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九章 針鋒相對

望著遠處的皇都城,聶鷹稍頓片刻,便是加快速度,向前奔去。離著城門隻有百米的時候,前衝的身軀驟然停了下來。在視線中,城門口處,赫然有著數十名士兵把守,稀奇的是,可是除卻士兵外,還有五個身穿同一服飾的精壯漢子。



身形迅速隱入身旁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幾乎在同一時間,一道謹慎的目光快速地射向了聶鷹原來所立的地方。



聶鷹抬望著那五人,奇怪之處在於,那五人並不是隨意地站在城門處等人,瞧他們肅然的臉色,及那強繃出的氣勢,便是知道,他們在守候。



聶鷹離開皇宮業已多天了,知道這件事的人到底有多少,文平是否知道,還不得而知?但是見到這一情況,聶鷹不得不小心點。現在的他,不能出任何的閃失。



在大樹後沉吟片刻,眼神快速地掃過附近的地勢,轉身向著皇都城其他幾個城門口奔去。當三個城門全都逛過之後,聶鷹更覺的有些不對勁,因為其他倆個城門口,同樣是有著幾名精壯漢子。心中不覺升起一抹疑竇,難道這短短的近一月時間,城裏發生了什麽大的事情嗎?還是這些人,是為了。。。



看著前麵這座城市,那足有二十米高的城牆,讓聶鷹很是無奈,他的實力,在白天,根本無法攀爬上去。等到晚上,聶鷹已經是沒那個耐心了。心語給的金牌,他現在不敢用。



瞧了眼自己這身很顯狼狽的裝扮,聶鷹暗自點頭:“試一試!”旋即邁開步子,徑直向著城門走去。



來到眾人身前,士兵們包括那個壯漢微微地皺起了眉頭,其中數人直接地將鼻子捂住,對著聶鷹,問也不問,便是厭惡地揮揮手,示意他進去。



一國之都,本來聶鷹現在的裝扮很難入內,不過這裏的士兵們也不單是以貌取人,先前那一番動作,也是本能反應。城外山脈中,猛獸妖獸眾多,不乏一些貴公子為了炫耀而進到山脈中狩獵,而狼狽逃回來的,也不在少數,隻是聶鷹有些麵生罷了。



“你等等!”正當聶鷹邁進城門內時,突然一人出聲喊出了他。剛有些放下的心猛然被提上,雙拳微微握住,深吸口氣,緩慢轉過身子,淡淡道:“何事?”



一名壯漢不緊不慢地走來,離聶鷹幾米的時候,停了下來,或許是因為聶鷹身體真的太髒,僅打量了數秒,便將腦袋偏到一邊:“你叫什麽名字,為何這麽狼狽?”



見對方這樣的表情,聶鷹緊繃的心放緩了下來,“聶鷹,被妖獸追擊,所以。。。”下麵的話不說,眾人也是知道。



頓時,眾人發出了一道哄笑聲,以為聶鷹又是某家的公子哥,為了逞能弄成這樣,一名士兵譏笑道:“王大人,讓他快點回去洗漱一遍好好休息吧,看他的模樣,在山上,已經被嚇壞了,哈哈!”



這名喊出聶鷹的壯漢也是笑了起來,隨即往後退去,“沒事了,你走吧。”



淡笑一聲,聶鷹轉過身子,快速地向人群中奔去,瞬間,即被人海淹沒。這般樣子,真的是一個被嚇壞了的人,惹的眾人再次發笑。



望著房間中的冷豔女子,敏兒微微地歎了口氣。自聶鷹走後,每次早朝下來,心語都會來到這個聶鷹曾經住過的房間,一坐,便是大半天的時間,茶水膳食都是不用。



“敏兒,陛下在嗎?”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亂想中的敏兒。



“在,霜月郡主請稍候,婢子進去通報一下。”



段霜月點點頭,聶鷹離開皇宮,不知去向的消息傳至府中後,老者曾不止一次的下達命令,務必要將聶鷹帶到段府,不論死活。



與其說這段時間,段霜月經常來皇宮找心語,是為了打探聶鷹的下落,倒不如說,她隻想知道聶鷹究竟是否平安。



段霜月明白,不管聶鷹被段家,還是被文平找到,下場隻有一個----死!此刻的緲無音訊,她的眼神深處,竟深藏著一縷慶幸的意思。



“郡主,陛下讓您進去!”



推開房間的門,看到裏麵的心語,段霜月心中頓時有些不是滋味,憤怒或是嫉妒,她也不知道,這種情緒為何而來?難道。。。“不,絕對不可能!”這個念頭很快被壓下,段霜月鎮定的對自己說。



“姐姐!”



