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一二三章 淒美愛情之伊婷淒美絕唱

  看到眼前的一男一女轉過身來,呂秋實大吃一驚:“怎麽是你們?”

  女的彎下腰,抱起了在自己腿邊親昵摩擦的黑子,在黑子的腦門上親了一下,說道:“黑子,你想我麽?”

  黑子不會說話,它隻是拚命地伸著頭,努力的舔著那個女的的臉。

  “嗬嗬,你果然想我啊,你看你都瘦了,身上一點肉都沒有,是不是你那個混蛋主人沒有好好養你啊?”說到這裏,女的看向呂秋實說道,“死胖子,你是不是把給黑子買的好吃的都自己吃了?!”

  這一男一女正是劉恒和張潘妮。

  劉恒從看到呂秋實起,就沒有吭聲,他隻是默默的看著張潘妮自言自語,不知道張潘妮的話是對黑子說的還是對呂秋實說的。

  呂秋實沒有回答張潘妮的話,反而從他們身邊跑過去,蹲在伊婷的身邊,擔憂的問道:“伊婷,你怎麽樣了,誰把你傷成這樣?”

  此時的伊婷已經變回了最先的樣子,長發上沾滿了泥土,嘴角也留下了綠色的液體,精神萎靡不振,淡藍色的連衣裙也褶皺在一起,眼看已經到了魂飛魄散的邊緣。

  “胖子,你來了,”伊婷努力的擠出兩個酒窩,露出一幅笑容,“謝謝你,謝謝你來,至少我在徹底離開這個世界之前,還能有一個朋友來送我。”

  呂秋實輕輕地用手拭去了伊婷嘴角的綠色液體,幫她把頭發別在了耳朵後麵,“你這是何苦呢,為什麽你不聽我的話啊。”

  “嗬,沒什麽,至少我成功了,即使這個世界再有沒有我的痕跡,我也不後悔。”伊婷閉上了眼睛,露出了發自心底的笑容。

  呂秋實站起身,扭頭看向張潘妮和劉恒,毫無表情的問道:“你們誰能告訴我,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沒等劉恒開口,張潘妮搶先說道:“你這話什麽意思,你是在為這個鬼打抱不平麽?”

  張潘妮原先剛見到呂秋實時的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冰冷的麵容,“沒錯,她的傷是我造成的,除鬼本來就是我的本職。”

  “不可能,你絕對不是她的對手。”呂秋實根本不信,張潘妮的斤兩他還是很了解的。

  “胖子,的確是我們把她打傷的,不過在這之前她似乎就有傷在身。”劉恒害怕呂秋實和張潘妮爭吵,急忙解釋。

  “胖子,”呂秋實身後傳來伊婷的聲音,他急忙轉過身,再度蹲在伊婷身旁,緊緊抓住伊婷的手,關心的說道:“伊婷,我會想辦法救你的,你不會魂飛魄散的,你相信我。”

  “謝謝你,胖子,你是個好人,我變成鬼以後唯一做對的事情就是認識了你。”伊婷說話有些吃力,”其實我後悔了,我真不該以鬼身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我應該聽你的,去地府,然後投胎,重新做人。”

  “你不要說話,就聽我說好了,估計以後我再也沒有機會說話了。”伊婷看到呂秋實想要開口,阻止了他。

  呂秋實看著伊婷憔悴的麵容,還有那對努力保持著的酒窩,眼睛濕潤了。

  “你是想哭麽?嗬嗬,真好,終於有個男人肯為我哭泣了。可惜啊,如果我以前能夠認識你,說不定我會愛上你,不過也不一定,你太胖了,又不帥氣,又不會哄女孩子,有時候還很沉悶,像根木頭,咳咳。”

  呂秋實的淚水流了出來,雖然他和伊婷認識的時間很短,但並不妨礙他感受到伊婷對任函安那份濃濃的愛意。在得知任函安對伊婷的態度後,他聯想到了自己,就更加可憐這個與自己同病相憐的女鬼,為什麽想要守護愛情的人最終都是以失敗而告終呢!

  “我幫你殺了他,讓他為你償命!”呂秋實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不用,真的不用,”伊婷阻止了他,“你不是說過,絕對不幫我做違法的事情麽,殺人是犯法的,何況,咳咳咳。”

  “你先不要說話,讓我先想辦法救你。”呂秋實抱起了伊婷,他打算帶伊婷去地府,看看十殿閻君有沒有辦法救她。

  “不要,我不要你救。魂飛魄散或許是我最好的結局。我也不要你殺他,因為他馬上也要死了。”

  呂秋實隻感覺懷裏的伊婷越來越輕,越來越模糊。

  “伊婷,你要撐住,你千萬要撐住,我這就帶你去投胎!”

