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狼吞虎咽

“大頭象,大頭象!”

他前腳剛走開,禦膳房裏麵便傳出吆喝聲,紹岩聽出是之前那名老太監的聲音,所謂的‘大頭象’便是站在門外、會獅子吼的那位中年士兵。

大頭象聽到裏麵的叫喚,慌忙跑了進去,不一會兒,隻見他手裏端著一個木盒走了出來,這時,老太監在身後又囑咐了一句,“大頭象,記得要親手交給魏公公。”

“噢,知道了。”大頭象嘴角的胡須上下微微擺動,然後徑直往東邊走去,大頭象這一走,老太監跑到禦膳房裏,將一幫身穿白大褂的廚子趕到了門外,忖道:“今個兒算你們走運,魏公公要提前給你們發放月俸,剛剛咱家已經讓大頭象將你們的名冊拿過去了,你們現在就去領銀子吧。”

“可是,公公,這都晌午了,奴才們還要趕著為皇上的午齋作準備呢。”

“哼,多嘴,咱家不知道嗎?這領錢能耽誤多大會兒功夫?皇上要是怪罪下來,自然有人替你們擔著,你們去不去?這個月的俸銀還想要嗎?”老太監帶著要挾的口吻說,廚子們哪怕再笨也不會跟錢過不去,紛紛解下白大褂一窩蜂地朝東麵跑去。

躲在屋後麵的紹岩偷偷樂道,‘原來古代人是這樣發工資的,不過這老家夥真是多此一舉,禦膳房有多少廚子,姓魏的總管能沒數嗎?什麽狗屁花名冊?還有,幹嘛非得挑快吃飯的時候……’

不對,這老家夥怕是要幹點什麽見不得人的勾當?通常電視劇裏都是這麽演的,紹岩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然而就在他把目光重新轉向禦膳房的大門口時,老太監已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狗日的跑得比兔子還快,紹岩見禦膳房附近空無一人,加上腹中實在是饑餓難忍,娘的,管他什麽陰謀陽謀,當務之急,填飽肚子方為上策,於他三步變作兩步來到禦膳房門口,隔著門縫偷偷往裏看,隻見灶台邊的桌上放置著的各色各樣的美味佳肴,看得他直流口水。

靠,這麽多?全是山珍海味,皇帝他吃得光嗎?還是讓我來幫幫他們吧,就當是做做好事,紹岩用手抹著嘴角的口水,隨後推開門躡手躡腳地走了進去,並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灶台邊的桌子前,二話沒說,端起一盤糕點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狼吞虎咽是君子,細嚼慢咽是小人,說得一點都沒錯。”紹岩嘴裏含著一塊紅燒肉,心裏念起了伯父教他的語錄,不一會兒,他的胸前、袖子處的衣服上都是油,經過一番‘大掃蕩’後,禦膳房幾乎被洗劫一空,但凡一些最好的上品全讓他給糟蹋了。

酒足飯飽後,他發現離灶台不遠處的牆壁上掛著一件太監的衣服,心想自己身上的衣服髒得實在不像樣,於是拿來換上,搖身一變,成了一名小太監。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紹岩快活地躺在桌子上,兩手撫摸著飽滿的肚皮,嘴裏小聲哼著歌曲,此時此刻,他多麽希望能點上一支香煙,在他看來,那才是真正的神仙,想到了這裏,他靈機一動,猛地從桌子上跳下來,繼而來到灶台後麵,並將身上已被捂得半幹的香煙放在上麵烘烤一番,可惜這個辦法最終沒能奏效,因為外麵來人了。

伴隨著門被推開發出的‘嗚’的一聲,之前說話的那名老太監緩緩地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太監,年紀十七八歲左右,長得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看上去渾身有些不自在。

“這……這……這誰幹的?”老太監看到整間屋子到處一片狼藉,頓時氣得眼冒綠光,小太監擔憂地說:“張公公,莫不是有人來過?那我們還……”

“你怕了?”老太監輕蔑地看著他,小太監不敢回答,老太監又說:“小文子,我們可是說好了的,這件事一旦辦成,你的下半輩子有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

“可是……可是我們要害的是當今的皇上呀。”小太監戰戰兢兢地說:“前幾次害得皇後娘娘流產,皇上已經命人在查了,這一次萬一要是失手,那……”

“怕什麽?還怕皇上會誅你九族?你別忘了,你是太監,況且你從小就是個孤兒,有什麽好顧忌的?”

“可是……”小太監指著桌子上被紹岩攪得亂七八糟的山珍海味,老太監明白他的意思,於是躡手躡腳地走到灶台的下麵,不慌不忙地從裏麵端出一盤模樣酷似蛋糕的食品,小太監驚奇地看著他,問:“張公公,這是……?”

