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拯救行動

從網吧裏出來之後,我就扶著牆不停地嘔吐。



我剛才喝的是什麽?



是人血!?



這血的主人到底是死人還是活人?



我嘔得胃都抽筋了。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我,可是我能做的隻是盯著自己的這堆嘔吐物發呆。



我很想把自己外麵這件外套扔掉.



可是如果那樣的話,我可能真的會在這個漫漫長夜中凍死。



外套上鮮血的腥味刺激著我,我又是一陣幹嘔。



難道再回宿舍去拿衣服?



不,不,打死我也不要回去了。



我要離那間宿舍越遠越好。



我甚至再也不想進這個學校了。



寒風不停地灌進我的衣領,在我身體裏肆虐。



我突然想直接去輪渡。



現在我的身份證跟銀行卡就在衣服口袋裏。飛機票訂的是電子票,直接到長崎機場領票就可以。隻要我等到六點,等到輪渡開始買票,我就可以離開這個詭異的城市了。



可是妹妹該怎麽辦?



真的要把她留在這裏?



突然,我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我把手機掏出來,是妹妹的電話。



這麽晚,她給我打電話有什麽事?



她也看到那些不幹淨的東西了嗎?



我用力的咬著牙,幾乎快將牙齒咬碎了。



怎麽辦?



接還是不接?



我猶豫了一會兒,狠了狠心,掛斷了電話。



我承認我是個自私的混蛋,明明自己陷入危險的時候還盼著林雄來救我,當自己的親人遭遇麻煩的時候我卻隻知道逃避。



可我真的是受夠了。



如果再遇到這種事情,我想我真的會瘋掉。



而且我不也是靠自己的力量逃出來的嗎?林雄根本就沒有來幫我。



我狠心地轉了身,朝著輪渡的方向走了過去。



可是隻走了三步,我就再也邁不出一步了。



眼淚不停地從我眼眶中流出來。



我想起了妹妹那張可愛的笑臉。



那是我引以為豪的妹妹。



那是小時候經常跟在我P股後麵一起做壞事的妹妹。



我抹了抹眼淚,扭過頭去確認了學校的方向,義無反顧地衝了過去。



就算前方有再恐怖的事情,我最終還是放心不下她。



等我跑到女生宿舍樓前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不是那麽恐懼了。之前不知聽誰說過,一個人在想保護一樣東西的時候會變得異常強大。我想大概就是進入了這個狀態。



現在妹妹宿舍的燈還亮著。



我定了定神,深深呼吸了幾下,準備衝進宿舍樓。



這時,我忽然注意到二樓靠西邊的一側,一個披散著長發的白衣女人正爬在天花板上,從上往下地看著我。不知怎的,我感覺到那個女人對我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惡意和怨恨。



我有一種感覺,在這棟樓裏,我絕對會體驗到不同尋常的恐怖。



我的身體在本能地後退著。



看到這個女人之後,我的心反而安定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麽她對我有如此強烈的恨意,但眼前能看見的東西總比看不見摸不著的要實在得多。



再過了一會兒,那個白衣女人的身影漸漸消散了。



我沒有再猶豫,一個箭步衝進了女生宿舍樓。



出乎意料的,裏麵的燈沒有壞。



我小心翼翼地在走廊上走著。



當我經過通往二樓的樓梯時,突然,樓上傳來一聲巨響:



“砰!”



就像是有什麽東西從天花板上掉下來的那種聲音。



是剛才天花板上那個女人嗎?



雖說我已經做好了覺悟,可是我的心髒卻本能地撲通撲通跳了起來,皮膚上也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如果真的是那個女人的話,我絕對不能讓她走到妹妹的房間裏去。



“砰!”



又是一聲巨響,跟剛才的聲音如出一轍。



她還有同伴?



我順手抄起樓梯旁邊閑置的一把長柄掃帚。



我父親是特警出身,我從小在老爹的“特殊培養”之下,身體反應不算慢。如果她真的是在搞某種陰謀,我有信心用這把掃帚製服她。就算她還有一個幫手,我也絕不會讓她好過。



就當我在考慮要不要主動出擊,上樓一探究竟的時候,忽然我感覺有一道視線向我看了過來。



我警覺地回過頭去。



但是,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突然,我留意到,走廊上有一間本來緊鎖了的門,現在竟然虛掩了!



是誰從門縫裏看我?



