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42法師金波

仔細打量後,去確信應該是沒有什麽危險了,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隻是接下來該怎麽辦。硬闖不行,而找幫手,這裏又這麽大,根本無從找起,更何況一不小心還有可能撞上狂龍幫的人。那就更是大大的不妙了。



當然其實我還有個想法,那就是在死亡棺材裏找個角落藏起來,跟守在洞口的那幫人耗著,反正我空間包裹裏麵的幹糧還夠我支撐個一年半,我就不信,那幫家夥有那麽好的耐心,可以守下一年半的時間。雖然時間是長了點,不過卻絕對是最安全的辦法了。想到這裏,我開始尋找著適合藏身的地方。



很快我就找到了,兩塊巨大的石頭之間的一處夾縫裏。這可是個天然的藏身的好地方啊,隻要在出口處再堵上一塊石頭,那麽即使有人路過這裏,也不可能發現有人躲在裏麵了。想到就做,我開始著手布置自己的新住處了。







我一邊小心地探測著四周的情況,一邊小心地將一塊大石頭般到洞口前。好在這裏是一片死寂,如果有什麽風吹草動的話,那也隻有兩種可能,其一是狂龍幫或神月宮和聯盟的人就在附近,其二嘛,自然是那個傳說中的觸龍神了,據說這家夥總是突然間從地裏鑽出來,向靠近它的生物發動突然襲擊。令人防不勝防。



老天保佑,千萬別讓我碰上了。



大約忙了半個多小時。我總算是完成了我的偽裝作業,接下來應該是可以如住裏麵了吧。



碰!嗖!



隱約聽見了一絲響動。



恩,有情況,我連忙打起精神,藏身在石洞裏。

聲音傳來的方向應該是來自東南方。於是小心地探出小半個腦袋望向東南方向。



聲音越來越清晰了。似乎有人在打鬥。



“別跑,小娘們!”遠遠的,我便看見,一道迅捷如電的身影,飛快地朝著我所在的方向衝了過來。



啊!居然是她,!



金色長發,黑色的法師長袍,雖然隔著有一段距離,不過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好像是雙月宮的堂主來著。而且當時周圍的人還把她和另外一個女道士和男戰士並稱為雙月三傑什麽的。



不過說到雙月宮就讓我想起了神月宮,這一個雙月,一個神月名字倒很相似,會不會兩個幫派之間還有什麽聯係。



正當我暗自思量的時候,那個金發女法師已經衝到了我石洞前二十米的範圍。追在她身後的卻是四個高級遊俠打扮的狂龍幫成員,其中戰士兩個,法師一個,道士一個,都是男的。



四個男的追一個女的,奶奶的,這狂龍幫還真是不上道啊,而且看他們一邊追著,還露出一副很**的模樣,傻瓜也知道,那金發女法師要真不追上了,接下來是什麽結果了。



難怪這金發女法師一臉驚駭的神色。看情形那幾個家夥追著這進發女法師也有好長一段距離了。人人都是氣喘如牛,汗如雨下。



還真是好運啊,我暗自慶幸著,有道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正打算找下雙月宮和聯盟的人,居然就碰上了,雖然身後還追著四個高級遊俠,可這倒沒什麽關係,好說歹說我也是個,赤月級別的高手了吧,對付四個高級遊俠應該是沒什麽問題的了。更何況看他們的樣子因為長時間的追擊也浪費了不少體力。想要殺死他們就更容易了。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決定伏擊他們。



很快,金發女法師超過了我所藏身的大石頭,繼續想前跑去。而不一會,四個狂龍幫的成員也追到了我身前十米左右的距離。



好機會,就是現在。



吼!我雙腿驟然發力,身形以驚人的速度,衝向了迎麵而來的四人。手裏的百戰長刀更是快如閃電,橫斬而出。

嗖!耀眼的白色光弧猶如劃破天際的流星一般,在出現的瞬間,便迅速隱沒。



啊!撲哧!撲哧!撲哧!撲哧!



