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詭異電梯

我急忙跟著趙龍下了樓,躲在樓梯拐角處看著這場自己一手導演的好戲。這場戲在開場前就已經被設定好了,是一場悲劇。



所有演員,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得了命運的安排,無一例外地都要死。



所以,我看到了老趙橫陳在地上的屍體,還有老王拿著刀背對門口的身影。



老王剛剛跟老趙打了一架,雖然靠匕首了結了對方,但他的身體很弱,此刻可能已經筋疲力竭了。身心俱疲的老王根本沒有注意到,一個拖遝的腳步聲正在由遠及近地向他靠近。



現在,殺父凶手就在自己身前,而且還是背對著自己,趙龍可以輕而易舉地用手中那沾滿鮮血的尖刀了解他。他已經殺了兩個人,而親生父親又慘死在自己麵前,憑趙龍的心理承受能力,根本沒有理由不暴走。



自相殘殺吧。你們自己的命運本來就應該用你們自己手中的刀來終結。



我在心裏默默地催促著趙龍。



“啊啊啊啊!!!!”



趙龍果然沒有讓我失望。他暴走了。空有一身道家功夫的老王猝不及防,還沒有來得及作出什麽反應,那柄混合著人血的尖刀就已經刺進了他的心口。



趙龍像是在發泄一樣,拿著尖刀瘋狂地在老王身體上捅著,每捅一下,他的嘴裏都會發出野獸一樣咆哮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



我任憑它發著瘋,靜靜地走上二樓,從劉東被鮮血浸泡著的口袋裏取出了他的手機,然後我走下了樓。



“呼……呼……呼……呼……”



身體本就虛弱的趙龍在連殺了三個人之後已經筋疲力竭了,他手中捅刺的動作變得極其緩慢,每隔幾十秒才會捅下一次,嘴裏還在不停地喘息。整個樓道裏隻是回蕩著他粗重的呼吸聲,還有他偶爾將尖刀捅下時發出的咆哮聲。



除此之外,周圍隻剩下了一片死一樣的寂靜。



張雨很可能已經死在老王手裏了,不然老趙也不會跟老王拚命,以致於落得個被殺的下場。這樣說來,整棟公寓裏還活著的人,就隻剩下趙龍了。



如果他現在出去自首的話,這所有的罪行都會讓他一個人來承擔。雖然說死的人很多,但錯並不全在他,所以他很可能不會被判處死刑。



如果事情變成了這種情況,那趙龍就算是存活下來了,我的事情也很可能被他說出去。警察如果懷疑到我身上,我的計劃就完全失去了意義,徹底失敗了。



所以,我不能讓他活下去。



我拿起劉東的手機,從電話簿裏找到了趙龍的號碼,給他發了一條短信:



“親愛的,跟我來吧。我們在地下結婚。”



隻是過了幾秒鍾,一個收到短信的聲音在趙龍身上響了起來。他有些木然地掏出口袋裏沾滿鮮血的手機,等他看清楚手機屏幕上短信發送人的時候,身子忽然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沒錯,劉東已經死了,那為什麽自己會接到劉東發來的短信呢?



能給出的解釋隻有一個:這條短信來自地下。



趙龍用顫抖的雙手翻開了手機,點開了那條短信。短信的內容言簡意賅,他隻用了幾秒鍾就看完了。然後,我看到他臉上浮現出了一個安詳的笑容。



那是隻有將死的人才配擁有的笑容。



“噗!”



一聲悶響從樓下傳來,那柄飽飲了三個人鮮血的尖刀再次喝到了新鮮的血液。



我麵無表情地走到了趙龍身邊。



他已經死透了。所有人都死透了。隻剩下了我。



我不知道警察需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找到這裏。然而就算他們發現了這幾具屍體,也絕對不會發現我曾經在這裏存在過,更不可能懷疑到我身上。



因為,我一個人都沒有殺。甚至這幾天我在外麵欠下的那幾筆血債,也都落在了他們頭上。



他們的死因各異,但卻沒有一個是因我而死。



隻要我一走了之,絕對沒有人會知道我曾經在這裏住了一個月。



但是,我真的需要一走了之嗎?看著我創作的這件藝術品,我有點舍不得了。老王已死,我的壽命也隻剩下了一年。與其在外躲躲藏藏苟延殘喘,不如就這麽伴著生命中最後一件藝術品西去吧。



我在趙龍身邊蹲了下來,緩緩地抽出了他脖子裏的尖刀。



這個情人節之夜,整棟公寓裏血色彌漫,空氣也變得迷迷蒙蒙的,像是蒙上了一層血霧。這棟公寓已經沒有了任何存在的意義,它就像是周傑倫的那首《世界未末日》裏描寫的一樣,空空蕩蕩的,絕望中還透露著些許不舍和留戀。



