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十章 進飄香樓

“哎,這裏你不能進去,快讓開,別擾著我們做生意!”門口大漢捂著鼻子,攔在想要進入飄香樓的人,厭惡地說著,甚至於連推都不想推。



年輕人微皺眉頭,話也沒有說一句,變戲法似的,左手上突現一把金黃色的物品。頓時間,大漢的眼睛無比亮堂,如川劇變臉一樣,快速轉換。



“公子,您請您請!”



沒有理會對方臉色的變化,年輕人直接進了飄香樓內。不論是那個世界,人們看重的首先都是權勢和財富。



進了飄香樓,便是在也沒有異樣的眼光,畢竟,門口的數名壯漢可不是吃素的。



“公子,您有熟悉的姑娘嗎?”老鴇熱情地說著,看在錢的麵子上,勉為其難地貼近著年輕人。



“清宜姑娘還在吧?”聶鷹饒有意思地笑著。



已進了皇都城,事情顯得不那麽著急了,而且皇宮,也不是想進就進的,即使聶鷹有著心語給的通行令。況且,這大白天的,很容易被人發現,一個如此狼狽裝扮的人,卻是輕易地進了皇宮,稍有幾分勢力的人,就會打探出什麽,到時候,就是打草驚蛇了。



房間中,依然是那麽的清香誘人,聶鷹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在山上呆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對這溫玉軟床倒很是想念。



見著聶鷹這付模樣,清宜不由大吃一驚,若不是飄香樓等閑之人不得入內,恐怕她真要以為那裏的流浪漢給闖了進來。



唐突到佳人,聶鷹不覺尷尬笑笑:“清宜姑娘,實在不好意思。快給我備水,這付樣子,確實難以見人。”



“公子請稍等。”清宜掩麵笑道,聶鷹的客氣與風趣,為他贏的佳人好感增添了不好的分數。皇都城,飄香樓,大名鼎鼎,能進來這種銷金窟的,那一個不是權勢之人,像聶鷹這樣沒有盛氣淩人的,非常少見。



躺在溫水中,骨頭就要發麻了。微眯的眼睛陡然瞧見佳人緩慢走來,身上衣物正在減少,聶鷹連忙阻止:“清宜姑娘,洗澡我會,請你先出去吧。”



“摁?”看著聶鷹已經洗淨的臉,清宜楞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他曾經來過,又或者是為聶鷹的話而奇怪,來到這裏,卻又不讓自己陪。。。。



“公子,您真的讓我出去?”



聶鷹微微側身,背對著清宜。這種享受,示意的這些年來,不是沒有得到過。不過現下,心中有了牽掛的人,可免則免吧。



“那麽公子,我到屏風後陪你說說話。”清脆聲裏,似微有一分失望?



“那也好,我正想和你打聽個事。”待得佳人不在,聶鷹才是放鬆了下來:“城中好像突然冒出來一些人,姑娘可知道為什麽嗎?”



清宜淺聲道:“公子你好像真的避世很久了,這麽大的一件事都不清楚?三天後就是皇朝軍務大臣七十大壽,各地官員以及多數勢力都來為文大人賀壽,為防有人搗亂,所以城裏才會戒備森嚴。”



“文平大壽?”聶鷹嘀咕一聲,聯想到魂血戰團,神情猛然一震,急聲問道:“你知道他請了那些人嗎?”



“凡是稍有身份的,他都請了,而且女皇陛下也會來。這事已經轟動整個皇都城,文大人真有麵子。”



“心語也來?”聶鷹頓時明白了,文平想在大壽那天,引心語出來,借機謀朝篡位。



“該死的文平。”聶鷹狠狠地罵了一句。



“公子,您說什麽?”



“沒什麽,姑娘,快將衣服拿來給我。”連忙從寬大的浴桶中站起來:“還是我自己拿。”穿戴好之後,直接如上次一樣從窗戶中跳了出去。



“又是這樣?”悄聲細語中,蘊涵著一縷不為人知的哀怨。



出了飄香樓,看準了方向,聶鷹飛快地向前掠去。



華燈初上,大街上到處是人群。已經顧不上掩人耳目,仍憑看到的人指指點點,聶鷹在房屋上,似狸貓一樣跳躍。



來到皇宮大門前,聶鷹迫不急待地將金牌扔給守衛士兵。



“公子是想見陛下?”這樣的金牌擁有的人沒有幾個,所以士兵們知道每一個人手上的金牌是怎麽來的。



“不錯,快點開門。”失去了平時的冷靜,聶鷹臉龐上那道已經淺淺的傷疤此時清晰可見,讓他看起來猙獰無比。這一世為人,情之一字,是聶鷹對大的缺點,但是他並不想改掉這個缺點。人活一輩子,總要有一些守護的東西。



“陛下出宮了,公子是否還要進去?”看到聶鷹如此著急,士兵也不敢怠慢,很快打開了厚厚的宮門。



“知道陛下去那裏了嗎?”連士兵都知道心語不在宮裏,那麽心語就不是微服出宮,應該可以從他們嘴裏探聽到心語的下落。



一士兵無奈地道:“小人們身份卑微,無法知道陛下的行蹤。”



“好好地守著,若是陛下回宮,告訴她,我來找過。還有,讓陛下這些天千萬不要離宮。”說完,聶鷹快速地向蓉城別苑奔去。



皇宮中除了心語幾人,也沒有聶鷹認識的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心語。文平是否要造反?還是一件隱秘的事情,對於這些士兵,聶鷹也不能就此說出,以免引起震蕩。



夜色正濃,為聶鷹的狂奔作了幾分掩飾。皇都城太大,從皇宮來到蓉城別苑,以他不要命的速度,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



推開大門,裏麵黑燈瞎火,沒有一個人。聶鷹頓時有些焦躁:“心語,你到底去了那裏?”



