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小破飛機

“你怎麽了?”



我一邊輕聲問妹妹,一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外套幹幹淨淨的。



那灘血跡就像是根本不曾存在過一樣。



難道昨晚的一切都隻是我的幻覺?



“沒什麽,就是有點暈船。”妹妹搖了搖頭,表情有些痛苦。



“堅持一會兒,馬上就到了。”我用力地握住妹妹冰涼的手,安慰她說。



妹妹順從地點了點頭,輕輕閉上了雙眼。



看著她強忍痛苦的表情,我都有些心疼了。



暈船原來是一件這麽痛苦的事情啊。



等等!



一個念頭從我腦中一閃而過,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對。



暈船?



妹妹是個比較愛美的女孩子,所以她的新衣服也是多得數不過來。



但是漳州基本找不到什麽好的服裝店,妹妹想買衣服,隻能去廈門。



她每次去廈門都是我陪著她去的。我們至少去了不下五次。



可是這五次裏妹妹沒有一次出現過暈船的症狀!







想到這裏,我都想罵自己了。



別人就不許有個頭疼腦熱發燒感冒了?



有點不舒服就不正常了?



先不說別人,我自己倒是變得有點神經了。



快艇發動機轟隆隆的聲音還是一成不變地響著。



還是先休息一會兒吧。



我閉上了眼睛,沉沉地睡了過去……



我睡得很淺,盡量地保持著隨時能夠清醒過來的狀態。



周圍未知的東西太多了,我不敢真的這麽睡去。



我總感覺自己周圍有什麽東西在看著我。



就像是殘燭走到盡頭前,黑暗處即將顯形的眼睛,無聲地凝視著我。



我們這個世界有太多未知的東西了。所謂的科學也隻是通過觀察這個世界的表象去推測它內在的實質。



但是無論我們如何觀察也決不可能看清這個世界。



就如同我們無法隔著人的頭骨看到他的大腦一樣。



就算我們剖開他的大腦,也看不到他們在想什麽。



不知睡了多久,等我再睜開眼睛,快艇已經幾近靠岸了。再看我身旁,妹妹一臉疲憊地靠在我肩膀上。



她雙眼輕微地閉著,似乎還沒醒過來。



我忽然想到了睡美人。



“喂,菲菲,該醒醒了。”我扭過身子,拂開她臉上的散發,雙手扶著她的肩膀,輕輕搖晃了兩下。



“嗯?”妹妹睡眼惺忪,嘴裏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看到她可愛的睡相,我當時真想湊上去吻她一下。隻不過我昨晚實在是折騰得狠了,現在居然有種有心無力的感覺。



靠,我怎麽能對自己的妹妹產生這種齷齪的想法?我閉上眼睛,深深呼吸了幾下,將心情平複,然後拿過她的小包對她說:“到廈門了,下船吧。下去應該會好受點。”



妹妹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怔怔地被我拉著下了船。



“怎麽樣,好受點沒?”等下了船,出了檢票口,我扭過頭來說。



“我沒事,”妹妹輕輕搖了搖頭,然後問我:“現在幾點了?”



我掏出手機,現在剛剛過十點。



“十點多了。我們的飛機是十二點半起飛,還有個兩個多小時。”我說。



妹妹伸了個懶腰,說:“還有這麽長時間啊,好無聊哦。”



“是有點無聊,”我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然後對她說,“我們先去機場,吃點飯,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說到吃飯,妹妹雙眼都閃爍起了精光:“你請客?快走快走,我要吃大餐~大餐~”



“行,二十塊錢之內。”我丟下這句話就不再理她,直接鑽到了出租車的副駕駛位置上。



我可是領教過她吃飯的速度和挑剔程度,要是不給她加個上限,估計我們就要在那裏刷一個月盤子了。



“什麽嘛,小氣。”妹妹雖然不情願,但還是進了出租車。



這就是妹妹的好處,雖然有時候會發發小牢騷,但我的話她還是絕對會聽。



車不一會兒就開到了長崎機場。



等車停下,付完車費之後,妹妹就一個勁兒地催我下車。下了車,我被她拖著徑直朝著機場內部走了過去。



“你在這裏等著。”等我們進了機場大廳,妹妹突然給我丟下這句話,然後一溜煙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她這是搞哪出?



