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話 袁紹與袁術

令陳任吃驚的人,自然就是跟在公孫瓚身後,陳任的三師兄趙雲趙子龍!

怎麽回事?怎麽回事?陳任現在腦袋裏一片混亂,整個人都呆立在那。孫堅對陳任的神態覺得很奇怪,為了公孫瓚?不對,孫堅觀那公孫瓚,殺氣十足,但怎麽也不像是個能令陳任折服的明主啊。

孫堅哪知道陳任如今滿腦子已經成了漿糊,眼看著趙雲跟在一個長著一雙招風耳的男子身後,亦步亦趨。心中開始胡思亂想:不會吧,趙雲這個時候怎麽會出仕?趙雲怎麽能夠這個時候出仕?曆史難道被改變了嘛?這個念頭一出,陳任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的手掌一瞧,還在,沒有消失。難道真正曆史上趙雲早就出仕了,不對啊,如果趙雲在討伐董卓時已經出仕,並跟著公孫瓚來到這裏的話,那麽戰華雄和呂布的時候,趙雲沒有理由不出手啊?怎麽回事?到底怎麽回事?

陳任這裏胡思亂想,那邊眾人還是在繼續談論著。公孫瓚被安排在離孫堅較遠的席位上,因此趙雲也沒有認出躲在孫堅身後的陳任。

眾人都坐好之後,曹操小聲對著袁紹說道:“還有公路未至啊。”

“哼!”袁紹眉頭一皺,心中自然是不快,公孫瓚晚至,那是路途遙遠,情有可原,這袁術的領地就在南陽,那可是離陳留近得多,竟然也比公孫瓚還要晚到,明擺著是故意顯示自己的身份。

“後將軍,南陽太守,袁術到!”就在袁紹剛張嘴想說不用等袁術的時候,軍士報出了袁術的名號。一名風采不下於袁紹之人走了近來,又惹得眾人紛紛起立迎接。沒辦法,誰叫袁術也是袁家的代表呢,在袁家這一代的名望也不過比他的堂兄袁紹稍遜一籌。

袁紹麵色冷峻,看著門口傲然的袁術,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對身邊的曹操說道:“既然公路也來了,就讓他坐下,我們馬上開始會盟吧!”說著,手指直接指了指孫堅的身邊的下席位,意思自然是讓袁術坐在那裏。

袁紹一發話,眾人都不敢吱聲了,那春風得意的袁術臉上的笑容頓時凍結了,別說袁術這陰沉下來的臉和袁紹還真有幾分相似。袁術不傻瓜,知道在這裏和袁紹鬧根本沒有好處,隻有強忍住怒氣,走到孫堅旁邊,按照袁紹的安排坐下。

袁紹這一開始就拿自己的堂弟來立威,效果卻是出奇的好,頓時其他諸侯都沒有了聲音。

曹操沒想到剛剛熱鬧的場麵一下子變得如此冷清,當下輕咳一聲,對大廳內諸位諸侯說道:“操先發矯詔,後發繳文,乃為董卓之亂耳!今日朝綱淪陷,董卓施虐!諸公前來,皆是為了漢室大義,操以為,諸公當齊心協力,歃血為盟,共討董賊!”曹操說著話時,偷偷給袁紹使了個眼色。

袁紹當然明白曹操的意思,當下也慷慨陳詞:“孟德說得不錯!我等既奉大義而來,當齊心協力,共討董賊!”

袁紹剛一說完,河內郡太守王匡立刻站起來一抱拳說道:“我等十八路諸侯共奉大義,在此會盟。但蛇無頭不行,我等首要大事,當是選出一位有威望之人為盟主,我等大軍才能令行禁止,齊心討賊!”

王匡的說話剛完,幾乎在場的所有諸侯都在心底冷笑:“誰不知道這王匡是袁紹手下的一條狗,兩人一唱一搭,不就是想推袁紹當盟主麽!”不過諸人雖是這麽想,但大多數也認為這盟主一職也是當屬袁紹,所以都沒有作聲。

曹操也是抱著這種想法,立刻說道:“袁本初乃四世三公之後,家門故吏遍布天下,且本初兄德才名望皆是上選,當為盟主。”

“對!袁本初可為盟主!”其他諸侯也紛紛應道。

袁術本意也想爭這個盟主,奈何剛準備開口就被曹操搶了先機,現在看見所有人都推舉袁紹,知道自己是沒有希望了,不由得悶聲坐在那裏生悶氣。

袁紹也不謙讓,得意地瞟了一眼袁術,當下拱手抱拳:“紹應詔而來,本是為了大義,今日諸位舉我為盟主,紹雖惶恐,但為社稷大義,紹願擔此重任,望諸公與紹共勉!”