走出別苑,一陣冷風迎麵吹來,天空上,幾顆星星似有若無的掛著。無法找到心語,聶鷹陰沉地在街道上走著。



或許是太入神了,以至於都沒有發現,一向熱鬧的街道,來往的人竟然是沒有多少?走著走著,聶鷹猛然神情大變,漫不經心的身軀飛快地掠向一邊的幾處房屋空擋中,繼而直接躍上房頂,向著前方沒有燈火處閃去。



“小子,這一次,你別妄想逃走。”一道熟悉的聲音自天空中陰森地傳來。正是文忠。話音還在空中飄浮,十數條人影從四麵八方的黑夜中,疾速射向上竄下跳的聶鷹。



瞧著眾多強者的合圍,聶鷹暗罵一聲:“該死。”心中記掛著心語的事,居然將平日裏的萬分小心給拋到了腦後。



目光稍微掃視了一圈,在靈覺幫助下,聶鷹迅速調整方向,向著其中一處掠去。人在半空之中,一抹亮光飛速升起,淩厲的劍氣在劍尖稍做停頓,然後無比快捷地射向前方之人。



眾人微微一驚,均是沒有想到,這種情況下,聶鷹竟然不直接衝出包圍圈,反而主動進攻,讓他們的一番打算頓時落空。



微弱燈光映射下,聶鷹嘴角邊,泛起一縷冷冷的笑容,若不是靈覺強大,他真的會如對方所想,按著剛才的方向衝去。那麽就著了敵人的道了。



“好小子?”文忠冷冷喝道,身影一閃即現,出現的地方,正是聶鷹先前所奔的方向。



劍氣穿過空間氣流阻擋,眨眼間射到黑衣人身前。黑衣人身軀微微一頓,舉起手中重劍,狠狠地砸向過去。



‘嗤’地一聲,劍氣消散,黑衣人得意的笑了一聲,重劍一揮,便是向前衝去。但是瞬間,黑衣人身影猛地頓住,聶鷹已經不在他視線中。



趁著黑衣人格擋的空隙,聶鷹快速地掠向一邊,朝著另一人射去。這般舉動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卻讓這些人殺機更濃,如此,分明是不將他們放在眼裏。



“找死!”那人大喝一聲,身形一錯,避開了聶鷹的攻擊,雙腳互相接觸,便是出現在聶鷹一側,手掌帶起強大的力道,重重地劈向聶鷹胸膛。



快捷的速度,讓聶鷹逃不了,單掌成刀,轟然劈出。倆掌相交,卷成氣流成柱。一聲悶哼,後退幾步,旋即人影飛速閃來,強悍的掌勁狠狠地擊打在聶鷹胸口,使得聶鷹飛速地向後退去。



“不自量力!”眾人冷哼一聲,快速地向著聶鷹圍去。



可驚奇的是,聶鷹在後退之中,速度依然矯捷,那般模樣,似乎並不是被擊退時該有的姿勢,而是故意設定。在這裏,不像是山脈中與老四對戰,聶鷹沒有半點的依仗。靠著靈覺,首先挑上了這些人中最弱一人,讓他們看到自己的實力,進而輕視自己。然後攻向另一人,挑起他們的怒火,使那人一開始不會有試探心理,直接出最強的攻擊,將他擊退,借此逃生。



一瞬間,想到這麽多,聶鷹經驗確實豐富,但也危險之極。若非文忠自信,感應到聶鷹實力已經不堪一擊,自己不屑動手,而且十多名黃級強者在,根本不怕,那會讓聶鷹逃的出去。



“上當了,好狡猾的小子!”等文忠發現不對之後,聶鷹已經衝到遠處。冷哼一聲:“在絕對實力麵前,任何計謀都會無用!”不見有任何動作,文忠身軀直接騰上空中,如大鵬,閃電般地射向逃遠的聶鷹。



僅僅是數分鍾的時間,聶鷹重新出現在文忠視線中。感受著愈來愈近的強大氣勢,聶鷹快速掃了眼周圍,沒有多想,向著燈光明亮處衝去。



皇朝有法令,不得在城中大生事端,上一次,因為這個,文平被禁半年,若這次再被發現,就算文平勢大,能無事,也無法保出文忠的性命。而一位綠級強者,對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都意味著強大。



此舉果然奏效,愈接近人群,文忠的速度不得不慢了下來。如此,聶鷹在全力之下,逐漸地拉開了二人的距離。略微鬆了口氣,聶鷹慌不擇路,身體湧動的血氣,加上對方氣機的鎖定,使他腳步有些浮動。



強忍著胸口的痛楚,聶鷹疾速在人群中穿行。這樣雖然令得對方難以追捕,但是人群總會散,而且,嚴重的是,聶鷹支持不了多久。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