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章 死了還不服

第一章 死了還不服

“我,我不服!”一聲大喊響徹在某大殿中。

觀此大殿,黑霧繚繞,無法判斷此殿大小,讓人醒目的卻是大殿右邊的高台。此台高約丈許,台上一麵鏡子,鏡大十圍,上橫七字,曰,孽鏡台前無好人。這正是十殿閻王殿中的第一殿。

“大膽,呂秋實,你竟敢在本王殿中如此口出狂言,死了還不服?”閻王殿正中坐著一個臉色漆黑,滿臉絡腮胡須的威武之人,哦,錯了,是鬼。隻是略顯滑稽的是此人身著正裝,但頭上卻是古時皇帝戴的冕冠,可謂古今相配啊。

“我就是不服,我生平雖無大善,但也沒有做什麽壞事啊,憑什麽要把我打入第一層地獄?”

大殿之下跪著一人,寸頭,圓臉,身材肥胖,一臉憨傻,一雙小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閻王,盡顯委屈。此人就是呂秋實。

也難怪呂秋實委屈,今年大四的他就讀於北市某知名大學,死前一天,剛剛代表學院蟬聯三屆校辯論賽冠軍及最佳辯手。一幫兄弟晚上慶祝,胡吃海喝,喝到一無所知。醒來卻發現身處地府,原來自己喝死了。

死了也認了,命苦不能怨政府。可關鍵是這第一殿的閻王秦廣王竟然要把他打入第一層地獄,想到書上對地獄的描寫,呂秋實隻感覺驚從心中起,怕向膽邊生。

秦廣王看著呂秋實一臉的委屈不由得心中火起,心想,本王審鬼無數,還沒有鬼敢跟我叫屈的,氣急:“好你個不知死活的小鬼,你冤枉是不?判官,宣布其罪狀!”

秦廣王左下一鬼向前一步,麵向呂秋實,高聲道:“殿下小鬼呂秋實聽好,你在世二十餘載,雖無大惡,但自十四歲起,便逞口舌之利,油嘴滑舌,巧言相辯,撒謊騙人,直至如今。況且你麵似憨厚,卻心思細密,典型的表裏不一!”

“小鬼呂秋實,本王判官所言可真?”

呂秋實聽了之後,點了點頭。

秦廣王嘴角一翹,看向判官:“判官,此等惡行該如何判處?”

“回我王,依陰司律令,當入第一層地獄拔舌地獄,以鐵鉗夾住舌頭拉長慢拽,生生拔下,之後送往第二、第三層地獄繼續贖罪!”

判官換音剛落,隻聽“吧唧”一聲,呂秋實渾身濕透,已癱在地上。

“哼,既然知罪,來呀,打入第一層地獄!”秦廣王得意啊,小樣,跟我叫屈,當本王是那麽容易糊弄的麽,多少年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有意思的小鬼。言罷,便有小鬼欲向呂秋實走去。

“慢!”呂秋實一看情況不妙,先大喊一聲,“大王,在下不服!”

秦廣王感覺勝券在握,也不急:“說,有何不服?”

呂秋實擦了下臉上的汗,咽了口唾沫看了秦廣王一眼,回道:“大王,在下不服有三。第一,當今世人巧言善辯,逞口舌之利的數不勝數,難道這些人都要打入第一層地獄麽?第二,說我撒謊騙人,我承認,可是如今世上有不騙人的麽,大膽問一句,地府中的諸位有不騙人的麽,再者說,謊言有時候也是必要的啊,特別是善意的謊言,對吧?第三,說我表裏不一,這是我的錯麽,父母給了我憨傻的麵貌,難道我能對父母抱怨麽!”

秦廣王聽完,愣了一下,心想果然是個巧言善辯的家夥。答道:“你說的三點其實就是一點。”說完,秦廣王看了判官一眼。

判官心領神會,指著呂秋實道:“果然是巧言善辯,但你須知,這裏是地府,豈容你在此逞口舌之利?”摸了摸八字胡,接著說:“小鬼呂秋實,你今年22歲,可對?”

“沒錯。”

“你十四歲起便開始巧言善辯,八年的時間在你的一生中占據了三分之一還要多,可其他巧言善辯的人沒有你這麽短壽的,這些人要麽有善事相抵,要麽就直接認了,被打入地獄,哪有像你這樣無賴的?”判官得意洋洋的看了呂秋實一眼。

呂秋實無語了,死的早看來是真的不如死的晚啊。

“好了,眾鬼差,將呂秋實打入地獄!”秦廣王累了,不願意在跟呂秋實瞎扯了。

兩個鬼差架著呂秋實向大殿外走去。呂秋實滿臉的驚恐,一雙小眼睛不停地轉,突然——

“我—不—服!”呂秋實這一聲不服,聲音遠遠高於前兩句,隻是這次聲音中的顫音也更強了。

“大膽呂秋實,你竟敢三番兩次戲弄本王,你當真認為本王可欺麽!”秦廣王這次是動了肝火了。

“啪”的一聲,秦廣王一拍驚堂木,怒道:“來呀,將此鬼拿下,大刑伺候先!”

呂秋實眼看要皮肉受苦,極力掙紮,高聲呼道:“我要求查看生死簿,我要求查看生死簿,我要求查看生死薄!”

判官看不過去了,見過無賴的,沒有見過這麽無賴的,大喝道:“小鬼呂秋實,你以為生死簿是你說看就能看的!”

