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黃泉路

就在我連自己已經對生命不報任何希望的時候,眼前血腥的世界卻忽然旋轉了起來。



猩紅的血不斷在我眼眶裏旋轉著,一直向著瞳孔的部位轉去。



那片紅色不停地向我瞳孔匯聚,覆蓋的範圍也在不停地在減少,而空缺出來的位置卻變成了一片無盡的黑暗。



不過一會兒工夫,紅色已經完全吸進了我的瞳孔中,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什麽也看不到。



雖然血水一直在我眼眶中打轉,可整個過程我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疼痛感。



我眨了眨眼睛。



眼皮可以動了?



我用力地擠出幾滴淚水,好好地濕潤了一下眼眶。



那麽久沒有眨眼,TM眼睛都澀了。



我讓自己的眼睛好好地休息了一下,暫時不理會所有發生在我眼前的怪異事件。



MD,就算老子想理會也沒那個能力啊,艸!



難道老子TM就這麽一直窩囊下去!?



誰說這個社會和平了?



TM和平不還是靠絕對的力量來維持的?



我有些恨恨地睜開了眼睛。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未曾謀麵的女生。



她穿著一件淺藍色的吊帶衫,配合上下身粉色的齊膝裙,看上去是那麽地十分清麗動人。然而,她卻愁眉深鎖,臉上帶著疲憊的神情,一臉關切地看著我,仿佛為我擔心了好久,好久。



雖然是冬天,但是她卻穿著一身清涼的夏裝,再加上她臉上略帶痛苦的表情,我隻感覺到她是那麽地楚楚可憐。甚至連我的身體都產生了一種衝動,如果不是我一直在克製,或許我真的會一下子撲上去,將她摟在懷裏好好地疼愛一番。



“你……”我心裏有千般疑惑,也有千言萬語想對她說,可是話到了喉頭,卻又全部被咽了下去。



“非魚……”她輕聲地呼喚著我。從她的眼眸中,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眼神中那無盡的迷惑與征詢,但是她卻仿佛什麽都沒有看到,隻是呼喊著我的名字,眼裏流淌著淚水。



忽然間,她撲到了我的肩上,左臉頰緊緊地貼著我的側臉,緊緊地擁抱著我。



我被她嚇了一跳。



但是我沒有掙開她。



因為我能真切地感覺到她心底裏傳達出來的那種,對我的愛意。



“我好想你……我想了你好久好久……真的好久好久……”



她像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將身體的全部力量都壓在了我身上。我沒有防備,一下子被她撲倒在了床上。



感受著這柔軟又充滿彈性的女體,我的身體不覺也起了反應,從她的身體下伸出雙臂,牢牢地反摟住了她。



真切地感受著她開始有些灼熱的體溫,我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真實。



之前的一切都是冷冰冰的。



冷冰冰的人,冷冰冰的屍體,冷冰冰的大地,連空氣都是冷冰冰的。



隻有現在懷裏的女孩,能夠讓我感覺到一絲溫暖。



盡管我不知道她叫誰,可是我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著她。



已經太久了。



這片溫暖,我已經渴望太久了。



眼前這個陌生的少女,正在用她自己的體溫融化著我心靈上隨處可見的冰渣。



幾顆淚珠從我眼角滑落,浸濕了我耳邊的床單。



我現在才明白,原來我自己是這麽地脆弱,這麽地無助。



這兩天來一直壓抑在我心裏的冰山一般堅硬的鬱結,此刻如洪水決堤般被衝開了一個大口子,所有的傷痛都唏裏嘩啦地奔湧而下,無比的淋漓,無比地痛楚。



老媽變了,姥姥死了……所有我能依靠的人,全部都離我而去。



而我能抓住的,僅剩了懷中的這一縷溫暖。



我更加用力地抱緊了她。



就在這一刻,我發現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懷裏的這個女孩子。



盡管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盡管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愛情,就這麽帶著些許的無奈與悲傷,突然地降臨到了我身上。



“你喜歡我嗎?”我在她耳邊輕輕地問著。雖然我能感覺得到她對我無限的愛意,但我還是這麽問了。



在高中經曆過的那場失敗的戀愛,讓我開始變得敏感、小心。



她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全身都抖了一下。



然後她抬起頭,凝視著我的微微發燙的臉頰,將頭深深地埋進了我的懷裏,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就在我有些惘然無措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一個很細很細的聲音,從我的胸口處傳過來:



“愛,很愛很愛很愛……”



