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9逃出生天

嘩啦啦,嘩啦啦!遠遠地便聽見了清晰的流水聲,這讓我們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陣。看來最關鍵的時候終於來臨了。



究竟這水源是地下河,還是通往石墓小溪的,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加快了步伐。



眼前是一條寬越六米的小河,看起來水的流速還挺急的。



“是地下河!”女戰士顏夕欣喜道。



“恩!如果是石墓小溪的話,或許少不了又是一番苦戰了!”顏落淡然道:“畢竟赤蛟能想到地道和水源,赤燕也不可能想不到。”



“不錯!”盟主藍雨微微點頭:“如今我們隻要順流而下,就是算狂龍幫手眼通天也不可能知道出口在哪裏了。”



直到這個時候,所有的人算是稍微鬆了口氣。



很快金牛等人各自解下了空間包裹,從裏麵拿出了一個個類似於積木一樣的東西。看來這些家夥的裝備還真齊全呢。我暗自思量著,等有錢了,也買一套完備的,野外求生專用空間包裹。這種包裹價格比一般的空間包裹還要昂貴,三倍不止,不但空間比一般的包裹大了許多,而且裏麵全部是應付各種各樣的突發事件的完備的工具。象鋤頭,木筏,等等平時連想都想不到的東西,在求生空間包裹裏是應有盡有的。



隻是 一會功夫,眾人便從空間包裹裏拿出積木組合成了十艘木筏。這些木筏寬兩米長有十三米的樣子,輕便靈巧,而每個木筏上可以坐十人左右



看大小更好是每個木筏可以坐十個人左右。我和金波,等一眾雙月宮的人坐在了同一條木筏上。每個人的是手裏都分到了一把船漿。其實順著水水流的方向,根本就不用劃船的,之所以拿著船漿隻不過為了應付一些可能發生的突發事故罷了。



這條、地下河道,高約兩米,即使我們站在木筏上也不用擔心會碰著頭,隻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整段地下河道都是這個樣子。如果到時候頂越來越低的話,會不會壓在我們身上呢,我暗自擔憂著。



“放心吧,這些地下河道的高度是不會有太大變化的!”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顧慮,金幣解釋道:“其實這些地下河道已經存在了很久很久了,早就有了固定的形狀,再加上這裏的地勢比較平坦,土質疏鬆程度比較均衡,如果這裏的高度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麽其他地方的也應該差不了多少才是。”



“嗬嗬!”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腦袋看來是我杞人憂天了。



而另一邊,顏落等人卻是神色複雜地望著地道的來路。眼神深邃,似乎透過來路,望向更加遙遠的某處,或許是因為不甘,所有的人都的神色都陰沉得嚇人。想想看,當初的神月宮和聯盟是何等的聲勢浩大,又有誰能想到,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



這對於心高氣傲的顏落還有雄心勃勃的藍雨而言,絕對是個致命的打擊,雖然他們兩個現在看起來很平靜,不過那緊握的拳頭和,銳利的雙眼還是將他們內心的那種憤怒和不甘表露無疑。



我想,此刻兩人的內心肯定是謀劃著如何想狂龍幫發動瘋狂的報複行動吧。或許,藍雨的大聯盟已經無力再戰了,但是,神月宮卻絕對還有著足以毀滅狂龍幫的實力。



金波曾經告訴我,這次神月宮所出動的不過是一個分堂的實力罷了。而在神月宮這樣的分堂足足有十二個之多。由此可見,神月宮的實力有多麽的驚人了。狂龍幫惹下了這麽一個大敵,日後絕對是寢食難安了。



可事實究竟會如何呢,我心裏有種古怪地感覺。狂龍幫真的隻有表麵上所顯露出來的那些實力嗎,從他們那近乎天衣無縫的伏擊計劃看來,這是一個無論是策略還是統籌協調能力都非常出色的幫會,能夠以弱勢的兵力將強大的神月宮逼分堂和大聯盟的眾多高手,逼至如此境地。這其中所包含的,絕非僥幸的運氣成分。我 一直感覺狂龍幫實在是太狂了,似乎有著某種必勝的自信一般。



