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三十老娘倒繃孩兒

呂秋實登上了開往安國市的火車。

安國市距離北市並不遠,都屬於北方範圍,不同的是安國市的發展規模遠遠不如北市那麽發達。

下了火車,呂秋實看著這個城市,的確是沒法和北市比。二層高的火車站用紅磚砌成,外牆已經起粉了,牆壁灰黑灰黑;火車站前的馬路是雙向四車道,而在北市是雙向六車道。馬路上髒兮兮的,破爛的塑料袋隨風飄舞,各類水果的殘核灑落一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腥臊臭味。

看來,這個城市應該適合現在的我啊,呂秋實多愁善感的想著。他還沒有從失戀的陰影中走出來,無法忘記林雪的一顰一笑。對他來說,或許離開北市才是最好的選擇。

呂秋實叫了輛出租車,按照鍾馗提供的地址直奔劉衛國居住的小區去了。車在門口被小區保安攔住了,世嘉小區是國安市少有的高檔小區之一,住在裏麵的人非富即貴,保安看守嚴密,一般人根本不能隨便進入。

呂秋實告訴保安自己是來找國安市副市長劉衛國的,保安很客氣的告訴他劉衛國還沒有回來,讓呂秋實給劉衛國打電話,確定後才可以進入。

呂秋實哪裏知道劉衛國的電話,隻好把他的手機號碼留給保安,並囑咐保安把號碼及一句話轉交給劉衛國。然後呂秋實找了家路邊的小旅館住下了。

劉衛國回到小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說實話,他並不想回家,因為最近他每天晚上都做噩夢,每天晚上都從驚恐中醒來,不論他住在哪裏,隻要他睡著,都會夢到一些恐怖的場麵。他也去看過醫生,醫生隻是說疲勞過度,精神衰弱,隨便開了點藥,一點作用都沒有。劉衛國懷疑是有鬼作祟,但是作為副市長的他,這種話怎麽可以說出口。

最後劉衛國沒有辦法,自己在家裏,供奉了一幅鍾馗的畫像,並燒了大量的元寶,汽車,房子還有美女,希望得到鍾馗的庇佑。

“劉市長,您回來了。”

劉衛國看了一眼,微笑了一下算是回應。小區的保安,素質不錯,要不然世嘉小區能算得上安國市數得著的小區,當然,物業費也高的嚇人。

“劉市長,今天下午有人來找你,我沒有讓他進去,他把他的聯係方式留給我,讓我轉交給你。”

劉衛國沒有把保安的話放在心上,每天想來見他的人能排兩裏地,沒必要搭理。

“他讓我轉達給您一句話,”不得不說,這個保安是很負責任的,“他說,您的誠意打動了老鍾。”

聽到這裏,劉衛國恍然大悟,老鍾,不就是鍾馗麽:“他還說什麽了麽?”

“沒有了。”

“把他的電話給我吧。”

###

呂秋實躺在破爛的房間裏正看著電視,為了省錢,找了一家最便宜的旅館,一晚上15塊錢,便宜沒有好貨啊。房間裏隻有一張床,一個櫃子,櫃子上麵放著台電視,屋裏一股黴味兒。

自己來幫人驅鬼,還得倒貼路費和住宿費,真是沒天理啊。

電話響了,陌生的號碼。

“喂,誰呀?”呂秋實沒好氣的問道。

“是呂大師麽?”電話另一頭的聲音相當客氣,“我是劉衛國,不好意思,我今天回來的有點晚,剛剛知道您今天下午來找我。”

一聲呂大師把呂秋實叫的有些飄飄然了。

“哦,沒事的。怪我沒有安排好時間。”

“呂大師,你現在在什麽地方,我去接您,順便給您接風。”

“不用了,不用了,我現在已經準備睡了,明天吧,明天上午十點咱們在你家小區門口見麵吧。”呂秋實可不敢讓劉衛國來這個破爛的小旅館,寒酸,太寒酸了,完全不匹配他大師的身份。

“那怎麽行,您告訴我您在什麽地方,明天上午我去接您。”

“不用,真的不用,就這樣定了,明天上午十點,你家小區門口見麵。”呂秋實掛了電話。

上午十點,呂秋實準時來到世嘉小區門口。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站在小區門口,四下張望。

呂秋實走到中年人身邊,說道:“您是劉衛國劉市長吧。”

劉衛國從頭到腳打量了呂秋實一番:“我是。你是?哦,你是呂大師的徒弟吧?”

呂秋實差點噴出血來,難道自己就不像大師?