“不錯,是特意為皇上準備的。”老太監不懷好意地笑著說:“這是前段時間東吳使者進貢的貴族糕,誰都知道咱們的皇上最喜歡吃糕點,尤其是番邦的貢品,咱們就來個將計就計,即便到時有個閃失,一切自有東吳國為我們頂著,怕什麽?”

小太監一時拿不定主意,老太監的臉色瞬間發生變化,“要是你敢反悔,哼哼,你應該知道是什麽後果?”

小太監沒有說話。

什麽後果?不就是死路一條?這隻老狐狸真他娘的委婉,躲在桌底下的紹岩聽得真真切切,忍不住暗罵一通,正罵著,他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主人主人,來電話了,快接電話,主人主人,來電話了,快接電話……”

哇靠,不會吧,老兄,你亂叫一次就夠了,上一次幫了我,這一次真讓你給害死了,紹岩驚出一身汗,趕緊直接將手機關機。

“誰?誰?是誰?給我出來!”姓張的老太監手忙腳亂地來回巡視著四周,小太監沿著灶台、桌前仔細搜索,支支吾吾道:“公公,是不是有人在叫你呀?剛剛奴才明明聽到有人在喊‘主人主人。’”

“放屁!你聽過有人這麽叫過咱家嗎?”張太監惱羞成怒地拍著他的腦袋瓜,紹岩忍不住差點笑了起來。

“皇上駕到!”關鍵時刻,門外亮起一聲高亢的嗓門,屋內的一老一少哪還顧得上‘捉賊’,慌慌張張地跪在地上迎接皇帝的到來。

門再次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個三十多歲、身穿龍袍的中年人男子,方臉,皮膚較白,下頜留著細長的胡須,大致上可以用‘眉清目秀’四字形容,——此人便是南梁國的國君鄭開。

“吾皇萬歲萬歲萬歲!”老少二位太監高聲叩道。

“都起來吧!”鄭開漫不經心地揮揮手,臉上卻無任何表情,倒是他邊上的老太監第一時間發現了混亂的現場,隨即指著跪在地上的張太監罵道:“張公公,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魏總管息怒,都怪奴才失職,由於剛剛小文子出去的時候門沒關好,一不小心讓一條狗闖了進來。”狡猾的張太監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得一幹二淨,小太監明知是誣賴,但也隻能忍氣吞聲,然而,紹岩聽到自己被人罵作狗,大為怒火,狗日的,竟敢罵我是狗,呆會兒有你好看的。

魏總管喊道:“來人,把這兩個狗奴才拉出去,重打三十打板。”其實他也隻是作作樣子,畢竟這一帶除了大頭象,哪還有什麽士兵?況且大頭象還沒回來。

“算了,魏公公,依朕看,張公公和小文子也不是有意的,所謂不知者無罪,饒了他們這次吧。”鄭開誠懇地說,魏太監點頭稱是。

“謝主隆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鄭開歎了一口氣,說:“哎,朕原本是打算過來看看上次東吳進貢的貴族糕,未曾想……”

“皇上,貴族糕仍在!仍在!”張太監頓時喜出望外,至少他再也用不著擔心小文子失手,於是雙手捧著放有巨毒的貴族糕走到鄭開麵前,鄭開高興地伸起大拇指沾在上麵,就在他準備將沾有糕點的拇指放入嘴裏品嚐……



“有毒,別吃!”緊接著,隻聽‘嘣’的一聲,桌子被翻個底朝天,紹岩以最快的速度衝到鄭開麵前,鄭開一下子怔住了,其它三名太監更是愣得兩眼發直。

“你……你……你大膽,你是哪個宮的太監?竟敢躲在禦膳房。”做賊心虛的張太監惶恐不安地看著紹岩,魏總管見他嘴角上油光閃閃,橫眉怒目道:“狗奴才好大的膽子,居然躲在禦膳房偷吃,來人,來人,來……”

“省點力氣,少賣弄你那陽奉陰違的嗓門,怕人家不知道你是太監?”紹岩摘掉頭上的帽子扔在一旁,爽朗一笑:“再說,爺爺我又不是你們的奴才,用不著大呼小叫的,你們根本不配跟我說話。”

“西楚……西楚特使?”張太監一眼認出了他,鄭開大吃一驚,指著紹岩問道:“你,你是西楚特使?”

“是不是特使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要害你。”說話時,紹岩的目光一直在張太監以及小文子身上遊轉,二人冷不丁打了個冷戰。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