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坐陣童子1

孟久向著宋肖的方向追去,卻跑了半天,連宋肖的人影都沒看到。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他敏銳的感覺到周圍的空氣似乎有了細微的變化,心裏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突然孟久隻覺得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他下意識的低下頭,便看到一個小女孩仰頭看著他說道:“叔叔,你跟大伯說,不要挖我的眼睛,不要砍我的手。莉莉好痛!”

孟久深吸一口氣,不覺皺眉,小孩的鬼魂是最難纏,最不講理的。他剛剛伸手去掏咒符,那小女孩突然傷心的哭了起來,滴下的眼淚刺眼的紅,下一刻,兩個眼珠子竟然也哭得擠出眼眶滾了出來。而那伸手要讓他抱的兩隻手臂上竟然都沒有手,隻有鮮血在汩汩的冒著。

孟久倒吸一口涼氣,他想像不出有什麽人會如此殘忍的對待一個小孩。但憐憫歸憐憫,他手上可是一點也不敢怠慢,將懷中的符紙掏出一摞攥在左手,又咬破右手中指點在自己的眉心防止邪氣侵入。然後,孟久右手粘起一張符紙,看了一眼女孩那個帶著血洞的臉,在心裏歎了口氣,將符紙按在了女孩的眉心。

那女孩被符紙一點,突然尖叫一聲,猛然後退,沒有手的兩隻手臂不停的胡嚕著臉上的符紙,看起來有些詭異,也有些淒慘。孟久悄悄吸了口氣,看來還是杜亦羽的血比較好用。孟久開始考慮以後的符紙是否都用他的血來寫……

隻是這麽一耽擱,那小女孩手臂上冒出的鮮血已經在地上積滿一小譚,將孟久的腳浸泡在裏麵。隨著女孩的哭聲,那血水仿佛開了一樣咕咕的冒起泡,血也好像活了一樣的往孟久腳上爬。孟久連忙試圖去掙脫,可雙腳就好像被粘住一樣無法動彈。這時,那女孩終於將符紙弄掉。她那兩個血洞裏翻出兩顆玻璃珠似的眼球,沒有牙的嘴裏血肉模糊的一片,厲叫一聲“我殺了你!”便翻身撲上。

孟久連忙又拿出一張杜亦羽血符紙擋在麵前虛空畫符,嘴裏輕念咒語,那女孩的身形被砰的一聲彈回,但孟久手裏那張符紙卻也碎成了粉末。

孟久看著那飄落的碎紙屑,心裏一驚,這女孩的力量有些超出他的估計,難道……是坐陣童子?

坐陣童子,恐怕隻憑幾張符紙是對付不了的。

但還沒有找到宋肖,孟久猶豫著,不敢輕易使用極耗體力的修羅刀。

那邊,那個女孩一落地,便發出一陣怪異的笑聲,然後禿禿的雙臂平舉指向孟久,兩股血箭一般的射向孟久。

幸好孟久反映快,匆忙之間又以符紙劃出一個屏障將那些血擋下。那些血彷佛灑在玻璃上,自孟久麵前淩空向下流,悄悄匯入地上的那一譚血水。

等那女孩獰笑著收了手臂,孟久才發現,那譚血水已經又將他和那女孩連在了一起!

孟久一驚,連忙把符紙當刀向血水劃去,試圖劃開和那女孩的聯係,但已經來不及了,那些血水之中不知何時伸出無數雙光禿禿的手臂,向外噴射著腥臭的血水。

瞬間,那血延伸至無邊無際,孟久隻能苦苦的支撐著身周的結界,將那些血阻擋在腳腕以下。

在那猶如血之煉獄一樣的世界中,那小女孩的突然淒厲的大笑起來。那笑聲鼓動著血水,發出隆隆之聲。遠處的天際不知何時升起一麵血牆,孟久有些絕望的看著那血牆猶如海嘯一般,遮天蓋地的向他砸來!

突然,一道如陽光般刺眼的亮光劃破血牆,直射入天。然後,那亮光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落在在孟久腳下。瞬間,血海消失無綜,而那小女孩似乎被那亮光所驚,麵上露出難掩的恐懼,大叫一聲用手捂住麵孔。孟久暗自歎了口氣,隻有用修羅刀了!

“孟久?!”修羅刀化開霧氣,原來他與宋肖咫尺天涯。

“你沒事吧?”

“還好。”

兩人隻說了兩句,便被那小女孩刺耳的嘶叫打斷。兩個人轉過頭,心驚的看到那小女孩突然仰頭向天,猶如狼嚎一般的吼叫。

身邊的霧氣彷佛瞬間凝結,壓得人喘不上氣來。下一刻,迷霧中突然湧出一股濃烈的臭味,霧氣也開始翻湧。宋肖緊張的站在孟久身側,盯著霧色最濃重的地方――那裏似乎有著什麽。

孟久皺眉,手裏不住的把玩著那把修羅刀,耐心的等待著對方出著,但四周隻剩下一片空寂,就連那小女孩的身形也不知何時被濃霧包圍不見。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