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話 會盟

事實上,整個校場的人都在偷偷的擦汗,就連坐在台子上正中央的孫堅也不免偷偷揉了一下太陽穴。

“大榮!”孫堅不得不製止祖茂,要不然的話,祖茂接下來就該跳脫衣舞了。

“主公!”祖茂被孫堅一喊,這才緩過勁來,摸了摸眼角,竟然還真流下了幾滴英雄淚,不由得讓程普等人一陣惡寒,思考著過往是不是贏祖茂贏得太過火了。

“大榮,我記得你剛剛說過,你新招了一名親兵,是不是就在那五個人當中?”

祖茂一抱拳說道:“是的主公!喏!就是那個瘦瘦的!”說完祖茂手指朝著正在歸隊的陳任一指。

“哦?”孫堅饒有興趣的看著陳任,右手托著下巴,食指還在唇上的胡須上不停地摩擦。

陳任此時還不知道孫堅已經對他產生了興趣,如果知道的話,相信他定要委屈死了。陳任為了藏拙,剛剛在比武時還特地伸了隻胳膊讓對方砍了一刀,雖然是木刀,但也是生疼生疼的呢。

剛剛站回原來的位置,忽然聽得傳令官傳令,校場比武結束,陳任一愣,馬上問起身邊的同伴。同伴們也是一頭霧水,按照以往慣例,他們應當還要和另一場的勝者比一場,誰知今天就這麽結束了。

回到自己的營帳內,陳任不知怎的,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的。沒過多久,祖茂就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來到陳任的營帳。不得不說今天祖茂實在是開心,經過孫堅那麽一問,再加上其他親兵的述說,祖茂也知道今天能贏完全是多虧了陳任。當即好好地誇獎了一番陳任,獎賞了陳任黃金十兩,最後要陳任明天隨他一同去陳留城內與孫堅一起參與會盟。

十兩黃金或許對於普通士兵來說是個天文數字,但對於陳任來說卻算不上什麽,倒是祖茂所說的最後一件對陳任誘惑很大。

與孫堅一同參與會盟!陳任現在做這麽多事,不就是想親身體驗一下曆史的發展嗎?想想明天會盟時能碰上多少曆史人物,有曹操,有袁紹,對了!對了!還有劉關張!天啊!不行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休息,養足精神!

這裏陳任正興奮著睡不著覺,那邊祖茂剛從陳任的營帳內出來,便直接去了孫堅的營帳。

“主公!依照你的吩咐,我讓那陳任準備好明天和我們一同進城!”祖茂一進去就衝著孫堅一抱拳說道。

孫堅微笑著問道:“你是按我交代你的說法說的吧?沒有告訴他是我要他陪同的?”

“主公放心!大榮完全是按照主公所說的去做的!”祖茂雖然性情耿直,但孫堅要他做什麽他就做什麽,絕不打折扣。

“好!我倒要親眼看看這陳任有多少本領!”孫堅眯起眼睛笑道。

陳任是個人才,這是孫堅在清楚問過祖茂有關陳任的所有消息後,立馬就斷定了的。但是這個人才似乎並不是想要太出名,孫堅雖然不擅長謀略,但不代表他手下沒有謀士,與手下人一分析,孫堅馬上就得出了結論:這個陳任應該是為了想要探測探測他孫堅的氣度是否足以成為效忠對象。

對於自己的氣度,孫堅自然是很有信心,所以他要祖茂把陳任帶到他身邊。你不是想要觀察我的氣度嗎?我就讓你站在我身邊好好觀察!想到這裏,孫堅不由得得意仰天長笑。



————————————————————————————————————————————



且不管會錯了意的孫堅,陳任因為太過興奮,一直到很晚才睡著。第二天早上,是直接被祖茂給踹醒的。

陳任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跟著祖茂就來到了軍營的營門處,此時孫堅以及其他三將都已經到齊了,祖茂跨上了自己的戰馬,順便也示意軍士給了陳任一匹好馬。

陳任想起馬上就可以看見許多曆史名人,興奮地他完全沒有注意到,程普等其他三位將軍,甚至包括孫堅本人都沒有帶一位隨處,就隻有祖茂帶上他這位親兵。接過韁繩,直接翻身上馬,那利落的動作落在孫堅的眼裏,也是暗暗讚歎。

“出發!”孫堅此時也沒有表明態度,隻是十分有威勢地一揮手。可哪想到陳任此時的心卻完全沉浸到即將遇到的場麵,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孫堅的動作,孫堅這番作秀可謂是白費功夫。

孫堅的軍營就駐紮在陳留城邊,因此這一路並不長,不一會兒功夫便進了城。陳留城也算是曹操現在的大本營了,算是比較繁華。隻是最近駐紮在這裏的軍隊太多,使得城裏平白多了一股子肅殺之氣。

會盟的地點在原來的陳留官邸,在官邸門口眾人下了馬,直接就往官邸內走,一路上都有軍士帶路。來到大廳,見得裏麵已經坐了幾人。

“烏程侯,長沙太守,孫堅到!”孫堅把自己的名帖交到大廳門口的軍士,軍士接過名帖,大聲宣讀孫堅的身份。

“哈哈!孫太守!歡迎!歡迎啊!在下曹操曹孟德!多謝孫太守為大義而來!”一名黑麵矮個子從大廳內走出,一邊向著孫堅拱手,一邊笑著說道。

天啊!這就是曹操?這就是將來統治半個中原的曹操?這形象!這氣度!這,這,這,這也太差了一點吧?陳任望著眼前的黑胖子,兩眼有些犯暈。眼前的這人絲毫沒辦法跟陳任心目中的霸主聯係起來。曹操雖然穿著一套威風凜凜地黑甲,但與孫堅那相貌堂堂實在是差太多了。