“參見盟主!”曹操帶頭向袁紹參拜,其他諸侯也緊隨其後,袁術雖然心中千萬個不願意,但也得跟隨大流,氣呼呼向袁紹參拜。

“好!諸位請起!”袁紹先是受了各諸侯的參拜,再做了個虛扶的動作,最後一揮大手說道,“今日且散,明日午時東城門外,諸君與紹歃血為盟,宣誓討賊!”

袁紹這一句話就代表了今天就這麽解散了,在袁紹與曹操二人進入內堂之後,其他諸侯也三三兩兩地離開官邸,回去自己的軍營。

孫堅剛剛起身準備走,卻發現陳任還站在那裏發呆,示意祖茂扯了扯陳任,陳任這才回過神來。陳任心中可謂是百感交集,恨不得現在就衝到趙雲麵前,好好質問他,不老老實實在常山呆著,跑到這陳留幹嘛?

孫堅帶著部下,先是和其他幾路諸侯打招呼,一個個輪過來,終於來到了公孫瓚身前。

孫堅和公孫瓚的經曆可以說很相近,都是靠著自己的戰功慢慢爬上這個位置的,因此兩人也算是頗為對眼,公孫瓚也為孫堅介紹了身後的劉備,三人相互攀著交情。陳任趁這個時候,悄悄地走到趙雲身邊,用腳尖輕輕的捅了捅趙雲的小腿。

趙雲轉過頭一看是那擠眉弄眼的陳任,頓時大喜,剛要叫出聲來,卻看見陳任拚命做出噤聲的手勢。隻見陳任手中不停地做著動作,趙雲一看便明白了,這都是小時候習武,兩人經常使用的手勢,於是輕輕點了點頭。

不一會功夫,孫堅這邊該談的交情也談了,大家一抱拳,便相互告別,各自帶著手下回了軍營。

回到軍營後,孫堅有些氣悶,撂下四將和陳任便獨自一個人回了大帳,剩下四將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不知道出了什麽事。倒是陳任光棍得很,和祖茂告了句內急,借尿遁了。

出了軍營,陳任就直接回到了城裏,適才入城的時候,陳任就看見在官邸旁有家酒樓,所以剛剛和趙雲就約好在這家酒樓碰麵。陳任進了酒樓,要了個雅間,並對小二吩咐了一遍。沒過多久,趙雲也在小二的帶領下進了雅間。

“子賜!”一進來,趙雲就滿臉欣喜地給陳任來了個熊抱,疼陳任呲牙咧嘴。

“三師兄!”感於趙雲的熱情,陳任也不好說什麽,忙是拉著趙雲坐下,要上些酒菜,兄弟倆就開始聊起來,當然,主要還是陳任問趙雲答。

“什麽?”聽到趙雲說他已經拜劉備做主公,陳任差點沒跳起來。

亂了亂了亂了!陳任也不管趙雲奇怪的眼光,當場就在房間內來回走。如果趙雲是拜在公孫瓚的手下,那麽陳任還有僥幸心理,可能是曆史上沒有記載清楚。但是現在趙雲明明白白地告訴他,他是拜在劉備門下,曆史上可是說得很清楚的啊,趙雲是先在公孫瓚手底下做事,後來才被劉備撬走的。陳任現在已經確定,曆史已經被改變了。

忽然,陳任定住了身子。對啊!曆史已經改變了,但我不是還沒事嗎?陳任看看自己的手手腳腳,都還在,沒有像後世的那些電影電視裏演的那樣消失不見。那就是說,這些年來陳任一直所擔心的問題已經不存在了?自己已經再也不用擔心改變曆史會造成自己消失了!陳任心底又有了一種難以言表的喜悅情緒。

趙雲在一旁看著陳任忽走忽停,臉上也是一會喜一會憂,不由得擔心地問道:“子賜,你沒事吧?”

陳任也不管趙雲是否把他當成發神經,直接盤腿坐在榻上,兩隻手托在下巴上,兩隻食指有節奏地在他的臉頰上敲打。熟悉陳任習慣的趙雲自然是知道這是陳任在思考重要問題的習慣動作,也不去打擾,自己一個人在一邊自斟自飲。

陳任的確在思考很重要的問題,經過了後世三十多年,再加上現世二十來年的生活,陳任的心思已經很成熟了,他在考慮將來的路怎麽走。既然已經不用再擔心改變曆史的問題,那麽之前陳任所定下的不出仕的想法也就不成立了,在這亂世當中,自然是權力在手才是最重要的。陳任如果沒有那個能力,倒也就罷了,問題是陳任的能力決定了他要出人頭地絕對要比其他人來得容易!他要考慮的,是怎麽去做,還有做到什麽樣的程度!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