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五章 銀票背後(1)

“少主人,嗚嗚……嗚嗚……”白眉情不自禁的撲到床邊,眼淚如泉水般湧出。

見白眉哭得如此傷心,紹岩想哭又想笑,都快五十歲的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動不動就哭,然而從這一點足以看出,白眉對待紹岩比對親生兒子還要親。

“好了好了,我這不還好好的嗎?白眉大哥,您就別哭了,您都一把年紀了,要是把身體哭壞了,以後還怎麽服侍我呀?”紹岩笑道。

白眉剛剛一時激動,沒有發現旁邊的鄧炳堂,見有旁人在場,他趕緊擦幹眼淚站了起來,紹岩傷勢初愈,鄧炳堂心想他們主仆二人必然有很多話要說,便知趣地退出房間,在這期間,鄧靈兒來了兩次,第一次送藥過來,第二次送茶招待二人,紹岩見她身邊沒有一個丫環,言談間沒有一點大小姐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府裏的丫環。

見這丫頭忙來忙去,紹岩當著白眉的麵故意找些話題與她搭訕,這丫頭都是笑眯眯的作答,紹岩從她身上看到了鄭月桂的影子,一個是公主,一個是鄧府掌上明珠,兩人身份同樣都比較尊貴,性格卻是那麽的溫和,較之溫柔善良的鄭月桂而言,鄧靈兒多了一份天真活潑,尤其最喜歡笑,紹岩被她那甜美的笑容所吸引。

鄧靈兒走後,白眉發現紹岩還一直盯著門外看,便假裝幹咳兩聲,紹岩這才緩過神來。

白眉嘿嘿笑著問:“少主子,您覺得鄧小姐怎麽樣?”

紹岩看著鄧靈兒嬌麗的倩影,故作矜持地道:“非常不錯,你看她嬌豔俏麗的容貌,嫵媚得體的舉止,優雅大方的談吐,溫婉中帶點天真活潑,總體上來說挺招人喜歡。”

說到評價女人,沒有人能難得倒紹岩,上高中的時候,他最在行的就是寫情書,倒不是他的文筆有多好,而是書上看得太多,每天課堂上偷偷地‘埋頭苦讀’這些東西,時間久了,不管到了哪裏都能出口成章。

白眉驚呆了,相處這麽久,他還是頭一次發現少主子原來這麽的富有詩情畫意,當年在東林國,陳龍太子一天到晚隻顧著貪玩,不想讀書,就為此事,皇帝皇後被弄得焦頭爛額,無奈之下,便讓人將太子捆在書房,強扭的瓜總是不甜,陳龍太子壓根沒有心思讀書,皇帝皇後隻好就此作罷,這次陳龍太子偷跑出宮尚有一個多月,白眉覺得他的變化很大,有時候淨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有時候突然整出一個新鮮玩意。

“殿下,您總算是長大了。”在沒人的時候,白眉直呼殿下,總感覺這樣喊會親切許多。

對於他這句讚美的話,紹岩聽過不下於百次,要論腦袋瓜,老祖宗不比現代人經差到哪去,可是要論見識,老子啥沒見過?陳龍太子在我們那個年代充其量是一個富二代,哪裏有老子懂得多?紹岩埋著頭偷著樂。

主仆二人寒暄了幾句,很快將話題轉到白如雪的身上,白眉懇求紹岩想辦法救出白如雪,紹岩向他傳達鄧炳堂的意思,白眉聽說鄧炳堂這麽做是為了保護白如雪,頓時愁容盡去,不過他還是有點放心不下,總想去看看女兒,可是刑部大牢守衛森嚴,未經鄧炳堂允許,任何人不得探監。

為了讓父女能見上一麵,紹岩征得鄧炳堂的同意後,便帶著白眉走進那間寬敞的刑部大牢。

到底是刑部大牢,走進去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紹岩以前被關在丞相府,那裏又黑又潮,地上鋪著一層厚厚的雜草,並且還有一股腥臭的味道,而這裏不僅光線好,麵積大,就連每間牢房都配備了一張木床,物品擺放非常整齊,吃喝拉撒都有固定的地方,再看那地上更是一塵不染,相當於現代企業搞過6S一樣。

怪不得鄧炳堂的口碑那麽好,這年頭能把牢房布置得這麽整潔,恐怕也隻有老鄧了,紹岩走在最前麵,碰到有牢卒盤問,白眉直接拿出鄧炳堂的手令,牢卒規規矩矩地退到一邊,二人在一名牢卒的指引下來到了最裏麵的一間牢房,白如雪穿著一件白色囚服,正坐在床頭發呆。