背後又是熟悉的冷風。



我猛地將掃帚向後掃去。我用了很大的力,以致於掃帚發出“嗚嗚”般尖銳的破空之聲,在這靜謐的樓道裏顯得異常詭異。



但是我完全沒有打中實體的感覺。



沒有人?



不!不對!



這個走廊的地板在我來之前不知道被誰用拖把拖過了,所以從外麵進來的我自然而然地留下了一串髒髒的腳印。



隻是在我剛剛站立的那個腳印旁,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個比我腳印稍小的腳印。



這個小巧的腳印在我眾多的腳印中顯得那麽格格不入。



沒錯,剛剛確實有人站在我身後!



那個人是誰?



一想到居然有莫名其妙的東西距離我如此之近,我緊張得幾乎停止了呼吸。



從二樓傳下來的細微碰撞聲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沒有聽錯,的確有聲音。



起先是一陣“喀喇喀喇”翻東西的聲音,然後是擰開水龍頭一般放水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陣穿著拖鞋來回走動的拖遝聲。



她在搞什麽?



我警惕地觀察著四周,除了那間虛掩的宿舍門,沒有發現有異常。



那個拖遝的腳步聲忽然停了下來。



放水的聲音倒是越來越大了。



我看到樓梯上麵確實有水流了下來。



不對,不是水,水應該流得更快。



那些液體從樓梯拐彎出滴了下來。



我在走廊的燈光下,很清晰地看到,那是一片紅色的液體。



強烈的血腥味飄了過來,我屏住了呼吸。



這麽多血?



需要多少人才能流出這麽多血來?



我捂住了鼻子,讓自己一點一點地呼吸外麵的空氣。



如果對方的目的是讓我嘔吐,然後趁機攻擊我,那我就絕對不能讓她如意。



一陣緩慢走下樓的腳步聲從樓上傳了過來。



有什麽東西正在一步一步地向這裏靠近。



喀喇,喀喇,喀喇……



還是那種穿著拖鞋的拖遝聲。



我全神貫注地盯著樓梯口。



走廊裏的聲控燈突然熄滅了。



那一瞬間,我真的是嚇到了!



正當我回過神來準備重新喚醒走廊裏燈的時候,一張血肉模糊的臉驟然出現在我麵前!



那個女人的臉被沾滿鮮血的長發遮蓋了大半,充血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嘴巴大大地張著,下顎上一滴滴的鮮血流了下來。她的臉被一道銀光籠罩著,我看得異常清晰。



這個女人的臉我記得很清楚!



她就是我在公共汽車上遇到的那個女屍!!



“艸!!!!”



我慘叫一聲,身子不住地後退著,手中的掃帚瘋狂地向前戳去。



可是不論我怎麽後退,這張臉始終擺在我眼前,怎麽也揮不去!



我幾乎要窒息了,身子一下滑到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可是,就算是這麽大的聲音,走廊上的聲控燈還是沒亮!!



“你走不了的。”一個刺耳的聲音鑽進了我的耳朵。



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那張女人臉在我麵前發出詭異的笑聲,我聞到了那張臉上的一股濃鬱的屍臭味道。



我驚恐地閉上了雙眼,雙腿還在不停地抽搐著。



我感覺有什麽東西舔到了我臉上。



我就要死了嗎……



我忽然感覺到一陣超脫。



這個時候我唯一想看的,就是自己的手機。



我想知道還有多久天會亮。



妹妹,剩下的時間就靠你自己了。



我嘴角輕輕地揚了一下。



我想這是我一生中最好看的微笑了吧。



我伸直了雙腿,擺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就這麽長眠吧。



我想著。



突然,就在我完全放棄了的時候,我的左腳尖像是勾住了什麽東西。



我的腦海裏突然閃過一個畫麵,然後我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奮力地提起左腳向前踢去。



果然,那張怪臉發出一聲長長的怪叫,而且這聲怪叫離我越來越遠,最後我幾乎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我在地上躺了不知多久,確認她沒有再來之後,小心地睜開了眼。



周圍是一片光亮。



那張女人臉已經不見了。



我記得在公交車上,正是因為我踢到了司機的某個部位,他才鬆開了抓住我的手。莫非那個地方是他們的弱點?



我沒時間多想,掏出自己的手機來一看,居然已經快九點了。



怎麽時間過得如此之快?



