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全城總動員

舔舔嘴唇,快速地吐出一口濁氣,連同心中的那股鬱悶一起的吐到了空氣中。在小鎮子上擊殺柳青開始,聶鷹已經知道自己在也無法擁有那種平靜的生活。



知道了猛虎戰團背後的人物,以及心語言語中隱晦的要求,聶鷹不感意外,反而是溝起了心中隱埋已久的那份不為人知的心性。



少年時代,親眼目睹大娘二娘為了爭鬥父親的寵愛,爭奪大哥二哥還遙遙不可及的家主之位,時刻地對自己母子百般侵壓。



年少氣盛的的聶鷹,在某一天達到散氣境界時,便在一個夜晚趁著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悄悄地潛入大娘二娘的房間裏,將二人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當時若非他母親及時趕到,隻怕少年的聶鷹一時控製不住自己,當真會做出某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來。饒是這樣,那二人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不敢走出房門。



至此以後,大娘二娘再也不敢對聶鷹母子起太大的壞思想。在聶家,甚至是在四大家族內,聶鷹的凶名人所皆知,一些人無謂地去惹他,另一些人不敢去惹他。一幫後輩中,儼然是一個孩子頭。



這個凶名一直到雪兒的出現,才逐漸被人們遺忘。而直到後來,那一場刻骨銘心的變故,讓得聶鷹縱身聲色之中,使所有的人都以為聶鷹從此消沉下去。



現在如重生一般來到鏡藍大陸,過去的一切都煙消雲散。沙唐小村的月餘時間,讓聶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靜,如今平靜也是過去,讓聶鷹心中重新多了一些牽掛,不知不覺間,那股消失多年的凶性再次地悄然而現。



站立人群中,一抹邪邪地笑容掛在嘴邊:“無法逃脫,那麽就去麵對,人生應該這樣,不是嗎?”對著空氣淡淡地說了這樣一句話,腦中頓時有了一些想法。



回到所住的酒樓中,酒樓中的掌櫃忙點頭哈腰地道:“大人,您的房間還給你留著的,但是。。。錢已經是不夠了。”



隨手扔給了他一些金幣,聶鷹快速地回到了房間中。白天人多,在街道上行過的時候,還察覺不到到底是不是有猛虎戰團的人在搜尋他,不過,以他們的勢力,必不會讓自己安心地過下去。眼下,多修煉一會,也多添了一分對生命的保障。而且,聶鷹也想好好地研究一下,破天之決究竟能不能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一些幫忙?



凡是修煉,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目的。在蓉城別苑的短暫修煉,聶鷹已是知道,破天之決與百花妙法,修煉到了極至,都是超脫天地,達到無上境界。



專一精而不駁雜,這個道理聶鷹懂,所以才沒有接受心語的好意。不過吸取別人所長融為己用,這樣的事情,聶鷹也很樂意去做。



盤腿坐在床上,擺出修煉的姿勢,片刻間,在功法的帶動下,劍心與丹田中,倆道真氣緩緩地流出,開始在已通的經脈中運行。不過十數分鍾,聶鷹便是發現,真氣運行的速度,比還未接觸破天之決前,竟然快上了一絲。這讓聶鷹高興不已。



真氣的速度加快,積聚的速度也會隨之變快,對敵時,會更快地調動自身真氣,讓攻擊更加快捷。修煉時,也可以節省許多的時間。



將修煉者特有的靈覺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仔細清晰地感受著真氣遊走時的每一個細微之處,漸漸地,心神進入到忘我的境界之中。



身體內所有的一切,仿佛是被映像機放映出來一樣,全部都清晰地出現在聶鷹的腦海中。細小的脈搏跳動,血液的循環,全都在感受的清清楚楚。



一個大圓滿結束,真氣快速地流回丹田與劍心中。驀然間,丹田中,一道並不是真氣的能量突然地暴湧而出,似乎是想抵抗著真氣的回歸。



“這是奧氣能量?”聶鷹微微吃驚。粗略地修煉了一遍破天之決,達到了黃級一葉的修為,對與聶鷹本身已經修煉了二十餘年的實力來講,這股奧氣根本不會對聶鷹的真氣產生什麽影響,所以,聶鷹才毫無顧忌地讓它一直壯大到現在這個地步。



沒有想到,當真氣離開丹田後,奧氣能量便開始有所異動,想要霸占著整個丹田。



“不愧為充滿了攻擊力與破壞力的能量,竟然占有欲這樣的強大!”奧氣能量的抵抗隻堅持了片刻的時間,便是讓真氣重新回歸到了丹田中。



緩慢地退出了修煉,聶鷹輕聲道:“奧氣修煉,可以讓人擁有強大的攻擊性與爆發性,固然有著可取的地方,但是能量太過於霸道,掌控起來卻是難了很多。而且,能量猛烈,反噬的機會太大,這可能就是大陸上強者在衝擊新的一個境界時,會落的經脈盡斷下場的主要原因吧?”



