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大鬧牢房

“紹岩,論口才,本將軍不是你的對手,隻可惜你馬上就要死到臨頭了,本將軍實在是愛莫能助,你的委屈也隻能到陰曹地府去跟閻王去說了,來人,把門打開!”

司馬俊一聲令下,一名牢卒提著燈籠過來打開牢門,司馬俊帶著四個隨從走了進來。

“你們要幹什麽?”見司馬俊等人來勢洶洶,白眉昂首挺胸擋在紹岩身前,紹岩顯得非常安靜,眼前這種情形,以往在電視劇裏可沒少見,無非就是動用私刑,是人都怕死,這是他的原話,換作是以前,他還真得厚著臉皮與司馬俊套套近乎,免得被打個皮開肉綻,眼下身邊多了一個忠心耿耿的白眉,他根本用不著擔心,因為他堅信,白眉的武功遠遠在司馬俊之上。

狗日的盡管放馬過來!紹岩表現得非常自信,正在這時,司馬俊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紹岩抬頭一看,隻見瓶子邊緣貼著寫著‘鶴頂紅’三字的標簽,稍微通曉點曆史的人都知道,鶴頂紅是一種非常名貴的毒藥,通常隻有宮中才有,古時皇帝專門用它來賜死大臣或者宮中嬪妃,我日,搞了半天,原來這家夥是想毒死老子。

見紹岩一副驚惶失措的樣子,司馬俊故意將瓶子舉得很高,似笑非笑道:“紹先生真是好福氣,此藥隻有宮中才有,常人求都求不來,怎麽樣?這麽個死法你還滿意嗎?”

“滿意,當然滿意!司馬兄如此用心良苦,紹某又怎能辜負您的一片好意呢?”

盡管紹岩很怕死,但他從來不會在古代人麵前丟現代人的臉,能做到這一點實在是難能可貴,於是他把求生的欲望都寄托在旁邊的白眉身上,隻見白眉的眼神中透著一股強烈的殺氣,時不時地摩拳擦掌,牙齒咬得咯咯響。

“紹先生果然是豪爽之人,您大可放心,明年的今天,本將軍一定會給您多燒點紙。”

“多謝,不過在我死之前,希望將軍能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麽要求?”

紹岩看了看身邊的的白眉,對司馬俊道:“請您放了這位白眉大哥。”見司馬俊的臉色黯淡下來,紹岩接著道:“不瞞您說,紹某與這位白眉大哥一見如故,對他的狀況也略知一二,既然人家沒犯什麽事,官府就應該早點將他釋放,省得他的家人擔心,南梁國也算是泱泱大國,總不至於僅憑幾件奇裝異服就定罪吧?”

司馬俊覺得有點道理,便讓牢卒將白眉拉出門外,紹岩悄悄朝白眉眨眨眼睛,別看白眉長著一張娃娃臉,腦子轉得比誰都快,就在牢卒推著他走出牢房的一刹那,‘啪啪’,白眉雙拳同時出擊,兩名牢卒當場一死一傷,紹岩趁司馬俊未反應過來,迅速找準位置衝了出去,這小子打架不在行,逃跑卻是有一套。

二人雖然逃出牢房,可是獄中一片黑暗,到處都是岔口,他們根本不知道哪條是出口,跑來跑去似乎都停留在一個地方,情急之下,紹岩建議向一個方向突破,二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看到一線光茫,原以為有亮點的地方就是大牢出口,沒想到轉來轉去還在原地,看著熟悉的牆壁和地上被燒斷的繩索,紹岩大汗,哇靠,有沒有搞錯?老子跑了半天竟然在原地打轉?太不可思議了。

“二位還是省點力氣吧,這間牢房經過汪大人精心設置,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從這裏逃出去。”司馬俊笑嗬嗬地走到二人跟前。

紹岩有氣無力地蹲了下來,白眉也累氣喘籲籲,低頭悄聲問道:“殿下,接下來該怎麽辦?”紹岩湊到他耳旁,嘴巴嘟著一旁的司馬俊,小聲道:“你能打敗他嗎?”

“這個……”白眉抓耳撓腮,吞吞吐吐道:“殿下,您又不是不知道,小的武功對付些小兵還可以,至於……”白眉沒敢往下說。

關鍵時刻掉鏈子,絕非大丈夫所為,紹岩心想這家夥肯定是在跟自己謙虛,這世上能用手取火的人能有幾個,至少他在穿越之前還沒見到過,“喂,我說,你剛剛不是用手點燈嗎?有這麽大的本事,還怕他幹嘛?”

白眉慚愧地低著頭,結結巴巴道:“殿下,那些都是騙人的小把戲,你看。”邊說邊伸出雙手,紹岩發現他的手心上麵沾滿了黃色的粉末,鼻子貼上去一聞,靠,這不是硫磺嗎?我日,敢情這家夥是用硫磺蒙我?硫磺在達到一定的溫度就會起火,這是有據可依的,紹岩又氣又想笑,什麽白眉大俠,大騙子一個,念及白眉對自己一片赤誠,倒也罷了,反正自己也是個冒牌太子,沒必要去責怪別人。

見紹岩一聲不吭,白眉以為他要責罰自己,撲通跪在地上,“少主人恕罪,小的並非故意欺騙,而是不想讓他們看扁小的。”