對於這次的混戰,金牛和金波的分析是神月宮和狂龍幫真正對決前的一種試探,和神月宮一樣,狂龍幫這次也沒有出動全力作戰。赤蛟也不過是狂龍幫的一個分堂堂主而已,至於大聯盟和狂龍幫的衝突隻不過是事件升級的導火索罷了。看來,今後神月宮和狂龍幫之間肯定又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惡鬥了吧。





另一邊,死亡棺材的大石門處。



赤鯤一副黯然神傷的模樣,靜靜地站在了一旁。



地上,擺放著一具冰冷的僵直的屍體,不是赤蛟,還、能是誰。



“不可能!”赤燕難以置信地望著赤蛟:“赤蛟怎麽可能會死呢,這不是真的。”



“..............”所有的人都是一副驚懼,憤怒的神色。



“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赤霄望著赤鯤,兩眼幾乎噴出了火焰一般,或許,對於赤蛟他是嫉妒非常,恨之入骨,但也因此,他絕不允許,赤蛟在沒被他打敗前,卻死在了別人的手裏。沒有人會懷疑此刻的赤霄是多麽的憤怒,和震驚。狂龍幫內,所有人都知道,赤蛟和赤霄兩人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最好的兄弟,但同樣是不死不休,競爭對手。





“我們追到了地道裏!”赤鯤黯然道:“終於上了神月宮和大聯盟的殘餘人員,而且還打了起來!”赤鯤接著道:“事情一直在我們的掌控之中,隻要我們能拖住顏落等人,那麽後續的增援人馬很快就可以趕到了,和神月宮與大聯盟之間的戰鬥,也一直勢均力敵地僵持著,可是這一切都被突然出現的雙月宮給破壞了。也不知道雙月宮什麽時候,居然出了個使快劍的赤月高手,他一直埋伏在周圍,直到,赤蛟堂主和顏落的拚得難解難分的時候,才突然出手,一劍就刺死了赤蛟堂主。”



“這麽說,赤蛟是死於那人的偷襲了!”赤燕陰沉道:“赤蛟的實力,想要暗算他,以平常的赤月高手,還不可能辦到。”





“除非這人的劍很快,快到連赤蛟做出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赤霄喃喃自語,隨即卻是渾身一震,似乎想起了什麽:“殺死赤蛟的人張什麽模樣。”



“他戴著道士頭盔,身上穿的是藍色的輕型鎧甲。”赤鯤回憶道。



“什麽!”這次,赤霄和赤燕幾乎同時驚呼:“是他。”



“難道赤霄堂主和赤燕堂主認得此人。”赤鯤強忍著內心的激動顫聲問道。



“他的劍,是不是一根又長又圓,象小鐵棍一樣。”赤霄咬牙切齒道。



“不錯。”赤鯤駭然道:“那把劍,又快,又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簡直不敢相信,有人的劍居然能快到這個程度。”



“如果是他,存心偷襲的話。”赤霄神色複雜,蹲下身子,掀開了赤蛟咽喉上的硬皮甲,露出了那個拇指般大小的黑褐色的,洞孔:“赤蛟絕難幸免。”說到這裏,赤霄再度握緊拳頭,痛苦萬分:“是我,害死了赤蛟。”



“.........”赤鯤一臉的不明所以。





“他不是雙月宮的人!”赤燕陰沉道:“雙月宮的赤月高手共有九名,而且都沒有參加這次的行動。更何況其中的三名戰士,沒有誰符合這人的特征!”





“可是,當時,他確實和雙月宮的人一起出現。”赤鯤陰沉道。



“這件事,讓鴿組徹底查清楚。”赤燕的聲音依然淡定如初,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種如墜冰窖的不寒而顫:“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他找出來,否則,赤蛟大哥,死不瞑目。”



“就從他那把古怪的圓筒劍開始入手!”赤霄沉聲道。



“是!”一旁的一個高瘦的赤月法師恭敬道





“想不到,最後關頭,居然折損了赤蛟大哥!”赤燕喃喃自語:“這一仗,雖勝猶敗。”



“..............”赤霄一臉的愧疚,卻什麽也說不出來,可以說會出現今天的情形,和他有著直接的關係。



“接下來該怎麽做!”赤鯤道。



“想必此刻,顏落他們應該順著地下河流到達了某個出口了吧!”赤燕淡然道。



“恩!”赤鯤微微點頭。



“顏落 走的時候,都說了些什麽。”赤燕問道。



“三個月後,神月宮的大隊人馬,必然開到。”赤鯤沉聲道。



“三個月後嗎?”赤燕凝視遠方,喃喃自語:“既然赤蛟能讓你們第一次刹羽而歸,我赤燕,同樣可以讓你們有來無回。”





......................







