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宰魚腩

  

  秦天德掃了眼門口的秦三,將手中的銀票展開,開始一張一張的數了起來,故意將銀票翻得嘩嘩作響。剛數完,果然就看見門口的秦三正踮著腳尖抻著脖子朝他手中張望。

  “哈,”秦天德看著秦三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揚了揚手中的銀票,問道:“怎麽,你想要麽?”

  腦子不會轉彎的秦三立刻點了點頭,很快又變成了搖頭:“小的不敢,這都是少爺的東西,除非少爺賞賜,否則小的不敢心生貪念。”

  秦天德對秦三的回答很滿意,看樣子秦洪和秦二沒少教導秦三,不過他要算計那個秦強,還需要用到秦三。

  於是他向著秦三招了招手,示意其進來,然後說道:“那家夥可是個大個的魚腩,怎麽樣,你想不想賺些銀錢?”

  他本來是想告訴秦三如何痛宰秦強一大筆,哪知道秦三卻好奇的問道:“少爺,什麽叫魚腩?”

  “哦,魚腩就是。。。你這個憨貨,本少爺問你想不想賺錢!”秦天德實在是沒法跟秦三解釋清楚,而且以秦三的智商,即便解釋了,有用麽?

  “賺錢?當然想了!”秦三這回終於說到了正題,隻是臉上突然露出凶狠的神情,他把臉湊到秦天德臉前,右手做刀狀,比劃了一下,“少爺,小的這就跟過去,把他殺了,然後將他隨身的銀錢全都給少爺取來。”

  我操,你丫的除了綁架殺人難道就不會幹一些有技術含量的工種麽?

  秦天德麵對這個秦三,頗是無語,可是又不能責怪秦三,畢竟秦三的忠心表現的一覽無餘,他隻能歎了口氣,說道:“三兒啊,以後本少爺不讓你幹殺人綁架防火之類的,你就絕對不能擅自做主幹這些事情,記住了麽?”

  “嗯,小的記住了。”秦三機械的點了點頭,對於他來說,隻要是秦天德說的話,永遠都是對的,隻是他是否真的記住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秦天德當然也曉得這個道理,所以他並沒有在深究這個問題,而是繼續說道:“那個小子身上頗有些銀錢,你也看到了,本少爺隻是翻了翻臉,他就送上了上千兩的銀票。。。”

  “那是少爺有本事,小的發現少爺自從腦袋被打了之後,腦子變得靈光了許多,也會耍心眼了,連我爹也說少爺現在變得比以前更可怕了。”

  “噗!”秦天德剛喝了口茶,猛地聽到秦三如此評價自己,一口茶全噴到了秦三的臉上:“你的意思是說,本少爺以前跟你一樣都是個憨貨了!”

  “是啊是。。。不是不是,小的不敢小的不敢,求少爺不要責怪小的。”秦三也顧不得擦掉臉上的茶水了,心知自己又犯了錯誤,連忙討饒。

  秦天德知道秦三的秉性,雖然腦子不好使,但勝在對自己忠心耿耿,所以也不責怪,將茶杯放下後,說道:“說正題,說正題,本少爺問你,你想不想賺些銀錢?你隻用說想還是不想。”

  “當然想了,我家翠兒天天抱怨小的沒本事,往家裏拿的銀錢少了,因為這個小的沒少。。。。。。”秦三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少爺,小的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小的就不娶翠兒了。”

  “怎麽,你們經常吵架麽?那你有沒有打人家?”

  秦天德本意是擔心秦三的火爆脾氣讓翠兒吃了苦頭,畢竟秦三和翠兒的婚姻是他一手造成的。

  哪知道秦三聽他這麽一問,臉上頓時充滿了委屈,一邊將左手的袖子提了起來,一邊說道:“少爺,小的冤枉啊,她不打小的,小的就燒高香了,小的哪還敢打她?不信您看看,小的的左手手臂上還有前兩天她撓出的血條子!”

  秦天德低頭一看,秦三左臂黝黑的皮膚上,果然泛著十幾條紅紅的血印,不由得有些詫異:“三兒,你不是挺能打得麽,怎麽會被翠兒一個小丫頭弄得這麽狼狽?”

  “小的,小的,小的也不知道。”一向口齒伶俐的秦三突然變得結巴起來,“可能,可能是,反正小的一見到她就挺怕她的,也不知道是,是怎麽回事兒。”

  這真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啊,想不到翠兒居然能夠將脾氣火爆的秦三吃的死死地。

  秦天德知道翠兒嫁給秦三後不會受什麽委屈,也就放下心來,開始調侃秦三:“既然這樣,那你就不要見她好了。”

  “不行,小的要是見不到她,心裏掛念的很。”

  聽到這裏,秦天德就知道秦三和翠兒小兩口的日子過得還算是挺幸福美滿的,他心中原本存著的一絲內疚也就煙消雲散了:“好了,既然這樣,本少爺今天就教你一個方子,讓你賺些銀錢,本少爺保證你把這些銀錢拿回去後,翠兒一定會好好獎賞你的。”

  “真的?太好了!少爺您說,小的怎麽賺錢?”