  “再見了,胖子,你是個好人,很高興能夠在最後的時刻認識你。咳咳,那邊的女孩子不錯哦,你要好好珍惜,不要讓她像我這樣,我走了。。。”

  呂秋實已經感覺不到伊婷的重量,低著頭,看著懷裏的伊婷漸漸變成了一個模糊地身影,最後消失了,隻留下兩個酒窩印在了呂秋實的腦海裏。

  一陣清風吹過,帶走了呂秋實懷裏的身影,飄灑在廣袤的田野上。

  輕輕地,我走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張潘妮和劉恒就那樣站著,默默的看著呂秋實和伊婷,一動不動。

  許久,劉恒走到了呂秋實身邊,說道:“胖子。”

  呂秋實抬起頭,看著劉恒和張潘妮,風輕雲淡的問道:“想聽聽伊婷的故事麽?”

  ###

  達城花園附近的一個飯館內。

  呂秋實喝了一口酒,問道:“你們覺得,伊婷做的有錯麽?”

  劉恒沒有吭聲,他用沉默表達了他的立場。

  張潘妮用紙巾拭去了臉上的淚水,“伊婷真的很可憐,那個任函安就是個混蛋。不過人鬼有別,各有規矩,如果人有錯,自然會受到法律的製裁。但是鬼不能隨意出現在人間,更不能去害人,這是規矩。”

  呂秋實沒有辯解,他了解張潘妮,世家長大的她,從小就被灌輸了捉鬼除妖的思想,任何鬼,不論是好是壞,隻要出現在人世,就要除掉。

  “可結果,癡心守護愛情的伊婷煙消雲散,連鬼都做不成,而風流成性的任函安呢,玩過了一個又一個女的,現在一點事都沒有,這就是法律的製裁麽?”

  出人意料的是,劉恒站了出來,不顧張潘妮的眼神阻止,繼續說道,

  “要我說,伊婷就不該死,死的應該是任函安,胖子你不知道,我們趕到那裏的時候任函安身邊還有一個女的在護著他。”

  “對了,你們怎麽會在那裏?”劉恒的話提醒了呂秋實。

  張潘妮怕劉恒又說出些什麽,畢竟他們是警察,需要維護法律的尊嚴,開口說道:“我們本來在調查一個死者的身份,根據線索查到了任函安,我們跟他聯係了一下,約好在達城花園門口見麵。”

  “可是我們到了之後,沒有見到任函安,過了一會我感覺到有鬼氣,我和劉恒就過去看看,結果看到任函安倒在地上,他身邊好像還有個女的,我也沒有太注意,那個叫伊婷的女鬼也倒在地上。”

  “後來我和劉恒讓那個女的帶著任函安先走,我就,”張潘妮說不下去了。

  呂秋實接過呂秋實的話頭,“後來你就出手,以至於我趕到的時候伊婷已經到了魂飛魄散的邊緣,對吧。”

  呂秋實並沒有責怪張潘妮的意思,一個人的長久的觀念是很難一下子打破的,就像在對待鬼的問題上,兩個人各有各的觀點,誰也不能說誰是錯誤的。

  他想換個話題,因為劉恒到現在似乎還有些不能原諒張潘妮對伊婷的出手:“恒哥,其實不論張潘妮是否出手,我想伊婷都會魂飛魄散的,她早就打定必死的念頭了。”

  “為什麽這麽說?”

  “伊婷之前跟我說過,她很難接近任函安,說他的身上有股難以接近的氣息,而且是有危險的。所以我想她本來就是去尋死的。”

  劉恒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呂秋實的解釋。

  “對了,你們找任函安了解什麽啊?”

“哎呀,光顧著聽你說了,都忘了去找任函安了。”劉恒直拍腦門,好容易見到了任函安,卻忘了詢問。

“我們發現了一具屍體,但是無法查到這具屍體的身份,今天我們得到線索說是任函安曾經和那個女的一起開過房,我們就聯係他,想問問他,那個女的是什麽人。”

  說這話,劉恒遞給呂秋實一章照片,“看看,長得也不錯,你說說看,為啥好白菜都讓狗尿給泡了。”

  呂秋實接過照片隻看了一眼就定住了,腦海中像過電影般閃過一幅幅畫麵,又回憶起伊婷最後的話,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來,急匆匆的對張潘妮和劉恒說道:

  “快走,找任函安,他有危險!”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陰陽偵探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