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洞穴4

原來寂靜是這樣可怕!現在的情況絕對是‘此時有聲勝無聲’,哪怕是怪獸磨牙的聲音也好!宋肖這樣想著,努力克製自己驚惶的神經。但當那一聲輕笑在他耳邊響起的時候,他還是遏製不住的驚叫出聲。



一叫出來,心中的壓似乎也隨之散出去一些。因此,他勉強能夠強壓著心中的恐懼保持一分理智。

冷靜,冷靜!可能是幻聽!

他不住在心裏給自己打著氣,現在就剩他自己了,絕對不能慌亂。記得在哪裏看過,在危險中,80%的死亡是慌亂造成的。他不敢輕舉妄動,隻是緩緩靠著石壁坐下,用手電上下左右的亂照一氣,什麽也沒有!那陰冷的笑聲也沒有再度響起。他輕吐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放鬆下來。

杜亦羽和孟久出什麽事了?兩個大活人怎麽可能無聲無息的就消失了?他怎樣也想不明白,反而越想越覺得害怕!突然,一攤濃稠的東西滴在了他的頭上,順著他的臉頰流了下來。一股濃重的腐臭氣也從他頭上方蔓延開來。宋肖的神經再度繃緊起來。他恐懼而又緊張的抬起頭,險些便和另外一張腐爛猙獰的臉親密接觸。臉的主人從頂壁上一個洞裏露出半個身子。那洞離宋肖半米遠,剛才看得太過慌亂沒有注意到。臉上的眼孔中沒有眼珠,空洞洞的注視著宋肖。骨肉不全的鼻子一吸一吸的,給人的感覺惡心異常。

宋肖倒吸一口涼氣,差點被那腐臭氣惡心得吐了出來!

這是什麽?僵屍?!那好像是僵屍一樣的東西突然咚的一聲自頂洞掉了下來,動作笨拙的向宋肖爬來。老天,他是說過哪怕是野獸磨牙聲也比寂靜好,但那也隻是說說而已,他絕對不希望真的跑出來這種東西啊!

幸虧他還殘存著一絲的理智,於是,他立刻向來路倒退著爬去。那怪物的動作雖然不快,但不管是他的長相,還是他的動作都能給人造成極度的恐慌。宋肖明知道翻過身去爬能夠快些,但眼睛就是不敢離開那個怪物!他討厭不確定因素,害怕那種看不到的恐懼!可越是著急,手腳反而越慢。因此,他和那怪物間的距離反而漸漸拉近了。

宋肖咬著牙一個勁的猛退,突然,脖頸間再次感到一個冰冷的呼吸。他腦袋嗡的一下,有一瞬間,心髒好像都停止了跳動!

“此路不通了,換條路吧?”隨著一隻冰冷的手摸上了他的臉頰,一個滑膩膩,冷冰冰的聲音貼著他的後背響起。

換條路?說得簡單,哪裏還有路可走啊!也不知為什麽,恐懼到了極點,他反而不那麽害怕了。大不了一死!他心裏這樣想著,但當那僵屍是的怪物的手抓到了他的腳腕時,他才知道在死亡真正來臨前,恐懼是不會消失的!

突然,一隻手穿破了黑暗,越過那半蹲著的怪物,抓住了宋肖的手臂,將他向那怪物的方向拉去!眼看著自己就要和那惡心的怪物撞在一起,宋肖再也忍不住驚叫起來,同時緊緊的閉上雙眼。

想象中的撞擊、惡心、死亡等等一樣也沒有到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個熟悉的男聲:“你沒事吧?”

宋肖不敢致信的睜開眼,便看到杜亦羽那令他安心的眼神。但他立刻想起方才的遭遇,叫了一聲‘有僵屍’便慌張的扭頭向四周看去。

杜亦羽搖頭道:“哪裏有啊,你做夢呢吧?”

宋肖一愣,難道是自己太緊張產生了幻覺?可幻覺怎麽會如此的真實呢?!

“孟久!孟久失蹤了!”他還沒來得及弄明白是怎麽回事,便想到了孟久。他們是來幫忙的,如果出了意外,那他就算用命去抵也沒用啊。

杜亦羽點了點頭,沒有說話。10分鍾前,洞穴內曾經出現了一條岔路,但還沒等他選擇要走哪條,左麵這條路口的結界便對外人的接近產生了強烈的反映。為了怕傷到後麵的宋肖,他必須小心的化解。而同時,他也決定進入左邊的洞穴,想看看結界之內保護的是什麽東西。

他以為跟在後麵的宋肖一定會通知孟久走左麵的,所以他隻是專注於破解洞內層層不斷的結界。誰知道孟久卻沒有跟來。

杜亦羽暗中冷哼了一聲,一定是宋肖體內的那個女鬼也看到了這個時機,狡猾的用了什麽辦法將孟久引入右麵的路徑,並趁他專注於結界的時候從內部對宋肖施加幻象。為了不讓他發現異常,那個女鬼還控製著宋肖的身體照舊跟著他後麵爬。所以,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孟久的失蹤,也沒有注意到宋肖一直在想象裏掙紮!幸虧他發現的及時……

