會是個老土匪呢?難道是因為老天嫌我剛才沒有進寺燒香,故意來整我的?

  “你想幹什麽?本少爺警告你,光天化日之下,這裏又是我大宋都城,如果你膽敢亂來,本少爺保證你不能活著出了這臨安城!”

  狠話丟完,他抖開折扇,裝作氣定神閑的扇著扇子,卻借助扇子的遮掩,小聲對自己身後的嶽銀瓶說道:“一會要是開打,你什麽也別管,立刻跑回府裏,記住!”

  “喲嗬,小哥的口氣不小啊。不過聽口音應當不是臨安人士吧,不知道家住何方,來臨安城有何貴幹呢?”魁梧的老漢臉上始終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就連剛才的笑容也消失了,目光直刺秦天德,似乎要透過秦天德看到側身躲在其身後的嶽銀瓶一般。

  “我跟你又不熟,憑什麽告訴你那麽多?難不成你是看我身上穿的衣服昂貴,想要擄走本少爺,然後跟我爹娘勒索?”

  秦天德不太相信對方是衝著自己來的,他最擔心的是對方認出了女扮男裝的嶽銀瓶,故意在這裏拖著自己,同時派人給秦檜通風報信。所以一邊插科打諢,一邊用眼角的餘光大量著周圍的環境。

  秦三自然是想不了那麽多,不過聽了秦天德的話,他隻是認為攔路的老漢是想擄人勒索,也從旁開口道:“你這老頭真是狗膽包天,也不打聽打聽,在錢塘縣,隻有我們少爺擄人的份,哪有人敢擄我們少爺!”

  定民坊也是挨著禦街的,所以也屬於繁華地帶,他們幾人在這裏爭吵,很快就引來了路人的圍觀。從古至今,國人喜好湊熱鬧的心態始終是沒有改變過。

  眼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秦天德心中焦急,生怕嶽銀瓶被什麽人認出來,正準備離開,沒想到老漢先開口了:“好了,老夫也不和你們玩了。老夫找你是有事相詢,隻不過這裏人多口雜的,還請小哥移步一敘。”

  秦天德哪會那麽傻,自己本來就是初至臨安,人生地不熟的,而這老漢明顯不懷好意,他怎麽可能會傻乎乎的跟一個陌生人走?

  為了盡快離開這裏,秦天德也顧不上什麽尊老愛幼了,直接吩咐道:“三兒,動手。。。。。。

  嗯?三兒,三兒,三兒!

  你這憨貨,聽不見本少爺叫你動手麽!”

  “少,少爺,小的。。。”秦三的低弱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