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我信你

北市,北方商業大學,校保衛科。

保衛科長看著這個鼻青臉腫一臉頹喪衣衫襤褸的胖子,嘴一咧,笑了:“行啊,小呂啊,你也算是牛逼級的人物了啊。”

呂秋實看了保衛科長一眼,沒吭聲。呂秋實大三的時候是院學生會副主席,少不了跟保衛科長打交道,算是老熟人了。

科長看呂秋實不吭聲,繼續說道:“小呂啊別的我也不問了,我就是好奇一件事情,以你的身材,你是怎麽上到六層的啊?”

呂秋實還是不吭聲。

保衛科長走到呂秋實身邊,圍著呂秋實轉了一圈,打趣道:“嘖嘖嘖,看這傷的,下手還真狠啊,貌似主要往臉上招呼啊。”說著伸出手指碰了呂秋實眉眶一下。“還好,你的模樣不怎麽樣,算不上破相啊。哈哈哈哈!”

“哎呦,疼啊,大哥,你下手輕點。”呂秋實叫了起來。“都這時候了你還跟我開玩笑?”

“呸!”保衛科長瞪了呂秋實一眼,“你說你小子,快畢業了竟然幹出這種事情,你要是真的忍不住跟我說啊,哥哥我給你介紹個地方。你說說你自己辦的是什麽事啊,明天還要看看校領導怎麽說。算了,渴不渴,喝水不?”端了杯水放到呂秋實身邊。

呂秋實一口氣喝完水,重重的把杯子落到桌麵上,一臉哭喪:“哥哥啊,我他媽是背的不能在背了。”

“你背,你活該!誰讓你心懷不軌的!”

“不是啊,我不是說那個背是那個背,哎呀說不清楚了,總之我是冤枉的,天大的冤枉啊!”

“你冤?我不冤啊,大半夜的被人叫起來,來看你這出!”

呂秋實知道現在這種情況怎麽解釋也解釋不清了,誰信啊。幹脆考慮結果吧:“老哥,你跟我說實話,我現在該怎麽辦吧。”

保衛科長遞給呂秋實一根煙,給呂秋實點上,然後給自己也點上,說道:“兄弟叫我聲老哥,老哥就得對得住這聲‘哥’。你目前的形式很不好,根據學校條例,你這樣的明天應當送到派出所,太惡劣了。”

呂秋實深吸了一口煙,苦笑道:“老哥啊,你就別嚇我了,說直接的吧。”

“嗯,你現在的情況的確很不妙。不過也不是沒有機會。畢竟你在你們學院混了這麽久,跟你們院領導的關係不錯吧?”

“還算不錯吧。”呂秋實想了想,點了點頭。

“這就是你第一個有利條件。另外你馬上就要畢業了,這是第二個有利條件。第三,現在四月多了,在過兩個月就要高考了,要招生了。你小子也不是傻子,現在還不明白麽?”

呂秋實直愣愣的看著保衛科長,說道:“你是說,學校有可能把此事淡化處理?”

保衛科長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又說道:“不過,還有一個先決條件,如果這個條件無法達到,你還是準備一下,去派出所喝茶吧。”

“什麽條件?”呂秋實迫切的問道。

“當事人,也就是那個叫崔慧的丫頭不追究!”

呂秋實傻了,那種狀況,自己雖然的確沒有碰崔慧,但是自己也知道崔慧對自己沒有什麽好印象,先入為主啊,她能不追究自己麽?

想著想著,呂秋實昏昏沉沉的坐在沙發上睡過去了。

鬧鬼一事在無數鴨子的努力下算是過去了,但是同樣是這無數的鴨子又帶來了一個新的話題——裝鬼流氓。

連續三天,呂秋實根本不敢出門。躲在宿舍裏還能聽到別人在議論裝鬼流氓,哪裏還敢出門。飯都是李傑或者隔壁宿舍的同學幫著打的。而且還提心吊膽的,不知道什麽時候警察叔叔就要來請他去派出所喝茶了。

李傑曾經問過他到底怎麽回事。呂秋實沒有回答,隻是問李傑是否相信他。李傑說相信,緊跟著又問了一句“事發那天你不在宿舍,去哪了?”自此,呂秋實再不跟李傑討論此事。

當然少不了打電話給林雪,可是林雪根本不接他的電話。

這天中午,呂大少爺還蜷在被窩裏跟周公下棋。“咣當”一聲,門被打開了,李傑樂嗬嗬的衝進來,喊道:“胖子,好消息啊!”

呂秋實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兩手空空的李傑,不滿道:“我的午飯呢!”

“現在哪裏還有時間吃午飯,告訴你個好消息,我碰到院裏的老師,知道了你的處理結果了!”

“這算是好消息?”

“聽我說完,據那個老師說,你沒事了!這還不算好消息?”

呂秋實聽完蹭的一下從床上蹦了起來,抓著李傑急切的問道:“我沒事了?真的?我真的沒事了?警察不會來抓我了?”

