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九章 第三個夥伴與小偷

安靜的氣氛,讓我覺得有些不太適應。

我走到窗前,在衣服的口袋裏拿出了一隻香煙,剛叼在嘴上,才想起來打火機被我給了大B。

我正打算從嘴唇上取下香煙的時候,麵前伸來了一隻手,手上還有一盒火柴。

我笑了一下,便從這手心裏拿起了火柴盒,抽出一根,在火柴盒的一側一劃就燃起了紅色的火光,我點燃了香煙,熄滅了火柴,一雙眼睛看向了“他”。

“難得你還記得她,我以為你早忘了。”我笑著說。

他伸手打了我的肩頭一下,卻沒用力。

“我知道你也沒忘,隻是不願意記得罷了。”他從我的手裏接過那火柴盒,一雙黝黑的眸子裏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你還得咱們倆第一次怎麽打的架嗎?”我吸了口煙,問。

“你猜她的內褲是白色的,我說是黑色,所以就打了起來。”他抿著嘴忍不住笑的說道。

我給了他肩旁一拳,用了些力氣,可是卻打的不狠,我說:“那次之後我就發誓,再也不會打你。”

“那次之後我就發誓,要打架就打死你丫的。”他說著笑了,也把我弄笑了。

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唯一縫隙就是她,趙胖子,其實她是叫趙廿。因為我覺得她名字很欠揍,所以就給她取了個外號,叫趙胖子,因為她特別怕胖。

那是在我認識“眼鏡”之後的一年,胖子從別的學校轉學來我們班,那時候我正好是班裏的班長兼學委,而且還是團支部書記和體委,反正我是身兼數職,因為當時正好趕上學雷鋒的活動,所以我們的老師都去追雷鋒了,剩下的就是我們這些班級幹部,而接待胖子的職責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在我臨行前,老師特別向我囑咐到:“她不是一般人,一定要保護好她,萬一出了事,你就準備辭職吧!”

我馬上向老師敬禮說:“我向雷鋒同誌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後來還真就出了事,無非就是我被拐進了派出所.......

因為胖子的家庭背景夠複雜,所以在我看完她的個人簡曆後,隻是總結出了一個結論:她是“八國聯軍”的後代。

你可以相信你會遇見一個混血兒,可是我卻怎麽也不相信會遇見一個八國混血兒,並且還說著一口倍兒流利的中國話。

我記得當時我是在火車站接她,還特地舉了一個牌子,牌子上麵寫著我在網上硬搜來的一句話,叫:“COME ON!”

結果,我沒接到她,我接到了派出所的警察同誌,他們懷疑小小年紀的我,是走私人口的二道販子。

在我唾沫橫飛的解釋了半個小時候之後,我的“追雷”老師終於來到派出所把我接了出去。

而且老師還語重心長的跟我說:“沒事,別往心裏去,不就是一句鳥語寫錯了嗎?咱們改了就行。”

我後來才知道,我那年紀八十的老師有嚴重的腦血酸後遺症,他是拚著性命從醫院跑出來救我的,而且還真差一點去見了雷鋒哥哥。

從那以後,我就發誓,我再也不會對那些為老不尊的老哥哥們起什麽歹念。

其實那個時間段我也沒幹什麽壞事,就是讓我跑腿買煙的時候,自己偷偷的扣下了幾塊錢進了自己的腰包而已。自打我那會兒金盆洗手之後,學校外麵的假煙販子們紛紛失了業.....據說這事我得負主要責任。

不過話又說回來,從那個時候我就展露了與眾不同的一麵,平日裏作業什麽的,完全是我找人代寫的,就連考試的時候,我也在老師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換了考試卷。不過這些都是小事,真正的大事就是我遇見了胖子,而且是真正的胖子!

據統計,第一見到她的男人,有百分之八十五都硬了。

喂!別往齷齪的地方的想,是頭皮硬了而已。

當時我也是,頭皮硬的發麻,手一直在搓著頭發,就連一旁給我們倆介紹關係的老師都和衣服尊容。

她一雙碧綠色眼睛望著我問:“聽說你進公安局了?”