紹岩眉開眼笑地說道:“白眉大哥快快請起,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你們兩個說夠了沒有?”司馬俊看到二人有說有笑,可又聽不清在說什麽,頗為惱火,命令牢卒圍捕二人,白眉護主心切,衝上來一拳打在牢卒臉上,這家夥天生神力,那牢卒的鼻梁當即被打斷,其它幾牢卒嚇得連忙後退幾步,司馬俊見勢不妙,提起大刀向白眉掄去,白眉一邊推開紹岩,一邊用手去擋司馬俊的刀,致使胳膊上被重重地砍了一刀,司馬俊並未收起手中的兵器,而是將刀身壓在白眉肩膀上,企圖砍斷他的半個臂膀,紹岩見勢不妙,迅速從牆上取下火把狠狠地向司馬俊抽去,司馬俊後撤兩步,這時,外麵又衝來十幾個士兵,紹岩被按在地上,受傷的白眉也幾名士兵用繩子綁了起來。

司馬俊再次掏出那瓶毒藥,命人用刀撬開紹岩的嘴巴,紹岩張口就罵:“司馬俊,我草你祖宗!狗日的,你不得好死。”到了這個份上,紹岩知道自己再怎麽罵都是徒勞,可要是不把心中的怨氣發泄出來,恐怕再也沒有機會了,白眉不顧自己正在往外滴血的傷口,拚命掙紮,希望能救出自己的主人,士兵們生怕被他逃脫,便用鐵鏈將他死死地綁在鐵欄杆上。

“司馬俊,你今天殺了我家少主人,你也活不了,你信麽?”

司馬俊隻想著早點結束紹岩的性命,早已喪失了理智,哪有閑心聽他廢話,幾個士兵用刀撬開紹岩的嘴巴,司馬俊打開瓶塞正要往裏麵倒,隻聽‘啪’的一聲,司馬俊手裏的瓶子被突如其來的鞭子打飛了。

‘啪啪啪’,說時遲,那時快,紹岩發現身邊的幾個士兵往一邊倒去,司馬俊見計劃被人破壞,氣急敗壞地拔出大刀向紹岩砍去,不料從後麵飛來一根鞭子,不偏不岐地打在他的手臂,司馬俊痛得扔掉手中的大刀,猛地回過頭,與此同時,整個牢房的火把瞬間被點亮了,四周尤如白晝一般,紹岩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活動活動酸痛的嘴巴,回頭一看,隻見劉富舉父女二人矗立在眼前。

劉萌收起鞭子,滿懷愜意地看著紹岩微微一笑,顯然對之前的所作所為有所悔意,紹岩可沒她那麽高尚,這丫頭害自己挨打不說,還差點讓自己丟了命,雖然剛剛多虧她那一鞭子,但在他看來,這是她應該做的。

麵對劉富舉的突然出現,司馬俊驚得說不出話,劉富舉帶著質問的語氣道:“司馬將軍莫不是想秘密處死我家兄弟?”

“沒……,沒有。”

劉富舉雖然隻是個普通商人,但在隨城一帶頗有名氣,縱然是皇親國戚見到他都會禮讓三分,司馬俊這小子在他麵前裝孫子都來不及,哪敢開罪於他。

劉富舉淡淡道:“司馬將軍,關於假銀票一事,劉某都聽說了,純粹是一場誤會,還請將軍放了紹岩。”劉富舉邊說邊從袖子裏拿出一大疊假銀票,司馬俊倍感詫異,紹岩也覺得劉富舉此舉無疑是在玩火,明知私藏假銀票是死罪,非得往刀口上撞,這不是在玩命嗎?

“劉先生您這是?”司馬俊戰戰道。

“不瞞司馬將軍說,這些銀票是劉某送給紹岩的,一人做事一人當,劉某觸犯律法在先,豈能讓自家兄弟替我受罪?”

聽到劉富舉這麽一說,司馬俊有些不知所措,紹岩不禁心存感激,劉富舉這麽做,一是為了救紹岩,二是為了袒護女兒劉萌,如果官府執意要追查下去的話,劉萌脫不了幹係。

“這……隻怕在下做不了主。”司馬俊拿不定主意,有意將責任往上推,劉富舉的臉色瞬間黯淡下來,滿懷心事地捋捋稀疏的胡須,劉萌憤憤不平道:“司馬俊,我爹都說沒事了,你還在猶豫什麽?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安得什麽心,要是我們晚來半步,恐怕帶回去的隻是一具屍體。”

紹岩覺得劉萌這丫頭生氣的時候甚是好看,紅通通的臉頰,薄薄的小嘴唇,嫵媚的眼神夾雜著一絲怒氣。

司馬俊沒有搭理劉萌,而是畢恭畢敬地對劉富舉說道:“劉先生,假銀票一事事關重大,汪大人已經進宮將此事麵呈皇上,至於這放人一事,還是等汪大人回來再作決定吧。”

在場人見司馬俊態度強硬,甚至連皇帝都搬出了出來,也不好多說什麽,眾所周知,汪伯炎在朝中可謂是支手遮天,皇帝鄭開充其量就是個傀儡,正當大家感到焦頭爛額的時候,牢房外麵傳來一聲洪亮的嗓音。

“司馬將軍,話不要說得太早!”

說話的是一位身穿官服、年紀五旬的老者,中等身材,體型偏胖,走起路來顯得威風八麵。

“是鄧大人?”劉萌頓時喜出望外。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