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劍意

見著聶鷹手中劍尖上,一股清晰感覺到的銳利氣流聚而不散地漂浮著,眾人對視數眼,緩慢地散去。將這些人的表情全部看在眼中,聶鷹嘴角邊不由地揚起一抹邪笑。瞧見笑容,段霜月芳心微動,眸子中,閃現出一道微不可查的精光。



“聶兄果然不凡!”段問微笑道,臉龐上,一絲驚訝快速地湧現。放了百多年的武技,居然有著這麽強悍的效果,段問是做夢也沒有想到,頓時間,聶鷹在他心中的價值,快速地上漲了幾分。



“僥幸而已。方才一番小試,略有所得,就不陪二位了。”淡淡地說了一聲,聶鷹轉身向著房間內走去。眾人的驚訝,也僅於此,相信那一番表演後,在想起壞心,也得好好地掂量一下。



“聶公子?”段霜月突然叫住了聶鷹。



“恩?”聶鷹轉過頭,看著叫住他的段霜月。對於現在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聶鷹不止是沒有起上一些好感,反而在內心,更多了幾分警惕。能如此完好地控製住自己的情緒,性格舉止言談,說變就變,這樣的人,若說不是一個厲害角色,打死聶鷹也不相信。



俏臉上頓起一道紅暈,一幅欲迎還休地模樣,讓人見了,便是不由自主地湧起一股衝動。段霜月含羞道:“不知明天可有時間,我想出府一趟,你能不能陪我一道。”



沉思片刻,聶鷹應道:“好吧。”

…………………………………………..

段府密室中,老者在聽了段問的話之後,肅然的老臉上,也是掩飾不住,流露出許些的驚訝。更是挺直了身軀道:“此等人物,一定要讓他留在段府,即便付出任何代價,都在所不惜。”



“王父?”段問大楞,印象中,很少見過老者出現這樣的表情,以段家的權勢,就算是綠級強者,見過的也不在少數。為段家效勞的強者中,也有著這等境界的強者,可是老者從未這樣的激動過。



“這聶鷹雖然是突出,潛力不錯,可值得王父您如此慎重嗎?”



老者看了眼段問兄妹,微歎一聲,“你們二人還小,大陸上有很多事你們還沒有接觸到,你們隻要記住,竭力留住聶鷹,不惜任何代價,懂了嗎?”



“是,王父!”



對著段霜月,老者沉聲道:“月兒,你那天晚上說要親自去試探聶鷹,現在為父全力支持你,務必要將聶鷹牢牢地握在手中。”



段霜月笑道:“王父您放心,聶鷹他跑不掉的。進了段府,便是段府的人,如果我們無法留住他的心,那麽隻能算他倒黴了。”俏聲細語中,暗隱著一份殺機。



許久之後,段問兄妹都已離開了密室。靠在椅子上,老者濁眼中,驟然倆道犀利的眼神閃出,身軀在微抖之時,淡淡深綠色光芒湧現。



“無玄劍終於有人練成了,隻要牢牢地掌握住聶鷹,預言終會讓我所破,那麽新的時代,將是屬於我段家的。哈哈!”密室中,一陣舒心狂妄的笑聲不停地回蕩著,經久不息。

…………………………………………..

走出房間,掃了眼四周,聶鷹飛快地翻上院牆,縱身一躍,身軀快速地沒入黑暗中。數分鍾後,聶鷹小心地來到練武場的一個角落中。



不久之後,另一道身影疾射而至。身軀剛剛穩下,便是對聶鷹恭敬地道:“多謝兄弟相邀,吳天感激不盡。”



聶鷹擺擺手,製止了對方的客氣。白天在閣樓前,所有的人在聽聞聶鷹修煉成無玄劍時,眼神中均有些陰狠與覬覦,隻有吳天,散發出來的是狂熱。這種狂熱,是對武道的一種追求。而且吳天的直性子,讓聶鷹多有好感,所以才約他現在見麵。



“吳兄也修煉過無玄劍,有什麽困惑,盡管說。”



吳天沉思許久,方坦然道:“無玄劍沒有攻擊招數,隻有一式劍意。不怕兄弟你笑話,我對著無玄劍,整整十天,也是無法領悟。”



聶鷹點點頭,鏡藍大陸的修煉,不用於水藍星上修煉界,更多的是像那些武術,追求的是強大的攻擊。如此一來,便不能很好地去感悟天地至理。



聶鷹修煉過破天之決,以後的境界是怎樣,他不清楚,但目前,他清楚地知道,奧氣在於毀滅以及狂暴。就像是一個全無修為之人,對那些高深強者的極度渴望,正因為這樣,一旦讓他們接觸到某種功法與武技,便是一味地沉浸在其中,而忽略了修煉需要的一點,就是不強求。



