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活著真他媽的好

北方商業大學在北市雖然不是第一流的大學,但好歹也算得上是國家重點,隻不過在名校林立的北市,的確算不是太好的大學。

校園內的大鍾響了十二下,中午十二點了。但是三月底的北方依舊是寒冷的地盤,風呼呼地吹著,一個捂得嚴嚴實實的學生拿著飯盒艱難的從人潮洶湧的食堂中擠出,直奔宿舍樓而去。

買飯的學生進了宿舍,先把飯盒放在桌子上,接著摘下帽子脫下手套扔到了床上開始嚷嚷:“胖子,起床了,都十二點了,飯給你放桌子上了,起來吃飯。哦,我先去拉個屎。”

“死胖子,我都拉完屎了,你怎麽還不起來吃飯?對了下午有場招聘會,趕快起來。恩,你丫的裝睡是不,沒工夫陪你玩,趕快起來。”說著推了推躺在床上的人。

沒反應。

“不是吧,我李傑是嚇大的,跟我玩這套,你再不吭聲,我可要用絕招了啊。”

還是沒反應。

“我真的用絕招了啊!”

依舊沒反應。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當我不敢啊?你等著。”說著,李傑蹲下身子在床底翻著什麽。“啊哈,找到了,前天剛剛換下的襪子,還沒有來及洗,你起來不?”

沒反應進行中。

李傑一隻手捏著自己的鼻子,一隻手用兩個手指捏著襪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胖子的枕邊。靠,還是沒有反應,難道是襪子的氣味不足?該不會昨天真的喝多了吧,難道喝出問題了?李傑有些擔心。想到這裏,李傑將手向胖子鼻孔深去。

突然間李傑的手被人抓住了:“小李子,想死啊,你想幹什麽,我對男人沒有興趣。”胖子醒了,“什麽味道,這麽臭。”說著扭頭一看,距離鼻尖五公分的地方,一團臭襪子。

“哇!”胖子猛然坐起,一陣幹嘔。

李傑在對麵床上坐下,嘟囔道:“誰讓你裝死,怎麽叫都叫不醒。。。。。。”

胖子猛然精神了,喃喃自語:“哈哈,我沒死,我又活過了來了,我果然命硬。那些都是夢,對,一定都是夢。”完全不搭理李傑的嘟囔。

胖子似乎想到了什麽,掀開被子看著自己。衣服是昨晚喝酒時的,睡覺的時候都沒有脫,應該是喝多了被人抬回來的。胖子眼珠子轉了轉,右手顫顫巍巍的向腰部右側摸去。當然如果他還有腰的話。

右手卸下了鑰匙鏈,左手抓緊了被子,右手將鑰匙鏈放在眼前仔細觀察。家裏的鑰匙,宿舍的鑰匙,衣櫃的鑰匙,自行車的鑰匙。恩,這個?哦,指甲剪。媽的,自己嚇自己。胖子心中暗罵自己沒有出息。

不對,那這個,還有這個都是什麽?一個精致的小鈴鐺,晃一晃,不響?一塊大拇指甲大小,厚度不到兩毫米的玉佩,玉佩上一個口袋模樣的印紋。這是,這是。

春寒料峭的三月,大滴大滴的汗珠順著胖子的圓臉盤流了下來,仿佛夢般的場景浮現在胖子的腦海中。

“呂秋實,收好了,這是驚鬼鈴,當有鬼進入到你二十米範圍內,此鈴會響,當然,隻有你一個人可以聽到。”

“這是縛鬼袋,可以收鬼。”

“閉上眼睛。豐都大帝賜神威,陰陽眼,咄!好了。”

呂秋實隻是感覺的眼睛一麻,聽鍾馗說好了,隨即睜開了眼睛:“鍾衛長,都好了麽,我能還陽了麽?”

“著什麽急,驚鬼鈴和縛鬼袋你收好了,這是你的工具。另外,這是你的身份令牌,收好了。”說著鍾馗扔給呂秋實一塊東西。

呂秋實接到手中一看,一塊骨頭模樣的牌子,製作粗糙,一麵寫著“地府 緝”,另一麵空空的,僅有一些鬼畫符。看樣子應該是新製成的。呂秋實撇撇嘴,不滿道:“製作的也太糙了吧,好歹也把毛邊打磨了啊。地府出品的東西看來真是不行,技術落後啊。”

鍾馗大怒:“放屁,你不過是個編外人員,給你那麽好的有什麽用?另外驚鬼鈴和縛鬼袋的可以收小,你要掛在身邊,口訣你收好了,這兩樣東西即使遺失亦可自動收回。還有,這是陰陽眼的開眼口訣,都收好了。如果你要回地府,手握令牌心中默念,就回來了。另外,今後的工作中,你隻要看到同樣的令牌要聽從調配,自動配合,知道了麽?還有,當你遇鬼之時,緝鬼令會自動提醒,並會告訴你所遇之鬼的類型。”

“知道了。”呂秋實嘴上應付,心中卻想,我又沒有毛病,傻子才再回來呢。

“要說屬下知道了,再說一遍!”

“屬下知道了。”

“恩,這還像點樣子。把手伸出來。”

呂秋實依言,身出左手。鍾馗一把抓住呂秋實的左手,緊接著呂秋實就感覺到有股氣從鍾馗手中傳入自己體內,在身體裏轉悠了一圈後,在小腹的位置停下了。

鍾馗鬆開手,說道:“傳你法力,否則你無法使用兩樣法寶。好了,送你還陽。走吧。”

“等等,”鍾馗要送呂秋實還陽了,呂秋實到不著急了。

“還有什麽事情?”