我一邊揉著頭發裏的頭皮,一邊說:“嗯,好像是這樣。”

老師像是媒婆一樣的在一旁解釋說:“小難同學沒啥子壞事滴!就是進去溜了溜。”

胖子不信,用她那雙眼睛在我臉上掃啊掃的,說了這麽一句話。

“你看起來真不像好人。”

我賭氣的嘴一偏,指著剛剛進辦公室的“眼鏡”說:“你看他像好人嗎?”

胖子側頭打量了“眼鏡”一會兒說:“他看起來比你強多了。”

見她認真的樣子,我就無語了。

當時怎麽說,我也是三好學生啊!而且還是貌賽潘安,氣死西門慶的那種,怎麽到了她的眼睛裏就這麽不頂事了?

就因為這,我整整三天沒和眼鏡說話。

後來因為得求眼鏡寫作業,我才不得不搭理他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

眼鏡是個好人,至少我一直都這麽覺得。

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人,認識了“眼鏡”,我才有了第一個朋友,接著認識了胖子,我才覺得朋友的可貴和重要。

可是,命運有的時候是你躲不開的,你越是想躲,就會傷的越深。

在畢業的時候,胖子突然得了白血病,我和眼鏡都呆呆的看著教室裏的座位,什麽也說不出來。

那天眼鏡哭了,他跟我說,胖子其實早就自己得了病,隻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告訴我們兩個人。

也是因為這,胖子才拖了整整半年,才進了醫院。

最後,我不知道胖子死沒死,我隻是收到了一封信。

信上,隻有一句話。

“你知道我一直喜歡你嗎?”

***********

胖子說想見我,我沒去。

眼鏡後來找到我,並且打了我,說我是“懦夫”。

那以後,我就忘了胖子這麽個人。

因為我實在受不了朋友離開我的感覺,那以後我就一直在做噩夢,夢見我的“哥哥”,夢見胖子.....每一晚,我都久久的不能入睡....

後來,我聽說胖子去了國外,因為隻有出國才有可能活下來。

我一直想告訴胖子,國外的不一定就比國內的強到哪去。

可是,我卻一直都沒說,因為我知道,胖子在給自己一個希望,而我也是在給自己一個希望,至於眼鏡,他早就意料到了結局....

隻有忘記,才不會感覺到心痛,隻有不再想起,才能避免自己的心傷。

所以,我忘了。

所以,我從那以後,再也沒有想起過這個人。

隻是,我在希望著有一天,一個碧綠色眼睛的女孩會出現在我的麵前,並且問我說:“你不記得我了嗎?”

***********

“她....還好嗎?”我扭頭問眼鏡。

眼鏡抿了抿有些幹澀的嘴唇說:“假如我說好,你會感覺舒服點嗎?”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聽出了答案。

“要她加入進來嗎?”

我扭頭看著窗戶外麵的夕陽說:“為什麽不要?”

眼鏡笑了,他突然說:“你能叫一聲我的名字嗎?”

“為什麽?”

“我忘了我叫什麽。”

“你可以翻身份證的。”

“.........”

眼鏡,就是那種假如忘記,就絕不會再想起來的那種人,而他在憎恨自己父親的同時,也在憎恨自己的存在。

所以,我從來都不管他叫名字,要叫就叫“四眼田雞。”

我推門走了出去,身後的眼鏡追了出來,他問我說:“現在就過去?”

我說:“你確定?”

他說:“我確定。”

然後他就被送進了監獄,畢竟年輕人需要更多的磨練機會。

其實我心底裏在想:“讓你比我帥!讓你比我拉風!!讓你......”

***********

再一次見到胖子,我忍不住流淚,我不知道她為什麽要如此的對待自己,我也不知道她在等什麽。

當眼鏡看著我說“她在等你來看她”時,我忍不住痛哭起來。

胖子把自己的全身都插滿了細管,到處都是皮膚裂開的傷口,她的頭發已經掉光,她的眼睛已經變得渾濁不堪,她的臉...已經隻剩下了一層皮..

