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老家3

山頭村地處偏僻,還沒有通車。但孟久還是堅持著將借來的車向林中開了好一段路。直到再也不能前行了,才將車停下。然後,孟久從後備箱拿出宋肖帶的三個大包,一人分了一個。自己還背了一個小手提包。

杜亦羽皺了皺眉,孟久道:“你別皺眉,這裏都是生活必需品。”

杜亦羽還是皺著眉,但卻任命的提起了一個包。當他眼光看到那被樹枝劃得亂七八糟的寶馬車身,誇張的搖頭歎氣道:“也不知道是誰借你的車,真是倒黴啊。”

孟久卻不在乎道:“沒事,反正車主的錢來得容易,不會在乎這點損失的。”

杜亦羽笑道:“我就奇怪,怎麽有些人就能傻到讓你嚇唬兩句就被騙倒呢?”

“你不懂了吧?越是有錢得人越是膽小,錢來路越不正越是迷信。”

“你老這麽幹,不怕遭報應嗎?”

“這叫做大事者,不拘小節。這些人的錢不騙白不騙!”

杜亦羽苦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麽,一旁得宋肖卻突然道:“你騙了他們的錢,他們會變本加厲的在別人身上騙回來的。”

宋肖的話讓兩個人都一愣,孟久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即使我不騙,他們也照樣會去騙別人。而且,我不過是拔了他們一根雞毛罷了,還不至於造成你說的後果。”

宋肖一笑道:“你說得對,我也不過是隨便說說罷了。”

“是嗎?”孟久看著宋肖的樣子,倒是覺得他不像是‘隨便說說’而已……



走了大約1個小時,三人就看到了宋肖口中的墨線和符紙。

孟久隻看了一眼,便感到墨線和符紙上充盈著很強的法術,隻是……那法術給人的感覺很怪,似乎是盜版的道家法術。他想去問杜亦羽,卻被一句“我又沒學過法術”給堵了回來。宋肖想問,孟久卻喃喃不知如何解釋自己的感覺,但有一點他倒可以肯定,那就是這些符紙確實是在保護著村子。



三人一進村,便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並表現出了明顯的懼怕與排斥的情緒。更有幾個小孩子,看到宋肖便尖叫著‘妖怪’跑開了。

好不容易在村人厭惡的眼光中回到宋肖家,關上屋門,宋肖用布擦出三張椅子,讓杜、孟二人坐下道:“對不起,村裏人對我有些顧忌,讓你們也難堪了。其實,他們這樣避開我也好,我也很怕給村人帶去災禍。”

孟久看著宋肖黯淡的神情,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麽安慰他好了。這個秀氣的男人,為什麽總是讓他變得傻乎乎的!他還沒說話,杜亦羽突然道:“你不用這樣逞強吧?其實你很在乎他們的看法,很希望他們能體諒你,接受你,哪怕是同情你也好,不是嗎?”

孟久嚇了一跳,低聲道:“喂”

杜亦羽不理向他‘擠眉弄眼’的孟久繼續冷冷的說道:“不過,你實在是有些自以為是,以為你一個人就可以決定這個村子的命運?以為沒了這山村裏人就都活不了了?我沒覺得,我看所有人還都活得很好。說白了,你找孟久來不就是想他為了你,而拚命嗎?”

“喂,喂!”孟久幾乎想要跳過去捂住杜亦羽的嘴了。這個人絕對有本事用語言殺得人體無完膚!

果然,宋肖臉上驀然現出激動的神情大聲道:“你說的對,是我自以為是!我不該麻煩你們,這本就是我自己的事!”

杜亦羽卻壓根不理宋肖的大喊大叫,站起身邊向屋門走去,邊道:“不過話說回來,那些遇到危險不知團結,反而隻是將責任推到你身上,還把你哄走的人更不怎麽樣。而你不但不恨他們,還為他們著想…”他停在門邊,看向宋肖那被他說愣了的麵孔一眼,笑道:“你性格裏有著勇敢和善良的本質,比我強多了。”

宋肖被杜亦羽的話說得一愣,但卻馬上明白,這個男人其實是在安慰他。一瞬間,眼眶便濕潤了,他連忙轉過身去,悄悄擦去奪眶欲出的眼淚,卻沒有看到杜亦羽看著他若有所思的神情……而孟久此時卻一臉的苦笑,沒見過這麽安慰人的,這姓杜的大概是天生的心理陰暗。孟久忍不住咽了口吐沫,不知是光線的原因,還是情緒所致,他竟覺得宋肖微微顫抖著的背影有些俏麗。這想法讓他嚇了一跳,連忙收回眼神,自己這是怎麽了?卻正好看到杜亦羽已經走到了門前,猛然拉多年未修的木門。隨著吱扭一聲,一個人影險些栽了進來。

杜亦羽等那個有些狼狽的人站好,便笑道:“剛才的話您都聽到了吧?其實我是想告訴你,既然我們來了,就是把宋肖當做朋友。朋友的事情,當然要管。所以,請你不要試圖以不想招惹事端為由來勸阻我們。”

宋肖轉過身,來沒來得及弄懂杜亦羽話中的含意便在看到那個人後吃驚的叫道:“村長?!”

