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大膽的毛賊

  

  難道是他們發現了什麽了麽?重新返回了客房的秦強早就沒有麵對秦三時的那麽憤怒了,他現在思考的是自己是不是在什麽地方露出了馬腳,引起了秦家的懷疑。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繼續留下來不但沒有什麽用,恐怕還會有性命之憂!

  因此他也沒心思吃什麽東西了,盡管他花了十兩銀子買來了四菜一湯,又花了二兩銀子買了壺據說是上等碧螺春的茶水,他也興不起動筷子的興趣了。

  “噗!這種劣質茶葉也敢冒充上等碧螺春!”肚子打鼓般響徹的秦強剛喝了口茶水就一口噴了出去。

  現在就走?秦強有些不甘心,好容易走到這一步了,隻要弄到秦家的族譜,就有可能徹底翻盤了!

  我到底那裏露出了破綻?這個破綻能不能掩飾過去?難道我現在必須要走麽?行伍出身的他自信憑著他的身手,如果他想要離開,秦府的家丁一定攔截不住,隻是他實在是不甘心。

  可萬一真的是被人識破,不要說弄到秦家族譜,就連自己的性命恐怕都要交待在這兒了!

  我到底要不要走呢?

  正當秦強坐在屋中反複思量,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吵雜的喧嘩聲。

  “三哥,這便宜不能都讓你占了啊!”

  “是啊三哥,你吃肉,好歹要讓我們喝口湯啊。”

  “三哥,你就讓我們進去吧,說不定他覺得剛才的飯菜不合口味,要換掉也說不定,最多到時候我得了多少銀子分你一半還不行麽?”

  。。。。。。

  這是怎麽回事?本就頭大如鬥的秦強聽著門外傳來的人聲更加模糊了,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麽?

  這時候一個扯著嗓門高聲大喊的聲音讓他徹底釋然了,他拿起筷子開始祭祀自己的五髒廟了。因為這個聲音他很熟悉,就是剛剛堵在他門口吃飯的那個秦府下人。

  “都他媽的給老子靜一靜!你們吵吵什麽呢!誰在吵吵這個魚腩就不讓他宰了!”

  “三哥,什麽叫魚腩?”

  自從秦三跟了秦天德之後,在秦府家丁丫鬟中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絕大多數人,不論年齡老少,都稱呼他一聲“三哥”,這也讓他更加堅定了跟著秦天德走,能夠發達富貴的信念。

  不過“魚腩”這個詞他不懂,但這麽多人猶如眾星捧月般供著他,他也不好說不知道,隻能硬著頭皮解釋道:“魚腩嗎,就是,就是,總之就是很容易可以他身上弄來銀錢,我說你們還想不想賺錢了?”

  秦三說到這兒的時候,客房中的秦強正從盤中的糖醋鯇魚的魚肚附近加下一塊肉來,驟然聽到自己被秦三稱為魚腩,頓時沒有了吃魚的興致。

  客房外,秦三繼續吆喝道:“所有人都聽好了,少爺仁慈,給大家一個發財的機會,任何不當值的人都可以進去,隻要他需要,就可以將東西賣給他,但是少爺強調了,不許強買強賣,否則,少爺的厲害你們是曉得的!

  不過有件事情先說明白了,如果你們誰敢惹得房中的貴客不高興或者不滿意,少爺回來後一定打斷你們的狗腿。

  還有,不論你們賺了多少錢,都要拿出八成交給少爺,誰敢,誰敢貪墨或者謊報數目,不用少爺動手,三哥我就讓他這輩子後悔做人!聽明白了麽!”

  “放心了三哥,我們哪個有膽量貪少爺的錢!”

  緊接著秦強所在的房門就被人強行撞開了,二十幾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秦府下人擠了進來,頓時將本就不大的客房擠得滿當當的。

  “公子,您身份高貴,怎麽能吃這種飯菜,要不要試一試奴家的手藝,保證您吃了以後忘不掉,一道菜很便宜的,隻要十兩銀錢。”

  “公子,這個茶水都已經涼了,小的給你重新換一壺吧。中秋的時候老爺曾經賞給小的一些好茶葉,小的一直都舍不得喝,今天就獻給公子好了,價格很公道的,一壺茶水隻要五兩,外麵都喝不到的,聽說都是直接供給皇家的。”

  “你擠什麽擠,輪到我了!公子,小的。。。”

  “哎呦,你踩著我腳了,眼瞎了!呦嗬你還不滿意,要不要出去練練?算了,今天貴客當門,老子懶得理你,明兒個再說。公子,小的有。。。”

  。。。。。。

  秦強已經完全吃不成飯了,這些人吵吵嚷嚷推推搡搡,要不是他暗中使勁,腳下紮穩了馬步,恐怕就要被這些人推翻了。

  不過他卻並不煩,相反心中還有些竊喜。認為自己並沒有露出什麽馬腳,隻不過是秦府知道他有錢,想要多刮一些。

  想到秦李氏的貪財名聲,秦強隻以為今天遇到的一切,包括秦非夫婦避而不見都是秦李氏有意安排的,為的就是從他身上多榨出些錢銀來。

  區區幾十兩對他來說真的無所謂,昨天拿出兩萬兩銀票的時候他都沒有眨過眼睛,更何況今天這區區的幾十兩?

