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給我賺五百萬兩白銀

  

  秦天德這才想起古代人特別注重禮儀名分什麽的,用現在的話說,女子已經和自己辦過婚禮了,已經是他的人了,雖然還沒有圓房,但實質已定。

  放他們走不願意,難道她真的想要做我的小妾?

  秦天德再次仔細打量了女子一番,略顯病態的模樣為嬌媚可人的容顏增添了另一種風情,一時間他有點動心了。

  穿越之前由於沒錢的緣故,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如今剛剛穿越,不但吃穿不愁,還要白送一個貌美如花的美嬌娘,這是老天可憐我麽?

  按耐住有些激動的心情,秦天德問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們想怎麽樣?”

  這話把齊家兄妹問住了,女子漲紅了臉,好半天才細聲的說道:“你放過我兄長,我願意嫁給你為妾。”

  年輕人也補了一句:“你必須好好對待我妹子,我知道我們身份卑微,我妹子不可能成為正妻,但你必須保證以後你娶了正妻後,不得讓她虐待我妹子!”

  秦二有些迷糊了,這齊家兄妹變化的也太快了吧,要是早這麽說哪至於在洞房之夜把少爺打得頭破血流,昏迷不醒呢?

  “你們算什麽東西,居然敢跟我家少爺談條件,我家少爺說什麽就是什麽!”秦三向來是想到什麽說什麽。

  齊家兄妹沒有理會秦三,隻是看著秦天德,等待他的答複。

  秦天德想的和秦二差不多,隨即對著女子說道:“你先起來。地上涼,你身體又有些虛弱,受不得涼,先回床上躺著。”

  看到女子依言而為,重新回到了床上,用被子蓋住身體,秦天德繼續說道:“我有件事情不明白,既然你願意做我的妾室,那為什麽在洞房之夜把我打傷呢?”

  “那是因為,是因為妾身以為家兄被害死了。”

  這個理由也算能夠說的過去,秦天德點了點頭,認可了女子的說法,繼續問道:“既然如此,咱們就是一家人了,那你們現在總可以告訴我你們叫什麽名字了麽吧?”

  “你不是都知道了麽?”年輕人雖然同意了自己妹子嫁給秦天德為妾,但對秦天德的態度依舊不怎麽好。

  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麽,輕聲回答道:“家兄姓齊名平字正方,妾身叫做齊妍錦。”

  “你們來臨安城之前是做什麽的?家中還有什麽親人麽?”這是秦天德需要了解的,他需要弄清楚對方的來曆,這也是穿越前的習慣。

  談戀愛也要弄清楚對方的來曆,更何況現在他和齊妍錦就算是結過婚了。他沒少從電視上看過一些女的為了騙財假結婚,假裝結婚沒有多久就卷了男方家裏的錢跑了的案例。

  這回齊妍錦沒有回答,隻是看著齊正方。

  齊正方在秦三的注視下做到了秦天德的對麵,一連喝下三碗茶水,這才回答道:“我們原本是淮陰人氏,家母早亡,我們兄妹二人一直跟著家父從事茶葉絲綢生意。奈何金兵犯境,生意難做,再加上家鄉惡霸看上了舍妹,逼迫家父將舍妹嫁給他做小。

  家父不從,結果被誣蔑家父勾結金兵,家產被抄,身死牢獄。家父擔心舍妹難逃那惡霸之手,於是讓在下帶著舍妹逃離出來。哪知道。。。”

  齊正方說到這裏不說了,不過秦天德卻聽出來齊正方是想說“哪知道才出狼窩又入虎穴”。

  不過他對這個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齊正方說他家是從事茶葉絲綢生意的!

  “這麽說你對茶葉絲綢行當非常了解了?”

  “不敢說精通,但一般的行情分類還是了如指掌。”

  “太好了!”秦天德一拍大腿,拉著齊正方的手臂就朝門外走去,“你跟我出來一些,我有事情要單獨跟你說。”

  看到齊妍錦連上了流露出擔心的神色,他又補了一句:“放心了,我不會害你兄長的。我們既然是一家人了,你的兄長也就是我的舅兄,我怎麽會害他?”

  秦天德讓秦二將二人帶到了隔壁的廂房,又讓秦二去沏一壺好茶,然後對齊正方說道:“你暫時先住在這裏,一方麵我有事要你去辦,另一方麵你也能好好陪陪你妹妹。”

  “你有什麽事情要我去辦?我先聲明,作奸犯科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幹的!”齊正方的眼中,秦天德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霸,要不是自己的妹子已經跟他行了納妾之禮,他才不會跟秦天德廢話。

  “這事不著急說,你現在的身體怎麽樣了,要不要我再派人去請幾個大夫來給你看看傷?”秦天德關心的問道。

  齊正方並不領情,再說了本來他身上的傷勢就是秦天德造成的:“不勞費心,昨日的大夫已經開了藥方,按時服用就可以了。”

  說話間秦二已經讓蝶兒泡好了一壺茶,端了進來,給秦天德和齊正方各倒了一杯。

  秦天德喝了一口,隻覺得清香滿口,齒頰留香,問道:“二子,這是什麽茶?”

