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舊鬼新鬼

尼瑪這開鎖技術也太TM雷人了吧?連個聲都不出就開了?



還是說屋裏有什麽人把門打開了?



經曆了這麽多事情,我也逐漸開始麻木了,這次甚至連驚叫都沒有,隻是有點漠然地看著大門,腦子居然都在轉動著。



我知道如果要解開這些迷,首先要把條件設定在人為上。



可是那鬧鬼的公交車、詭異的月之眼、生化樓裏的妹妹、飛機上的屍臭、無腳的老媽、十八樓的少女……TMD怎麽想怎麽也不可能是人為啊!!



“跟我來。”我拉起妹妹,快步走進了我的臥室。



我將臥室的門從裏麵鎖了起來,忽然發現自己還光著身子,趕緊又摸索著穿上了衣服。



客廳現在很可能藏著一個人,現在的情況下隻有我的臥室是安全的。



嗯?人?



我TM怎麽給忘了,剛才還有個人在廚房敲我臥室的牆呢!



絕對是那個人!



我將耳朵貼在牆壁上方才發出聲音的牆麵,想確認一下那個聲音是不是還存在著。



就在此時——



“呯!!”



艸!



我嚇了一跳,急忙把臉縮了回來。



通過臉上的觸感,我的確能感覺到那扇淺灰色牆麵發出的震動。



MD,想嚇我?



雖然剛開始被它嚇了一跳,但這樣一來門鎖的問題就解決了。



剛剛我忙著“照顧”懷裏的妹妹,對周圍環境的關注自然就少了。此時藏身於廚房的人趁機走到客廳將門打開,然後迅速躲回了廚房。



可是,我是用鑰匙將門鎖上的,想要開門必然要有我們家的鑰匙。



這樣一來,凶手就死死地鎖定在了我老媽身上。



可是老媽為什麽要這麽做啊!



而且她是如何悄無聲息地用鑰匙把門打開的呢?



我忽然想到了什麽。



或許老媽開門並不是悄無聲息,而是我跟本就沒有聽見。



因為那個時候妹妹在哭。



而且她哭得聲音很大。



我一直在好奇,她為什麽哭得那麽用力,而且哭得毫無征兆,就像是在竭力隱瞞什麽。



我忽然想起老媽跟我說的那句話:



“這個屋裏一個活人也沒有。”



我的皮膚上瞬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妹妹也參與了這件事?



我將目光轉向妹妹。



這時候,她已經不再哭泣,坐在床上,低頭擺弄著衣角。



她背著月光,我看不到她的臉。



不過無論怎麽想,老媽的那句話都說不通。



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就算老媽跟妹妹都死了,也不可能沒有一個活人啊?



還是說……



這是老媽活著的時候說的話?



想到這裏,我的身子就是一哆嗦。



確實,老爹經常在外辦案,我跟妹妹都在外求學,家裏剩下的隻有老媽而已。



不行,如果老媽真的死了的話,我必須要確認一下老媽的生活痕跡到底是到什麽時候停止的。



我將目光投向臥室一角的台式電腦。



我們家裏隻有這麽一台電腦,之前老媽總跟我搶,我上了學這裏自然就是她的天下了。



老媽有上網的習慣,我隻要調查一下瀏覽曆史,就什麽都清楚了。



我走到電腦桌前做下,漆黑一片的電腦熒幕,扭曲地映射著我有些凝重的臉。



電腦桌上厚厚的灰塵頓時讓我的心跌倒了底穀。



我嚴肅地盯著熒幕一會兒後,深吸一口氣,熟練地開啟了電源。



電腦響起“哢嚓”的一聲後,畫麵上出現了“ASUS”的字樣。我聽見電腦啟動時,發出了那種“噶拉噶啦”的不規則的聲響。



我有些焦急地坐在椅子上,等待著桌麵上出現哆啦A夢那隻可愛的藍胖子。



不管到什麽時候,哆啦A夢都是我心中的偶像。雖然老媽給我偷換了好幾次,不過等她再打開電腦的時候,桌麵上絕對會是哆啦A夢那張張著血盆大口的圖片。



每次看到老媽吃驚的表情,我都充滿了自豪感。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次吃驚的人變成了我。



因為,啟動後的電腦畫麵上,呈現的根本不是哆啦A夢。熒幕上,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圖片布滿整個畫麵。



“噗!”



我瞬間就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雖然這張血肉模糊的臉我從昨天開始就一直再看,可TM這麽冷不丁地冒出來,我小小的心髒還真有點受不了。



難道老媽剛才動過電腦了?



老媽又怎麽會跟這個不知是死是活的瘋女人扯上關係?



正當我百般不解的時候,電腦屏幕忽然動了。



畫麵上出現了一個人的背影。



屏幕什麽時候變成動態的了?