曹操自然是不會知道孫堅身邊一個小兵打扮的陳任心中的想法,熱情地招待孫堅坐在上席,並介紹早已在大廳內的其他幾人。陳任仔細地聽了,卻是不由得失望,在座的都不是很重要的人物,分別是陳留太守張邈,濟北相鮑信以及河內太守王匡。

“東郡太守喬瑁到!”門口的軍士又再次喝道,曹操向孫堅告了個罪,又去笑臉迎接喬瑁了。

又是個龍套人物!陳任不由得歎息,失望的神情形於臉上。陳任卻不知他的神情都被孫堅悄悄收入眼中。實際上陳任的舉動一直都在被孫堅關注,陳任一進來很明顯就在觀察各路諸侯,這讓孫堅更加堅信陳任是在尋求明主。望見陳任失望的神色,孫堅心中暗自欣喜不已。

韓馥、劉岱、孔伷、袁遺、孔融、張超、陶謙、張楊,一名名諸侯紛紛到達,倒是馬騰沒有親自到,而是派了一名手下來,陳任連名字都沒有記住,估計是個無名小輩。曹操在眾人隻間不停地打轉招呼,也虧得曹操的本事,竟然沒有一位受到冷落。

“祁鄉侯,渤海太守,袁紹到!”軍士的一聲喝,在場的所有諸侯都站立起來了。袁紹的名望太大了,更確切地說是袁家的名望太大了,四世三公,袁家的學子滿天下,而袁紹則是袁家這一代最有名望的一人。

隨著眾人都站起迎接,相貌堂堂,身形俊偉的袁紹,穿著一身金甲,站立在大廳門口,向著大廳內的所有人一抱拳,也不說話,直接走了進來。曹操迎了上前,笑著對袁紹說道:“本初!好久不見!”

袁紹望著曹操,微微一笑說道:“孟德!可不要會錯意哦!我這次可不是為了你而來,我來是為了天下大義!”最後一句話,袁紹特意加大了聲音,顯得袁紹特別威嚴。

曹操似乎對袁紹的這一作秀沒有絲毫吃驚,當下請袁紹入了主席。陳任看了看曹操,又看了看袁紹,心中想著,人和人怎麽能差別這麽打呢?你看看人家袁紹長得那叫一個帥,再看看你曹操,明顯不是一個檔次嘛!記得好像當初何進就不怎麽聽曹操的進言,反而對袁紹是言聽計從,這估計就真的是長相問題吧?

陳任這反複看向袁紹和曹操的舉動,倒是讓孫堅心中七上八下,孫堅怎麽也沒有想到袁紹竟然也有如此風采,生怕陳任被袁紹折服,但又不好說破,心中那叫個急啊!

“孟德!可還有幾人未至?”袁紹沒有任何推讓便直接坐到了主席,剛一坐下便問坐在他下首的曹操。

曹操望了一下,大廳內坐著的眾人,心中盤算了一下:“還有公孫伯珪和袁公路未至。”

曹操的話音剛落,隻聽得門外軍士的大嗓門又響起:“北平太守,公孫瓚到!”

“哈哈!剛說到伯珪兄,伯珪兄就到了!”曹操忙上前迎接。

“哈哈哈哈!某的路途遠了些,讓諸位久候,實在是某的過錯啊!請罪!請罪!”一把豪爽的聲音響起,一排五個人出現在門口。陳任伸長了脖子向那邊望去,他關心的可不是公孫瓚,而是公孫瓚身後的劉關張三兄弟。

“啊!”陳任這一看不打緊,可一看清楚陳任就傻眼了,“怎麽他會在這裏?”
更多

編輯推薦

1烽火英雄
2南明風雨
3靖康誌
4列強代理人
5天下第一青樓
6重生之金三角風...
7興明
8大唐順宗(唐朝...
9狗頭軍師
10贗品太監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民國江山

    作者:醉非酒罪  

    架空曆史 【已完結】

    民國初年,兵禍不斷,硝煙蔽日,江山血染。前朝帝王將相的後裔紛紛脫穎而出,群雄逐鹿、攬轡中原、爭霸民國...

  • 天下之逐鹿中原

    作者:子非魚83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十載磨礪,劍鋒所指,血流汪洋。逐鹿天下,縱橫捭闔,所向披靡。這是一個虛擬的時代空間,你可以把它當作是...

  • 憤怒的子彈

    作者:流浪的軍刀  

    架空曆史 【已完結】

    夕陽西下,一個禿頭齙牙三角眼的老男人,端著一碗被落日曬得溫熱的啤酒,就著幾顆幹癟的花生濫飲。俗話說,...

  • 抗日之痞子將軍

    作者:荒原獨狼  

    架空曆史 【已完結】

    他是鎮上有名的痞子,娶媳婦強取豪奪,名聲糟透,卻在婚禮當天被強拉去當壯丁,被迫成了一名軍人,從此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