  “回少爺的話,是明前龍井。”

  “嗤,完全不懂茶也敢大言不慚。”齊正方也品了一口,“這茶的確不錯,但卻不是明前龍井,隻不過是雨前龍井罷了。”

  秦天德穿越前根本不怎麽喝茶,所以對茶一竅不通,好奇的問道:“這兩者有什麽區別麽?”

  “區別大了!”說到了自己所擅長的方麵,齊正方站起身來,整個人都變得精神了。

  他一邊踱著步子一邊說道:“龍井因其產地不同,分為西湖龍井、錢塘龍井、越州龍井三種。在清明前采製的叫“明前龍井”,穀雨前采製的叫“雨前龍井”,向來有“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的說法。

  觀此茶色,品此茶香,當是錢塘龍井,的確是好茶,但卻不是明前,而是雨前。。。”

  “好了好了,先說到這兒吧。”秦天德看到齊正方說的不亦樂乎,連忙打住他的話頭,他可不想聽什麽茶葉的分類,他隻想賺錢!

  作為一個從後市穿越而來的人,如果不能利用自己掌握的隻是弄些錢財,豈不是要被那些同樣身為穿越者的同類恥笑?

  隻不過他學的是曆史專業,對化工醫藥什麽的根本不懂,所以他隻能利用曆史知識來賺取錢財。

  “二子,你先出去,告訴翠兒,以後妍錦就是她的主母,讓她好生跟隨伺候。然後安排一些人手,把這件廂房收拾一下,讓我這舅兄住下。”

  看到秦二退去,秦天德這才轉向齊正方說道:“看來你對茶葉了解的非常熟悉,那正好,我可以跟你談談我的事情了。”

  齊正方重新坐了下來:“什麽事情?我還是那句話,作。。。”

  “你打住,我知道你不做那些作奸犯科的事情,再說了,你這小身板想做本少爺還不放心呢!”秦天德有些煩了,語氣也就不那麽柔和了。

  “你聽好了,剛才你不是說過希望我好好對待你妹子妍錦麽?這沒有問題,不過我有一個條件,隻要你做得好,別說我不讓她受到欺負,就算我把她扶正又有何難!”

  “什麽條件?”齊正方自然知道正妻和妾室之間的差別,為了妹子將來能夠少受委屈,隻要不是作奸犯科的事情,他都願意一試。

  “給我賺來五百萬兩白銀,我就把妍錦扶為正室!”

  “哐當”一聲,齊正方已經摔落在地:“你瘋了吧,五百萬兩白銀?你讓我去哪兒弄去!”

  看著秦天德笑而不語,齊正方從地上戰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繼續說道:“你不會是故意刁難我吧?你知道五百萬兩白銀有多少麽?那可是五百萬貫錢啊!你說,你讓我怎麽給你賺?就算我殺人放火也弄不來這麽多錢!”

  “淡定,淡定,”看到齊正方把心中的驚訝都發泄出來後,秦天德這才開口,“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殺人放火,既然我讓你給我賺五百萬兩白銀,自然會給你指明方向,等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告訴你該如何去做。”

  中午用膳的時候,秦天德讓丫鬟將飯菜給齊家兄妹送進房中,自己來到了前廳,看到了秦非和秦李氏。

  “天德,你上午忙什麽呢?怎麽吃早飯的時候沒有看見你?你的身體還沒有痊愈,要按時吃飯,小心調養,聽到了沒有。”秦李氏一看到秦天德就關心的問道。

  聽著秦李氏對自己的關心,秦天德心中溫暖,連忙笑著回答道:“娘,孩兒知道了,咱們吃飯吧。爹,您吃塊兒魚,魚的這個部位刺比較少;娘,您吃塊肉,這個菜廚子做的特別好吃。”

  秦非看到秦天德在自己還沒有動筷子之前就先夾菜,原本正想發怒,結果發現秦天德居然是給他和秦李氏夾菜,臉上的不滿立時變成了笑容:“好好,爹嚐嚐,我兒真的是長大了。”

  一家三口吃完了飯,下人將桌子收拾幹淨,三個人坐在桌邊品茶聊天。

  “爹,娘,孩兒有幾件事情想跟您二老商量。”

  “哦?什麽事情?天德你說來聽聽,為娘一定支持你。”

  秦非呷了一口茶,捋了捋頜下的胡須,滿意的看著自己這個變得懂事理的兒子,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今天上午我已經和妍錦談過了,她願意做我的妾室,而且我們已經行過禮了,我想等她身體好了以後就讓她上桌吃飯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