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七章 銀色狼王

  夕陽西下,落日的餘暉照射在人的臉龐之上,沒有了溫暖,隻有那微顯冰冷的寒意。



  嗷!……



  群狼的嚎叫此起彼伏,一聲接著一聲,宛如聲浪重疊一樣。它們疾奔如飛,血盆大口張的巨大,時不時還有涎水滴下,它們紅著一雙狼眼望向前方,勇往直前!



  唰唰!刀劍全部出鞘,囚犯們除去吳天這邊的人,其他人幾乎都拿著由鍾彪分發下來的精鋼刀,雖然不及尋常黃級的超合金刀,可也算是難得的良品了。



  距離不斷的拉近……



  一千五百米……一千米……八百米……



  人們都已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地麵因為狼群的奔跑而震動的地麵。



  近了……五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殺!”



  也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也不知道誰先拿刀衝向了那凶悍的狼群,更不知道在第一波的衝擊之下,到底是狼先死的,還是人先死的。



  殺!



  殺意滔天!



  沒有了什麽華麗精巧的招數,有的隻是你死我活!



  第一波衝上去的囚犯們,在第一時間被那如洪水一般的狼群瞬間衝的蹤影全無,稍後就見殘肢斷臂飛入空中、跌落在遠方。有狼的,也有人的!



  吳天瞪大了雙眼看著不遠處鮮血飛舞的場麵,他隻覺的自己渾身顫抖,甚至還有種反胃的感覺。



  “衝!”



  梅獅低吼一聲,隨即他整個人也如一隻狂暴的獅子一般,率先衝了出去。



  吳天等人也不遲疑,按照之前排列的隊形,他們便在眨眼之間也淹沒在了狼群之中。



  他們就好像是一把鋒利的尖刀,瞬間就在密集的狼群中劃出了一道口子。



  梅獅就好像是一隻狂暴的獅子,黃級中品的大刀在他的手中宛如是一把進行收割的鐮刀,隻是收割的對象是這些凶悍的惡狼。毫無花俏的一刀接著一刀,每一刀的劈出,總能夠將前方劈出一片真空地帶,可瞬間這個空隙就被後麵急速而至的狼群再次填滿。令人驚奇的是,看起來他竟然好像沒用絲毫的能量攻擊。



  緊隨梅獅身後的齊護躍卻更是令人奇怪,隻見在他那幹瘦的身軀裏好像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動作也是快捷無比,每一次的出掌或者出拳總是會將前方起碼三米範圍內的惡狼擊的跌倒在一起,當然隨之而傳出的還有一陣陣骨頭碎裂的聲音。



  位於兩翼的粱壯、粱胖兩兄弟手中的長劍也不停的發出一道又一道青色的能量刃,每一道能量刃在空中劃出一道刺耳的破風聲之後,總能將兩三隻凶狼瞬間斬殺,鮮血自是濺的滿天飛。



  而最令人驚奇的則是精神最委靡不振的林光亮,負責照顧尾部的他,手中的長槍就好像是一隻凶猛的毒蛇一般,但凡有凶狼自後方追擊,那迎接它的必然是奪命的一擊!



  槍法如電,又快、又狠、又準!端的強悍無比,直把吳天這個初臨戰場的家夥看的目瞪口呆。



  “小心!”



  就在吳天發愣的工夫,突然心生警覺,接著的就是一聲提示,還沒等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隻凶狼的身影從自己的身邊被擊飛。而齊護躍卻不知道何時竟然站在了自己的身邊,齊護躍沉聲道:“自己小心了,記住千萬不要脫離隊伍,否則……哼!”隨後,腳下微微一錯,人又到了梅獅的身後。



  吳天按擦一把汗水,心知自己太過大意了,雖然對方話沒說完,可想而知,以自己的實力如果進入到狼群之中,定然是屍骨無存的下場。當下凝神定氣,一邊護住黃亮,一邊緊緊的跟隨著梅獅。



  血腥氣越來越濃,到了最後簡直濃到讓人聞之欲吐。



  地上躺滿了作為‘囚莊’出來的第一波人的屍體,而更多的卻是殘破不堪的狼屍。



  狼血、人血早已混合在一起,緩緩的在地上匯聚在一起,化為了一條條小溪,逐漸成了一個個淺水灘,又緩緩的向地勢稍微第一點的地方流去……



  狼群前衝的速度終於便的緩慢了,前方同類的被殺,使它們的凶性更加的被激發,他們狂吼著,爭先恐後的向前衝去,目標則是那些正在屠殺狼群的人們。



  吳天的小隊就如一把鋒利的尖刀,所到之處竟然沒有凶狼可以抵擋的住。小隊之中,位於最前方的梅獅早已如血人一般,也不知道那身上的鮮血到底是他的還是狼的。而緊隨其後的齊護躍卻讓人感到驚異,除去他雙拳有點血跡之外,其他的卻是一點都沒。梁壯、粱胖兩個兄弟此時卻顯的有點能量不繼了,每一次的出劍都慢了許多,有幾次還是吳天見機的早,才避免悲劇的發生。



  偷閑之餘,吳天看了一眼林光亮,卻不由很是詫異,這林光亮倒真的是怪人一個,仍然是那麽一副頹廢的狀態,可是在他手中的長槍就好像是一隻活物一般,隨時發出致命的一擊。



  黃亮自然不用說,從一開始他就沒想到過去殺凶狼,這點分武器的時候他就已經隱晦的提過了,所以一隻以來也沒見到他動手,不過這種生死關頭也沒有時間去與他計較這些。



  而此時,狼群距離城門的距離隻有僅僅一百米!



