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女鬼1

三個人都著繩子,相距1米之遠走入迷霧。迷霧可見度異常的低,卻有著不知從哪裏進來的光線,不過宋肖也僅僅勉強能看到前麵杜亦羽的身影罷了。宋肖隻覺得整個人都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空間,周圍一片茫白,寂靜得好像墳墓,不過這裏也確實是墳墓…她胡亂的想著,希望能讓自己輕鬆一些。但,這實在很像是隻有夢裏才會出現的場景――怪異且虛幻,隻有手裏的繩子,令她還有一些實在的感覺。



宋肖曾說過,如果有危險她就會大叫著求救,但此刻…她卻不那麽確定了。這裏太安靜了,連她自己的腳步聲都聽不到,就好像那些霧氣能夠吸收聲音一樣。如果真的有危險,她的大叫真能傳達給前麵的兩人嗎?最好能提前試試,但她不敢試,連話都不敢說。怕驚醒沉睡在霧中未知妖魔,也不想自己無端的猜測給前麵兩人帶來麻煩。



在這樣的環境中,走在中間也未必是安全的!不過,這裏能見度不高,眼睛看得到也和看不到差不多……她就這樣雜亂的想著,一會想上前去看看杜亦羽的情況,一會又覺得自己不能如此懦弱。她不時的回頭向後看去,提防著突然冒出來的危險,心髒一直以極快的速度跳著。



不知走了多遠,她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了!前麵的身影已經不是杜亦羽了!

握著繩子的手已經被冷汗浸濕,宋肖倒吸一口涼氣猛地站住,恐懼的看著前麵那個有著披肩長發的身影也頓住了腳步,然後轉了個身,麵向著她。她看不清那身影的麵貌,但是卻能感到那股混雜了恨意與邪惡的視線。

宋肖和那個身影誰也不動,就那樣對視著,好像時間瞬間的凝固了。

宋肖太緊張了,眼神一分一毫也不敢離開那個身影。她想起了危險的時候應該大叫求助,但她卻恐懼的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努力,竟然隻能發出連自己都聽不清的那一丁點聲音!她大口喘著氣,幾乎懷疑自己正在夢裏。

突然,左麵響起了踏踏的腳步聲,那腳步聲在這寂靜中顯得尤為震人心魄。一個人影搖搖晃晃的向宋肖走來,宋肖想跑,但大腦和神經似乎分了家,一雙腿不聽使喚的站在那裏,竟不知如何轉身。她隻能絕望的看著那人影一步步走近。然後,她就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衝出迷霧,出現在她的麵前。

那男人離宋肖太近了,令她都能感到那男人身上發出的陰寒之氣。那男人的一雙眼睛沒有一點黑色,白蒙蒙的一片。但卻令宋肖感到他在瞪著她!然後,那男人歪著嘴一笑,突然伸手將自己的頭摘了下來,舉到宋肖麵前。那張慘白的嘴唇蠕動著,對著宋肖發出嘶啞的聲音:“給你!”



那男人的胳膊很長,幾乎將那顆頭顱塞進了宋肖的懷裏。宋肖嚇壞了,但嚇到了極點,身體反而從僵硬的狀態中解放出來。她搖著頭一步步的向後退,卻撞入了另外一個僵硬冰冷的身體。

“給你。”

身體右麵發出另外一個聲音,宋肖轉過頭,便看到一顆頭顱被一隻手托著,從身後伸過來,將那顆頭從右側往她手裏送。

宋肖驚叫著跑開,卻被另外一個拿著頭的身影截住。她哆哆嗦唆的站在那裏,牙齒控製不住的發出噠噠的聲音。

“為什麽不要?”一個滑膩,尖銳的女聲自身後響起,宋肖轉過身,便看到那個披肩身影已然走出迷霧,果然是個女人。而那張臉宋肖見過,正是那個在趙二媳婦家趴在自己後背上的那個女人!

“你是誰?”逼到絕路,宋肖反而豁出去了。她咬牙忍耐著另外三麵被三顆人頭不斷推擠的惡心,倔強的不讓自己的神經崩潰。

“為什麽不要?!”那女鬼不理她,隻是淒厲的尖叫道:“給你,你必須要!”

“我不要!”宋肖心裏升起一股氣憤,這個女鬼憑什麽這樣的欺負她?!

“不要就去死吧!”那女鬼尖叫著,臉突然碎裂成無數塊,一塊一塊的在那女鬼淒厲的笑聲中掉落地上。宋肖驚叫著,首次知道自己原來還有如此高的分貝與如此長的肺活量。

然後,眼前的景色突然變了,她一個人站在冷清黑暗的小巷裏,秋風陣陣,月光淒然。宋肖的叫聲一下便止住了,她用眼睛搜尋著這個小巷,隻覺得分外的熟悉。她迷惑了,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又怎會忽然來到這裏。

一陣腳步聲自巷口傳來,忽緊忽慢,忽輕忽重,一步步都彷佛踏在宋肖的心上。接著淒蒙的月光,宋肖看到來的是三個男人,難怪腳步聲如此的散亂。

還沒看清那三個人的臉,便聽到一個男人吹了聲口哨道:“美女,一個人?”

