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一章 三日破案

  

  站在丁五斤和丁瑤的屍體旁邊,秦天德已經從仵作的口中了解到丁家爺孫倆的死因:丁五斤胸口被人捅了六刀,脾髒破裂而死,而七歲的丁瑤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看著丁瑤幼小的身軀,回想起前兩天這個小女孩在自己懷裏一口一個“大哥哥”的叫著,還有那童真般的笑容,秦天德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

  “畜生!”秦天德一拳打在了旁邊的柱子上,又看向一旁的縣令朱愈,“世叔,小侄求您一件事情,他們爺孫倆先不要下葬,我一定要找出這個凶手,在他們的麵前活剮了那個畜生!”

  秦天德話中的狠勁讓朱愈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連忙陪著笑容說道:“賢侄這是說的什麽話,緝拿凶手本就是本縣的職責,賢侄盡管放心,三天之內本縣一定抓到凶手。”

  心情沉重的秦天德帶著秦二和秦三回到了秦府,麵對著秦非和秦李氏的詢問,他隻是隨便說了兩句搪塞過去就帶著秦二秦三回到了房中。

  房中的沒有人,看樣子齊妍錦應該和齊正方在一起,於是秦天德讓秦二關上了房門問道:“二子,少爺問你,你覺得錢塘縣衙能夠再三天內破案麽?”

  “少爺,那些沒用的衙役,欺負欺負老百姓還可以,讓他們破案,別說三天,就是三百天也破不了!”秦三搶先回答道。

  “三兒,少爺沒有問你,你不可隨便開口!”秦二不滿的蹬了秦三一眼,斥責道。

  秦天德一擺手:“沒事,你們兩個是本少爺最信任的人,咱們三個在一起的時候不用那麽多規矩。都坐下,二子,你覺得呢?”

  秦三聽到秦天德讓坐想都不想就坐下了,等坐下之後才想起父親秦洪和哥哥秦二曾經叮囑過他的話,連忙扭頭看向秦二,用眼神詢問秦二自己做的對不對。

  秦二看著自己這個莽撞的弟弟頗是無奈,不過他感覺秦天德這次醒來之後性情大變,變得比以前和善了很多,再加上他看出來今天秦天德心情不好,於是也不推辭,挨著秦三在秦天德的對麵坐了下來。

  “少爺,小的認為三兒的話沒錯,那些衙役實在是一群廢物,朱縣令也是個糊塗官,他們不可能破得了案。”

  秦天德點了點頭,他的感覺同樣如此。朱愈此人,觀其相貌有文人之風,聽其言行卻無文人之骨,這樣的人如果能把錢塘縣治理好,會容許自己在縣城中稱霸這麽多年麽?

  “你們的想法跟本少爺一樣,那麽就由我們來破這個案子!”秦天德鄭重的說道。

  “我們?”秦二秦三詫異的對視了一眼,感覺自己的少爺自從醒來後變得越來越奇怪了,區區兩個普通百姓被殺,用得著麽?

  秦天德自然不知道這兄弟倆在想什麽,他繼續說道:“現在我分配一下任務,二子,你去縣衙詳細詢問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麽發現;三兒,你知不知道丁五斤他們家住在哪裏?”

  秦三搖了搖頭,不過為了不讓如此看重自己的少爺失望,又說道:“少爺,夜香丁肯定住在南城,咱們去那兒問一問就知道了。”

  “那好,就這麽定了。現在也快午飯了,吃完午飯咱們就出發!”

  正午的日頭正盛,吃過午飯的秦天德帶著秦三直奔錢塘縣城城南。

  南城住的都是窮苦百姓,了不得的就是能夠做一些小生意勉強糊口罷了,像丁五斤這樣從事倒夜香工作的人,肯定是住在城南的。

  錢塘縣並不大,從秦府出來,走上一段距離,在拐過幾條街道,不到半個時辰秦天德就跟著秦三來到了南城區域。

  放眼望去,一片片破舊低矮的土坯房屋,有的上麵還打著茅草,整體看上去絕大多數屋舍還不如秦府的柴房好。

  一路上秦天德打量著這片破爛不堪勉強稱得上房舍的殘垣斷壁,心情有些沉重,尤其是那些穿著破爛不堪的老百姓一看到自己就紛紛躲避,仿佛像躲瘟神一般,他就覺得自己應當做些什麽,算是替古代版的自己贖罪。