四道血柱衝天而起。

四個全力追趕的狂龍幫成員甚至連躲避的反應都沒作出便被我一道,削了腦袋。恐怕到死他們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麽死的吧。這也隻能怪他的運氣不好,誰叫他們彼此之間的戰位,那麽適合我的處刀角度呢,我這套刀法還被龍欣他們形象地稱之為砍頭刀法。有到是習慣成自然。骷髏戰將的腦袋我是砍得太多了,可真正砍人的腦袋,這卻是頭一回,而且還是一刀四個。



看著四具無頭的屍體足足向前跑出了十幾步,才轟然倒地,而那四個腦袋也同時滾落在了地麵。隻不過這四個腦袋都是雙眼圓睜,一臉駭然和迷茫的神色。那情形實在是說不出的陰森詭異,感覺有種頭皮發麻和無力的虛脫。



老實說這還是我第一次出刀殺人。雖然在先前的幫會大混戰裏見多了那些血腥殘忍的情景,可那畢竟是別人動手殺死的,似乎和我也沒什麽直接的關係。而和赤霄的戰鬥,我也從來沒想過要取他的性命,隻是想挾持他脫身而已。



隻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如果我不把他們殺死,一旦被他們其中的一人走脫了,那接下來肯定是無盡無休的大麻煩,這卻是我最不願意麵對的。



我殺人了!



腦海裏有些混亂。





“恩喝!喝!是!是你!”身後傳來了急促的喘息。



“嗬嗬!是我!金發美人!我們又見麵了!”回過身來,卻見金發女法師,一副狼狽不堪的模樣,淩亂的金色長發披散於左肩,或許是體力消耗過渡,那原本精巧如玉的麵容也漲得通紅通紅的,再加上因為急促的喘息使得那飽滿的雙峰劇烈起伏著,讓人有種,精蟲上腦,熱血沸騰的衝動。



奶奶的,這娘們簡直就是讓男人看了就得發狂的禦姐一級的人物,難怪那四個死鬼一直緊追不舍。



“呼!累死我了!”金發女法師,一P股癱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看來先前的那趟馬拉鬆著讓她吃盡了苦頭,這回也顧不上什麽淑女風範了吧:“恩!喝!那個,我說,黑小子,你怎麽逛到這裏來了。”



“什麽黑小子!”我一臉疑惑地望著金發美女。



“那個,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除了叫你黑小子,還能叫你什麽。”金發美女道。



“除了黑小子,難道就不能叫點好聽的嗎!”這讓我想起了非洲黑人,那感覺很不舒服,倒不是我有什麽種族歧視的傾向,隻不過..........



“不叫黑小子,難道叫你臭小子,又或者小鬼頭什麽的!”金發美女似乎和我卯上了。



“好了,我叫星辰!”真是敗給她了,怎麽說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來著。居然一點感激的表示都沒有,還給我取了個黑小子的綽號。



“那麽謝謝你,救了我,星辰小子。”金發美女總算表示了些許感激之情,隻不過讓我聽著,怎麽就那麽別扭呢。



“那個,麻煩你,叫我星辰就可以了。”我無奈道:“還有,我說波斯貓,這是怎麽回事,你怎麽會被那四個家夥給盯上了。”



“這事,說來話長。”金發美女隨即有些疑惑地望著我 :“等等,那個波斯貓是什麽東西。”



“嗬嗬,波斯貓啊,就是 傳說中一種超級可愛的小貓咪!”我笑著比劃道:“尤其是其中的一種金色皮毛 的品種更是讓人愛不釋手呢。”說完我下意識地瞄向金發美女一頭波浪狀的金色長發。有道是禮善往來嘛,總不能黑小子,臭小子地讓你一通亂叫。我也給你取個綽號,再說,我這可是誇你呢。





“吼!臭小子,你給我記住了,我叫金波,不叫什麽波斯貓!”金發美女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被我給耍了,當場跳腳大怒。



“金波!”我下意識地望向她那頭,波浪狀的金色長發和那被黑色的法師長袍所包裹著的波濤洶湧的胸部。奶奶的這名字取得太有深度了,簡直是為她良身定做的啊。更絕的是,居然還帶了個波字。