雲涇河,是盟重大沙漠裏唯一的一道河流。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像,在黃沙漫天的盟重大沙漠裏,居然能見到這樣一條,猶如玉帶環繞一般清澈見底的的大河。兩岸綠樹成陰,順著河流,綿延千裏,就想一條綠色的飄帶,將幹渴,金黃的盟重大沙漠一分為二。



岸邊,茂密的樹陰下!



“那麽就此別過了!”顏夕抱拳,環目四顧。



“恩!”藍雨微微點頭,同樣抱拳還禮:“狂龍幫就交由你們對付了。”藍雨說著望向了顏落。



“恩!”顏落隻是淡然地點點頭。而藍雨眼裏卻有種淡淡的失落,的神色。





“......”我和金牛等人也是抱拳還禮。想不到,才一上岸,顏落等人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返回總舵。



“你不是雙月宮的人吧。”顏落終於開口和我說了第一句話。



“恩!”我下意識地點點頭,卻不明白顏落的意思。



“你殺了赤蛟!狂龍幫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顏落神色複雜地望著我:“如果不想被認出來,最好換換身裝扮和武器。”顏落說完,飄身遠去。



“.............”我一臉愕然地望著那道,飄然遠去的身影,心裏卻有種茫然若失的感覺。



“小子,不錯!”金牛一臉曖昧地望著我:“顏落心高氣傲,向來沒幾人能被她看在眼裏,想不到臨走前還記掛著你的安危啊。”



“這個!”我茫然道:“有嗎。”不過老實說,如果不是顏落特別交代的話,我還真有可能,會因為缺乏經驗,用這把特征明顯的武器。



“當然!”金幣激動道:“狂女顏落,曆來心高氣傲,除了對陣敵手,還沒看她和誰說過半句多餘的話。”



“有什麽奇怪的!”金波不以為然道:“這小子怎麽說也是 和顏落同一級別的天才人物,同類相惜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嘛。”



“可是,從頭到尾,她都沒問我叫什麽名字啊。”我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奶奶的,虧我還自我感覺良好呢。



“這也是為了你好!”金沙道:“既然不想你被狂龍幫的人認出來,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場的誰也不知道你是誰。”





聽起來,好象很有道理,可總感覺不是滋味啊。



“他們說的沒錯!”藍雨道:“雖然很想知道你叫什麽,長什麽模樣,不過,正如金沙所說的那樣,隻有誰都不認識你,那麽你才是最安全的。”藍雨說著抱拳作別:“就此別過了,小兄弟,有時間到大聯盟來坐坐。”說完領著一眾高手,飄然離開了。



“都走了!”金牛感慨萬千,想不到聲勢浩大的,兩幫聯盟,卻落得如此下場。



“可,我們雙月宮,不是完好損嗎?”金沙道。



“什麽完好無損。金牛沒好氣道:“別忘了,蘭姨現在可是昏迷不醒呢。”



“必須早點趕回土城!”金波憂慮道:“蘭姨還有兩天的時間。”



“恩。”也是神色凝重地點點頭。隨即望向了我道:“雖然很舍不得和你分開,不過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還是不要和我們一起行動的好。”



............我有些疑惑地望著金牛等人。



“狂龍幫的鴿組,有著非常驚人的情報分析能力,如果你和我們呆在一起,遲早會把你的真實身份給查出來的,所以,為了你的安全,現在隻好和你分開了。”



“除了我和金波見過你,其他的人根本沒見過你的真麵目,所以,隻要你不用這把劍的話,是沒有人會認出你的,可是如果繼續和我們呆在一起的話,遲早會給狂龍幫找到蛛絲馬跡,近而把你的身份給查出來,我想你也不願意惹上狂龍幫這個大麻煩吧。”