  “你附耳過來。。。。。。”

  這邊是秦天德教授給秦三賺錢的方子,那邊的秦強卻是在臨近正午的時候,背著一個包袱再次來到了秦家,隻是這一次他沒有見到秦天德。

  “你們家少爺呢?不是說好了今天中午我做東,請他吃飯的麽?”還是在前廳,坐在前廳的秦強看著站立在自己麵前的秦三問道。

  秦三的臉上笑嘻嘻的,心中更是樂開了花:“我們少爺有事出去了,他臨走之前吩咐小的,如果您來了就帶您去西廂的客房,好生招待。”

  “出去了?你們家少爺也出去了?是出遠門了麽?他有沒有說什麽時辰回來?”秦強這下子坐不住了,秦非夫婦不在,如今秦天德也離開了秦府,莫非這裏麵有什麽說法麽?

  “少爺沒出遠門,就是朱縣令還有城中的一些大戶請他吃飯,說是什麽娛樂城的分紅什麽的,估計吃完飯就能回來了。”

  秦強雖然來到錢塘縣隻有兩天的時間,不過對於秦天德提議的那個什麽娛樂城也是有所耳聞的,當下心中疑慮減輕了不少:“那好吧,你先帶我去客房休息吧。”

  “您這邊請。”秦三一轉身率先走出了前廳,“少爺吩咐了,您馬上就要變成親戚了,所以您在這裏的住宿就不用掏錢了。”

  “你說什麽?”秦強不是太能明白秦三的話,追問了一句,可是秦三卻不解釋,徑直朝著西廂的客房走去,弄得秦強隻能緊跟在他的身後。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秦三的那句話是什麽意思了。

  由於時近正午,秦強有本打算請秦天德吃飯,所以他來到折返秦府之前,根本沒有吃什麽東西,很快秦府就飄來了飯菜的香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飯菜的飄香似乎是從很近的地方傳來的,但卻並沒有人來給他送飯又或者是通知他吃飯。

  坐在秦天德給他準備的客房裏忍了小半個時辰,不要說飯菜,就連茶水都沒有送來一杯,終於秦強忍不住了。

  他拉開房門,正準備叫來下人問一問怎麽回事,卻看見秦三正蹲在他房門對麵的石台上,手中托著一個大號的陶瓷碗,碗裏滿滿登登的飯菜正冒出熱乎乎的氣來。

  “你。。。”秦強剛張口說出一個“你”字,那邊的秦三就端著陶瓷碗站了起來,邊走邊吃,晃晃悠悠的朝著他走來。

  “您是不是想吃東西了?”秦三一邊往嘴裏扒拉著飯菜,一邊含含糊糊的問道。

  聞著飯菜的飄香,看著秦三吃的那麽香,聽著秦三還時不時的吧唧著嘴,秦強咽下幾口唾液,正色問道:“不知道府中是否已經開飯了?”

  “哦,開了開了,嗝!”扒拉的太快,秦三給噎住了。

  “那個,我的飯菜在什麽地方,如果府中現在比較忙,我可以自己去端來。”秦強的肚子餓的咕咕直響,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我還以為你不吃飯了呢!”秦三先是嘀咕著了一句,然後將口中的飯菜強行咽了下去,用盡可能清楚的聲音說道:“我們少爺說了,雖說你即將成為親戚,但畢竟現在還不是,所以可以免費招待你住宿,但是你吃飯喝水等所有用度都要另收費用的。”

  “什麽!”秦強險些跳了起來,可是他又拉不下麵子對一個低俗的下人發火。強忍住心中的怒火,他咬著牙齒說道:“好,好,好,飯菜什麽的先不說,我來了這麽長時間,怎麽連一杯茶水都沒有送過來,難道這就是錢塘秦家的待客之道麽!”

  “切!”秦三白了他一眼,有扒拉了幾口飯菜,繼續含含糊糊的回道:“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剛剛都說了,吃飯喝水所有用度都要收費。哪怕是你要去茅房也要掏錢!”

  “我X!”秦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好好好,既然這樣,那我自己出去吃飯好了!”

  他剛向旁邊邁出一步,想要離開秦府去外麵吃些東西,哪知道一直碗不離手的秦三突然放下碗筷,橫移一步擋在了他的麵前:“我家少爺還說了,說是他回來之前不能讓你離府,說那樣的話就是秦府待客不周了,他回來會打斷我的狗腿的。”

  “怎麽,就憑你也想攔住我麽?”秦強的臉上瞬間閃出一絲陰霾,雙手緊握成拳,手腳暗暗蓄力,大有一言不合就打出秦府的架勢。

  秦三也是經常打架的主,看到秦強擺出的架勢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他雙擊了兩下手掌,說道:“我可能打不過你,不過加上他們呢?”

  瞬間,原本空蕩蕩的院落中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二十多個一水藍灰色短褐的秦府家丁,一個個手持棍棒,將秦強圍在了當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