我站在原地,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不多一會兒,妹妹抱著一大包東西過來了。我仔細一看,差點就掉了一地眼珠子。



她手中的塑料袋裏有薯片,巧克力,可樂,花生……



我心裏第一個想法就是:這麽多東西,還沒等吃完,保質期就過了吧?



“這就是你說的大餐?還真是……大!”我用驚奇的眼神看著她。



妹妹抿嘴一笑,說:“那是當然了,讓你請你又小氣,算了,這回我請你。還愣著幹嗎,趕緊去領機票,然後到候機室去吃飯啊。”



我看著妹妹的笑臉,自己居然也不自覺地笑了笑。這TND才是人過的日子啊。昨晚那些恐怖的經曆帶給我的壓抑感頓時煙消雲散,我很暢快地把她手中的大袋子接了過來,去領了機票,然後上二樓過了安檢。



其間很多路人甚至包括機場工作人員都用一種驚詫的眼神看著我,就好像是見了什麽外星怪獸似的,不過我也隻是衝他們笑笑而已。反正老子現在心情好,一切都不計較了。



不過之後我就發愁了。



盡管我們不停地在吃,可是直到上了飛機,袋子裏還是剩下了一大堆。妹妹像是下了什麽決心似的,一找到位置就坐下捧著零食大吃特吃。我則趁著她騰不出手來,順手抽出她的筆記本,找了幾個小遊戲玩了起來。



隻不過這幾個小遊戲我之前都玩了N遍了,所以剛玩沒幾分鍾我就直接關了界麵。



靠,要是老子的本本在就好了。



早上的時候,我本來還想回宿舍去拿電腦的,結果女生宿舍樓那張臉搞得我連在學校呆的勇氣都沒有了。



真是TND衰。



算了。反正回了家還有台式的。



也不差這一會兒。



飛機大約飛了一個多小時,一個空姐推著一輛小推車開始發點心。



說實話,這飛機上空姐的美麗程度著實讓我失了一望,不過出於禮節,我還是微笑著雙手接過了她遞過來的漢堡包。



然後,空姐把漢堡包遞給仍然在吃個不停的妹妹,推著小車走到了我後排。



忽然,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



空姐發我們這一排漢堡的時候是第一個就是給的我。



她為什麽沒給我左邊這個乘客?



而這個乘客也沒有向空姐索要。



就仿佛這個乘客根本不存在一樣。



我有些好奇,轉頭看了身邊這個乘客一眼。



就在我轉頭的瞬間,一股惡臭撲麵而來。那個味兒簡直比公共廁所還要大,就像是一大堆垃圾腐爛之後飄散出來的那種令人作嘔的味道。



艸!什麽味道!



我趕緊別過臉去,拿衣服捂住了鼻子。



“你在看我嗎?”



我身旁的那個乘客突然發出了一個刺耳的聲音。



我心髒猛地一跳,下意識地再次向那名乘客看去。



我幹!!!



這個人就是昨晚跟我搏鬥了一晚的那個女人!!



這張血肉模糊的臉我無論如何都忘不了!!!



“你跑不了的。”



她的聲音沙啞異常,就像是從已經腐爛掉的喉嚨裏發出來的一樣。



我嚇得猛地跳了起來,但安全帶卻把我拉回了原位。



我驚恐地望著她,背後的衣服全被冷汗浸透了。



她究竟要幹什麽?



我看到她的嘴角忽然揚了揚,一臉鮮血的臉不自然的扭曲著,像是笑了一下,隻不過這個笑容僵硬地有些惡心。



忽然,飛機突然強烈的震動一下,我的身子被猛地拋起,然後又被安全帶拉了回來,重重地跌在了座椅上。



這一下幾乎把我跌蒙了。



等我回過神來想找那個女人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更加恐怖的事實。



由於剛才那一下強烈震動,我的身體也被震得轉了位。現在的我正麵對著飛機的窗戶。



我清楚地看到機翼相當誇張地在抖動!



那個感覺就像是快要被氣流吹掉似的!



飛機依然在相當強烈地晃動著,我的身體甚至還在不停地左搖右晃。



突然飛機裏傳來“咚”的一聲,緊接著是一個空姐的廣播聲:



“女屍們先生們,飛機在爬升過程中遇到不穩定氣流,為了您的安全,請回到您的座位上並係好安全帶,謝謝!”



緊接著又是一段英文翻譯。



我艸你M的,不穩定氣流老子又不是沒遇到過,哪有像現在似的給吹的左歪右擺的?