我仔細地盯著這個人影。



他似乎被什麽人吊在了天花板上,雙眼充血腫大,臉孔因痛苦而極度扭曲。他的嘴巴大大地張開著,垂出一條蛇信一般細長的舌頭。



勒住他脖子的,是一條黑乎乎的東西,乍一看就像是女人黑黑的長發。這個男人就這麽被纏在天花板的縫隙間。



毫無疑問,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電腦上屏幕的畫麵忽然又動了一下,我看到這個吊在天花板上的屍體像是秋千一樣大幅逛蕩了起來。



屍體的胳膊肘一下一下地撞擊著他旁邊的牆麵。



“呯……呯……呯……”



與此同時,臥室的牆壁隨之發出的聲響。



MD!



我仔細地看了看屍體懸掛處的環境,TMD這不正是我們家廚房嗎!!!



我顫顫巍巍地想著,廚房裏傳出來的聲音更響了。



“嘎……嘎……嘎……嘎……嘎……”



屏幕上的畫麵再次轉換了,那個滿臉鮮血的女人臉重新占據了整個屏幕,而且電腦的音響裏開始發出一個古怪的聲音,桌麵上的圖標都不見了,整個過程逼真得像是在視頻聊天。



TMD我頭皮都麻得沒有知覺了,全身開始微微地發顫。我完全搞不清楚這坑爹電腦到底是TM變到哪種係統去了。



那個占滿熒幕、滿臉是血的女人低沉著頭,從腐爛的喉嚨裏發出惡心的聲音。



她肩膀處的那件紅衣服顯得格外紮眼。



不!當我看到那個女人口中溢出的大量鮮血的同時,我就意識到,那件衣服原本絕對不會是不是紅色。



那是被鮮血染出來的紅。



“啊啊啊……咿咿咿……哇哇哇……”



又是一陣詭異的叫聲。



那個女人緩緩將頭抬了起來,我看到了她那漆黑的空洞雙眸,黑色的長頭發黏著在脖子及身體上、張大的雙唇流淌著鮮血到肩膀……



“啊!!”



我大聲慘叫著,身體痙攣般地猛烈顫抖著,低頭迅速地找到電源線,“騰”的一下拔下了電源。



但是,畫麵上的女人並沒有消失。



“嘎……嘎……嘎……嘎……嘎……嘎……”



那個詭異的聲音在我臥室裏回蕩了起來。



我隻感覺背後一涼,身子差點從椅子上跌落下來。



我把自己的腦袋硬生生地搬離了電腦旁,卻發現一個更加恐怖的現實。



坐在床上的妹妹不見了!



艸!



我頓時發了瘋,跑到臥室門口一看。



鎖還是從裏麵鎖著。



憑空消失了?



這TMD真沒法解釋了!



現在脫身要緊,誰TM還要解密誰就是瘋子!!



我猛地將臥室門打了開來,快步跑到了客廳。



四周一片昏暗,靜悄悄地沒有半點聲響。



我老媽的房門那有些泛黃的拉門依舊敞開著。房間角落有個幾近黑色的汙痕,裏麵黑糊糊的看不到人。



而客廳光滑的地板上此刻卻布滿了無數的細小腳印,就像是昨天在女生宿舍那裏看到那個小腳印一樣。



那個女鬼果然來了!!



忽然,我感覺有什麽冰涼的東西碰觸到了我的腳。



我大吃一驚地往下看。



一隻滴滿了鮮血的手正緊緊地拽著我黑色的運動褲的褲腳。我順著這條手臂看去,我家地板上,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正趴在那裏,嘴巴張的大大的,似乎想說些什麽的,新鮮的血液不停地從嘴巴中流下。



“我艸!別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覺自己都快吼缺氧了,一腳踢開那個女人血淋淋的手,飛快地竄出了家門。



我看準了樓梯,一步幾個台階地往樓下竄去。



我TM現在簡直活脫脫像是一隻蹦蹦跳的兔子,一邊往樓下跳,我自己一邊都笑了出來。



TMD!這又哭又笑的,莫非寡人瘋了不成?



我一邊苦笑一邊跳,一直蹦到樓底,然後瘋狂地竄過幾條街,直到看見派出所我這才安了心,腳步漸漸慢了下來。



老爹還在裏麵值班。此刻我也想不到其他什麽安全的地方了。



現在我隻想撲到老爹懷裏,向他訴說這幾天來的恐怖遭遇。



我們全家隻有老爹看起來還是正常人了。



我喘著粗氣進了辦公大樓,找到老爹的辦公室,走了進去。



辦公室裏,老爹的座椅上空著。他對麵的座椅上坐著一個穿製服的警察,好像是在跟誰打電話,看到我進來之後,衝我點了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喲,小於怎麽來了,放假了?回來了也不到我那裏去玩玩,看不起叔叔是不是?”那個警察笑著說。