“稟鍾衛長,屬下有事匯報。”呂秋實恭恭敬敬的說道。

“恩,有什麽,說。”鍾馗對呂秋實的態度很滿意,認為自己對呂秋實的**起到了作用。

“是,鍾衛長。屬下想,雖然屬下僅是編外人員,但也算是緝鬼衛一員,隻是屬下自身條件有限,雖蒙鍾衛長厚愛,贈與法寶法力,但唯恐仍不能勝任,汙了緝鬼衛的名聲。”

鍾馗現在對呂秋實的態度相當的滿意:“沒事,你有這個想法很好,恩,好好努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勝任緝鬼衛一職的。”

“稟鍾衛長,屬下有一事相求。”

“講。”

“鍾衛長,你也看到了,我比較胖,如果捉鬼肯定不方便,你看。。。。。。”呂秋實的本意是希望掛個編外的名就好了,捉鬼就不要找他了,但是很可惜,鍾馗誤解了。

“恩,明白了。豐都大帝賜神威,洗髓身,咄!”

隻見一道黑霧將呂秋實圍了起來。慢慢的,黑霧被呂秋實吸收掉了。

“好了,送你還陽。”

“胖子,你發什麽呆呢?”李傑看到胖子木木呆呆的樣子,推了胖子一把,而這個胖子就是呂秋實。

呂秋實有點手足無措,連道:“沒事沒事。哦,我要起床吃飯,一邊去。”

呂秋實換身衣服,洗漱完畢,坐在桌子前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李傑看了一眼,問道:“下午招聘會你去看看不?”

“不去了,我還沒有歇過來,需要休息一下,再說了我也不急著找工作。你加油啊,祝你好運。”呂秋實頭也不抬,邊吃邊回答。

李傑走後,六個人的宿舍隻剩下坐在床上發呆的呂秋實。呂秋實怎麽也想不明白,這才一個晚上,自己會發生這麽大的變化。是夢?明顯不是。現在的腦子裏充滿了問號,在地府經曆的一切,完全推翻了呂秋實對世界的認知。

這個世上真的有鬼?這個世界的真實一麵到底是什麽樣的?那麽既然有鬼,有沒有神呢?神是不是一直關注眾生?那不是偷窺麽?那自己平時上廁所,洗澡不都被人偷窺了?關鍵是,自己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自己不是虧大了麽?那和女友嘿咻的時候?天啊,簡直就是別人看A片,主角是自己,太丟人了!

呂秋實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看著手中的兩個法寶,呂秋實心中誕生了一絲僥幸心理。

呂秋實右手的食指中指伸出,並列伸直。同時大拇指緊鎖無名指和小拇指。將食指貼近眉心,心中暗念口訣,喝道:“孤魂野鬼無所遁,陰陽眼,開!”

感覺到眼前黑光一閃,不過似乎沒有看到什麽其他的東西,隻是眼中的東西好像更加清晰罷了。恩,可能真的是夢。

恩,再試試所謂的縛鬼袋吧,如果......嗬嗬,那就真的是夢了。呂秋實似乎看到光明與希望。

呂秋實捏好手勢,暗念口訣,喝道:“孤魂野鬼現,縛鬼袋,開!”

奇跡發生了。

一個布袋在空中懸起,通過陰陽眼,可以看到縛鬼袋在不停地吸著什麽東西,但對麵床上的東西卻紋絲不動。

呂秋實徹底傻眼了。

這一切都是真的。

呂秋實坐著床上,一動不動,隻有宿舍的掛表在不停的走動,才能證明這不是靜止的空間,靜止的隻是某個胖子而已。

“恩?”呂秋實突然感覺到右腿在震動,震動的莫名其妙。不是吧,這麽邪。緩過神來的呂秋實才琢磨過勁,媽的,隻不過是手機震動而已,大驚小怪的。

“喂,誰啊?”也沒有看來電,直接接了電話。

電話另一頭,清脆的女聲傳來“胖胖,想我沒?”

“老婆!當然想你了,在哪裏呢?”

“我在外麵逛街呢,恭喜你昨天獲得冠軍啊。晚上一起吃飯慶祝一下,有獎勵給你哦,嘻嘻。”

“好啊,那晚上六點,老地方見了。”

“恩,先不說了胖胖,汽車到了,拜拜。”

呂秋實掛了手機,直接給家裏打過去。

“喂,媽,是我,恩,沒事我挺好,就是有些想你和我爸了。我爸不在家?那就不和他說了。你倆身體還好吧,哦,那就好,你們好好照顧身體啊。我沒事,能吃能睡,不用擔心我了。好,那就掛了,你們照顧好自己身體啊。恩,再見媽。”

似乎自從上大學以後,每次給家裏電話隻有這麽幾句,再多的就不知道說什麽了,雖然幾乎每次的話都差不多,也說不了幾句,但是每次電話都能夠感覺到家裏對自己濃濃的關懷。

呂秋實抬起頭,看了眼仍然懸在空中的縛鬼袋,笑了笑:“縛鬼袋,收。”

不管自己變成了什麽樣,也不管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麽樣,跟自己有什麽關係,自己就是呂秋實。去他媽的什麽狗屁緝鬼衛,還什麽編外,既然回到了陽間,那就是自己說了算!捉鬼?做夢吧!

讓老爸老媽安心,讓老婆開心,讓老友鬧心,過好自己的生活,那就行了。隻要鬼不來招惹自己,何必要去冒險。鬼不犯我,我不捉鬼;鬼若凡我,哼哼,那就看情況而定了。

想明白的呂秋實頓時感覺心中輕鬆了許多.恩,還是準備準備晚上和老婆一起吃飯吧,老婆好漂亮的。

想到此,呂秋實不由得仰天疾呼:“活著,真他媽的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