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墓地的來客

要是有人跟我說死後會複活,我是不會信得,說不準還會給個耳刮子。

要是說:“信春哥無限複活,沒準我還能信。”

事實就是我沒複活,也沒有信春哥,所以我徹底的悲劇了。

我奇怪於我死後一切的變化,也奇怪於我為什麽還沒死,這解釋起來就有點麻煩了。

因為我明明知道我已經死翹翹了,可是卻活著,像是植物人一樣的活著,這個就有點奇怪了,似乎我是間於生和死的之間,而且離死很近,離生也不遠。

我一直研究我這種狀態會持續多久的時候,突然手臂上一痛,這種感覺絕對不會是針紮,也不會是蚊子咬,倒是非常像是被狗咬的感覺,我整迷糊自己得罪了那家的狗狗時,一個女聲在我耳邊清楚的說道:“你要是再不醒,我就成千古罪人了!好啦,我答應坐你女朋友就是了,雖然你長的不帥,臉上還有痘痘,還不會說話,還沒有身為男人的體貼,但是看在你來救我的份上,我就多給你加了10分,你要是醒了,我再給你加20分!嗚嗚...人家真的不想坐牢.....”

說來說去還是說到了點子上,我又沒指望你做我女朋友,死骷髏離我遠點!

雖然說不出話來,但是內心的語氣還是很堅決的,誰讓咱是爺們!純爺們!

接著她說了這樣的一句話,我差點崩潰。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再給你蓋個章,讓你滿身都是我的勳章,看你醒了還哼不哼!”說著她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一口咬在了我的手臂上。

我終於知道了這隻狗狗是誰家的,也終於明白原來她是屬狗的,我竟然失察了。

別問我為什麽知道她的牙齒是森白的,因為這純屬我的想象.....

我就像是被關在了一個小盒子裏一樣,隻能獨自的思考,而且還能知道外麵誰誰誰對我說了什麽什麽話,這種感覺就像是人體曆險記,不過真不好受啊!~

也不知道我餓肚子的時候怎麽解決,一個人在這又悶的發傻,無聊極了。

不過這個家夥還真墨跡,在我手臂上蓋了十個章後,又嘮叨了很多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其實我知道,她還是那句話,就是:“我不想坐牢。”

我心裏想啊!你不想做!難道我就想做?一個人呆在暗無天日的小盒子裏,感覺比死都難受。

正在我研究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的時候,一次刺耳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這聲音就像是把小盒子硬生生撕開所發出來的,我失神的想:“我不是要死了吧?”

謀殺?會是誰?姓刁的女人??

還是....某某個打我的人?

怕我不死再補一下??我恐懼的想著.....

“死了?不會這麽快吧?可別浪費了你的一雙眼睛,要知道你可是個完成品,不是那種半吊子的垃圾貨,難道真的要我取下你的眼睛嗎?”這聲音嘶啞的像是喉嚨裏喊了個刀片,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能讓人汗毛直立!當然你要是沒汗毛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這不男不女的聲音說完後就陰森的笑了起來,接著.....

我下身濕了...

我向上帝發誓我絕對沒有尿褲子,不知道哪個王八島把什麽東西倒在了我的床上。

我氣呼呼的想到,老子怎麽也是一個革命烈士,就是死了,也不過少層皮,還怕你個不男不女的妖怪!!

接著我的小宇宙爆發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然後.....我睡著了...

*************

夢裏,我突然變成了一個墓地主,成天和骷髏打交道,而且偶爾還能遇上新鮮的死屍。

也許是我長時間看見骷髏,導致我的神經開始大條,見到這些血腥的場麵也不以為然,我開始深深的覺得我上輩子一定也是一個墓地主,這就不難解釋我為什麽這輩子有一雙這麽怪的眼睛。

我穿著帶輪子的西部牛仔皮靴,下身套著一件P股上是兩個黃色大太陽的藍色褲衩子,上身光著膀子穿著一件白色的西服,我留著胡子茬,眉毛好像被剃光了,腦袋上的頭發足足落地,帶著一個和皮靴相配的西部牛仔帽子,我就是這麽一副奇怪的造型,我怎麽感覺,怎麽覺得自己有點250。

阿難啊!阿難,你這輩子可活得真失敗,就是做夢也不能帥上一點。

夢很怪,因為有一天我的墓地裏來了一位奇怪的客人,為什麽說他奇怪,因為他是個瞎子,帶著一隻掉了毛的....狗,這次真的是狗!絕對不會是狼!!