“金波嗎!”我微微喃喃自語:“還真是人如期名啊。”



“吼!”金波,看著我古怪的神色,終於明白我我腦海裏那齷齪的想法:“臭小鬼,再敢胡言亂語,我撕了你的嘴。”



“啊!”望著迅速凝聚在魔掌頂端的電係魔法能量我大吃一驚。靠這娘們好大的脾氣,我不就是開開玩笑嗎,至於嗎。當下連忙正色道:“那個!那個!關於金波還是什麽波斯貓的問題,我們留著以後繼續討論,你看行不。”



我接著道:“現在我最想知道的是,為什麽你會出現在這裏,還有神月宮和聯盟的人到底怎麽樣了。”



“哼!算你識相!”金波似乎也明白,現在真不是討論什麽波斯貓之類的問題,不過卻是一臉沮喪的神色:“別提了,神月宮和大聯盟這會算 是栽了。至於我,和金牛,金幣是大聯盟的成員,自然是和他們一起行動了。隻是.....”





“啊!”我心裏咯噠一下,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難道是你們真的中招了。”



“恩!”金波下意識地點點頭,隨即道:“沒想到,狂龍幫居然布下了這麽可怕的殺局,我差點就死在那裏了。”



“到底是什麽殺局!”我吃驚道,



“是邪惡蜈蚣。”金波一副心有餘悸的神色喃喃道:“那家夥真的 好大,好可怕,隻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讓神月宮的幾十個高手當場變成了一堆堆白骨。”



“什麽!”我駭然道:“難道是觸龍神嗎。”



“觸龍神?”金波好奇道:“是什麽東西。”



汗!看我這人,一急就犯糊塗了。這個世界,觸龍神被就是那個被叫做邪惡蜈蚣的超級大BOOS。



“觸龍神,就是邪惡蜈蚣啊!”我接著催促道:“你還沒說,那大家夥是怎麽讓幾十號赤月高手,一下子全全死了。”



“是腐蝕魔法!”金波顫聲道:“真的 好可怕我從來沒見過,有什麽生物,居然能長那麽大個就象一座小山一樣,而且魔法那麽恐怖,隻是隨口噴出一道煙霧,被罩住的人,當場就被化成了一堆堆白骨,要不是當時我離得比較遠,早就沒命了!”



“腐蝕魔法!”我大吃一驚,觸龍神的攻擊手段居然和傳奇裏的一樣啊。



“那,其他人呢!”我焦急道。



“不知道,當時我和金牛和金蘭隻顧著逃命了,哪裏還能管得了那麽多啊。”



“金牛和金蘭!”我喃喃道:“難道是那個大胡子戰士和那個女道士!”



“可是當時的情況很混亂,我和他們都走散了!”金波神色擔憂:“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麽樣了。”看來也是擔心同伴的安危吧。



“這個我想,應該沒那麽糟糕吧!”我隻好說了些沒什麽營養的安慰話。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能遇見他們呢。

“恩!但願吧!”金波喃喃道:“大笨牛,皮粗肉厚應該沒那麽容易就死了,金幣還是赤月級別的高手,應該可以自保的。”



