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別勾引我

與其在這裏生悶氣,倒不如踏踏實實睡個安穩覺,紹岩仰臥在雜草堆裏,雙手枕著腦袋,仰望著破爛的天花板,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哎,照這麽下去,我什麽時候才能找到無海呀?他多麽希望自己擁有一雙翅膀,想上哪就上哪,何必受這等窩囊氣。

縱然紹岩有滿腹委屈,但在內心深處免不了還有幾分竊喜,因為他堅信隻要天一亮,那位‘人妖’公子必定親自過來負荊請罪,他試著在腦海裏構勒出那副畫麵,尤其是‘ 人妖’公子遭到劉富舉責罰的情景,想到這裏,他忍不住偷偷一笑,之後閉上眼睛,很快進入了夢鄉。

這一夜,紹岩睡得很香,因此沒有覺察到窗外有雙眼睛正偷偷地窺視著自己……

醒來的時候已是天明,然而卻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張大床上,破舊的柴房眨眼間變成了一間古色古香的廂房,奇怪,這是誰的房間?我怎麽會在這裏?就在他感到費解之際,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公子,您醒了?”

紹岩朦朦朧朧地揉揉眼睛,隻見床邊站著兩名秀麗的丫環,一個手裏端著臉盆,一個手裏捧著一疊新衣服。

“奴婢們侍候公子更衣!”

“更衣?更什麽衣?這裏又是哪兒?我怎麽會睡在這裏?”紹岩吃驚地問。

兩名丫環相互一愣,其中一名高個子丫環解釋道:“回公子的話,這裏是少爺的廂房。”

少爺?紹岩腦海中回憶起昨晚的‘人妖公子’,心中免不了有些悵然,便下意識地掀開被子,這才發現自己的渾身上下竟是一絲不掛,哇靠,不會吧?這是誰幹的?

從小到大,除了他逝去的父母和伯父紹繼元外,還沒有人看過他的身體。

“公子,少爺吩咐奴婢們為您更衣。”

“更什麽衣?你們把東西放在這兒,我自己來就好了。”紹岩出於本能,趕緊用被單擋在胸前。

“奴婢不敢,要是老爺和少爺怪罪下來,奴婢們可擔當不起。”兩名丫環往床邊靠去。

紹岩頓時嚇出一身冷汗,連忙揮揮手,“別……別過來!不就是更衣嘛,我自己來就行了,不用麻煩二位姐姐,你們先出去吧。”

兩名丫環終於停下腳步,矮個子丫環說道:“紹公子,老爺曾再三交待,一定要奴婢們侍候您更衣,否則奴婢們都要受罰。還請紹公子不要難為我們這些做下人的。”

屁話,我都快貞節不保了,哪還有心思難為你們呀?凡事適可而止,我警告你們,別再靠近了,要不然的話,我可要告你們非禮良家美男了。紹岩想了想,便問:“二位姐姐,你們可知道昨夜是誰替我脫的衣服?”

“是少爺。”丫環異口同聲道。

“什麽?”紹岩大驚失色,狗日的,果然是這個變態的家夥,聽說古代有些男人喜歡搞龍陽癖,這家夥平日裏喜歡濃妝豔抹,他應該沒對我做過什麽出格的事吧?要真是那樣,叫我今後還怎麽見人哪?

紹岩越想越害怕,回過頭一想,咦,不對呀,我昨晚明明在柴房睡得好好的,怎麽突然間就轉到房間裏了?他捫心自問,雖說自己睡相很不好,又是打呼,又是踢被,甚至喜歡說夢話,但再怎麽也不可能連自己被換了地方都不知道。

兩名丫環見他猶豫不決,繼而又向前走了兩步,紹岩靈機一動,慌忙說道:“這樣吧,勞煩二位姐姐去請劉先生過來一趟,我有話要跟他說。”

原本打算借這個機會將她們倆支走,哪知道兩個丫環經過商議,隻是讓其中一人去跑腿,另一個則依然守在床邊。

紹岩無奈地搖搖頭,丫環姐姐地位雖低,可腦子不笨哪,哎,我算是服了你們,接著對另一位丫環道:“姐姐,請你替我把你們家少爺叫過來,我有事情要找他商量。”

“這……”丫環臉色很不安,就在這時,隻聽門外傳來劉富舉的朗朗笑聲:“紹老弟,到底是什麽事使得你如此慌張?”