“我們趕緊去找找他吧?這洞裏,太古怪了,他一個人太危險了!”見杜亦羽不動,宋肖忍不住催促起來。

杜亦羽卻穩聲道:“你別著急,他自己能照顧好自己。剛才我看到洞裏有條岔路,他說不定和我們走叉了。一會我們回去找找看。”

不知為何,杜亦羽的話讓宋肖產生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感。於是他點了點頭,看到杜亦羽開始用手電向四周照去。

剛才情緒變換的太快了,再加上擔心孟久,一時竟然沒有注意到自己是站在地上,而不再是爬在洞裏。待看清了這是一個10平米房間大小的山洞後,宋肖忍不住問道:“我怎麽會到這裏的?這裏是哪裏?”

杜亦羽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剛注意到嗎?”說著將電筒照向遠處貼著地麵的一個洞口道:“我們是從那裏爬出來的。”

宋肖一愣,怎麽他全不記得了?還有那僵屍和說話的女鬼是怎麽回事?如果說是幻覺,難道在幻覺中,自己還能一如既往的跟著杜亦羽爬進來?

杜亦羽看了迷惑的宋肖一眼,隨口說道:“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啊?”

“孟久不是說鬼是腦電波,是沒有實體的東西。意誌堅強的人,是連鬼都沒轍的。”

宋肖皺眉看著杜亦羽,一時沒有明白他是什麽意思。突然,他明白了!這個人,難道他知道自己剛才處於幻覺中?剛才也是他將自己從幻覺裏拉出來的!再想起在趙二媳婦家發生的一幕幕,宋肖忍不住問道:“你…你是否也會道術?”

杜亦羽略一沉吟,微微一笑道:“我不會道術,但多少有些能力。”

宋肖深吸一口氣道:“怪不得孟久找你來幫忙!”雖然他早已有所懷疑,但聽到杜亦羽親口承認,還是頗有些不敢相信。而且,這也證明剛才自己的幻覺不是因為自己太過緊張才產生的。這個洞裏果然有古怪!

杜亦羽沒有再說什麽,緩步走到洞的最裏麵,站在那裏不知在想什麽,突然,他用中指輕輕敲了敲麵前的山壁,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然後,宋肖隻見他用食指在山壁上橫橫豎豎的畫著格子。畫完後,他以食中二指輕輕一點,那堅硬的山壁竟然發出砰的一聲,化作一股青煙消失了!

宋肖雖然知道這山壁一定有些古怪,但看到這一幕還是吃了一驚!在宋肖的吃驚中,一個蠟製的小孩便出現在兩人眼前。

小孩蠟像麵容似乎很是痛苦,被一個銅架子托著,盤膝而坐。架子上刻滿了奇怪的文字。

宋肖隻覺那蠟像好像有生命一樣的看著他。雖然有杜亦羽陪在身邊,心裏還是一個勁的起毛。

“這是什麽?”宋肖問道。

“應該就是昨晚我們碰到的那個凶靈了。”

“蠟像?”

杜亦羽沉吟道:“這不是蠟像”他又看了看那個小孩,眼中露出一種厭惡的神情道:“這是用蠟澆在活人身上製成的坐陣童子。”

宋肖打了個哆嗦:“坐陣童子?那,那它現在在哪?”

“誰知道。沒有了鎮器,它們就可以在陣內自由移動了。”

宋肖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那小孩猙獰怪異的麵孔道:“這也太殘忍了吧?!”

杜亦羽歎了口氣道:“我曾經聽說過,有一種巫術先是摧殘童男童女的肉體,使其加深怨念,然後喂他們吃下一種使肉體麻痹的藥,然後活著澆蠟。再以秘法將孩子的靈魂納入某種陣法中,以達保護陣內某些東西的目的。”

宋肖有些惡心的看著那個小孩空洞的眼窩,擔心道“這坐陣童子,很可怕的,是嗎?”

杜亦羽淡淡一笑道:“是有些麻煩,不過你不用擔心,坐陣童子是不能離開這陣的,所以,你隻要回到村裏去,就不會有危險了。” 說著,他忍不住苦笑自語:“怪不得狐狸的那些紙符‘管用’,果然上當了。”

“我回到村裏去?那你們呢?”

“既然來了,我總也要看看這陣裏的東西是什麽,至於孟久,隨他好了。”

“你要留下?”他看向杜亦羽道:“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受到傷害。我不知道是這麽可怕的東西,算了吧!反正,大家不上這山也能活下去的。”

杜亦羽眼神突然變得深遠,無所謂的說道:“這世上沒有什麽能再傷到我了。至於孟久,那個人頑強又狡猾,再加上修羅刀,不會有事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