與心語的聊天,聶鷹對大陸的了解更深了一層,無數年來,那難以置信的逆天級強者鮮有出現,至此,聶鷹多少有些明白。



“不過,奧氣並不是不能為我所用?”聶鷹淡淡一笑,手掌翻開,微微地抖動,掌心中,再次凝聚的奧氣能量躍然出現。



雖然有著諸多的缺點,可是自身真氣卻是有著包容萬物的本性,否則,就無法達到無上境界,因為,超脫自然,首先要看透自然,理解自然。真氣即為本身之氣,毫不誇張的說,即是容納了自己本身的思想。



奧氣能量的霸道與猛烈,讓人難以駕馭,導致在修煉過程中,會出現掌握不住的情況發生,比如說是被反噬,陷入心魔之中。但如果本身真氣可以完好的駕馭著奧氣,將會成為聶鷹新的一種攻擊手段。



有得必有失,想要駕馭奧氣,必須專心地去修煉破天之決,讓它達到與本身真氣同樣的高度。不然,真氣強大,而奧氣在真氣麵前,如同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就算這個小孩子擁有極大的爆發力,也無法對真氣這個大人產生絲毫的幫助。



想到這裏,聶鷹不覺苦笑連連,明玉決的修煉,讓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修煉破天之決,如果倆種功法同時修煉,有沒有這個精力先不說,單是能不能掌握住倆種功法之間的那道分界線,聶鷹就沒有把握。想法雖然很好,卻是沒有辦法去實現,終究還是要放棄這專門為戰鬥而生的奧氣能量嗬!



房間中漆黑一片,已經是晚上了。



“現在填飽肚子才是最要緊的事情。”聶鷹喃喃地念著,走出了房門。



晃悠著在走廊上,樓下的大堂中,忽然傳來一陣騷動的聲音。。



“掌櫃的,有沒有見過這個人?”一道凶神惡煞般地聲音響起在大堂之中。



片刻後,掌櫃顫抖著聲音道:“沒。。沒有這個人。”



‘蓬’地拍桌子聲響響起,再次地升起了那道凶神惡煞般地聲音:“給我看清楚點,若讓我們查出你在說謊,這家酒樓從此就要變成一片灰燼了。”



囂張的聲音讓得眾多食客大為的不舒服,不滿地聲音頓時連成一片。



“吵什麽吵,猛虎戰團辦事,都給老子安靜些,不然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猛虎戰團?”聶鷹冷冷一笑,“竟然這樣的搜尋,看來殺我的念頭很大嘛?”快步地走向樓梯口,望下去,櫃台上,數名彪悍大漢正圍著那名澀澀發抖的掌櫃。



“猛虎戰團很威風嗎?”在幾名大漢的恐嚇下,食客中,仍有一名不和諧的聲音發出。



幾名大漢冷肅地轉過頭,望向聲音傳來處,突然地個個臉色大變,似乎是遇上了某一個大人物,連忙轉過了身子,將那股不敢發出的怒火,全都灑在了掌櫃身上。



“欺負人,猛虎戰團倒是做的很出色?”



幾名大漢再次變動臉色,轉過頭,隻見樓梯口,一名年輕人施施然地走了下來,神情中,帶著森冷的殺機。



“副團長,人在這裏?”其中一名大漢大聲喝道,幾人的身軀同時地向外麵退出。



“想走?”已經走下樓梯的聶鷹身軀一晃,身影驟然化成一道模糊的紫影,捏指成劍,淩厲的劍氣,自指尖發出,劃破狹小的空間,頓時刺耳駭人。



“哼哼!”那幾個還未來得及奔出酒樓的大漢,便是被這道劍氣齊齊地劃過胸口,整整齊齊地倒在酒樓的門口。



酒樓中的食客一片嘩然,均是沒有想到,這名看似不起眼的年輕人,出手居然會如此的快捷而又狠辣。



“小賊,找死?”在聶鷹出手之後,酒樓外,那名被幾名大漢稱為副團長的人已經是衝入了酒樓,隻不過晚了一絲,沒能救住幾人。見此,怒火下,身軀微微扭轉,飛快地衝向聶鷹。



碩大的拳頭,帶起強悍的勁氣,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泛起細微的波動,夾雜著破開空氣的聲音,拳影瞬間出現在了聶鷹的身前。



感受著強大如山的壓力,聶鷹身體上,強烈的戰意迅速飆升了起來。真氣快速湧動,伸動雙指,犀利地劍氣閃電般地迎上。



‘砰’在眾人注視下,倆者快速地碰撞,一道巨大的響聲自中間升起,二人周圍處,桌椅全部碎裂。



‘蹬蹬’幾聲,聶鷹後退之時,那堅硬的地板便是同蜘蛛網一般,快速地裂開。悶哼一聲,雙腳重重一跺,聶鷹的身體,如扶搖直上的雄鷹,衝破了房頂。



“哈哈,猛虎戰團除了人多之外,我看不出有什麽特別之處?今天的幾具屍體權當是收個利息,帳,我會慢慢地和你們算的。”



身形快速的落進人群中,繼而沒入黑夜裏,消失不見。但聶鷹那森然笑聲,卻依然是在此地上空不斷地徘徊。笑聲中所蘊含的殺意,讓得眾多圍觀的人渾身冷意大生。



猛虎戰團內,柳宣在聽到了那個副團長的稟告,臉色頓時鐵青,他想不通,如此一個難纏的對手,他猛虎戰團何時得嘴過?不過眼下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派人與我姐夫打個招呼,使皇都戒嚴,封閉城門,讓他幫忙搜尋那小子。”



“傳令下去,就算是翻遍整個皇都,都要把那個小子找出來,死活不論!我就不相信,他還能飛上天不成?”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