我這才明白,金牛他們執意要和我分道揚鑣的用意,老實說他們能夠為我想到這麽多,我還是很感動的。



“那麽,大家就各自保重了!”我隻好抱拳道。



“我說,小子,你很真是絕情,說走就走啊。”金牛說著從腰包裏摸出了一塊小巧的盾型令牌:“相逢即是有緣,何況我們也算是一起患難的生死之交了。”金牛說著,將令牌交到了我手裏:“這是我們雙月宮的,生死令,如果有一天你碰上了什麽難以解決的大麻煩,一定要來找我們。”



“恩!”我也不再客氣,小心地把這塊令牌給收好了。



“還有這個!”金波從空間包裹裏,摸出了一件超小型號的重型盔甲和一把凝霜劍和一條黑色的披風。

你那身裝扮也該換一換了,還有武器就用這把凝霜劍吧,加上你原來的那兩套高級戰士裝備,應該是個標準的高級戰士了。”金波叮嚀著:“千萬不要穿的輕型盔甲,特別是藍色的輕型盔甲!”



“汗!這個骷髏頭盔和綠色的重型盔甲是我最討厭的了!又難看又笨重!”我小聲地嘀咕著。



“我這可是為了你好!”金波沒好氣道:“你的裝備特征隻要顯露出絲毫的,輕便靈巧為風格就很容易被,狂龍幫的鴿組查出來的。”



...........我隻微微點頭,金波說的很有道理。



“本來連武器都得該成煉獄的!”金牛望著我一副古怪的神色:“不過就你這身板,如果扛著一把煉獄,說不定會更引人注目了,所以還是算了吧。”



汗!我暗自想像著自己穿著重盔甲,戴著骷髏頭。扛著一把煉獄的情景,有種冷汗直冒的衝動。不為別的,就為那煉獄戰斧實在是和我這身形不是同一個比例的武器了。



兩人七手八腳地一陣忙乎,我的新形象終於出爐了。綠色的重型盔甲穿在身上有鍾說不出的別扭,倒不是它有多重,而是那一身的綠色的鎧甲讓我想起了青蛙這種動物。還有就是那個難看到了極點的骷髏頭盔了。光是看著河水裏我的倒影,我就有種暈倒的衝動。隻有那把雪亮的凝霜,看起來還算比較順眼吧。



當然,我那套顯眼的祖瑪套裝也戴不了了,換上的卻是翡翠項鏈,死神手套,龍之戒指,還有青銅腰帶。整個標準的高級遊俠裝扮。



“好了,就這身裝扮,應該沒人認得出你了!”金波上下打量了一番,確定沒落下什麽這才接著叮嚀道“雙月宮的總部在白日天門的雙月堡,隻要有這塊令牌就可以進去找到我們。”

“我記住了!”



“嗬嗬,小子!好好活著!”金牛道:“等狂龍幫消滅後,我們再找你玩個痛快,不過在這之前,你可別被那幫家夥給逮住了。”



“放心吧,別的本身我沒有。”我拍拍胸口自信道:“可逃命的功夫絕對是一流的。”



“嘖嘖。”金牛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味:“看看你就這點出息,還大言不慚,隻會逃命,也好意思拿出來炫耀,有本事讓別人見了你,嚇得隻能逃命,那才叫本事!”



“恩!嗬嗬,這個,說的也是哦。”我有些不好意思道。



“小子,別聽他的。”金波沒好氣道:“那大笨牛懂什麽,能保住命,比什麽都重要,記住了,打不過,就跑。”

.........想不到這金波和我的想法還、是很一致的嘛。



“好了,自己小心吧!現在真的要分開走了!”金牛不舍道。



“恩!保重。”



“保重。”



望著,五道迅速遠去的背影,我感慨萬分。想不到,這次的死亡棺材之行,居然如此的曲折離奇。不過,我想在所有人當中,我才是最大的贏家吧,不但揀了好幾套的祖瑪裝備,而且還見識了這個世界的最精彩的打鬥場麵。不過我認為最大的是收獲是認識了金波和金牛他們。雖然我不知道要等到什麽時候,才可以和他們再度相距。可是我相信,這一天總會來臨的。



離別,就是為了相聚!此刻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古龍的離別鉤裏那句經典的對白,但願我們相聚的時刻不會太長。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