村長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才對宋肖道:“肖肖啊,怎麽突然就回來了?”

“我回來看看家裏,給我父母上上墳。”

村長向孟久和杜亦羽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便將宋肖往門外拉了一步,歎了口氣低聲道:“肖肖啊,別怪大叔說話不中聽。自從你家出了事後,村裏就開始亂了。大家對你的想法你也不是不知道。誰也沒有辦法不是?你走就走了,近年就別回來了,尤其還帶著別人。現在村子的年輕人也都老想著出去走走。以後這老家的葬禮可怎麽辦?你家是第一個壞了風俗的,就鬧成這樣,這往後若是年輕的都出去了,咱這村還不變鬼村啊?而且,村子好不容易安定了,你們想幹什麽?萬一弄出個事來,你想讓大家為你陪葬嗎?肖肖,你別弄得村裏老不安,少不定的好嗎?”

宋肖的神情由慚愧轉為不平,不由得在心裏暗暗佩服杜亦羽,他便從來沒有想過村長竟然不想讓人去清除後山的陰邪。他還沒說話,孟久卻突然從屋裏跳出來,一把握住村長的手道:“村長是吧?您好您好。我叫孟久,是宋肖的朋友兼老板,這位杜亦羽,是我的助手。來,來,來,別站著,快請坐。宋肖,去把包裏那好茶葉打開,讓村長品品。”他嘰裏咕嚕的說了一大堆,好像自己才是這裏的主人是的,弄得村長直有些哭笑不得,卻又不好意思拒絕,隻好坐下來,在等著泡茶的工夫和孟久閑話了幾句家長。

“你們和肖肖回來…….”村長喝了一口清茶,剛想把話題導回自己的方向,孟久眼珠子一轉,便以一種神秘的語氣打斷村長的話低聲道:“村長,緣分啊,宋肖能請到我,你們村算是有救了。”說完,在村長詫異的表情下遞出一張名片。名片是新印的,杜亦羽瞥見上麵‘天授畫屍人’幾個字,差點沒一腳踹過去――做天授畫屍人很好玩嗎?……

正麵:

孟久

久天私人殯葬服務公司 總經理

服務內容:遺體化妝整容,告別儀式籌備、墓地安葬護送、碑字撰寫等

聯係電話:010 55555555,13900000000

背麵:

畫屍畫皮 畫魂入骨

天授畫屍人 天道派 第108代傳人



村長看完一臉迷惑的看向孟久,皺眉道:“這?…….”

“村長聽說過畫屍人沒有?”見村長有些訕笑著搖了搖頭,孟久咳嗽了一聲道:“畫屍畫皮 畫魂入骨。這是畫屍人世代相傳的口訣。我們畫屍人為死人化妝,不光是為了安慰生者,更可以起到撫慰亡魂的作用……”他又背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內容,隻是這次比他上次對杜亦羽說的內容可詳細多了。更是添油加醋的說了好幾個例子,又大言不慚的把自己誇耀了一番。幾乎用了將1個小時的時間把村長說了個暈頭轉向,但卻又不禁心向往之。

“孟法師,”村長口中立刻改了稱呼,但還是遲疑了一下才道:“不過,後山的問題,我還是覺得不要去招惹那些東西的好,反正大家現在相安無事。”

孟久嘖嘖道:“你是覺得和鬼為鄰是件很不錯的事情,是嗎?清明的時候,就不怕家裏人的亡靈來討伐你們的不孝?山上的田地荒廢了,你們就不怕沒東西吃?”

村長搖頭道:“沒辦法,總比出事強啊。人命關天,我可負不起責啊。”

孟久皺眉,他一向不喜歡這種明哲保身的作風,不由起了歪點子:“村長,你就這麽確定後山那些東西對村子沒影響?”

村長一愣,略一思索就搖頭道:“沒有啊。胡道長的那些符很靈。”

孟久搖頭,鄭重的道:“那為何我一路走來,看到村裏妖氣衝天?”

“啊?”村長一愣,宋肖也緊張的看著孟久,隻有杜亦羽滿是看好戲的神色。

孟久掐了掐手指,舉重若輕的說道:“那個胡道長設下的屏障不肯能總是靈驗。下雨啦,刮風啊,符紙又不是鐵片子,很容易就會出現問題。所以,後山不治,必成大患!現在就已經有鬼怪闖了進來,就蟄伏在村子裏啊。”

村長倒吸一口氣,似乎被孟久說動。孟久咳嗽一聲道:“這樣吧,村子裏是不是有身體不舒服的人?你把他們帶來,我作法一驗便知。”

村長早已被孟久說暈了,竟真的點頭去了。等村長走後,宋肖實在忍不住孟久是否真的有妖氣,卻得到孟久一個白眼:“你跟我這麽久,咋還不懂何謂虛張聲勢?”

宋肖一愣,孟久已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對付這種人,你就得有手段!哈哈哈,你就跟著我好好學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梧桐公寓
5詭異檔案
6魯班書
7湘西鬼話
8詭戰
9死活人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