“劉市長,我叫呂秋實,也就是你口中的呂大師。”

劉衛國大吃一驚,重新打量了呂秋實一番,怎麽看也不像是得道高人啊:年紀不大,一臉憨傻,相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完全沒有得道之人的那種靈性。

呂秋實看出劉衛國的心思,也沒有過多解釋,直接就說:“我天生異稟,能通鬼神,得鍾馗大神指點,習得捉鬼法術。前日大神托夢,說感你心誠,遣我來此,為你驅鬼。”忽悠唄,總不能說他是緝鬼衛吧。

話說到這裏,劉衛國有幾分相信了,他的事情沒有人知道,眼前的憨傻胖子既然能夠知道的這麽詳細,看來應該錯不了了。難道真的是人不可貌相麽?

劉衛國不敢多說,生怕得罪了呂秋實,請呂秋實去了家中。當然,接風宴先免了,等他成功了再請也不遲。

呂秋實走進劉衛國的家,副市長的家果然不一般啊。客廳地麵大理石拚花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瀟灑大方的感覺;古色古香的茶幾,上麵擺放一套紫砂茶具,深色布藝沙發圍繞而落。。。。。。

呂秋實深吸一口氣,他媽的太有錢了。

“就你一個人住這裏啊?”

“我女兒在外地上大學,平常就我和我太太住,不過我感覺不對勁後,就讓我太太住別的地方了,我自己在這裏,每天拜祭鍾馗大神。”

還有房子啊,有權就有錢這句話看來真的沒有錯啊。呂秋實要是想買這樣一套房子,不知道要奮鬥多少年呢。或許和林雪分開,真的是正確的。呂秋實黯然的想。

“行了,剩下的都交給我好了,你該上班上班,該辦事辦事,等你回來的時候應該都沒有問題了。”

“這樣啊,那好,呂大師,我走了。”劉衛國出了門,不過在離開小區的時候,專門囑咐保安,留意呂秋實的出入。

呂秋實判斷劉衛國走遠,對著空空的房間,懶洋洋的說道:“出來吧!”

屋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

“你以為我看不見你啊,猶疑在波濤,怵惕夢成魘。小小的魘鬼,你還不現形!”

房間內還是沒有動靜。

呂秋實的臉上有點掛不住了,他一進門的時候驚鬼鈴就響了,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入流了,對付小小的魘鬼,還不是手到擒來。可沒有想到,魘鬼絲毫不給呂秋實麵子,愣是不吭不哈。

“孤魂野鬼無所遁,陰陽眼,開!”呂秋實看到,一個大約人類五六歲般,兒童模樣的小鬼正坐在床上捧著本小人書看的津津有味。

小鬼很可愛,估計死前是富貴人家的孩子,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粉嘟嘟的小臉,真是粉雕玉砌般的可愛。

“恩,是能夠化形的鬼,不知道能不能對付的了。不過鍾馗不至於把我派來送死吧,想必我還是能夠對付的了的。不過,大意不得。”呂秋實心中有了判斷,一臉戒備的看著魘鬼。

小鬼發現呂秋實看到他,朝著呂秋實眨了眨眼睛,奶聲奶氣的說:“大哥哥,你怎麽看到我的啊?”

好可愛的小孩。

呂秋實走到小鬼身邊坐了下來,伸手摸了摸小鬼的頭,柔聲道:“小家夥,你叫什麽名字?”

小鬼似乎並不怕呂秋實,挺了挺脖子,很享受呂秋實的撫摸:“我叫童天,今年五歲半了。”

呂秋實估計,小鬼應該是死後不知道什麽原因化為魘鬼,沒有去地府報導,至於在夢中嚇唬劉衛國,應該是貪玩所致,沒有什麽惡意。他好好勸說一下,把小鬼送回地府,不用大動手腳。呂秋實的戒心漸漸的淡了。

“你怎麽在這裏呢,小童天?”

“我不知道,”童天的眼睛紅了,好像走失的小孩似的:“沒有人跟我說話,沒有人陪我玩,我好像一直就是一個人,隻有在夢裏才有小夥伴。”

可憐的小孩子。

“小童天,那你也不能隨便跑到別人的夢裏嚇唬人啊。”

童天扁起小嘴,就好像做了錯事的小孩子:“大哥哥,我錯了,以後我不敢了,你原諒我好麽。”

“好,沒關係的,知錯就改還是好孩子。”

“大哥哥,你原諒我了,那我給你看樣我的寶貝,我都沒有給別人看過,你看看。”童天獻寶似的從脖子上摘下了一個小東西,舉到呂秋實臉前,晃動起來。

呂秋實也感到好奇,這是什麽東西,仔細觀察起來。

“這不是我的驚鬼鈴麽?不對,不是,怎麽變樣了,是我的緝鬼衛令牌,也不是,又變樣了,縛鬼袋?”呂秋實的眼睛漸漸朦朧了。

“媽的,三十老娘倒繃孩兒!”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