我握著她的手,不停的哭,不停的心痛。明明已經忘記了感情,明明已經沒有心,可是為什麽還是能感覺到心痛....?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喘息的聲音從她的嘴裏傳了出來,當我抬頭,她正張著渾濁的眼睛看著我。

她張了張嘴,卻什麽也沒有說出來,隻是眼中那最後的一絲光彩也消失了.....

寂靜的病房裏傳來了“嘀——————”的聲音,我說知道這代表著一個生命的消失.....

眼鏡在一旁摟著我的肩旁,拍了拍我的背說:“別忘了她還有死,你還可以給她一個機會。”

我笑著說:“是啊,她還沒有死....”

眼中的金色螺紋扭轉成了一個骷髏,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然後一個金發碧眼的女孩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接著....未等我說話,一隻拳頭就飛到了我的眼前,當我側頭看向眼鏡的時候,我分明從他的眼鏡片上看到了一個漸漸遠去的身影....

天旋地轉的感覺充斥了我的大腦,我靠在牆壁上,慢慢的往下滑....

“我靠!不會是救錯人了吧?”

這是我閉眼前想到的最有一句話。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換了場景,看樣子這是一家至少三星級的酒店。

我坐起身感覺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門外有人說:“不會吧?怎麽會這樣??”

我連忙從床上爬起來,移動到門後偷聽著......

“真的,他真的離少難。”眼鏡的聲音說。

“我不信。”這大概是胖子的聲音。

“為什麽?你就因為他現在變得難看了?所以就不相信他是離少難?荒謬!那我變帥了,我怎麽沒見你不相信我是...那個誰!”眼鏡的口齒還算清晰,可是我就是不明白那句“他現在變得難看了”是什麽意思,還有這句“那我變帥了”又是什麽意思?

在我分析眼鏡說這個兩個詞匯的心情時,胖子突然哭了起來。

她一邊哭,還一邊說:“這不一樣!!你是你,他是他,我....我不能接受他現在的樣子!”

我站在門後貓著腰,打量了我自己一下。

“我也沒有這麽難以接受吧?”

“那你想怎麽辦?難道就把他當作一個陌生人??”眼鏡的咆哮震的我耳朵一麻,我連忙縮了縮腦袋,改變了一下偷聽的姿勢。

“我沒有辦法喜歡...現在的他!“胖子突然說道。

隻聽見門外寂靜了幾秒之後,眼鏡用真摯的聲音說:“那你就不能考慮考慮我嗎?”

我:“.........”

胖子:“..........”

最後,還是胖子說了話,她說:“對不起,我一直把你當作哥哥。”

我心裏還在想這個“哥哥”的概念時,突然門被推開,我根本就來不及做躲避,就被撞成了餡餅。

“他不見了!”胖子進門說的第一句話。

“死了才好!”眼鏡進門說的第一句話。

“不行!他死了,我難哥哥的名譽會遭到損失!”說完就聽見胖子跑下樓的聲音。

“出來吧!別裝死了,我知道你一直在門後偷聽。”眼鏡進屋找了個舒服的椅子坐了下來。

我從門後穿過,看著這個狼心狗肺的家夥說:“這麽說,剛才是你推開的門。”

“沒有,我讓胖子推的。”眼鏡喝了一口茶水說。

我走過去坐在他的對麵,也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茶杯,杯中沒有茶水,而我也沒打算喝,隻是用手指不停的玩弄這個白玉般的小杯子。

“別弄碎了,這是可真的。”眼鏡掃了我一眼說。

聽他這麽一說,我就隨手把白玉杯仍在了地上,頓時小巧的杯子變成了兩半。

眼鏡掃了一眼說:“可惜了。”

我斜著眼睛看著眼鏡,手裏又拿了一個白玉杯,我麵無表情的說:“別告訴我,你讓胖子加入進來是為了對付我。”

“差不多,不過我得問你個事。”眼鏡放下手裏的杯子跟我很認真的說。

“什麽?”

“你覺得我帥嗎?”

“.........”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