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09 力戰群猱(1)

上回說到古震霆不解墓坑裏怎麽會出現這麽多屍血猱來。不過他現在沒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屍血猱已經爬出了血池。

  A衛們個個都是強悍無比的家夥,看著數以百計的屍血猱如幻影般飛奔而上,絲毫沒有畏懼,反而拔出軍刺,向著屍血猱奔了下去。

古震霆右手還的痛意還沒散去,一看之下,竟發現手背腫了一大塊。古震霆顧不得疼痛,抄起地上一把散落的鐵鏟,說道“開什麽玩笑,丟下自己的同伴逃命,我古震霆還是個人來的麽?”古震霆年過五十,素來性格剛烈,又跟張大校是多年的老交情,怎麽會棄他而不顧,獨自逃命呢?

劉文升心裏就暗暗喊苦,他可沒有古震霆那種魁梧的體格,年紀也稍大了些,要他與這些來去如風的屍血猱PK,那可是真是要了他老命了。

  “戰鬥是軍人的天職!我們的責任就是保護你們!快走……”張大校吼道。張大校一回頭,一隻屍血猱已經竄到了他腳下他飛起一腳,那屍血猱就慘叫著彈了出去。這時候A衛們已經跟屍血猱混戰在一起了。那叫聲淒厲得讓人不由得皺起一身雞皮疙瘩。

如果說屍血猱的鋒牙利爪令人生畏的話,那麽它的智慧隻能用恐怖來形容,它們那些狼群戰術,讓強悍的A衛們無計可施。

現場的A衛們沒有哪個不是被七八隻屍血猱團團圍攻,僅能自保,根本無法協作作戰。一隻屍血猱的攻擊性已經夠讓人頭疼,何況七八隻,如果A衛們不是穿著厚厚的防彈背心和護具,早已經全軍覆沒了。還好A衛們全副武裝,不然今晚的慘禍就大了。

倒是張大校平時不大願意穿這類玩意,自從他年輕的時候打了越戰回來後,膽子特別大,在那種槍林彈雨裏混了那麽久,這點小場麵他自然是沒看在眼裏。不一會,他就吃了大虧。屍血猱的利爪非同小可,又生性狡黠,他既要護著古震霆和劉文升兩人,又得留意自己,但他始終不是個三頭六臂的哪吒,背上很快就留下了兩道深深的血痕,但是頃刻之間,他那把同樣鋒利的軍刺也斷了兩個屍血猱的頭,屍血猱看起來渾身通紅,但是身上的血液卻比墨汁還黑,而更讓張大校覺得可怖的是,那些黑血噴到他身上的時候,他感覺皮膚像被火在灼燒一般,燙得要命。

難道屍血猱血裏有劇毒?此時張大校已經無心細想,因為他知道,A衛們身上的護具,在屍血猱鋒利的爪牙瘋狂的撕咬下,是支撐不了太久的。如果支撐不住倒下的,是絕對沒機會再爬起來。他得想個辦法扭轉這不利的局勢。

  古震霆也不甘落後,鐵鏟揮像風輪一樣,屍血猱倒是一時近不了他的身邊。相比之下,劉文升就比較慘了。隻見他驚惶地往外麵逃,不是他想逃,而實在是他沒資本跟這群怪物叫板。留下了徒然增添張大校的壓力。

  屍血猱貌似很變態,特別喜歡欺負弱者,看到劉文升跑得飛快,幾個屍血猱馬上放下糾纏的對象,朝著他飛奔而去,可憐的劉文升已經年過六十,平時在A局裏養尊處優,除了做一些風水上的學術研究和到各地考察外,平時晨跑鍛煉的時候還鬧個氣喘籲籲的,怎麽跑得過過屍血猱啊?!

  還沒等他跑到外麵,已經被屍血猱追上了,這屍血猱跟脫了毛的獼猴差不多,但是那靈活性卻是獼猴不能比的。眼看劉文升就被屍血猱撲倒,可就在這時候,寒光一閃,一把閃亮的匕首飛了過來,淩空而上的屍血猱霎時被匕首穿頭而過。但是屍血猱的速度夠快,仍然攜餘力撞向了劉文升。

  “啊~!”劉文升被屍血猱一撞,馬上向前一撲倒在地上,一陣劇痛傳遍全身。以為屍血猱馬上就要將自己破膛掏心,碎顱吸髓,頓時魂飛天外,慘叫了起來道:“啊,我要死了!”可是那隻屍血猱倒落在地,掙紮了幾下就不再彈動了,回頭一看,那屍血猱已經斃命了。

  “大家快撤,噴火器來了”一個聲音傳來,原來是剛才跑出去拿噴火器的A衛回來了。

  剛才劉文升能夠死裏逃生,就是因為這個喊話的A衛反應敏捷,才在千鈞一發的時候飛出一把匕首,射殺了屍血猱。他扶起劉文升就讓旁邊的人護好,蹙起眉頭看著現場的那一片混亂。

張大校看見他,大罵了一聲“靠,葉涯,你死小子怎麽現在才回來啊,老子都快撐不住了。”看到葉涯,張大校好像是看到了希望。

葉涯是張大校這次行動的副手,目前的軍銜是上尉。為人藝高膽大,性格跟張大校差不多,也是整天板著一冷冰冰的麵孔,活脫脫的是張大校的年輕版本。張大校在A衛中,對這個年輕人特別厚愛,見到葉涯趕回來後心裏鬆了一口氣。張大校此時非常狼狽,渾身是血,雖然越戰越勇,但也越戰心驚。而其他的A衛們更是處境危險,因為他們大多數人身上的護具已經破碎不堪了,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變成屍血猱的口中美味了。而且穿著護具,活動起來也不方便,攻擊能力也大打折扣。

  葉涯對這身邊的幾個人說“你們守在這裏,我去帶他們出來,噴火器威力太大,有三四十米的噴殺距離,要是現在噴起來連兄弟們都要遭殃的。”

  話一落音,葉涯就脫掉身上的護具,拔出軍刺就往前衝,因為他突然看到一個A衛搖搖欲墜,再不幫忙問題就大了他要的是跟屍血猱一樣的速度,而不是笨拙的防禦。

  屍血猱似乎不知道畏懼為何物,圍著人鋒利的爪子向前探,那種像青蛙一樣的彈跳速度更是讓人反應不過來,A衛們身上都掛著好幾個跳在身上的屍血猱,那屍血猱在身上就朝著頭部胡撕亂咬一通,不少護衛身上的防彈衣鋼板都已經露了出來。鋼絲條編織的其他部位護具被咬地麵目全非,個個鮮血淋漓。A衛們也還真夠狠,完全不理“妖仲我寡”,像剁黃瓜一樣亂揮軍刺,鋒利無比的軍刺過處,黑血迸出,屍血猱的肢體紛紛掉落,那種悚然的嬰兒啼哭聲音倒是讓人心寒不已。屍血猱身上的黑血和人身上的鮮血混合著,鬥狀墓坑的簡陋階梯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屍血猱,血液流了一地,現場跟修羅地獄差不多。“啊~~~”那個A衛終於支持不住,被屍血猱撲倒在地。

  張大校看得心急如焚,想趕過去救那名A衛,可是他自己也被五六隻屍血猱纏住,分身乏術。

  隻見葉涯兩手各持一把軍刺,一路朝著那倒地的A衛飛奔而去。他一腳踹去,兩隻伏在A衛身上亂咬的屍血猱慘號著飛起,接著就寒光一閃,等那兩隻屍血猱落地的時候,已經被他手中的軍刺斷成了四截。葉涯的連環腳倒是屍血猱的速度有得比。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