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赤焰冰精佩(二)

玉石雕琢乃是陳家祖傳的手藝,陳湘自幼便習雕琢,技藝已是十分精湛,陳湘閉門三日,順著那玉璞的紋路與形狀,將其雕成了一塊玉佩,隻見這玉佩紅白相間,外層一圈羊脂白仿若一塊寒冰,而中間那團赤色紅玉,形態頗為奇特,細細端詳,正似一火光異獸,赤焰冰精,栩栩如生。陳湘順其形將其命名為赤焰冰精佩,他把這赤焰冰精佩拿在手中,越看越是歡喜。但一想到即將要將它獻予朱勔,心中甚是不舍。尋思良久,陳湘想到了一個偷龍轉鳳的方法,陳湘找來一塊與這赤焰冰精佩一般大小的和田白玉,這白玉之上點綴著幾斑秋梨黃,也是一件上等精品,若是換作平時,陳湘無論如何也不會將它拱手讓人,可現在為了這赤焰冰精佩,不得不忍痛割愛。陳湘將這白玉裝入錦盒,便給朱勔送去。

朱勔見了陳湘,親自迎了出來,他接過錦盒拿出玉佩一瞧,眉頭微微一皺,卻又即刻舒展開來,對著陳湘笑道:“陳掌櫃果然守信,這玉確是件上品,不過,我還得找位行家來看看。”說完,差府上家丁帶來一人,陳湘轉頭一看來人,不禁大駭,來者竟是神工坊的匠人陳七,這陳七曾見過璞玉,他拿過朱勔遞來的玉佩,看了一番便向朱勔稟道:“大人,這並非小人所見的那塊璞玉雕琢的玉佩,那璞玉的中間乃是一團赤紅。而這塊玉不過隻是表麵幾塊黃斑。”陳七說完,一旁的陳湘早已感到後脊發涼,朱勔看著陳湘,陰冷的笑道:“陳掌櫃,這極品的紅玉怎麽經你這麽一雕琢,就變成幾塊黃斑了?”陳湘還未答話,朱勔一拍桌子,怒道:“你最好趕緊交出玉佩,不然,別怪我治你大不恭之罪,誅你九族!”陳湘自知已不能再瞞下去,他仰天長歎一聲,隻得領著朱勔去取赤焰冰精佩。

回到神工坊,陳湘手捧玉佩,緩緩走向朱勔。就在走近之時,陳湘竟忽然轉身撞向屋內牆壁,直撞得頭破血出,氣絕而亡。

這朱勔得了赤焰冰精佩,興奮異常,決定將其獻予徽宗,以賀其壽辰。朱勔命親信隨從帶著玉佩由水路借花石綱運往東京開封。途中,運送赤焰冰精佩的船隻竟無端起火,沉入了淮河。後來,朱勔雖命人奮力打撈,卻獨獨不見了赤焰冰精佩。當時,沿河的百姓都說,那舟船起火之時,他們分明看到一條火龍在火中盤旋。有人說是那冰精遇水即化,使得玉佩中的赤焰神獸得以掙脫封印而出。

隻是自此之後,世上便無人再見過這赤焰冰精佩。”

“葉老您的意思……難道說我這塊就是那消失了幾百年的赤焰冰精佩!”聽到這,餘飛心裏似乎悟到了點什麽。

葉老笑著點點頭:“不錯,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你現在這塊很可能就是赤焰冰精佩。如何?故事你們都聽完了,我開價的緣由想必你們應該也都心裏有數了,這玉,還賣不賣我?當然,這依然不過是個或真或假的故事。所以,我能開給你的價錢,也隻能是這個數。”說完,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餘飛。畜生和猴子也都轉頭看向餘飛,等著餘飛的答複。

餘飛靜靜地看著手中的玉佩,耳畔旁卻響起了父親年初把玉佩交予他時說的那番話:“……飛兒,你今年命衝太歲,又一個人在外麵,我和你媽都不放心,我這有塊玉,你拿去戴上吧。這塊玉是你爺爺臨走的時候給的,也算是你爺爺留下的信物。他說這塊玉有魂兒,能一直庇佑我們家人。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把它弄丟了,更不能賣掉……”

在餘飛心裏,父親也許並不是一個實在的人,經常在人前誇誇其談,所以當初餘飛拿這塊玉佩的時候,也並未把父親的話當回事,覺得父親不過是說說而已。可現在聽完葉老所講,餘飛心裏卻糾結起來。兩百萬,對現在的餘飛來說,確實具有相當的誘惑力。但父親的囑咐,看來似乎也並非就是隨口一說那麽簡單。究竟賣還是不賣?