我進這棟宿舍樓的時候也不過才兩點多一點啊。



難怪我覺得周圍的光有點過亮了,原來這根本就不是走廊上的燈光,而是純天然的自然光。



可是這也太怪異了吧。難道那個女人控製了我對時間的感知能力?



“哥?你怎麽在這?”妹妹悅耳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這個聲音絕對是真的了!



我扭過頭去,看著穿一身淺藍衣服的妹妹,激動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妹妹看我呆呆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躺在地上幹什麽?怎麽一天不見,你也開始行為藝術了?”



我尷尬地笑笑,說:“剛才來了個怪物,不小心被她推倒了。”



妹妹睜大了美麗的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什麽什麽?哥你被推倒了?真不愧是怪物耶,連你都敢推。那個怪物是男是女啊?”



我頓時一頭黑線,說:“想不到你還真有當腐女的潛質。”



妹妹神秘地一笑,說:“嘿嘿,你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呢。比如說,昨晚你做了什麽,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哦。”



昨晚的事情?



我的心跳忽然露了一拍,有些心虛地問她道:“你知道什麽?”



妹妹有些得意地說:“就你還想騙我?昨晚你跟林雄去網吧玩了個通宵吧?而且連門都不關,怕小偷搬不完你們宿舍的東西啊?”



我頓時一陣後怕,有些顫抖地問她說:“你幾點去的?”



妹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尷尬地笑道:“嘿嘿,可能比較晚,大概有十二點半了。我開了燈之後,看見裏麵一個人也沒有,就順手拿起你桌子上的鎖把門鎖了。”



十二點半!



那個時候我明明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屋子裏的燈根本就是壞的,她怎麽可能打得開?而且為什麽她沒看到我,也沒看到躺在床上的那個人?宿舍外麵的鎖倒是真的鎖上了!難道真的是遇見鬼了?



妹妹見我臉色蒼白,忽然醒悟了什麽,滿臉歉意地對我說:“啊,你是不是忘了帶鑰匙了?今晚你在這裏睡的?你幹嘛不敲我的房門啊,這外麵還不到十度呢!感冒了怎麽辦?”



我現在完全沒有心情聽妹妹絮叨了。



“快,拿東西走。”我一把拉住妹妹的手,快步向妹妹的宿舍走去。



這裏絕對不是人呆的地方。



妹妹笑著拉住我,說:“喂,東西就在我手裏呢!宿舍我都鎖了,你還過去幹嘛?”



“馬上走!”我嚴肅地說著,拉了妹妹的手快速向女生宿舍外走去。



就在剛才,我清楚地看到了昨晚那扇虛掩的門。



而且虛掩著的門又多了一扇。



更要命的是,我清楚地看到在那兩扇門後的黑暗裏,各藏著一雙眼睛!



那兩雙眼睛正滴溜溜地看著我們!



這棟宿舍樓太古怪了,就算是白天我也不能保證絕對安全。



“你走不了的。”



就在我走出這棟宿舍樓的同時,我的耳邊忽然響起了昨晚那個女人沙啞的聲音。



我臉色微微變了變,回頭最後看了一眼那陰森的樓道口。



一個血肉模糊的女人臉清晰地出現在了宿舍樓的牆壁上。



她衝我詭異地一笑,就再也看不見了。



又是幻覺?



我拉著妹妹一路跑出了學校,沒敢坐公交車,就這麽步行走到了輪渡。



直到坐上了船,我一直提著的心這才終於放了下來。



在校的學生該走的基本都走光了,快艇上冷清清的,除了我們兩個就沒什麽人了。轟隆隆的發動機聲規律地響著,聽得我直犯困。



昨晚折騰了一晚,說實在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撐過來的。現在終於暫時安全了,我也第一次徹底放鬆地閉上了眼睛。



突然,我想起了一件古怪的事情,剛剛放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他們這些人,包括我妹妹,為什麽沒有注意到我胸前的血跡?



如果說那個女人可以讓我產生幻覺,那我現在看到的一切,究竟是現實?還是幻覺?



昨晚我經曆的一切又究竟是現實?還是幻覺?



想到這裏,妹妹的手忽然緊緊地反握住了我的手。



我突然感覺到,她的手就像是冰塊一樣,冰涼冰涼的。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陰陽偵探

    作者:流浪的法神  

    懸疑驚悚 【已完結】

    鄧龍擁有五世奇人之身,可通陰陽,又得異人傳授《茅山伏魔錄》,精通奇門遁甲之術。且看陰陽偵探鄧龍如何在一次...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