“趙叔,看你說的,我今天下午剛到,連口氣都沒來得及喘,這不就來看您老了嘛!”我笑著對趙叔說,嘴裏跟抹了蜜似的甜。



趙叔跟我老爹是發小,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而他女兒又是我高中時候的曾經對彼此說過“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的初戀女友,雖然現在分手了,但我們兩家關係依舊是鐵到不行。



“少跟我扯淡,”趙叔卻根本不吃這一套,沒好氣地說,“來找你老爹的吧?他不在,剛才接到一個報案,據說死了人,但到了那裏卻又找不到那個報案人了。現在局裏出警的警察基本都去了,就剩了我一個光杆司令在這看家。”



“老爹他現在在哪?”我有些焦急地問道。



我並沒有將我們家發生的事情告訴趙叔的意思。一來,這是我們家的家務事,二來就算我說了趙叔他也不可能相信啊!退一萬步說,就算趙叔TM相信了,現在局裏就剩他一個能出警的,我TM也不敢去啊!



“你是不是有什麽急事?”趙叔看著我焦急的樣子,有些不解地道,“他現在在科文學府,離這裏挺遠的。這樣吧,我開車送你過去。”說著,趙叔從抽屜裏掏出一串鑰匙,站了起來,向我揮了揮手,做了一個出發的手勢,就朝著門口走去。



“現在局裏不就剩你一個了嗎?萬一出了什麽意外怎麽辦?”我有些擔心地問趙叔,但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沒事,有保安呢。”趙叔笑著說,“再說我已經通知其他人了,現在那些警察也正往這邊趕,耽誤不了多久的。”



經趙叔這一說,我才想起來原來這裏還有一個叫做“保安”的稀有物種。TM剛才我進來他都沒發現,讓他看門,靠譜不靠譜啊?



MD,不過現在情況緊急,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反正也沒有哪個賊會傻地跑到公安局去偷東西。



趙叔將我讓進了他那輛辦公專用車,然後自己也坐了進來,將鑰匙插入鑰匙孔,發動了汽車,猛踩油門,幾個加速就奔向了城裏的大道。



雖然一夜沒睡,但我此時的頭腦卻十分清醒。我強迫自己忘掉今晚剛剛發生的一切,專注於眼前這件事情上。



想到等會就能就能見到老爹了,我的心裏不由得一陣緊張。



趙叔這貨的精神狀態就更不用說了,一邊開車居然還一邊哼起了歌,尼瑪還是個日文歌,真TM是拉SHI拉爽了的那種狀態。



沒有一會兒,我們就開進了老爹目前所在的小區。



這個小區名叫科文學府,是這幾年新蓋的,旁邊緊挨著就是昌樂二中的校園,地方相當偏僻。趙叔把我送到公寓外,但他並沒有下車,隻是告訴我老爹在28號公寓201室,就按照原路返回去了。



我按照趙叔說的地址,找到了那間公寓。



這間公寓是標準的五層樓,大門不知被誰用石塊抵住了,大敞著。外麵靜悄悄的,什麽聲音也沒有,完全不像是警方全力出動的樣子。



是不是趙叔在騙我?



還是說連警方的人也被殺了?



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寒噤。



不過就在這幹站著也不是個事兒啊。我咬了咬牙,向公寓門口走了過去。



在我剛準備邁進大門的時候,一隻肥肥的黑貓不知道從哪“蹭”地一下跳到我們麵前,“喵”了一聲就不見了,嚇了我一跳。



黑貓!TM真不吉利!



我一邊罵著,一邊扶著門框,慢慢地讓自己剛剛受到驚嚇的心平靜下來。



樓道裏有人養貓嗎?那隻黑貓的腳爪有點發紅啊,也不知道是什麽品種。



等等!



紅?我立刻聯想到了什麽,努力回想著剛剛黑貓腳爪的樣子。



沒錯,絕對是有些紅,隻不過那個紅有點暗,在蒼白的月光下,根本看不清楚。



而且那隻黑貓腳爪上的皮毛都黏成了一片,就像是沾到了什麽暗紅色的液體。



它沾到了什麽?



我努力地搖了搖頭,不敢再多想,終於邁進了這間公寓。



就在踏進公寓的一瞬間,我忽然感覺到自己像是踩到了什麽粘稠的東西,沒有站穩,一跤跌倒在了地板上。



艸!MD諸事不順啊!!幹!!



我心裏罵罵咧咧地抱怨著,將手撐在地板上,站了起來。



不過,就在我的手觸摸到地板的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手上好像沾上了什麽粘液,黏糊糊的特別難受。



這TM是什麽鳥東西!?



我將自己的手拿到月光下一看,頓時嚇呆了:



隻見我雙手上一片鮮紅,滿滿的全都是血!!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