宋肖一愣,隨後便看清了那三個男人的麵孔。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西,後退一大步。這三個男人,就是剛才捧著頭往她手裏塞的那幾個!幻覺!這裏果然是幻覺!宋肖努力的安慰著自己,但卻對減輕恐懼沒有絲毫幫助。

“別怕,陪哥幾個玩玩。”一個男人淫笑著,邊說邊向宋肖靠近。

不管是不是幻覺,不管這三個男人是人是鬼,宋肖都不打算陪他們‘玩玩’。何況這玩玩兩個字所代表的意思令她不寒而栗。

她毫不猶豫的轉身便跑,為什麽他們會知道自己是女人?難道自己真如孟久說的,忽然多出一股無法掩飾的女人味?

牆壁!這個小巷竟然是條死胡同!宋肖驚惶的背靠在那堵冰冷的牆壁上,看著那三個男人冷笑著,好像玩弄獵物一樣的慢慢向她靠近。

“不要!”

衣服被撕裂的聲音使宋肖再次驚叫出聲。好在她有用布包裹住胸部,但那幾層布又成多撐多久?她已經無暇多想這是不是幻覺了,隻是一味的掙紮著,尖叫著,像別的女人一樣哭泣出來。

驚懼中,她看到三個男人身後多出一個女人的身影。是她!那個女鬼!

宋肖大叫道:“為什麽?!為什麽要這樣?你幹脆殺了我好了!”

那個女鬼冷冷的看著宋肖無力的掙紮,笑道道:“我怎會讓你死得那樣舒服?”

宋肖被無端的攻擊激起一陣努意,咬住一個男人的手,猛力推開另外一個男人,躲到左邊的角落,抽出那裏的一根掃街掃帚,氣喘籲籲的擋在自己身前:“我跟你有什麽仇恨?為什麽這樣恨我?”

那女鬼冷笑道:“恨你?我當然恨你!若不是你,我怎會死的這樣慘?”女鬼眼中突然升起一股強烈的恨意高聲道:“我也要你嚐嚐我的痛苦!”

“是你!”女鬼的話令宋肖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杜荀悠”!

宋肖終於知道這裏是哪裏了,也終於知道那個女鬼是誰了!!

杜荀悠,就是那個被小混混殲殺的女子。她還曾經來過這條小巷為她燒過紙。但她也僅僅見過杜荀悠的遺照,所以一時沒能將那個女鬼與杜荀悠聯係起來,世上的小巷也多得很,她對這裏也不熟悉,才沒有認出這裏!原來是她!原來她真的將自己的死歸咎於她身上!

一時間,宋肖突然覺得自己也許應該被殺死的,竟放棄了反抗。手裏的掃帚掉到了地上,三個男人立刻惡狼一樣的撲上。

“不要!”男人粗魯的動作驚醒了宋肖,她雖然對杜荀悠有著愧疚,但卻也不想被這三個男人糟蹋。她又複尖叫起來,拚命的推打著那三個男人。

“要不要也由不得你了!”那女鬼見宋肖臉上的悔恨之色漸漸被激憤所取代,突然冷笑一聲,棲身撲上。宋肖隻覺得杜荀悠慘白的臉孔漸漸近了,她感到了徹骨的寒冷,也聞到了死亡的味道。他的眼睛好了嗎?他和孟久在一起會安全吧?她苦笑,這竟是他死前最後想到的事情…

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自她身後的牆壁亮起,強光彷佛一把鋒利的寶劍,將身後的牆壁霍然劈開。

“去!”宋肖聽到了杜亦羽的聲音,然後,那女鬼突然尖叫一聲急速向後退去。宋肖看到杜亦羽,低呼一聲,心裏竟又升起一種激動、一種委屈、一種安心。她用盡力氣才能克製住自己想要撲到杜亦羽懷裏的衝動。眼看著那女鬼就要隱秘到黑暗中,杜亦羽冷哼一聲,揮手劈下道:“跑不了了。”

一瞬間,淒厲的叫聲響撤夜空。那女鬼身體一縮,整個身子都消失了,隻剩下一張慘白的人頭在空中左突右闖。

宋肖被眼前的現象驚得倒退三步,撞入一具強壯溫暖得身體。孟久得聲音自上而下得傳來:“沒事了,別害怕。”

然後,孟久將宋肖護在身後,對身前的那三個男人勾手笑道:“來,來,來,剛才就是你們三個欺負我的朋友吧?”

那三個男人本來被突然闖入的孟久和杜亦羽弄愣了,此刻見自己的獵物被護在孟久身後,突然嘶叫一聲,撲了上來。其中一個突然摘下了腦袋向宋肖扔過來!



宋肖還沒反映過來,隻見眼前又是一道強光劃過,空氣中竟隱隱伴有雷霆之聲。那人頭在那猶如閃電一樣的光線中慘叫一聲便墜到地上,剩下的兩個男鬼顯然也被震住了,停在原地再也不敢向前一步。

宋肖吃驚的看向孟久,隻見他一臉嘻笑的樣子,手中握著一把絢光流動的小刀。那刀身瑩潤如玉,附著一層跳動著的水氣。一道尺長的銀光自刀身延伸而出,使得這小刀看起來又像是一把激光劍。隻是激光是死的,而這刀身所發出的光線竟然好像有生命一樣,閃耀著動人的色彩。孟久將那小刀緩緩指向麵前的兩個男鬼,刀身立刻發出嗡嗡的響聲,銀光閃爍著,頗有躍躍欲試之姿。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