似乎他有求於我,而我又不肯答應,所以就僵持了起來。

後來又發生了什麽,我就想不起來了,因為我醒了。

十分清醒的醒了,除了眼睛一切正常。

我抱著一隻不知道什麽牌子的保溫杯,喝著裏麵新鮮的牛奶,也不知道誰這麽有才,居然在我病房的床頭上擺了這麽一個保溫杯,估計是知道我渴了,或者知道我餓了。

反正我一口氣就喝完了,我正擦嘴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聲尖叫。

一個小護士模樣的妞就跑了出去,我正奇怪她的速度,心想:“也沒被狼攆啊!咋這麽快那!”要是她去跑跨欄,估計劉翔要下線了。

沒多大一會兒,一個帶著眼睛模樣的斯文男醫生進了門,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我正抱著保溫杯,死了不肯鬆手的模樣,而這醫生突然撲了上來,非抓著我的手,這我能幹嘛!一看要搶我的杯子,說什麽都不肯鬆手,死死的抓著杯子,我對著他瞪足了眼睛大聲問到:“你要打劫嘛!”

“我....奇跡啊!~~同誌,你太猛了!”他這麽一句話把我弄傻了,他趁我一不注意,就拉起我的一隻手不停的跟我握手.....

我心想:“這丫的不會有男風之好吧?”

“真夠惡心的”,我心裏又補了一句。

我趕緊把手拿了回來,繼續抱著我的保溫杯,說:“沒事就都散了吧?別打擾我休息。”

就在這時,我的表情突然定格,因為我的眼睛變的正常了......我剛醒來的時候我記得我還是能看到骷髏的!!其實,我起先從門窗看到的骷髏是醫學實驗室裏的人體骨骼模型,剛好被人抱著從門口路過而已.....

我正高興的笑著,一抬頭,我瞬間昏了過去。

因為,我的眼睛又不正常,而且一張骷髏的臉就貼在我臉前的十公分處。

當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我無奈的支著眼皮看到一個穿著米黃色短裙的骷髏,我不用猜就知道她是誰。

“刁啊!你能不能不這麽嚇我?”我歎息的問到。

結果對方愣了一下,說:“我是刁她媽.....”

“.............”

幾分鍾後刁回來了,咳還是叫她刁蟬吧!

“喂,我媽媽人很好吧?”在刁阿姨出門後,刁蟬如此的問我。

我點頭說:“很好,很好...”

刁蟬用她那性感的骷髏腦袋做了一個貌似是很嫵媚的表情,也可能這是我的錯覺。

“你....是不是你把奶喝了?”刁蟬問我。

“什麽奶?”我不明白的問,但是腦袋裏還是出現了一個保溫瓶。

“那保溫瓶裏的奶啊!~那是我媽媽給我弟弟準備的,你怎麽喝了?”她氣呼呼的打了我一下。

我挑了一下眉毛,揉著被她打的部位,有點聲音的說:“一瓶牛奶而已,大不了我賠你一瓶!又不是人奶,緊張個屁!”

“你怎麽知道不是人奶!”她一點延遲都沒有的反問到。

我驚訝於保溫瓶裏奶的質量,沒想到真的是人奶!不會是....刁的吧?

似乎刁蟬看出了我眼神的意思,又打了我一下,擺出一副害羞狀說:“是我媽媽的...我還沒有.....”

我差點當場吐血......

同誌們,記住!奶,不是隨便喝的!!!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正常,不過我很奇怪於我的眼睛,似乎有控製的方法,但是我卻一直沒找到竅門。

所以隻能一天天看著這些骷髏腦袋在醫院裏晃來晃去。

好消息還是有的,這是突破性的進展,那就是我正式升為學校那片大墓地的墓地主,因為我小強一般不死的身體和意誌,使得我在學校的人氣瘋狂高漲,鑒於我求死扶傷的行為,學校正式開除我的學籍,並且提升我為保安人員,而且是唯一的保安!