  隻是一個五十多歲廚娘打扮的婦人的一番話讓他徹底坐不住了。

  “小公子,看你的樣子,應當正是龍精虎猛的年歲,要不要人來幫你瀉瀉火啊?”

  “什麽?瀉火!就你!!”秦強再也憋不住了,詫異的看著五十多歲滿臉皺紋的廚娘。

  “切,你想什麽呢?就算你想老娘也不肯呢!老娘可是正經人家。老娘的意思是可以替你去醉花樓找幾個姑娘來,你往哪兒想呢?”

  這一天,對於秦府的下人來說,比過年還要高興。

  秦強陷入秦府下人的層層盤剝的時候,秦天德正在盤剝別人。

  娛樂城雖然還沒有開業,目前隻是在進行最後的裝潢,但是這些日子來,從各地蜂擁而至前來辦理所謂的貴賓卡的達官貴人,已經讓尚未開業的娛樂城賺了一大筆。今天就是秦府跟其他四個股東分錢的日子。

  其實娛樂城的事情秦天德根本就不過問了,一是南城的那些窮苦百姓有了活計,而且三家商人已經在其他地方為城南的居民重新蓋了房舍或者補償了錢銀,原本錢塘縣最為窮困的城南百姓生活明顯改善;二是秦李氏已經從秦府派了專門的賬房來到這裏管賬,而齊正方又已經跟著杜疤拉出海給他賺錢去了,所以他對這個娛樂城也沒有什麽興趣了。

  根據賬房的回報,這些日子來,僅僅是辦理貴賓卡一項,就為娛樂城淨賺紋銀十萬兩,所以秦李氏提議,先把這十萬兩分了。

  雖說這十萬兩隻是收入不是利潤,但秦李氏的話,其餘四家不敢不聽,更何況如今娛樂城還沒有營業就有這麽多人從各地前來辦卡,將來的利潤是可想而知的!

  可惜秦李氏昨天下午匆匆趕往了臨安府,所以分錢這件事就落在了秦天德的頭上。

  酒足飯飽之後,揣著厚厚一摞銀票,在秦二的跟隨下,秦天德哼著小曲一步三晃的朝著自家府邸走去。

  娛樂城還沒開業就能賺來這麽多錢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想不通為什麽連遠在福州的官宦都會知道這個娛樂城的存在,趕了大老遠的路特地來辦理一張貴賓卡。

  令他更想不明白的是,他接過自家應當分得的六成也就是六萬兩銀票的時候,這六萬兩為什麽要分成了兩份,一份四萬兩,一份兩萬兩。

  不過當他從賬房先生的口中得知是秦李氏的意思後,他也就不去先這些事情了,他知道秦家似乎有著什麽秘密,隻不過這個秘密他目前還不好打探。

  想到秦強此刻正遭受著自家下人的盤剝,秦天德刻意放慢了腳步。他不怕秦強會有所不滿,隻要對方心中覬覦著自家的族譜,那就一定會老老實實心甘情願的掏錢!

  從酒樓到秦府原本隻有一刻鍾的路程,可愣是讓秦天德走了大半個時辰,才走到門口。

  遠遠地就看到秦三守在大門口,一看到秦天德的身影,猶如兔子般,歡快的蹦了過來,手中揮舞著鼓囊囊的錢袋子,滿臉的興奮:“少爺,少爺,您太厲害了,那家夥就是個大傻魚腩!您知道麽,他連夜壺都花了二兩銀子租了一個!少爺您太神了,您怎麽知道他一定會掏錢購買呢?”

  “行了,行了,這才多少錢啊,至於這麽興奮麽?”秦天德順手接過了秦三遞過來的錢袋子,從裏麵摸出兩個較大的銀錠,約莫有二十兩左右遞給了秦三,“這些是你的辛苦費,拿回去讓翠兒高興高興吧!”

  秦二還想阻攔秦三接過秦天德手中的銀錠,可惜秦三手快,在秦二阻攔之前就從秦天德手中接了過來,一弓腰,興高采烈的說道:“謝少爺賞!”

  “咦,三兒,門口的下人呢?”秦天德這才發現自家大門口空蕩蕩的,原本應當守在門口的下人都不見了蹤影。

  “哦,他們啊,都去找那個魚腩了。”秦三不以為意的回答道。

  “胡鬧!”頓時秦天德怒了,“這大門敞開,無人看守,萬一有賊人潛入怎麽辦?”

  “怕什麽啊,在錢塘縣,哪個毛賊敢這麽大膽啊?”

  “你這個憨貨,還不跪下認錯!”秦二從秦天德語氣中判斷出秦天德是真的生氣了,立刻一腳揣在了秦三的腿彎處。

  “秦三,本少爺問你,門子離開的時候,你在不在這裏?”

  聽到秦天德這麽說話,秦三知道秦天德是真的惱了,連忙跪倒在地:“少爺,小的知錯了,小的也是剛來門口等候少爺,來的時候並沒有見到門子。不過應當不會有賊人敢溜進咱們秦府吧?”

  “快來人啊,有賊人調戲少奶奶!”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女子焦急的聲音就由遠及近,朱淑真的陪嫁丫鬟春蘭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