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揪心的人名

  

  秦天德回到東跨院後,發現齊妍錦並不在房中,院子中也不見人影,本想派人去尋,可是心中一直惦記著那個名字,以及秦非夫婦口中的自家在臨安府當官的親戚,也就獨自坐在房中思索起來。

  秦家的那個顯赫親戚到底是不是他呢?如果是他,自己又該怎麽辦呢?如果不是的話,那這個親戚又會是誰呢?我記得南宋初期沒有其他姓秦的人位高權重了啊!

  秦天德一直在頭疼這個問題,直到朱淑真的陪嫁丫鬟春蘭來催他吃晚飯,他才發現,日頭已經落山了。

  來到飯廳的時候,秦天德驚奇的發現,飯桌旁邊隻坐著朱淑真一人,而自己的父母並不在。

  “老爺跟夫人呢?他們怎麽還沒來?”秦天德看著候在門口的秦洪問道。

  “少爺,老爺跟夫人去臨安府了,說是有要緊事要辦。還有,夫人臨走之前囑咐小的告訴少爺一聲,如果明天那個人又來了,少爺一定要將他穩住,等到老爺和夫人回來再說。”

  這事情有古怪,看來那個族譜裏真的藏著什麽秘密!秦天德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隻是為什麽秦非不願意把那個親戚的名字告訴自己呢?

  “官人,吃飯。”朱淑真看到秦天德,連忙站起身說道。

  “哦。”秦天德隨意的應付了一句,又轉向一旁的下人,“既然老爺和夫人都不在,那就我說了算了。你,去把少奶奶請來,一起上桌吃飯。”

  被秦天德點名的下人愣了一下,看了眼坐在飯桌旁邊的朱淑真,有些不解的問道:“少爺,少奶奶不是來了麽?”

  “少爺說的是二少奶奶,你去把二少奶奶請來。”朱淑真接了一句,解釋道,臉上並沒有什麽不快的表情。

  秦天德詫異的看了眼朱淑真,又轉向那個下人:“還不快去!”

  沒一會齊妍錦在蝶兒和綠兒的陪伴之下也來到了飯廳。自從朱淑真嫁入秦家後,她就失去了上桌吃飯的資格。

  “錦兒。。。。。”秦天德正準備問問齊妍錦下午去了哪裏,為什麽不在房中,卻看見齊妍錦笑盈盈的坐在了朱淑真旁邊,而朱淑真也是微笑著對齊妍錦打了個招呼,看樣子兩個女子之間的關係非常的要好。

  她們兩個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好了?秦天德越看越糊塗,有心發問,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實在不好問出口。再說了古人講究食不言寢不語的,他隻能揣著疑惑低頭吃飯了。

  直至吃罷晚飯,和齊妍錦一回到房中,他就問道:“錦兒,你和她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要好?”

  齊妍錦嫣然一笑,給秦天德倒上一杯茶水後,方才回答道:“官人,真兒姐姐其實是挺好的一個人,你是不是誤會她什麽了?這些日子來,有時候我一個人閑著無事,就去找了她,她其實一直挺掛念你的。”

  “她掛念我?”

  這不可能吧!秦天德哪裏會信,隻當是朱淑真托了錦兒來說合。雖然他對朱淑真也算是仰慕已久,但問題是他實在害怕自己會因為朱淑真而露出什麽馬腳。

  “真的!官人你不信麽?錦兒什麽時候騙過你!”齊妍錦乖巧的坐在了秦天德的腿上,起初她是接受不了這樣有違禮製的舉動的,但架不住秦天德時常把她拉在懷裏耳鬢廝磨,時間一長她也習慣了。

  “官人,我這幾天和真兒姐姐聊了。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靈隱寺的天王殿門口見過她,她說那時候看到官人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避諱的牽著奴家的手,甚是羨慕,還說她很羨慕你對奴家的憐愛。

  官人,你能不能不要再生真兒姐姐的氣了,她其實也挺可憐的,官人,奴家真的沒有騙你。”

  這到很符合曆史上對朱淑真的評價,朱淑真在當時的那個年代,絕對是女子中的弄潮兒,對愛情的執著和豔羨,全都在她流傳在後世的詩詞中體現出來了。

  隻是錦兒怎麽會和她變得這麽要好,還替她說話了呢?

  思索歸思索,秦天德還是很自然的將雙手環在齊妍錦的小蠻腰上,一邊輕輕的摩挲著,享受著入手的細滑,一邊應道:“相信相信,我怎麽會不相信我的錦兒呢?”

