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會合2

宋肖緊緊抓著杜亦羽的手,身體無法控製得發起抖來。

誰知身後得杜亦羽卻突然歎了口氣道:“你何必走那麽大聲呢,快把宋肖嚇壞了。”

宋肖一愣,便見燈光一亮,一個拿著電筒的身影拐了出來。宋肖用手擋了一下手電的光線,然後,便聽到了孟久那熟悉的聲音:“我就是怕嚇到你們,才成心重重的走路的。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啊~”

“孟久!”宋肖高興的叫了一聲,跑了上前道:“你來了,太好了!你沒事吧?哪裏受傷了?”

剛才一時緊張,竟沒有注意那影子是個男人,不然也不會嚇成那樣了。

孟久似乎被宋肖的快樂弄愣了,突然他倒退一步,張大嘴指著宋肖道:“你!你!”

宋肖一愣,下意識的像自己身上看去,難道自己身上有什麽不對的地方?沒有啊,即沒有多條尾巴,也沒有變成鬼。她不解的看向孟久,隻見孟久長出一口氣才接道:“老天,你是女人?!”

宋肖又是一愣,她沒想到會被孟久在此刻發現這個秘密:“為什麽這麽說?”

孟久上下打量著宋肖,嘴裏嘖嘖有聲:“因為你身上忽然充滿了女人味!喂,你對我的員工幹了什麽?”說著,又怪模怪樣的看向杜亦羽。

杜亦羽歎了口氣道:“是你笨蛋,竟然看不出她是女人!”

孟久點點頭轉向宋肖道:“你裝男人,實在有夠熟練!肯定裝了1年以上!”說著有意無意的向右邊的牆壁走去。卻被杜亦羽橫跨一步,有意無意的擋住。孟久看了杜亦羽一眼,便又一如既往的看向宋肖。兩個人的動作宋肖絲毫沒有注意到。她現在的情緒完全被孟久的出現而放鬆下來。

宋肖苦笑,自己20多年都沒有泄漏的秘密,卻在不到半天的時間便被兩個人看破:“不是1年,是22年了。”

孟久倒吸一口氣道:“為什麽?”

“你該知道,農村都是要養兒傳宗接代的。我大爺離開村子不回家,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子女。這傳宗接代的重任便落在我父親身上。而我母親生下我後,因為大出血以後都不能生育了。為了安撫爺爺,我從小便被當成男孩養大。”宋肖說完,自嘲的笑了笑道:“很可笑吧?”

孟久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你也很無奈。不過,今後在我們麵前,你再也不用裝成一個男人了!女孩子嘛,該怕就要怕,該哭就要哭,該撒嬌就要撒嬌才是。”

宋肖忍不住笑了起來:“我還真的不會撒嬌。對,你到底是怎麽回事?到底傷到了哪裏?!”說回正題,她突然想起那個人影,不由得將手電照了過去。跨過孟久的肩膀,那人影還是清晰的呆在那裏。但…孟久好像沒有看到一樣,難道真的是自己的幻覺?但不管怎樣,孟久和杜亦羽站得離它那麽近,讓她心裏非常得緊張。她借著檢查孟久傷勢將他和杜亦羽都拉到了左邊。現在三個人又聚到了一起,有孟久在,她也可以鬆口氣了。那個人影似乎也變得不再那樣得可怕了。

孟久擺了擺手道:“沒多嚴重,就是胳膊受了點傷。哎,小姐,您能輕點嗎?”孟久懊惱得看著宋肖檢查他的傷勢,轉頭對杜亦羽道:“這坑裏的那些個東西你們都看到了?”

杜亦羽點頭道:“一個會哭的手臂,和一群腐爛的詐屍。”

孟久用沒受傷的左手從兜裏掏出一堆小球,宋肖一看便吸了一口冷氣,這些球和杜亦羽將那手臂製服後出現的球一摸一樣。隻聽孟久道:“這裏那些會哭的手臂不止一個,我琢磨著這裏看著跟迷宮是的,而那些怪物都應該是類似守門狗的東西。所以,越是危險的地段越有可能通向正地。所以,我就屢著那些手臂走。邊走邊拔除這些東西。最後你猜我找到什麽了?”

“坐陣童子?”

“你怎麽知道?”孟久吃驚的看向杜亦羽。

宋肖道:“我們和你走叉了,沒有進到這裏,卻在另外一個洞裏發現了一個坐陣童子。”

孟久誇張的叫道:“好啊,我費了這麽大力氣才找到的東西,你們輕輕鬆鬆便碰到了?真是好運氣。”

杜亦羽哼道:“誰讓你不跟好我們的?”

“哼,要不是那該死…我怎麽會跟錯了…!”孟久氣得脫口而出,卻臨時改口道:“媽的,看來我們是上了那鬼狐狸的當了!什麽鎮屍童子!靠!這裏竟然有坐陣童子…也不知道陣裏守的是什麽?呀,喂,我說宋肖,你要把整瓶酒精都倒在我傷口上嗎?”

宋肖沒好氣的給孟久纏繃帶道:“你也真是的,這麽深的傷口也不先止血。”

孟久道:“止血了,我怎麽給你們留記號?!”

“你就不會用其它方法嗎?難道後麵還有東西追你不成?”

孟久歎道:“確實是有東西追我。不過已經被我幹掉了。我們下一步怎麽辦?”

宋肖將她和杜亦羽的推測說了一遍,杜亦羽沉吟道:“我們發現的坐陣童子是在西邊,你發現的應該在背麵。另外兩個,恐怕要穿過上麵那片迷霧才能找到了。”

孟久道:“那就過去吧。說實話,我總覺得這是一個長方形的墓。而這迷霧裏大概就是這墓的棺槨所在。隻是,大概被這陣所守的東西鳩占鵲巢了。”

宋肖道:“那,上麵的迷霧裏是不是很危險?”

孟久點頭道:“當然了。肯定是凶險萬分。”

宋肖深吸一口氣,孟久笑道:“你不用擔心,有我們杜大法醫在,什麽都…你怎麽了?”孟久說了一半便看到宋肖臉上混合了擔心、悔恨、關切、自責的神情。

宋肖咬著嘴唇低聲道:“他,他為了救我,他,他的眼睛看不到了。”

“啊?誰?杜亦羽?”孟久吃驚的看向那個感覺毫無變化的男人,才想起自打他出現,杜亦羽確實一直沒有看過他。

杜亦羽苦笑道:“沒事,隻不過中了些屍氣,暫時的失明幾天罷了。”

孟久皺了皺眉,神情古怪的看著杜亦羽緩緩道:“那,我們還進不進迷霧了?”

杜亦羽點頭道:“進,隻是我們三個不要再走散了。”

宋肖道:“我們用繩子吧?”

杜亦羽道:“好,孟久你打頭,宋肖還在中間,我在最後。”

孟久道:“好。”

誰知宋肖卻道:“不,我在最後。”

孟久嚇了一跳,杜亦羽臉上也不由露出一種驚奇之色。孟久剛要否決這個提議,杜亦羽卻搶先道:“好,就這樣決定。我眼睛不方便,隻能勉強你守後方了,千萬小心。”

宋肖用力點頭道:“放心吧!有事我會大叫的。”

孟久看著宋肖倔強又有些躍躍欲試的神情,又看了一眼一臉平靜的杜亦羽,歎了口氣道:“好吧,就這樣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