  住在南城的人都很窮,所以相互間總是有求到對方的時候,因此左鄰右舍間彼此都非常熟悉,秦三砸開了一戶人家,輕易的問出了丁五斤家的位置。

  丁五斤家在南城一條偏僻小巷的緊裏頭,位置很背,如果不是秦三找了個南城的百姓帶路,秦天德一時半會還找不著。

  到了丁五斤家門口,秦天德扔給了帶路的年輕人十文大錢,在對方千恩萬謝下朝著丁家走了進去。自從遇到丁瑤那天起,他的身上就開始裝錢了。

  秦天德的一隻腳剛邁過坑坑窪窪的門檻,撲麵就是一股腥臊惡臭的氣味,裏麵還夾雜著淡淡的血腥味。

  強自憋著呼吸,秦天德在丁家轉悠了一圈就出來了。不是他受不了那股味道,而是實在沒什麽可看的,房子太小了。

  一個小院,當中有一張被打翻的三條腿的木桌,旁邊還有幾個散發著陣陣惡臭的木桶,小院裏已經沒有多大地方了。

  茅草屋一間,頂棚有一個井口大的窟窿。一個土坯灶台孤零零的橫在門邊,灶上的鍋裏盛著少許希澈透亮的湯水,裏麵漂浮著幾片叫不出名來的葉子。

  最裏麵散落著一些土坯、茅草和木頭,隱約著顯示出床的樣子,上麵還有一些發黑的破棉絮,摻著血跡在穿過破爛的窗戶紙的微風中不停地訴說著什麽。

  走出丁家後,秦天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轉頭看著扶著牆不停嘔吐的秦三說道:“三兒,住這兒的人都這麽窮麽?”

  秦三強行忍住胸口的惡心,蹭了蹭嘴回答道:“少爺,夜香丁家算是最窮的了,不過其他家也不比他家好多少。。。嘔!”

  “怎麽丁家發生了命案,衙門沒有派人來封鎖這裏呢?”在秦天德的印象中,現代社會,一般發生命案後,案發現場都是會被封鎖的。

  秦三好容易將中午吃的飯菜吐了個幹淨,這才回到道:“回少爺,這裏這麽臭,有沒有什麽油水,衙門才不會費這個氣力呢。如果不是少爺今天專門去了趟縣衙,他們絕對不會浪費精力在這上麵呢,一個冬天會死很多人的。”

  一個冬天會死很多人的,初春時節天氣還冷,再多死兩個人又有什麽稀奇的?

  秦天德聽懂了秦三話中的意思,歎了口氣說道:“走吧,咱們去隔壁家問一問,看看昨晚他們聽到什麽沒有。”

  等到秦天德回到秦府後,已經是兩個時辰以後了,秦李氏問道他身上一股難聞的味道,連忙將他趕去洗澡換裝。

  秦二已經回來了,他從衙門那裏弄來了很多有用的消息,實際上他把丁家爺孫被殺的卷宗抱回來了。

  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的秦天德坐在自己房中,看著對麵的秦二問道:“二子,縣衙那邊有沒有說發現什麽?”

  “沒有,他們說丁家的鄰居昨晚沒有聽到任何動靜,而且在丁家也沒有任何發現。”

  “放他們的屁!”秦三當即就惱了,“夜香丁隔壁的老吳頭都說了,昨晚辰時的時候,他聽見夜香丁那邊傳來了響動聲,後來很快就沒有聲音了!”

  “你們先出去吧。”秦天德繃著臉吩咐道,類似的事情他在電視上見得多了,衙役們隻不過走個過場,根本不會認真詢問,所以即使有線索衙門也不會發現。

  他趕走了秦二秦三,隨手翻開了擺在桌案上的卷宗,仔細看了起來,他要利用自己後世的知識從裏麵發現蛛絲馬跡,從而找出真相,抓住那個連七歲小女孩都不放過的殘忍凶手!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總應當做些什麽。秦天德知道南宋初期,官場昏暗,奸臣秦檜隻手遮天,他不可能通過仕途來改變什麽,那麽就隻有通過經商來做出一些事情來,這樣才能對得起老天給他安排的穿越。

  找出殺害丁家爺孫的凶手,是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可是他才看了半頁卷宗,就遇到麻煩了——卷宗上有些字他不認得,不僅僅是因為那些字是繁體寫得,而且有些字是連筆,對書法一竅不通的他同樣認不出。

  “官人,今天一白天您在忙些什麽啊?”正當秦天德抓耳撓腮一籌莫展的時候,齊妍錦和齊正方走了進來。

  “錦兒,你們怎麽來了?”

  “是這樣的,剛才奴家把官人教奴家的數字告訴了家兄,家兄有些地方不明白,所以想來請教。”

  這倒省了我的事了。秦天德點了點頭,合上了手中的卷宗,看著齊正方問道:“舅兄有什麽地方不明白,盡管問。”

  齊正方的態度明顯比昨天好了很多,問了一些稍微高等一些的問題,例如十位數、百位數的加減法、乘除法之類的,秦天德一一給予了解答,並且又給了齊正方一份“九九乘法表”,使得齊正方看向他的眼神都變了。

  等到齊正方默背著“一一得一,一二得二”離開之後,秦天德打開了卷宗,指著上麵一些他不認得的字問道:“錦兒,我記得你是識字的,你看看這個是什麽字?”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