“如雪。”白眉趴在鐵欄前,眼淚嘩啦啦地往下流,白如雪見到父親的一刹那,情不自禁地飛撲而來,父女二人隔著冰冷的鐵欄痛哭起來。

看著眼前父女情深的場麵,紹岩不禁想起了和自己相依為命的伯父,他仿佛看到了一張慈祥的臉蛋正朝著自己微笑,笑容中帶著濃濃的關愛,紹岩鼻子一酸,這一切都是幻覺,停留片刻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白如雪很快注意到他,見紹岩安然無恙的站在眼前,這丫頭情緒有些激動,深情道:“紹大哥,看到您沒事,真是太好了。”

“承蒙白姑娘關心,我的傷已無大礙。”紹岩發覺她的眼圈紅腫,興許是這兩天晚上沒睡好覺,便道:“這兩天可能要暫時委屈姑娘了,紹某向姑娘保證,兩天後案情必將水落石出,到時候還姑娘一個清白。”

“清白?”白如雪對這個詞顯得很沒信心,淡淡地說:“紹大哥不必費心了,這次假銀票事件牽扯到當今丞相汪伯炎,你們是鬥不過他的,就算你們告到天子麵前又能如何,汪伯炎位高權重,當今天子懦弱怕事,根本治不了他。”

白眉聽到‘當今天子懦弱怕事’這句時,趕緊用手捂著白如雪的嘴巴,看了看四周,小聲道:“如雪,這話可不能亂說,要是傳到南梁皇帝那兒,那可是要殺頭的,爹身為東林國少傅也救不了你。”

見白眉一驚一乍的,紹岩暗笑,當官的人就是敏感,百姓評論皇帝有什麽不對,一個不為民著想的皇帝,留著他幹什麽,隻要他做不好,隨時都可以擼下來,紹岩雖然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不過他真心的希望能改變這個世界,讓它成為一個沒有戰爭,人人平等,民主自由的團體,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四分五裂,各自為政。

白如雪拉開父親的手,臉蛋紅彤彤的,眉頭緊鎖,說道:“爹,女兒說的是實話,誰都知道汪伯炎是個大奸臣,卻沒有一人能拿他治罪,這一切都是因為當今天子太過軟弱,所以才造成今天這種局麵,隻恨女兒不是男丁,要不然一定入宮請求皇上斬殺奸臣。”

白眉咯咯地笑了起來,“難得女兒有這麽一顆忠肝義膽之心,你的這股拗勁很像你母親,隻不過你剛剛說,若你是男兒身,你便請求皇上殺了汪伯炎,假如皇上不聽你的話呢?”

“那我就殺了他。”白如雪皺著眉頭,說道:“無道昏君人人得而誅之。”

白眉猛然一驚,他斷然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竟有這麽大的抱負。

紹岩從白如雪的身上見識到了一個俠女的風範,這丫頭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但是紹岩對政治這玩意兒不感興趣,隻要自己吃飽,管他誰忠誰奸,用曆史的角度去分析,玩政治等於在玩火,別看汪伯炎現在威風八麵,早晚會有垮台的一天,古人雲邪不壓正,曆史上像此類事件屢見不鮮,像隋朝的宇文化及,唐的李輔國,明朝的劉謹、魏忠賢,清朝的鼇拜等等,到最後都是一敗塗地。

這丫頭既然這麽關心天下事,沒準將來能當個女將軍,紹岩仔細打量著白如雪,時不時將她和花木蘭、穆桂英反複做比較,總覺得她們之間有相似之處。

見紹岩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白如雪臉頰飛紅,心跳開始加速,支支吾吾地問:“紹大哥為何用這種眼神看著如雪?是不是如雪說得不對?”

“沒,沒有。”紹岩訕笑的道:“白姑娘多慮了,紹某聽了白姑娘的一番話,可謂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白姑娘年紀輕輕卻有如此抱負,將來定然前途無量啊。”

“紹,紹大哥,您過獎了。”是人都想聽好話,白如雪經他這麽一誇,頓時有些無地自容,紹岩見她害羞的樣子甚是好看,盡管那身囚服不是很合身,但穿在她的身上卻有另一番味道,製服誘惑?紹岩連忙呸了呸,責怪自己太無恥,竟然連這麽肮髒的詞語都能想得出來,好在自己身上的君子成份比較多,便很快打消了這個邪惡的念頭。

在這期間,白眉一直保持沉默,兩隻眼睛不停地在紹岩和如雪身上亂轉,心道,這兩個人眉來眼去的,敢情是把我當成透明的了,老家夥心裏有些失落,不過他倒是很樂意撮合這對年輕人,倒不是他想當成什麽國丈,在他心目中,紹岩是一個快樂向上,足智多謀,心地善良的小夥子,如雪將來跟在他身邊,我放一百個心。

見白眉捂著嘴巴在那裏偷笑,紹岩很好奇,這老家夥今天這是怎麽了?見到女兒用得著笑得這麽猥瑣嗎?紹岩猜這老家夥一定是想起了初戀情人花花,否則也不會笑得這麽無恥,說到這個花花,紹岩突然想了起一件事,便靠到鐵欄,對著白如雪問道:“白姑娘,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

“紹大哥請說。”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