  齊妍錦看到他回答的如此隨意,就知道是在敷衍自己。於是推開了他的雙手,站了起來,快步走到西邊的桌案旁邊,從一遝稿紙中抽出了一張,攤在了秦天德的麵前:“官人,奴家一直都不知道真兒姐姐才華如此橫溢,這是真兒姐姐前幾日剛剛寫好的詞,你看看。”

  朱淑真的詩?不用說一定是好詩,曆史早已證明了這一點,能和李清照起名,寫出“人約黃昏後,月上柳梢頭”的人,寫的詩詞又怎麽會差呢?

  雖然秦天德想要裝出一副不學無術的樣子,但在好奇心的驅動下,還是抬眼看了過去,隻見如雪的白紙上,雋秀的字體在上麵刻畫出了四列淡墨:

  獨行獨坐,獨唱獨酬還獨臥。佇立傷神,無奈輕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這是《減字花木蘭·春怨》?現在才是入秋,她怎麽會寫這首詞?”秦天德太知道這首詩了,這首詩原本是朱淑真嫁給小吏後,由於婚姻不如意,空虛寂寞時有感而發的,怎麽會在這個時候就問世了?

  “哎呀!官人,真兒姐姐並沒有在上麵題名,隻是跟奴家一個人說過這首詞的名字,你是怎麽知道的?莫非。。。”

  “我。。。”迎著齊妍錦古怪的眼神,秦天德也解釋不清了,好在他反應還算快,又接了一句,“蒙中的。好了錦兒,我知道這首詞的意思,也明白她的意思,隻是,隻是。。。”

  謊話不是那麽好圓的,圓一個謊話的背後往往預示著要準備繼續圓無數的謊話,現在秦天德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隻是什麽?”

  “隻是,隻是,啊,隻是我現在心裏有事煩著呢,你們看到爹娘他們連晚飯都沒吃就趕往臨安府了。”總算是秦天德想到了借口。

  齊妍錦不疑有他,以為秦天德真的是遇到了什麽麻煩事,隨即收起了手中的宣紙,來到秦天德背後,雙手輕柔的按摩著秦天德頭部,輕聲問道:“官人,因為什麽事情煩惱啊?”

  秦天德現在就怕齊妍錦再提及朱淑真。他是個男人,一個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男人,麵對如此美豔嬌妻,要說他沒有動心,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隻是他實在是害怕啊,萬一那一天他憋不住在朱淑真麵前賣弄,搬來明清時期的詩詞絕句來,被流傳出去,讓人知道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突然作出能夠流芳千古的名句來,恐怕立刻會遭來秦非夫婦的懷疑的!

  那樣的話,他這個翻版的秦天德,好日子就要到頭嘍!

  可要總是這樣對待如此美貌又才情橫溢的朱淑真,這總讓他心中有些不忍,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辦。

  現在齊妍錦的注意力成功的被他轉移開了,他心中頓時一鬆,隨即將下午秦強前來認祖歸宗一事詳詳細細的講述了出來,並把自己的懷疑以及秦非夫婦趕往臨安府讓他穩住秦強的事情一股腦的告訴了齊妍錦,但並沒有提及族譜一事。

  人生在世,各種各樣的煩惱總是會有的,但總不能因為煩惱而耽誤了人生的及時行樂,因此這一夜又是一夜風流。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天早已大亮。

  秦天德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忽然發現自己的床榻旁邊空蕩蕩的,齊妍錦已經不在房中了。

  來到南宋這麽久了,秦天德也已經學會如何穿戴這個時代的衣衫了,所以即便沒有齊妍錦給他穿戴,他自己也能穿好衣衫,無非慢一點而已。

  至於蝶兒,那個總懷疑他想占自己便宜的小姑娘,早就被秦天德“剝奪”了伺候他穿戴的權利。

  起身完畢後,秦天德在東跨院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齊妍錦的身影,連伺候他洗漱的綠兒和蝶兒也不見了,想必應當是跟著齊妍錦去了朱淑真那裏。

  秦天德能夠理解齊妍錦的處境。一個落難女子,又曾經謀害過自己,如今嫁入秦府後,秦李氏對她愛理不理,丫鬟下人又因為自己對她的寵愛而恭敬有加,所以處境格外的孤獨,這也是他對齊妍錦格外寵愛的原因之一。

  如今有了朱淑真為伴,兩個年齡相仿的妙齡少女自然有著無數的共同話題,沒事紮堆兒到一起在正常不過了。

  這樣也好,至少錦兒以後不會那麽孤單了。秦天德搖了搖頭,慢步來到了東跨院門口:“來人,伺候本少爺洗漱!”

  站在東跨院門口,秦天德扯開嗓子大聲的吆喝著。很快就有一個下人風風火火的跑來了,可惜不是來伺候他洗漱的,而是秦三。

  “少爺,少爺,不好了,出大事了!”遠遠地,秦三就大聲的喊了起來,嗓門比秦天德還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