這真的隻是不穩定氣流?



我再轉頭,那個女人已經不見了。



一股寒意由腳底升起。



妹妹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一臉驚恐地望著我。然後她冰涼的手再次握緊了我。



我心裏亂成了一團。



機艙裏,空姐還在念著英文,不過她的聲音幾乎都被強氣流吹機體的嘎嘎聲給壓過了。



我能聽到妹妹重重呼吸音。



忽然,我感到一陣胸悶,沒呼吸一下都異常地費力,心髒更是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就像是要從喉嚨裏蹦出來似的。



我留意到過道頭頂上一直在顯示著飛機高度的電視。



果然,現在飛機高度正在急劇地下降,沒過幾分鍾就從一萬米跌到了不足六千米。



廣播員還在一遍一遍地重複著剛才的話。



突然,飛機裏的燈全部熄滅了,周圍變成了漆黑一片。



莫名其妙的黑。



靠!



現在最多才兩點,外麵怎麽會變成漆黑一片?



而且飛機上這燈是什麽時候亮起來的?



眼前這一係列異象頓時讓機艙裏的乘客慌亂了起來。黑暗中不停地有人大聲地咒罵,甚至有幾個乘客嗚咽著哭了起來。



不知怎麽的,那些大聲嚷叫的聲音卻都遮不住那幾個輕輕的啜泣聲。



我隻聽到一個男人在不停地哭喊:



“為什麽……為什麽……不要,我不要死,不要死在這裏……”



我聽得毛骨悚然,身子不停地發抖,震撼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忽然,那個空姐的廣播像是被什麽打斷了一樣,緊接著廣播裏傳出了一個女人令人心悸的尖厲驚叫:“我們要墜機了!我們要墜機了!我們要死……”



她還沒說完,就不知道被誰一下子切斷了廣播。可是就算如此,那個空姐下麵沒說出來的話,我們也都心知肚明。



之前還在吵吵嚷嚷的乘客們此刻像是約好了一樣,全都安靜了下來。



偌大的機艙內隻有那個空姐高聲喊出的“死”字在不停地回蕩。



艸。



我艸。



當初高考的時候來我們學校挑飛行員的時候,我記得他們的條件是極為苛刻的,選中的幾率甚至不足百分之一。作為空勤人員,那些空姐應該有相當強度的心理素質。



可是就連受過專業訓練身經百戰的空姐都崩潰了。



難道我們真的要完了?



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女人的話,背後又是一陣發寒。



你跑不了的。



是,是跑不了了。



現在我們被關在七千米的高空中,這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老子TMD往哪跑?



咦,不對!?



我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七千米?剛剛不是跌到六千米了嗎?



我揉了揉眼睛,仔細地看了看走廊頭頂上的電視。



沒錯,是七千米!而且數字還在不停地上漲!



再過了一會兒,機艙裏的電燈忽然亮了起來,機艙裏恢複了光明。



我明顯的感覺到,全機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這是怎麽回事?飛機又恢複正常了?



我又想起了小學學的那篇周總理讓跳傘獲救的課文。



我感覺眼前的一切都像那篇課文一樣虛假。



窗外的黑暗漸漸散了開來,沒過一會兒就恢複了明亮。



靠!不會這麽寸吧,這個時候遇上日食了!?



忽然,機艙裏的“咚”的響了一聲,然後是一個空姐的廣播:



“女士們先生們,現在飛機正在平穩飛行。本架飛機預定在30分鍾後到達濟南。地麵溫度是攝氏3度,華氏37.4度,謝謝!”緊接著,又是一段長長的英文。



靠靠靠!



聽了這段廣播,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剁了剛才那個亂叫的空姐!



你M了個B的,沒事你叫個JB啊!!艸!



就這心理素質還能當上空姐?



我妹都比你強多了!靠!



我懷著憤憤不平的心情看了看身旁的妹妹,剛想跟她表達我的想法以便產生共鳴,結果卻發現她直接嚇得不省人事了。



……



剛才的話我收回……



……



“艸,剛才那個乘務員叫什麽啊!瞎JB嚷個P啊?下飛機你看我不舉報她!?”



“就是,就這素質還當空姐!?我媽都比她強!!”



機艙裏乘客群情激憤,剛才的恐懼全都轉化成了對引起恐慌的人的憤怒。



看來能跟我產生共鳴的人還真是大有人在啊。



我很欣慰。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