心語淡淡道:“你來了,坐。”聲音全然沒有了往日的輕靈,讓人很容易就聽出,透露出一股靜靜地哀傷。



“姐姐,聶鷹他,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嗎?”想了一會,段霜月還是問出了這個這些日子以來,她經常問的問題。



心語聞言,倒是流露出一抹滿含深意的笑容,“妹妹你這個問題,我聽了不下數十遍。老實告訴姐姐,是不是對聶鷹,你也產生了微妙的感情?”



不等段霜月回答,心語自言呢喃:“這個家夥,長的並不好看,可是嘴角邊的那一縷若隱若現的壞壞笑容,著實讓人神迷。而且以他的那種性子,很難讓人討厭吧?”俏臉龐上,不由自主地升起極大的幸福感。



看著心語的模樣,段霜月心中嫉妒更甚,她與聶鷹一段時間的相處,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對方好在那裏,所以不明白,為何心語在聶鷹身上,會有這麽大的感受。但最重要的是,她無法知道,為什麽在看到心語如此模樣時,心中會產生妒嫉,難道這便是吃醋?



“不會的,一定不會!”段霜月略現驚慌的說了出來。



“什麽不會?”心語抬起頭望著段霜月,輕聲道:“你我姐妹這麽多年,你的性子我很了解,突然間由一個野蠻丫頭變成一個大家閨秀,這很令人驚奇。我相信你的感情,可是,我更知道,你所圖謀的是什麽?”



話鋒猛然一轉,心語平淡的語氣突顯淩厲:“你父,至你兄長,所做的一切,朕都看在眼裏。朕明白,這個位置,很多人眼紅著,但是朕並不介意,因為朕從來都不怕挑戰,你與朕一起長大,想必很明白朕的性子?”



“陛下?”房間中的氣氛,忽然變得緊張起來。



說來奇怪,二人之間的關係甚是微妙。二人一起長大,情同親生姐妹,任何事情彼此都不會隱瞞。心語從繼承大統之時,就知道,段家人對這個位置一直念念不忘,與段霜月,這份姐妹情,卻是從未淡忘。



心語也知道,段家與她的爭鬥開始之後,段霜月與她親近,更是為了想知道她的心思與一些行動。而段霜月心中更加明白,二人中間,已經有了一道難以平複的鴻溝。但是,倆人從未像今天現在這樣,以君臣之語來說話,而且,這話說的是如此透徹。這一切的轉變,似乎都是因為一個叫聶鷹的人。



“霜月,這麽多年來,朕一個人守著皇宮,守著皇位,守著天下百姓,麵對各方的壓力,朕從未有過退縮,即便是這壓力如山大,讓朕絲毫感受不到任何一種情意存在。但是,聶鷹對我,非常重要,重要到我可以傾盡整個皇朝之力讓維護他的安全。”



“霜月,你懂朕的意思嗎?”心語含笑看著對方。本是甜美的笑容,卻讓段霜月不寒而栗,或許說,時至今日,段霜月才知道,心語會有著如此大的堅持,不論是對皇朝,還是對聶鷹。前者,她知道是應該,但是後者,段霜月不能釋懷,到底聶鷹與心語之間發生了什麽事,讓得心語對他,會有這麽濃厚的感情?



“霜月,不論我們之間如何,朕都不想看見聶鷹出任何狀況,不然,朕會發瘋的。”似乎是怕對方不明白,心語再次強調了一句。



段霜月起身,對著心語微微施了一禮,進而沉聲道:“陛下的話,霜月很清楚,但是,霜月知道自己在做什麽。至於是對是錯,對霜月來講,都不重要,因為這條路,這件事,霜月都會做下去,永不會改!”



“霜月?”聽著這段近乎是決裂,且是語帶雙關的話,心語霍然起身,神情中已然帶上了幾分冷意。



“陛下!”段霜月淡淡一笑,道:“其實您與我,都隻不過是可憐的人。身處權利中心,很多事,並非可以按照自己的心願來做。當然,比起霜月,陛下您的身份高貴了很多。可是,陛下,霜月敢說,在您心裏,他也不是最重要的。這點,您不會否認吧?若是他知道,您認為,他還會對您一如從前嗎?”



不知道聶鷹做了什麽,讓心語對他如此關懷?但段霜月清楚,一個男人,要得是一份完整的感情,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這個人心中有某樣東西比那個男人更重要。



看著心語有些呆滯的表情,段霜月心頭一陣舒暢,可旋即想到自己也不外乎如此,那份得意,轉瞬即失,好像去的更快。



隨著人潮快速向皇宮方向走去,一路上,讓聶鷹看到許多神色嚴謹的強者,這些人個個戒備森嚴,似在尋人,又或是維護治安?頓時,心中存在的疑竇迅速增大。



所以,聶鷹急需要知道一些消息,那麽?抬起頭望著遠處,一處熱鬧的樓子出現在他視線中,刹那間,邪惡笑容在嘴角邊顯現。



“那裏,似乎更容易探聽到一些消息。。。。”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