“嗬嗬!這就對了!”我連忙打氣道:“要對自己的夥伴有信心。”同時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我接著問道“能不能把當時的情形詳細地說一遍!”老實說我對於。狂龍幫所布下的這個圈套實在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居然想到借刀殺人的好法子,而且,這把被借來的刀,居然是觸龍神,這樣一個恐怖的超級大BOOS。能想出這個主意的家夥不是個瘋子就是個天才,隻是我也知道,想要完成這一計劃並不是那麽容易的事,首先在完成這一計劃以前,必須掌握,觸龍神的行蹤,又或者它所藏身的老窩。再有就是如何把神月宮和大聯盟的人引到觸龍神的所在這也是計劃的關鍵部分,之後如何成功地從這場危機中抽身退出,也同樣是至關重要的一環。可以說這三個環節隻要有一環沒把握好,那絕對是全軍覆沒的下場,而且這三個環節的難度不小啊。而成功地完成了這個計劃後,大聯盟損失慘重那是注定的了。雖然在傳奇裏的觸龍神在達到了一定的級別和人數後,想要殺死它也是可以辦得到的,但是,在這個世界,觸龍神可以說是一個恐怖到近乎無敵的存在,早在一千多年前,觸龍神就出現在死亡棺材裏了。但是從沒聽說有哪個幫會試圖將它消滅。當然在 過去也不是沒有那些膽大妄為的人想要殺死觸龍神。隻不過他們的下場都是慘不忍睹,觸龍神的強大,絕對不是單純地憑借人數和上的優勢可以打敗的。過去就曾經有過一千多名赤月遊俠所組成的,除魔隊,想要、殺死觸龍神,隻不過當時這一千多名赤月遊俠在麵對恐怖的觸龍神的是時候幾乎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便差點全軍覆沒了。而僥幸逃回來的遊俠們隻說觸龍神決不是,憑借人多就可以戰勝的了的。不但如此,如果和他發生了正麵衝突,那絕對是死路一條,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此後的近一千年內,再也沒有那個幫會想著要消滅觸龍神了,這些都是遊俠手冊裏所記載的,由此可見觸龍神的實力究竟有多強橫了。



而狂龍幫居然能夠利用觸龍神的力量來消滅敵對的幫會,由此可見他們的統籌能力和組織計劃是多麽的嚴密了。這些家夥實在太可怕了。



想到這裏,我還是有種脊梁冰涼的感覺,現在想來我能夠在他們的包圍下逃出升天,那是件多麽幸運的事了。





也因此對於當時的情況,我實在是太想弄清楚了。





“事情是這樣的!”金波深吸了一口氣後,緩緩將她們的遭遇講了出來。



原來當時,顏落和大聯盟的人對敗走的狂龍幫緊追不舍,隻是進入死亡棺材後,才追了不到三個小時,便失去了狂龍幫一眾的身影,不但如此,他們還陷入了一個古怪的幻想魔法陣中,就在他們全力破除幻象魔法陣的時候,便遭遇了觸龍神的襲擊,整個過程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



其實在當初追擊狂龍幫的時候,顏落就提議過不要追得太深,畢竟這裏是觸龍神的地界。一不小心把觸龍神給驚動了,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而且照遊俠手冊裏的記載描述,觸龍神隻在死亡棺材的東南部最深處活動,因此靠近出口這一帶應該是比較安全的。而那裏離出口足足有一天的路程。



誰能想到,自己這些人隻是追了三個小時,便被困在了魔法幻象陣中,更沒想到的是,那隻恐怖的邪惡蜈蚣居然鬼使神差地出現在了眾人身前。於是接下來,慘劇發生了。而顏落等人也在第一時間明白了這是狂龍幫所布下的陷阱,並迅速組織突圍。可是這個時候,原本消失無蹤的狂龍幫居然出現在他們的退路上,死死地守住不讓他們出來,結果。



由於那裏特殊的地形,使得神月宮和大聯盟根本無法發揮人數上的優勢,另外和觸龍神這剛一照麵的時候,便損失了四十多個赤月高手,因此麵對狂龍幫的阻擊失去了高手坐鎮的神月宮和大聯盟,根本就毫無辦法。隻能拚了命地衝出來。為此不少大聯盟和神月宮的人,都死在了狂龍幫手裏。不過金波卻是少數的幸運兒,居然被她也衝了出來,隻不過卻被四個色鬼給盯上了。



至於接下來的,金波也不知道了。不過我想,神月宮和大聯盟的人這回算是元氣大傷了。而少數得以逃脫的人也未必就能活下去。因為,在通往外界的唯一出口早就被狂龍幫重兵把手。而在死亡棺材內,卻是赤蛟一幫人四處追殺幸存的成員。



這可真是關門打狗,連跑都沒地方跑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