這一點,任何人都知道,卻是少有人做到,聶鷹自認,自己也無法做到不強求。之所以能將無玄劍修煉成功,憑的是明玉決在一定程度上,與無玄劍有著相似之處。



將自身感悟說與吳天,然後輕聲道:“劍之意,在乎一切皆平凡。不是以人在控製劍,而是心在控製,這樣,心至,意到,劍到。。。。。”



聶鷹雙指成劍,在空中揮舞,頓時,如夜空中點點繁星,聶鷹身前方,氣流急劇翻動,相互撞擊時,湧現起絲絲地火花。



一縷劍氣瞬間在指尖湧現,洶湧瞬息,然後暴射而出,那點點火花,似被人吹滅一樣,消匿地無聲無息。



將自己領悟到的,沒有絲毫保留地全部告訴了吳天。瞧著沉浸在遐想中的他,聶鷹笑了聲,悄悄地離開了練武場。



一路行過,聶鷹也在思考當中。對吳天說的簡單,實則已是聶鷹所有的家當。而其中,他自己也多有不明白的地方。



再次與餘三的交手,勝了,可聶鷹心中並沒有多大的成就感。那一劍刺出,隻是將餘三逼退,讓他受了些小傷,這個結果,聶鷹很不滿意。



按照心中的想法,這一劍至少要讓餘三無再戰之力。雖然限於本身實力,不能完全發揮出當前領悟的無玄劍威力,不過,今天的施展,仍有不小的瑕疵。全身真氣湧動,全力以赴下,關鍵時刻,劍勢居然稍頓了一會。



聶鷹知道,這一頓,或許是對方強大的氣機所至,但更多的是,自身對無玄劍的掌握不夠火候,還不能做到一氣嗬成,如行雲流水。



“劍意的修煉,在於心之控製。奧氣貫穿其中,達到無堅不摧的效果。。。。”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泛起無玄劍的修煉口訣。



聶鷹喃喃地道:“真氣奧氣,都是人修煉出來的,難道這無玄劍,真的需要破天之決的配合,才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威力嗎?”臉龐上,些許淡淡地迷惑快速地顯現。



想到這裏,聶鷹頗有些無奈。本身實力,他才修煉到凝氣境界,被鎖在腦子中的明玉決功法,以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衝破枷鎖去得知,這樣,也就無法讓他去對比,以後的境界,是否會讓無玄劍消除口訣上所說的,奧氣使無玄劍達到大成之道?



皺著眉頭回到房間中,深呼口氣,對著窗外明月,聶鷹靜思許久,才緩慢地沉入了修煉之中,倆道真氣平穩流出,在不同的經脈中運行。



修煉者必須循序漸進,切勿心浮氣燥。若是不能很好地控製自己的內心情緒,不能以平常心去麵對更強實力帶來的誘惑或者類似方才這樣的打擊,那麽,走火入魔,經脈碎裂,將會隨之而來。



無疑,聶鷹是位心裏素質不錯的修煉者,瞧著現在入定狀態,先前的迷惑已盡數消去。呼吸盡然有序,靈氣湧動間,依著口鼻,快速地流進聶鷹體內。心神已然全部放鬆。



一夜的時間在修煉中悄然而過。退出修煉狀態,聶鷹在房間中微微地活動了一番。剛剛修煉結束,人體機能都處於巔峰狀態,若馬上放鬆下來,多少有些浪費。這個經驗,可是聶鷹獨家擁有,經過多年的實踐,才得出來的。



“今天,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嗬!”



數分鍾後,聽到院子外麵的輕微腳步聲,聶鷹停下活動的身軀。打開房門,眼前頓時一亮,一襲綠袍完好地展現出美妙的身姿,褪去了青澀,成熟的味道讓人難以自控,段霜月便是俏生生地站在他麵前。



“聶公子,早!”看著對方眼神中的一些異樣,段霜月心中多有幾分得意之色,俏臉上的笑容更加妖豔。



“早!”聶鷹應了一聲,“我們走吧。”隨即邁出房門,帶頭走出了院子。



段霜月一臉愕然,不明白聶鷹的反應為何這麽快,這麽淡?她那裏知道,聶鷹對她,已經有了幾分敬而遠之。



走出段府,聶鷹突然停下腳步,仰望著虛空,用一種隻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敗了餘三,那麽該是時候找柳宣算賬了。”昨天答應段霜月陪她出去,也正是為猛虎戰團的事情打算。



大陸上,巔峰強者,才能做到無視皇朝的強大。文平的存在,讓聶鷹不得不顧忌。段府在皇朝中的勢力能不能比文平強,聶鷹沒有辦法推斷,但是拉上段霜月,多少會給文平帶來一些壓力,到時候,不至於縮手縮腳。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