我將尖刀的頂端抵在了喉頭,這棟公寓裏所有人的血都通過尖刀向我脖子裏灌了進去,鮮豔、溫暖。



“嗚……嗚……嗯……”



正當我準備用這把尖刀了結自己的時候,從老王家的客廳裏卻忽然傳出了一個女孩輕微的呻吟聲。



我的手頓時僵在了原處。



張雨還沒死?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跌跌撞撞地踩著三個男人的屍體走進了客廳。果然,張雨曼妙的身體還在地上蠕動著,身上連一道傷痕都沒有,隻是被我繩子勒得全身緊繃,身下也被繩子刺激得流了一地汗水。



在那個瞬間,我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了。



殺了她?這半個月來我們一起度過的那些快樂時光不停地在我腦海中閃現,我發現自己根本下不了手。而且她為了我受了這麽大的委屈,我怎麽能再傷害她?再者,如果我動手的話肯定會留下痕跡的,不管後來結果如何,我的計劃都算是失敗了。



放了她?這棟公寓已經變成了一片屍海,她用耳朵可以得知自己的哥哥跟父親都被殺了。如果她去報警,那我不就玩完了?



其實我腦海裏真正考慮的,並不是殺不殺她的問題。因為這種情況一開始就被我考慮在內了。而且應對措施很簡單,隻要把張雨放在這裏不管,在被緊縛而且沒有水和事物的狀態下,過不了幾天她自然也就死了。



不過現在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麵對張雨,我始終下不了棄她而去決心。



在原地想了半天,我決定先把她帶回盈盈家裏,剩下的等以後再說。如果再這麽下去,她肯定會吃不消的。



我將張雨的身體抗了起來,向門外走去。我沒有解開她身上的繩子。因為現在我還沒有想好以後的路該怎麽走,如果過早地把張雨放了,反而會讓事情的變化更加出乎我的意料,那樣就更麻煩了。



我跨過三個男人的屍體,將老王家的門鎖上,然後扛起張雨被緊綁的身子,準備往樓上走。然而,就在這時,樓上忽然傳來了一個腳步聲。



這個突如其來的腳步聲讓我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



公寓裏的人明明都已經死幹淨了,這個腳步聲是誰的?最要命的是,不管這個腳步聲是誰的,我該怎麽掩蓋張雨的身體?難道就這麽扛著張雨衝到小區裏去?那不更是找死嗎?



就在我兩難的時候,那台破舊的電梯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之內。我來不及多想,按開那台電梯的開關,將被繩索綁緊的張雨丟了進去。



就在電梯門合上的瞬間,那個腳步聲就在我身後停了下來。緊接著,一隻冰涼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體在他手上這股陰冷寒氣的刺激下猛地打了一個激靈。然後我回過頭去看了看站在我身後的那個人。



“高曉潔!?”當我看清楚她的臉時,忍不住失聲尖叫了起來。



時間已經過了這麽久,我幾乎把她給忘掉了。而且我怎麽也沒想到,傳說中那個302室的主人居然會在這個當口出現在我麵前。



她是來幹什麽的?打醬油?嚇唬我?還是說她看到張雨的樣子有些動情了,也想讓我把她綁起來?……靠,越想越邪惡了。



“幹得不錯,”高曉潔忽然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從背後推了我一把,繼續說道,“趕快進電梯躲躲吧,我已經報了警,警察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靠,她報了警!?我的呼吸頓時變得粗重了起來,警察來了我豈不是徹底完了?躲進電梯有什麽用!!她這個時候出來跟我說這種話,不怕我宰了她嗎?



“趕快進去啊,在不進去就來不及了。”高曉潔自顧自地說著,然後她用自己那略顯蒼白的手按開了電梯門,在背後推了我一把。我心裏亂得很,身體還沒來得及做出什麽反應就被她推進了電梯裏。



這台電梯十分老舊,我們走進去的時候電梯明顯地向下沉了沉,同時發出了一個令人牙磣的“吱呀”聲。電梯裏的空間十分狹小,最多隻容得下兩個人。但是讓我吃驚的是,剛剛被我扔進來的張雨不見了。



難道高曉潔說的是真的?這台電梯真的能通向地下的某個基地讓我躲過警察的追捕?但如果她不報警不就不用這麽折騰了嗎?難道她這麽做隻是想逼我去參觀一下她的秘密基地?那為什麽之前那個老婆婆不讓我進入這台電梯呢?



正當我腦海裏亂七八糟地想著各種問題的時候,電梯門無聲地合上了。



然後高曉潔按下了電梯上的一個按鈕,電梯頓時嗡嗡地響了起來,腳下一陣劇烈的震動之後,電梯動了。



在電梯動的瞬間,我有些站立不穩,向前跌出了一步。我瞬間睜大了眼睛,抬起頭看了看微笑著的高曉潔,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部電梯沒有向上走,也沒有向下走,它是向後走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