話音剛落,隻見劉富舉眉開眼笑地走了進來,兩名丫環放下衣服,畢恭畢敬地退了出去,紹岩的內心一下子踏實了許多,劉富舉見他滿頭大汗,笑著問道:“紹老弟為何頭上都是汗水?是不是婢女們招呼不周?還是昨晚睡得不好?”

紹岩爽朗笑道:“哪裏哪裏,昨晚睡得很舒服,兩位婢女姐伺候得也很周到,隻是小弟打小就不習慣讓人伺候,所以……”

劉富舉笑了起來,“原來是這樣,難怪老弟的頭上都是汗水,你是害怕讓丫環們看到你的身體吧?”

紹岩靦腆一笑,劉富舉捋捋胡須,微笑道:“為兄向來不勝酒力,這不,昨晚又在兄弟麵前獻醜了。”

明知酒量不好就少喝點,這一次要不是我,就算你有再多的錢,都未必有人送你回來,為了表現出自己的仗義,紹岩拍拍胸脯,理直氣壯道:“大哥說哪裏話,咱們是好兄弟嘛,又不是外人,什麽醜不醜的?”

劉富舉笑著點點頭,表情突然一反常態,板著一副極其嚴肅的麵孔,斜視著門口,不緊不慢道:“用不著不好意思,出來吧。”

紹岩甚是驚奇,不一會兒,隻見‘人妖公子’低著頭從門外悄悄地走了進來,那種感覺倒有點像是從監獄裏麵提審犯人。

“還不快過來見過二叔!”劉富舉喝斥了一聲,人妖公子邁著輕盈的腳步,徐徐向床邊靠近。

這一幕與紹岩想像中的一模一樣,看著人妖公子的那副狼狽樣,紹岩很是得意,活該,姥姥的,都跟你說了,我是你二叔,可你這個倒黴孩子偏不聽,居然還把我關到柴房裏,膽子也太大了吧你!

“孩兒見過二叔!”

人妖公子走到床邊,彬彬有禮地抱著雙手,紹岩聽到對方喊自己‘二叔’,心裏頓時有說不出的快活,但一想起昨晚的事就來氣,於是清清嗓子,擺出長輩的架勢,冷冷道:“不敢當,不敢當,劉少爺,紹某比你也大不了幾歲,你還是叫我大哥好一點。”

“好啊!”人妖公子興高采烈地抬起腦袋,紹岩發現他今天不僅沒化妝,臉上反倒多了一塊巴掌大的手印,紹岩大膽猜測,這塊手印多半是劉富舉留下的。

“好什麽好?產兒,紹老弟與你爹我是八拜之交,論資排輩,他始終是你的長輩,你難道連這點常識都不懂嗎?”

聽到劉富舉的一番嚴厲訓斥,人妖公子不由得臉色通紅。

劉富舉轉過臉,對紹岩說道:“紹老弟,說來慚愧,這位就是犬子劉產,昨晚的事情,為兄都聽說了,皆因為兄管教不周才會鬧這麽大的笑話,讓兄弟你受委屈了。”

“大哥太客氣了,你我是兄弟,令郎就是我的大侄子,咱們初次見麵,誰也不認識誰,正所謂不知者無罪,此事是怪不得產兒滴。”紹岩偶爾喜歡發發牢騷,其實他並沒有奢望人妖公子的賠禮道歉,不過有一個問題他實在是想不通,像劉富舉這等聰明的商人,為什麽偏偏生出這麽一個娘娘腔?尤其是那名字,叫點什麽不好,叫劉產?

“產兒,還不快向二叔認個錯。”盡管紹岩表示不再追究此事,但劉富舉一再逼著劉產跪在地上叩頭認錯。

“大哥太客氣了,你我是兄弟,令郎就是我的大侄子,咱們初次見麵,誰也不認識誰,正所謂不知者無罪,此事是怪不得產兒滴。”紹岩偶爾喜歡發發牢騷,其實他並沒有奢望人妖公子的賠禮道歉,不過有一個問題他實在是想不通,像劉富舉這等聰明的商人,為什麽偏偏生出這麽一個娘娘腔?尤其是那名字,叫點什麽不好,叫劉產?

“產兒,還不快向二叔認個錯。”盡管紹岩表示不再追究此事,但劉富舉一再逼著劉產跪在地上叩頭認錯,紹岩隻得勉強接受。

劉家父子走後,紹岩起身穿衣服,誰知劉產突然闖了進來,紹岩嚇得趕緊用被子捂著身體,支支吾吾地問:“大侄子,你……你還有什麽事?”

劉產色眯眯地看著他,紹岩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我日,這個死人妖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二叔,你長得可真俊哪!”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