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喜憂參半

看著呂秋實手裏舉著的小牌子,女鬼有些迷糊,女鬼看看男鬼,麵麵相覷,搖了搖頭。

呂秋實忽然覺得自己很傻,這兩個鬼不是從地府逃出來的,根本就沒有去過地府,他們怎麽可能會認識這個玩意兒?

他收起了令牌,換了一種方式:“反正我們也不是你們的對手,給我點時間,我可以試一試,我們也跑不了。”

“你打算怎麽辦?”

呂秋實沒有時間解釋:“有些事情一時半會說不清,這樣吧,你們就在這兒等我,我去去就來,幫我看好我的肉身。”

女鬼聽到這句話,也不怕呂秋實再做什麽受教,對他說:“隻要你能還我兒子清白,脫離地獄,我們就答應你。”

當初呂秋實從地府以編外緝鬼衛的身份還陽時,鍾馗曾經囑咐,不得將他的身份在人間透露。呂秋實要回地府的話,手握緝鬼衛令牌,默念口訣,就可以魂魄離身回到地府。魂魄離身這段時間一定要保存好他的肉身,如果肉身受毀,那呂秋實就算是死了。

所以呂秋實一開始就打昏了劉恒,並委托二鬼看護他的肉身。

這是有點冒險的,雖然劉恒有玉鐲保護,但二鬼如果拚死一搏,劉恒也不一定能扛得住,何況還有一個昏迷的張潘妮。更離奇的是呂秋實竟然委托鬼幫他看護肉身,要是讓地府那幫家夥知道了,還不笑掉大牙。

呂秋實不管那麽多,他的直覺告訴他,二鬼不算壞鬼,他們也隻是為了替兒子報仇,而且他們付出的代價也是相當大的。一旦二鬼回到地府,就要麵對地府的嚴厲懲罰。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呂秋實來到地府後,見到了鍾馗,將事情的原委稟告。本來以為事情會很容易,劉威確實是受冤而死,地府查明之後自然會放了他。

可誰知鍾馗當場發火,逮著呂秋實大罵一頓,說什麽這種事情根本不是緝鬼衛的職責範圍,更何況呂秋實還是個編外緝鬼衛。

鍾馗的意見就是,呂秋實帶路,再派出兩個緝鬼衛直接將二鬼捉回來就可以了。呂秋實大力反對,跟鍾馗撕破臉皮,吵了起來。呂秋實根本不在乎地府的等級差別,好像地府的人對他都是比較縱容的。

論吵架鍾馗怎麽可能是呂秋實的對手,爭辯了幾句就隻有挨罵的份了。鍾馗實在是受不了呂秋實的唾液,終於妥協了,帶著呂秋實找到了秦廣王。

秦廣王命小鬼招來廿九,問清楚事情真相後,從第七層地獄放出了劉威。

劉威雖然沒有殺人,但是有奸淫邪念,即便不用打入十八層地獄,但是卻要批解第二殿,發往小地獄受刑。

呂秋實帶著黑白無常和劉威回到人間的時候已經中午了。張潘妮和劉恒還在昏迷中,估計是二鬼又施展了什麽手段。劉威父母看到劉威已經從十八層地獄解脫,喜極而泣,跟著黑白無常回到了地府。

呂秋實看著躺在地上的張潘妮和劉恒,苦笑了一下,總算是忙完了,心勁兒一鬆,也昏過去了。

迷迷糊糊間,呂秋實看到自己懸浮在海麵上,孤零零的一個人。

海上風平浪靜,微波不興,隻有那幾乎是看不見的細浪溫柔地輕輕地舐著遠處的沙灘,發出一種幾乎是聽不清的溫柔的絮語般的聲音。

呂秋實正陶醉在洋溢著詩情畫意的恬靜中,忽然間平靜的海麵突然露出猙獰的嘴臉,像一鍋燒滾的開水,猛烈地沸騰起來。那張牙舞爪的浪花,就像被困鎖的妖魔鬼怪解脫出來了。

頃刻,大海兜底蕩動了,狂風駕著奔湧的浪頭,哇哇地叫著向他撲來,藍湛湛的海水驟然變了顏色,暗礁下的灰沙黑泥乘機騰煙起霧,攪渾一切。

呂秋實很想躲開,可是在無盡的海麵上,沒有任何可以落腳的地方,他隻能無能為力的到處躲閃。狂風刮過臉龐,留下一道道血印,死亡似乎近在咫尺,一個浪花兜頭打下,將他狠狠地摔下海中,呂秋實拚命地掙紮,但是麵對大自然的神力,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一切反抗都是無謂的。

呂秋實感覺呼吸越來越困能,海水順著他的嘴巴,他的耳朵,他的鼻孔,他的眼睛,他全身上下的每個毛孔慣了進來。漸漸的呂秋實沒有力氣了,停止了掙紮隨著海水隨意的飄蕩著,晃動著,失去了知覺。

“胖子,胖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不能死,死的應該是我,是我害了你啊。”

怎麽,海中還有人叫我?呂秋實睜開雙眼,卻看見劉恒緊張的看著他,臉上滿是擔憂的淚水。原來那是個夢啊,好險好險。

“大老爺們哭哭啼啼的,丟人啊。”

劉恒一把抱住呂秋實:“胖子,你醒了,你醒了啊,太好了,我就說壞人活千年麽,哈哈哈。”

“放開我,放開我,我再次強調,我對男人沒有興趣。”呂秋實在劉恒的懷抱中努力掙紮著。

“胖子,剛剛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劉恒說不下去了。

他醒的時候,隻看到張潘妮和呂秋實躺在不遠處。劉恒走到張潘妮身邊叫醒了張潘妮,又去看呂秋實。又推又搡弄了半天,呂秋實就是不醒,劉恒將手放在呂秋實鼻下,已經沒有了呼吸。

“你剛剛都沒氣了,你是不是故意嚇我的?”

呂秋實明白劉恒的擔心,努力擠出了個笑容:“我沒事,我隻是太累了而已。對了那個女的呢?”

“哎,我叫張潘妮,什麽那個女的那個女的!”在一旁盤腿打坐的張潘妮不滿了,“那兩個鬼去哪了?”

“對啊,胖子,那兩個鬼呢?”劉恒突然想到。

呂秋實裝傻:“我不知道啊。”

“我記得是你打暈了我,然後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劉恒努力回憶,“你為什麽打暈我?”

張潘妮也死死的盯著呂秋實。

“好吧,我承認是我不好,打暈了你。當時我要施展法術,怕嚇壞你,所以就把你打暈了。”編,繼續編啊,總之不能露餡兒。“我的法術要求太高,我實力也不夠,施展完也就暈過去了,那兩個鬼肯定也完了,還沒有鬼能抵擋住我的絕招。”

“哦,是什麽法術啊,能不能跟我說說。”張潘妮來了精神。

“咕咕咕”也不知道是誰的肚子首先叫了起來。

“恒哥,我好餓,你請吃飯吧。”呂秋實絕對不搭理張潘妮,這個女的太可怕了,保不齊被她問出什麽來了。

“沒問題,我知道,你倆都不是普通人,但是一天一夜沒有吃飯就是神仙也扛不住啊,走,我請你倆吃飯!”劉恒扶著呂秋實站了起來。

“好啊,我要吃全聚德的烤鴨!等會,你說什麽,咱們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是啊,你沒看,現在天又快黑了麽!”

“壞了,這回我慘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