我感覺自己的眼眶再次濕潤了。



“還沒跟你說我的名字呢,”我抹了抹淚水,笑著說,“我叫於非魚,‘於’是幹勾於,‘非’是非誠勿擾的非,第三個‘魚’是能吃的那種魚。名字聽起來很像廢話吧,嗬嗬。”



聽了我的自我介紹,她點了點頭。



“我叫趙妍妍。”



女孩的身體緊緊地貼在我身上,仿佛一動都不願意動,輕輕地說。



“趙妍妍?”我有些驚訝,微笑著說,“那倒是巧得很了。我的前女友也叫趙妍妍呢。”



“前女友……”趙妍妍像是有什麽疑惑似的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為什麽是前女友呢?你已經不愛我了嗎?”



“你……什麽意思?”我愣了,完全沒有聽明白她的意思。



我們不是今天才第一次見麵嗎?



“大壞蛋,”趙妍妍撐起上半身,嬌嗔著敲了敲我的頭,賭氣似的嘟起了嘴,說,“我就是你那個所謂的‘前’女友啊!”



“你……你……”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隻是看著眼前跟我前女友完全不像的臉龐,一股熟悉的感覺撲麵而來。



趙妍妍看到我吃驚的表情,歎了口氣,幽幽地說:



“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聽完這句話,我的情感忽然完全失控了,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因為這句話,正是我前女友在我們彼此相愛的時候約定好相逢時的暗號。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我們在一起三年多的時光,那麽多海誓山盟,那麽多卿卿我我,那麽多回憶,那麽多溫存,我怎麽可能忘記?



當初我們約定好了,不管以後變成什麽樣子,隻要說出這句話,我們就不會錯過。



去年高考的時候,我將自己的學號和密碼都交給了她。沒有別的,隻是為了我們能夠考到同一所學校去。



但是,我們原本都有重本的分數,她卻給我填報了一所遠在天邊的三本學校。



之後我再打電話給她,電話卻已經變成了空號。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了交集。



當初的那些山盟海誓,也都成了一句句的空話。什麽一生一世,什麽至死不渝,都變成了假的,假的。



直到現在,一個自稱是趙妍妍的女孩子,說著我們曾經訂下的暗號,出現在我的麵前。



趙妍妍聽到我的哭聲,歎了一口氣,將我的頭摟在懷裏,輕輕地撫摸著我的後脊。



“你……怎麽變成了這樣子?當初報誌願的時候,你為什麽要那麽做?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嗎?”我一邊哽咽著,一邊將心裏的疑惑全部問了出來。



趙妍妍搖了搖頭,說:“你的誌願並不是我填的。因為我在填報誌願的當天,就出了車禍,死了。”



她最後的兩個字狠狠地砸在我的心房上,我隻感覺眼前一黑,胸口悶得喘不動氣。



死了?



已經死了的人怎麽可能出現在我麵前?



難道……她現在變成了什麽鬼怪?



如果是其他人跟我說出這句話,我說不定馬上就撒丫子跑路了。



可那是我的愛人。



這一次,也隻有這一次,我沒有逃避。



我深深地吻了吻她的頭發,像是下了什麽決心一樣,一個字一個字地說:“你放心,就算你變成鬼,我們也不會再分開了,絕對不會!!”



趙妍妍的眼眶有些潮潮的,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濕了一片。



“嗬嗬,”趙妍妍掛著淚水的臉龐微笑了一下,對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鬼呢。那天車禍之後,我再睜開眼睛就已經變成了這副模樣。我找到了爸爸,可是他卻一口咬定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無論我怎麽說也不肯認我。我無家可歸,不過後來還好,被這裏好心人收留了。本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卻沒想到天可憐見,終於讓我在昨天遇到了你。”



“昨天?”我有些驚訝地看著她。我忽然想起了剛才做的夢,心裏又是一陣發毛。



“嗯,”趙妍妍點了點頭,說,“就是昨天晚上。那個時候已經過了午夜,但我卻怎麽也睡不著。就在我出門準備看看夜景的時候,卻忽然看到你被我爸爸拖著,在這個村子的土路上逛蕩。那時你的表情挺恐怖的,而且一直在踢蹬著什麽,兩眼雖然睜著,但空洞得沒有一點人類氣息。我嚇得都呆住了,喊了爸爸一聲,他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聽了我的聲音之後就消失不見了。後來,我就把你帶到了這裏。”



我被趙叔拖著?



一股涼氣蹭的竄上了我的後背。



昨晚我確實聽到了一個呼喊“爸爸”的聲音,但那是在姥姥的臥室裏聽到的啊!!