  “殺!”



  城頭上的一名軍官裝扮的男子突然沉聲道,當先一個縱躍從城頭直接飛了下來,幾個跨步就到了一頭凶狼的麵前,一拳轟出,凶狼連哀嚎一聲的機會都沒,就被打碎了頭顱。



  越來越多的軍人、武衛團的人從城牆上跳下來,下來的瞬間就逐漸結成一個個小隊,開始衝殺狼群。



  太陽早已落了下去,天空逐漸的黑了起來。



  黑夜之中的狼眼如螢火蟲一般,散發著幽幽的光芒,那數量卻好像是無窮無盡一把!



  灰色天空下的‘地煞六十號’城市,隻見在其周圍正有一圈寬度極為龐大的,呈海浪波動一般向前前進的黑灰色的色帶。毫無疑問的,這是狼!



  月亮也不知在何時升上了那讓他熟悉無比的天空,月圓後的第三天,他還是依稀的模樣,隻是稍顯凹了一點而已。此時它撒下萬丈銀芒,整片大地好像又因為它而再次的明亮起來。



  銀色的月光下,隻見在四個城門的每一個正方向的最後方,都出現了一隻要較其他凶狼的身軀要大上十倍都不止的銀色巨狼!渾身毛發在月光下閃爍著妖異的銀色,顯的是那麽的美麗,那麽的讓人心動。



  如果吳天在這的話,定然會發現,這隻狼和當時他看到的‘天狼嘯月’場麵中狼王的樣貌幾乎是一般無二。銀色狼王幾乎是度步前進,它不緊不慢,仿佛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緊緊的圍繞在他們身邊的是近二十隻比他小上一號的黑色巨狼,毛發堅硬如倒刺,它們靜靜的隨著銀色狼王而前進著。



  燈塔,那堪比明月的光源也早已亮起,而在其上還有數個身影在走動著。



  ‘地煞六十號’城市的市長白田、龍虎軍團的副團長鍾彪、風殺武衛團的第六大隊長梁餘、暗魔武衛團的第九大隊長鄭扈等幾人。在他們的麵前出現了一個虛擬的大屏幕,大屏幕上滿是殺戮的場麵,最主要的是屏幕鎖定住了四個地點!四個讓他們心驚的地方。



  四個銀色狼王!



  四個七階的可怕存在!



  “竟然是四隻七階的銀色狼王,唉!恐怕這是曆史上最強大的一次‘狼潮’陣營吧!”風殺武衛團的第六大隊長梁餘突然歎了口氣,就連神情也委靡了不少。



  暗魔武衛團的第九大隊長鄭扈,仍然是老樣子,神色冰冷,聞言冷聲道:“這又什麽好擔心的?國家不是還有機密武器嗎?雖然不如能力者靈活,可要是真能夠打中的話,效果想來也是不低吧?”



  “你是說‘魔威原子炮’?”梁餘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



  聞言,白田和鍾彪具是眼角一陣抽動,因為鄭扈提出的這個‘魔威原子炮’可並不是什麽尋常的武器!



  遠在三百前,這個世界就出現了一種名為‘原子彈’的超型武器,其破壞程度和造成的副作用都讓人吃驚和恐懼。因此,在三百年前就已經全世界禁令不能使用。隨後,冰河世紀的來臨、天上有降萬千隕石而下,另外又幾乎所有的野獸都產生了變異,這一切的一切都使整個人類在退步,甚至可以說遠不如三百年前的繁華。



  而這‘魔威原子炮’則是黃龍帝國一位天才人物在見到了‘原子彈’的原理和一些程序,突然改製而成,雖然不說威力是否及的上,可因為便攜性高,又可以連續攻擊,這便提高了他的價值所在。



  白田眉頭緊皺,過了好一會才語氣低沉的道:“非是老夫不想動用,而是這個地球本來不堪重負,‘魔威原子炮’的使用,縱然能夠將銀色狼王殺掉,可在其的副作用下,‘地煞六十號’城市也許並不存在了。反而很有可能波及到其他的幾個城市,這不是國家,也不是我願意看到的。”



  鍾彪、梁餘聞言都是不由的點了點頭,土地、空氣都遭到了眼中的破壞與汙染,如果在肆意妄為的話,或許真的沒了人類生存的餘地了。



  鄭扈卻是冷笑幾聲,便不在說什麽了。



  白田的目光在大屏幕又仔細的看了一會,突然道:“這次就由老夫一人去對付南門的銀色狼王吧,鍾彪你去尋幾人與你一起去東門,梁隊長、鄭隊長,就麻煩你們兩位去一下西門了。”



  梁餘先是答應一聲,又不由問道:“請問白市長,那麽北門該如何處理?”



  “北門?”



  白田淡然一笑,笑容中仿佛對某人又充滿了信心,“暫且不要去管北門,大家速戰速決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