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六章 陳小鈴2

保安聽到陳化銘殺豬般的吼叫的時候,正從衛生間出來。然後,他便張目結舌的看到自己的座位上靜靜躺著一隻完整的,蒼白而冰冷的女性右手。還好,這個保安還算有膽量,在陳化銘失血過多之前,大著膽子,強硬的將那個手接了上去,算是救了陳化銘一命。

而後,左腳也迫不得已換成了一個女人的腳,但這次接上的腳有一個胎記。



說到這裏,陳化銘又脫下了鞋和襪子,抬起的腳背上果然有一個胎記。孟久看著那個胎記,歎了口氣道:“這是屍斑。”

然後,在陳化銘的驚愕中,他拿相機照下了屍斑的樣子。再檢查那接上去的手和腳,沒有任何異樣的氣息,隻是又冷又僵。



和陳化銘談完,孟久打發他先離開,承諾晚上去他家查看。然後,孟久便撥通了杜亦羽辦公室的電話:“喂,請問杜法醫在嗎?”

喀嚓。對方堅定的掛上電話。

孟久再次撥通。

滴―――

這次連接都沒接。

孟久對著聽筒發了會呆,然後恨恨的磨牙。三個小時後,孟久拿著公安廳的介紹信跑到了杜亦羽的辦公室,一P股坐在杜亦羽的對麵,死死的盯著那個專注於桌上那個顯微鏡的法醫。

“趙隊,結果出來了,和你設想的完全一樣,報告過會給你。”杜亦羽掛上電話,終於看向那個毫不客氣的泡了杯咖啡的男人:“不會是陳小鈴的事情吧?”

“你怎麽知道?”本來準備好好數落一下這個一點也不友好的法醫,但隻是第一回合,就讓孟久乖乖的將所有氣話都拋開。

“猜的。”杜亦羽搶下孟久拿起的第二包速容咖啡,倒進自己的杯子裏:“唉,你的臉皮實在是有夠厚的。一般人被掛了兩次電話,還會找上門來嗎?”

孟久沒好氣的又從杜亦羽抽屜裏翻出一包咖啡,恨恨道:“一般人,會掛朋友的電話嗎?!而且還是在朋友有事相商的時候?”

“你找我就是給我找事,哪裏是相商啊!”杜亦羽無奈的看著自己最後一包咖啡化做冒著熱氣和香氣的水,隻得認真的建議道:“我說孟大法師,你有修羅刀在身,別說陳小鈴了,就算僵屍祖宗都打不過你。你還來找我幹什麽?”

“對,修羅刀的來曆!你到底打算什麽時候告訴我?”

“你的修羅刀是怎麽來的?”

“別人送的。”

“什麽人?”

“不知道。”

“啊?”

“真不知道。當時,我正在貴州旅遊,碰到一個雲遊的道士。那道士說我和他有緣,送個自製的小刀給我。”

“你就要了?”

“當時那刀他在柄裏藏了封印,所以看起來實在是個又鏽又舊的鐵刀。我就收了。等和那道士分手後,才發現刀柄縫裏露出一角紙符。打開刀柄,封印自然失效。刀身突然風鳴起來的時候著實把我嚇了一跳呢!”

“雲遊道士?……憑什麽把這種神器給你?而且還好像生怕你不收是的將刀封印?”

孟久攤開手:“我也很想知道。不過,那刀似乎真的和我有緣,不管我到哪,它都是招之即來。”

杜亦羽點頭道:“這倒確實是緣分,修羅刀是會自己認主的。”

“咦?那可能那老道就是因為緣分,才把刀給我的吧?我是不是很有潛能,所以刀才非跟我不可?”

“你也有這麽幼稚的時候?”杜亦羽毫不客氣的打斷孟久的胡思亂想:“你以為你遇到了一個老神仙還是大聖人?可以舍得把這種值得拚命去搶的神器送人?不錯修羅刀是會自己認主,可當刀無主的時候,便是任何人都可以驅使它。既然刀會認你為主,足以證明之前的刀一直無主。那個老道用的好好的,憑什麽把刀送你?”

“也許……也許他不知道刀會認我……”

“這和他是否送你刀並不矛盾。即使刀不會認你,他又為什麽要讓你去使用它呢?”

“也許,也許他被仇家追殺,怕刀被搶走,所以暫時寄存給我?……”孟久看到杜亦羽一臉‘你是白癡’的神情,不由歎了口氣,自己分析道:“這當然不可能,如果那樣,他便不該讓我發現封印,暴露刀的下落。”見杜亦羽竟不理他開始沉思,便忍不住道:“喂,刀的來曆到底是什麽?”

杜亦羽也攤開手,忍不住笑道:“你該去問那個老道才是。”

“你!”孟久憋了一口氣,好半天才吐出,苦笑道:“算了,我早該想到你是這德行。不過,陳小鈴的事你必須管!誒,誒,誒,不許推脫。第一,我的體力還沒有完全恢複到可以自由操縱修羅刀的能力。第二,是你上次放跑了陳小鈴的魂魄,該你負責!”孟久說到這裏,看到杜亦羽的笑容,腦子一動,忍不住叫道:“靠,你早就準備管的是不是?”

杜亦羽笑道:“當然,我做事很少半途而廢的。陳小鈴背後,還有一個主使者呢。”

孟久氣得半天說不出話,突然,又是一個念頭浮上,皺眉沉吟:“你,你當初不會是成心放走陳小鈴吧?”

看著杜亦羽不置可否的神情,孟久眼底閃過一絲驚訝,歎道:“你把陳化銘當誘餌,就不怕他出事嗎?”抱怨了一句,他掏出陳化銘腳上的照片,開始將陳化銘身上的事情複述了一遍,又歎了口氣道:“陳化銘,唉,現在被陳小鈴折騰的很慘啊。我們不該任何措施都不作就離開北京的。”

杜亦羽坐在轉椅上,看著那張照片,臉色被電腦屏幕映得有些蒼白。他依舊維持著嘴角得笑意,但卻說出了一句令孟久為之窒息的話:“沒有人可以保護所有的人,所以,隻能習慣某些不幸的發生。”

孟久愕然的看著杜亦羽,突然想起來,這個男人,也是一個天授畫屍人啊!

沉默不知維持了多長,總之,孟久決定不再去想杜亦羽的身份,既然已經自然而然的將他當做了朋友,就不要因為那些無聊的事情而恍惚。最可怕的存在又如何?總不能以這種籠統的概述去評價某一個單體吧?

孟久不得不承認,友情有時候是很微妙的事情。如果這種放虎歸山的事情發生在一個他不認識的人身上,那他一定會大罵那人的冷酷和可怕,而當這事發生在杜亦羽身上,卻變得可以理解,可以解釋,可以接受的。同樣,也使孟久怎麽也找不到淨月口中那種‘最可怕的存在’的感覺。

杜亦羽,天授畫屍人,可怕在哪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