怎麽可能變成了這裏的土路?



到底哪個才是真啊!!



我感覺自己簡直都快瘋了。



眼前看到的都不是真的,連感覺到的東西都不是真的。



難道我一直都生活在夢裏?



MD,人生如夢,這四個字我現在倒是真正地體會到了。



“這裏是在哪?”我這才開始關注周圍的環境。



這裏除了我躺著的床,幾乎就沒有什麽了。



簡樸地有些過分。



不過地板倒是挺幹淨的。



窗戶外麵,是一塊小小的天井。



既然是小村子,那想必這裏也是平房吧。



趙妍妍還沒有回答我,一個“吱呀”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臥室的門開了。



“哎呀,女上男下啊,第一次最好不要用這個姿勢比較好哦。”一個欠扁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我感覺這個聲音有一點耳熟,但是也僅僅是耳熟而已,腦海裏並沒有太多關於這個聲音的記憶。



趙妍妍被他說得臉“騰”的就紅了,條件反射似的從我身上跳了下來,慌亂地整理了整理衣衫,不安地站在那裏。



我艸!MD這貨誰啊?怎麽這麽牛叉?撞見了別人的好事還敢這麽洋洋得意地評論姿勢?害得我女朋友都不好意思了!



我憤憤地撐起了上半身,向著聲音源頭探了過去,想看看這個屌到爆的聲音主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副挫B相。



隻不過我這一看之下,頓時愣住了:



隻見這家夥身材高大,臉上雖說有一條長長的疤痕,但卻有一種獨特的味道。雖然他嘴裏說的是髒話,但看他儒雅的笑容誰TM都隻會覺得他是在吟濕。



不過更要命的是,我能清楚地辨別出來,他就是我小時候那個奇異失蹤了的死黨!



單憑長相我還不敢確信,但是他臉上那道長長的疤痕,我卻是怎麽也忘不掉。



“高誌傑?”我試探著喊了喊他的名字。



“喲,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啊,不過我可是不記得你的廢話名字了呢。”高誌傑臉上掛著Y蕩的笑,嘴裏又說起了不幹不淨的話。



“MD,少來這套,”我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道,“你搬到鄉下來了?這是個什麽村子啊,我怎麽沒來過。”



“誰說你沒來過?當初我們春遊的時候不是到過這裏嗎?”高誌傑臉上一副犯賤的表情,用嘲笑的口吻回答道,“那間破屋的舊址還在那呢。後來那間破屋不知道又讓誰重蓋了,隻不過卻看不到裏麵的人出來,晚上也黑漆漆的不點燈,不知道裏麵的人在搞什麽鬼。雖然很多人都好奇,但到現在還沒人敢過去看看呢。怎麽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你還沒被它砸夠?”我嘲諷著說了一聲,道,“我還想多喘幾年氣,你想找死別拉著我,要不沒人幫你燒紙錢。”



“嘎嘎……”高誌傑忽然用一種極其可怖的聲音笑了起來,然後,他用雙眼緊緊盯著我看了一會兒,淡淡地說,“你以為你還能活得下去嗎?你知不知道我們昨天發現你的地方叫什麽名字?”



“你……什麽意思?”我被他盯得一陣發虛。



高誌傑冷笑了起來,道:“那個地方你也敢去,而且是半夜,我佩服你。”



“到底什麽地方?你痛痛快快地說能死啊!”我有點火了,道,“現在你怎麽變得這麽婆婆媽媽的了?TM說個話也不說明白,搞我是吧?”



“行,”高誌傑忽然笑了,用一種陰惻惻的口氣說,“既然你不想安樂死,我也沒必要幫你遮著藏著的了。那個地方在我們這裏叫做‘黃泉路’,隻要在那裏坐下過的人,全身都莫名其妙地起了無數的水泡。”



“全都起了?”我忽然感覺背後有些發冷。



“沒錯,”高誌傑獰笑著向我靠近了幾步,“我爸爸跟我媽媽都是這麽死的。”



“放你媽的P!”我心裏已經有些恐懼了,但還是強笑著罵道,“照你說的,老子昨晚也躺過了,現在不還是活得好好的?少嚇唬人了!”



“啊!!”



忽然,趙妍妍尖叫了起來。



我將頭轉向她,卻發現她正用極度驚恐的表情盯著我看,右手食指顫顫巍巍地指著我的右臂。



怎麽了?



我低頭一看,不料正是這一眼,頓時把我嚇得魂兒都飛了:



隻見我的右臂的上半部分,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起著一個個小小的水泡!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