此時執行的小鬼已經擺好架勢,準備開打了。呂秋實一看沒有辦法了,心想,既然打要挨了,地獄也要下了,那還在乎什麽王不王的,過過嘴癮也好啊。於是開口大罵:

“你個昏庸老邁的秦廣王,你個老混蛋。你草菅人命,徇私枉法,玩忽職守,收受賄賂,說了不做,做又做錯,錯了不改,改了還犯。。。。。。”

呂秋實逮著秦廣王一通大罵,有當今法律中的罪名,也有電影電視中的罵詞。多少年來高高在上的秦廣王哪裏受過這樣的氣。別說秦廣王,旁邊的小鬼也是目瞪口呆,準備行刑的小鬼也愣住了,心說,厲害啊,罵了這麽多,愣是沒有重複的,還有那麽多新名詞,得記住,回頭罵老八有詞了。

秦廣王氣的臉紅脖子粗,渾身哆哆嗦嗦的指著呂秋實,半天憋出了一句話:“給我打丫的嘴!”京罵出來了。

這時行刑小鬼才反應過來,換了刑具,朝呂秋實走去。

“秦廣王,枉你做第一殿閻王,要是第五殿的閻羅王包青天在,絕對不會讓我枉死!憑你也配跟包青天同為十殿閻王,我呸!”呂秋實在最後關頭已經放棄了。

聽了這句話,判官麵色大變,別人不知道自己還不知道?雖然同為十殿閻王,司職不同部門,但十殿閻王都是很注重名聲的,尤其是相互之間的比較。連忙說:“還不趕快行刑,等什麽呢!”

“慢!”這一句卻是秦廣王喊出來的,名聲啊,對於秦廣王這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來說是很重要的,得為自己正名啊。況且本來老包就是第一殿的閻王,隻是由於經常放屈死之人還陽,才被調至第五殿。

“判官,去取生死簿來。”秦廣王悠悠道來。

“大人……”判官還想說什麽,但是秦廣王已經打斷了他的話。

“還不快去!”

“是,大王。”

趁著判官去取生死簿的空擋,呂秋實再次擦了擦汗,又舔了舔嘴唇,咽了幾口唾液。沒辦法,罵了這麽久,口渴啊。

秦廣王看著呂秋實,說道:“今夜,本王讓你死得心服口服。”

判官幾乎是一路小跑,取了生死薄給秦廣王送來。秦廣王接過生死薄開始翻查。翻著翻著自己樂了,開始一邊翻一邊念叨。

“呂秋實,你前二十世是頭驢,還是瘸腿的,後來被人宰殺吃了,嘿嘿。恩,前十九世是兔子,填了老虎的牙縫。前十八世,恩?投胎老虎,哦,被武鬆打死了,連皮都扒了,嘎嘎。”

呂秋實瞪了秦廣王一眼,“你不要管我前世,我隻要知道今世我壽命是否已盡。”說完後閉上眼睛繼續開始求神拜佛,保佑自己是被黑白無常抓錯的。

突然,秦廣王一愣,自言自語到:“奇怪啊,你怎麽隻有二十世啊,不對啊,自古以來六道中的生命無一不是始於六道終於六道,循環不止。還有啊,你此世應當是個傻子,怎麽你。。。。。。”

秦廣王話還沒有說完,又被呂秋實打斷了:“我拜托您老人家了,您趕快查看我今世好了,看那麽多亂七八糟的幹什麽?提心吊膽的感覺很難受的!”

秦廣王沒有再說什麽,直接翻到呂秋實的今世,愣住了。判官發現不對,湊過去看,也愣住了。

整個大殿一片寂靜,隻剩下呂秋實閉著眼睛低著頭嘴裏不停地嘀咕著。

過了一會,呂秋實感覺氣氛不對,秦廣王不吭聲了,判官也不吭聲了,難道真的是自己陽壽已盡?

艱難的抬起頭,慢慢的睜開雙眼,一看到秦廣王和判官的表情,呂秋實哪裏還會不明白。感覺比和女友第一次的時候還要爽。

“老秦頭,你傻了,說吧,我的陽壽盡了麽?哈哈哈哈。”

呂秋實這一笑,把秦廣王和判官驚醒,二者相互看了一眼,臉上一片難看,真的抓錯了。秦廣王頓時感覺到臉上燙得要命,比呂秋實罵他的時候還熱。秦廣王故意不看呂秋實,對一旁鬼差喝道:“去,給本王傳黑白無常進來!”

不多時,黑白無常來到殿中,跪下參拜秦廣王。秦廣王一看黑白無常,心中的怒火再也壓製不住,衝著黑白無常吼道:

“你們兩個廢物!呂秋實陽壽未盡,竟然將人魂魄拘來,無辜冤死活人,該當何罪?”

黑白無常聽完,大吃一驚,慌忙解釋:“啟稟我王,屬下二人路經呂秋實處,發現呂秋實魂魄不凝,而且七魄殘缺不整,誤以為是剛死之人,誰知此人陽壽未盡,屬下實在不知啊,還請我王恕罪。”說完二人跪伏於地。

秦廣王聽完,不由得仔細打量呂秋實。呂秋實被打量的毛了,不滿道:“老秦頭,我知道這不能怪你,我今晚驚嚇的損失就算了,你趕緊讓我還陽啊。”

秦廣王聞言,忙道:“那是那是,來呀。。。。。。”

一聲“我王”打斷了秦廣王的話,秦廣王心中不爽,不說別的,一晚上被人打斷了不知多少回了,極不滿意的看了一眼判官。

判官硬著頭皮走到秦廣王身旁,在秦廣王耳邊小聲說道:“我王,呂秋實回不去了,時辰過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