其實也沒這麽嚴重,學校覺得我性質惡劣,調戲藝術係的係花,還差點讓人家跳樓,所以給予我一點小處罰,在刁蟬正式向學校解釋過後,我的學籍是保住了,可是我的命運依然還是一種悲劇。

墓地主啊!別人一輩子都想象不到的工作....

以後校園內的..也就是墓地內的大大小小鬥毆事件,都會由我這個小保安,也就是墓地主出麵解決。

我從事的就是典型的不死也得死的類型的工作,哎...還是廉價勞動力,就連工資都沒有。

事件大概有三個月,要是我做好了,也許還能續期。

還沒出院就接到了這樣振奮人心的消息,我怎麽不哭啊!~刁坐在我對麵看我臉上的眼淚,她笑嘻嘻的說:“沒事,我會幫你的。”

我難得粗口的說:“幫個鳥,你要幫我豈不是死的更快!!”

“那你現在就不死了?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男友,就這身份回到學校就夠你受的,誰讓本姑娘天生麗質,追我的人都能排隊到中南海去。”刁蟬很不要臉的說道。

我也不諷刺她,誰讓她那骷髏的樣子十分的閃亮。

“那我就去中南海當保鏢好了。”我歎息的說道著。

她撲哧一笑說:“你以為你是李連傑啊?”

我回答說:“你以為你是鍾麗緹啊?”

我們兩個人突然相視而笑。

我住院曆時四天,就出院了,我回絕了當醫院的形象代表人,這無疑於是在告訴所有人我有病,所以我很果斷的拒絕了,就連月工資的三千塊錢都沒有讓我動心。

好吧!我承認,我其實是想和院長討價還價一番的,結果我一回絕,院長也沒有再提,急的我在院長的門口晃悠了一整天,弄得院長以為我舍不得離開一樣。

終究我還是要回學校的,不論如何我都是逃不過的。

這也許就是宿命,我對著鏡子裏的我歎氣著.....

我隨意的打量鏡子裏的自己,然後對著自己挑了挑眉毛說:“你是最帥的!”

接著出現了非常嚇人的一幕...鏡子裏的自己吐了.....

並且回了我一句說:“你能不惡心人不?”

我覺得我自己幻覺非常多,不光幻視,還幻聽了.....

我完全不知道我是怎麽回的學校,就是下車的時候,司機提醒了我的六次給錢,我才反應過來。

就連司機找給我的一塊五毛,我都忘了接。

失神落魄的回到了學校,幾步就跑到了寢室裏。

我喘息的推開寢室的門,然後我傻了.....

“你好!”一雙閃著藍色光芒的眼睛看著我,這雙眼睛的主人就是如此的和我打著招呼.....

寢室裏的骷髏2~6號,全都不出聲,也不動,就好像是靜止了一樣。

值得一提的是骷髏4號,正在那換內褲,動作靜止在往下拖內褲的一瞬間,因為背對著我,我完全可以看到他瓣半白色的P股骨頭.....

這個陌生人就站在我麵前三米的地方,他身上穿著黑色的西服,看上去非常的年輕,隻有20歲上下的樣子,不過我對他的印象十分糟糕,因為在別人換內褲的時候闖進門,有這樣愛好的家夥一定不會是什麽好鳥。

“你幹什麽的?”我平淡的問。

雖然語氣平淡,但是還是掩飾不住我的驚訝與駭然,因為我看這個家夥的時候,完全不是骷髏的樣子,也就是說我眼睛裏所看著的他是正常的。

“我是一個集團的人事部主管而已,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的公司,因為不久之後,你便會成為別人的目標。”他微笑著說道著。

不知道為什麽,我總覺得他的表情裏有太多的東西,我看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

“什麽意思?”我問。

“因為,我們同一種人。”

一瞬間我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很簡單.......

眼睛!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