餘飛心裏正想著,葉老忽然站起身子,對著緊閉的大門喝了一聲:“誰!”其他人都順著葉老的喝聲望了過去。門縫間似有一道人影一閃而過。葉老一個箭步衝向門口,開門看去,卻除了較遠處三三兩兩的幾個行人,並不見有什麽可疑之人。而四周的空氣中,似乎彌漫著一股兒淡淡的旱煙味。

畜生笑道:“想不到老先生身手竟這麽敏捷,不過你也不用太緊張了,這大白天的,就算是再膽大的小偷也不至於會破門而入吧,應該隻是路過的行人而已。”

葉老眉頭緊鎖,表情凝重,似是在尋思著什麽。但聽畜生這麽一說,眉頭又即刻舒展開來,道:“若隻是無心之人,倒是無妨。怕就怕有心人。”說著又轉向餘飛:“餘先生考慮得如何?”

餘飛似是已做了決定,他長舒一口氣,緩緩抬起頭,堅定的說道:“承蒙葉老錯愛了,這塊玉佩畢竟是我家祖上傳下來的。我爸交給我的時候也是再三囑咐我不能賣。所以,我還是不賣了。”餘飛的回答令葉老、畜生和猴子都錯愕不已。

葉老想了想,以為餘飛是對他開的價錢不滿意,便道:“餘先生若是想賣個更高的價錢,不妨直說。不過在廣州這地方,恐怕是沒其他人會開出這個價了。畢竟這世上也沒幾個人識得此物。”

“雖然對古玉我不太了解。不過以我所知道的行情,兩百萬這個價錢,已經非常值得出手了。畢竟葉老說的故事還不知道真的假的,何況就算是真的,這種野史,怕也沒幾個人相信。”猴子在一旁附和道。畜生雖然沒開口,卻也是一直用慫恿的目光盯著餘飛。

眼見大家有所誤會,餘飛趕忙解釋:“不,不!我絕對不是想抬價,葉老開的這個價錢其實蠻吸引我的,可確實是我家老爺子有囑咐在先。所以真不能賣。”

葉老見餘飛堅持不賣玉佩,難免有些失落,卻也不強求,道:“既然餘先生有家囑,我也不便強求。這人和玉講究的是個緣字,看來今天我和這赤焰冰精佩是沒這緣分。真是應了我這店名——玉無緣!嗬嗬。”葉老笑了笑,繼續道:“不過,這赤焰冰精佩雖說能辟邪驅邪,卻也可能惹下麻煩,餘先生日後還是盡量不要將這玉佩示予他人,以免遭遇什麽不測之事。”說完葉老又警覺地朝門外多看了幾眼,而門外依舊平靜如常。

幾人說話間,天已近晌午,葉老執意請三人吃飯。剛剛聽完這赤焰冰精佩的典故,餘飛等人還正意猶未盡,客氣的推托了幾句,便應承了下來。隨後,葉老便領著眾人去了店鋪旁的一家粵菜茶樓,要了一個小包間。

落座後,葉老叫來服務員,也不看菜牌,順口便要了幾道菜,顯然是對這家茶樓非常熟悉。猴子拿出了剛剛到手的極品翡翠,捧在手中滿心歡喜的把玩著。一旁的畜生則對這翡翠的價格依然困惑不已,在他看來,這塊翡翠與商場裏的那些十幾萬的貨色並無太大差異,可價格如何就差得了這麽多。猴子似乎心情不錯,耐心地跟畜生解釋著翡翠的成色、品種和價格之間的關係。

而此時的餘飛心裏,還在想著葉老剛剛說的那幾句話。餘飛實在想不明白,不過是一塊玉而已,即便真就是葉老所說的赤焰冰精佩,也就算件古董,又能帶來什麽不測之事?於是便抬頭向葉老問道:“您老剛剛那幾句忠告,我聽得有點迷糊,能否說得更明白些。”

葉老笑道:“我剛也就是那麽一說,談不上忠告不忠告,餘先生不必放在心上。這赤焰冰精佩畢竟沒人真正見過,恐怕世上沒幾個識得的人。我其實也沒有十足地把握確定它就是赤焰冰精佩,不過是憑著一些流傳於世的說法和我的直覺這麽認為而已。”

“不太確定?老爺子您這一出手就是兩百萬,若這塊不是赤焰冰精佩,豈不是吃了大虧?”畜生插話道。

“嗬嗬,若真是看走了眼,吃虧我也認了。不過我說過,買玉講的是緣分。至於價錢多一分少一分,我倒並不放在心上。正所謂黃金有價玉無價,既然我看中了這塊玉,自然是舍得出這個價。”葉老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又滿懷期待地瞟向餘飛。

說話間,服務生把菜端了進來,葉老趕緊招呼大家動起了筷子……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