李傑推開呂秋實,一步一晃的往自己的床上走去。

“好了好了,你趕快說吧,我如果真的沒有事情,晚上請你吃大餐!”

“你說的哦。其實也不算完全沒事,由於崔慧沒有追究你的責任,咱們院的領導又替你說了話,而這件事情確實不好聽,如果傳開對學校的影響也不好,所以校裏麵讓院裏麵自行處理。院裏的處理結果也出來了,口頭嚴重警告一次。”

“沒了?”

“沒了,隻是你留校肯定上是沒有希望了。”李傑有些惋惜。

“切,沒事,留校小事情而已,不留就不留了。晚上請你吃飯,明天開始,跟你去參加招聘會。”

呂秋實再次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林雪,可惜的是林雪再次給掛掉了。

“李傑,我墨鏡在哪?”

“大晚上的你帶個屁墨鏡啊!”

“李傑,你看看,我帶上這個帽子,你還能不能認出我來?”

“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你!”

“李傑,你有假發套麽?”

“你。。。。。。”

為了晚上出去吃飯,呂秋實想盡辦法遮掩自己,生怕別人認出自己來。李傑被煩的實在受不了了,說道:“你腦萎縮啊。折騰這套幹什麽啊,又不是你做的,有什麽好怕的,別人愛說就讓別人說去。就算是你做的,反正現在也沒事了。你以為你是什麽人,全校學生都認得你,記得你叫呂秋實啊!我中午都沒吃飯,就等晚上這頓呢,你想餓死我啊。走了,別打扮了!”

這頓飯吃的很順利。沒有人認出呂秋實,即使有人就在呂秋實身邊議論裝鬼流氓,也不知到這個流氓就在自己身邊。

吃完晚飯,呂秋實和李傑摸著肚子,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林雪和程麗麗也剛剛回到學校。林雪這幾天心情很差,今天天氣好,程麗麗陪著林雪去逛街,也是剛剛吃完晚飯回來。

“心情好點了麽,小雪?”程麗麗關心的問道。

“我心情一直都很好,”林雪死撐道,“我有必要為那種人而傷心麽?”

“那就好,不過,小雪,你想想看,你覺得胖子真的是那種人麽?我覺得咱們誤會胖子了。”

“我不知道,不過那麽多人都看到了。更何況,三更半夜,他在女生宿舍做什麽?”

程麗麗也無話可說了。雖然自己不相信胖子是那種人,可是胖子三更半夜為什麽會出現在女生宿舍呢?

“誒?那不是胖子麽,你親自問問他不就知道了麽?好歹你給他個解釋的機會啊,是吧!”

“我才懶得聽他的謊話。”林雪嘴上雖然這樣說,但腳下還是朝著呂秋實的方向走去。

呂秋實完全不知道身後的情況,和李傑勾肩搭背的繼續朝著宿舍樓方向走去。

“呂秋實。”忽然樹後走出一人。

呂秋實嚇了一跳。

李傑看清此人後,連忙說:“胖子,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跑了。

呂秋實尷尬的笑笑,無奈的撓撓頭,說道:“崔慧,對不起。”

來人正是崔慧,三天而已,崔慧瘦了很多,憔悴了很多。崔慧看著呂秋實,這個在危急時刻救了自己,卻又為此背上了黑鍋的男人,心中萬般滋味,說不出的酸甜苦辣。

聽到呂秋實給自己道歉,連忙擺手,說道:“怎麽能是你給我道歉呢,應該是我跟你道歉。”

呂秋實一聽,明白過來,心中著急,一把抓住崔慧的手,急切的問道:“這麽說,你相信我,是不是,崔慧?”

崔慧的臉有點紅,點點頭,說道:“我相信你,隻是我沒辦法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出來,對不起。”

“沒事沒事,我說你怎麽沒有追究我的責任。你幫我跟雪兒解釋一下,好麽,她到現在都不理我。”呂秋實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不過,抓著崔慧的手卻忘了放開。

可惜的是身後的林雪和程麗麗距離稍微遠了點,沒有聽見兩人的對話,但是卻看清楚了兩人的動作。

“胖子,你幹什麽呢?”跑到呂秋實身邊的程麗麗一聲脆喝震醒了呂秋實。這時呂秋實才發現自己正抓著崔慧的手。趕忙撒手,將手藏在背後,著急的解釋

“雪兒,不是,我沒有,我。“

“你閉嘴!你不配叫我名字,我看著你都惡心!”林雪走到呂秋實麵前,“啪”的一聲,巴掌打在了呂秋實的臉上,轉身就走。

呂秋實卻看到了林雪眼中噙著的淚水。

“你你你,簡直不知道說你什麽好,好容易才勸服小雪肯聽你解釋,可是你,”程麗麗氣的直跺腳,轉身追向林雪,“小雪,你等等我。”

呂秋實呆呆的看著遠去的林雪,越來越遠。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