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9 故意刁難

“乖乖,這豬蹄還真不是蓋的,疼死了吧?”看到汪曉鷗那慘不忍睹的腳丫子,莎莎馬上過去扶。

“廢話!”

“你先坐著,”莎莎嚷嚷著,“這仇咱們記著了,這該死的堂弟。你們不是在交往嗎?他怎麽還忍心放你一個人下車?”

“是我自己要下車的,我沒法跟這人溝通。你不是也清楚我們之間所謂的交往麽!”說道這個,曉鷗忽然很後悔跟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交往,她真是腦經答錯才回這麽做!

莎莎扶著曉鷗坐在沙發上,看她又紅又腫滿是水泡的雙腳,就忍不住心疼,“我去拿針來,要把水泡挑破…”莎莎走到儲物櫃翻找這針,嘴巴繼續說,“可是…我不認為你真的隻是拿他當擋箭牌的,看你最近可比以前要死不活的樣子好很多了。”

曉鷗一陣唏噓,“我那時是被林帆宇所困,現在他都有江雪了,他已經正式榮升為我生命中的過客!不過這麽想,我也得感謝金澤旻,怎麽說也是他幫我解的圍!”

莎莎拿來了針,曉鷗一邊挑水泡一邊說,“他也沒有真心要跟我交往,也許是想逞能,也許是好奇,他那點心思我懂,這種自以為是的富家子弟,其實特幼稚。哎呦媽呀,真痛!”

“我說,如果不行就趁早說再見。”

曉鷗看莎莎過意不去的樣子,故意逗趣著說,“哈哈,你不是很想我跟你堂弟一起麽,現在怎麽勸分了?”

“我隻希望你能開心。”莎莎一本正經地說。

“我有分寸。”曉鷗忽然好感動,委屈過後的感動更加珍貴,她一把抱著莎莎,“寶貝女人,謝謝你…我跟他有半年之約,現在我隻希望林帆宇能死心塌地跟江雪好好過,半年時間足夠了,而且這半年裏,我隨時都有權利提出解約,所以你別替我擔心。”

“乖啦,去洗澡,小心水泡,把腳套起來!”

“嗯…”

曉鷗打開蓮蓬頭,溫熱的水順著她光滑的肌膚流下,雖然套了鞋套,但水還是鑽了進去,雙腳沾了水更加疼。回想起在車裏金澤旻失控的行為,她不禁臉紅了,甩甩頭,想把他那邪惡的模樣甩開,這個男人多大了,還這麽幼稚。

在不知不覺中,曉鷗的腦海裏不再塞滿林帆宇,而是多了另一張既可笑又可氣的臉。



第二天,汪曉鷗一瘸一拐地來到公司,美嘉大呼:“曉鷗,你怎麽了?昨晚幹嘛去了?”

金澤旻也剛好來到公司,汪曉鷗一看到他,故意說,“被惡狗追,翻牆摔了下來!”

“好可憐啊!”美嘉深表同情。

“哼,那隻惡狗一定是眼瞎了!”澤旻狠狠地念叨,沒回頭,徑直走進辦公室。

一整天,金澤旻不知道叫了汪曉鷗多少回,布置些無關痛癢的事情,汪曉鷗知道他這是在以上司的身份報複他,這男人果然有夠小心眼。

汪曉鷗才回到座位上,電話又響起,還是澤旻的,“我這裏沒A4紙了,你去材料室拿點過來!”掛斷。

當我是什麽了,跑腿的?汪曉鷗氣炸了,可是誰叫他的官位比自己大呢,她還需要這個飯碗。

走廊裏,林帆宇看到汪曉鷗一瘸一瘸的,忍不住想要去關心她,“曉鷗,你怎麽了?”

“沒什麽,昨晚散步過久了,腳酸而已。”汪曉鷗苦笑著。

“腳酸就好好坐著。”

“我也想,但是…”汪曉鷗欲言又止,“工作總不能偷懶的,嗬嗬,我忙去了。”

“好,自己多注意。”

“嗯。”

兩人各自轉身走開,就像兩條相交線,交點過後就是遠離。

汪曉鷗拿了一包A4紙,門也沒敲直接走進了澤旻辦公室,放下紙立刻轉身想走。

“站住!”澤旻放下手中的筆,“跟我道歉我就原諒你。”

汪曉鷗轉頭白了他一眼,這個男人自以為是到無可救藥了,“我隻不過跟林帆宇講了幾句話,我不覺得我哪裏得罪你了!”

“我生氣不是因為你跟他講話!而是…”澤旻自己也說不上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大人不要啊...
7不做緋聞妻:總...
8總裁,放了我
9撒旦總裁不要跑...
10總裁,別胡來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