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

  ……唯有美國老人史迪威不能理解中國人為什麽會為這樣一場在他看來根本就說不上勝利的戰役而舉國歡慶?……徐小曼道:“黃總編,我就是衝著貴報隨軍記者這份充滿刺激與挑戰的工作來的。”……濃墨重彩的仁安羌之戰,隻不過是中國遠征軍首次出國作戰期間創造的最後一抹亮色……

  #####

  中國遠征軍在同古保衛戰中的表現,使日軍極為震驚,對自己的敵人表示了由衷的佩服,飯田中將不得不歎服重慶200師英勇善戰,鬥誌可嘉。

  英美聯軍對中國遠征軍的拚搏精神更是讚不絕口。

  蔣介石得知戴安瀾廖耀湘聯手在同古重創日軍,興奮異常,因為這是中國軍隊進入緬甸以後打的第一仗,他立即召來陳布雷,要他起草一個對戴安瀾、廖耀湘的嘉獎電。

  隨著最高統帥部的嘉獎電在空中飛馳,中國大後方的報紙也是一派祝捷之聲,照例是雪片般的“號外”,渴望勝利的中國人又一次為來自異域的喜訊狂熱地激動了一番。

  唯有美國老人史迪威不能理解中國人為什麽會為這樣一場在他看來根本就說不上勝利的戰役而舉國歡慶?

  按照他與杜聿明製訂的“同古會戰”的戰略目的,不僅要殲滅日軍第55師團,重創第33師團,其勝利的階段性標誌是收複仰光。如今仰光不但未能收複,反而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同古也丟給了日本人,何勝之有?

  利在哪裏?

  同古戰役一結束,史迪威就懷著不可遏止的憤怒飛往重慶。他要把發生在緬甸前線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當麵向中國的最高統帥講清楚,討一個說法!同時,他也帶去了一個新的戰役計劃,為了保證戰役的成功,他必須要中國戰區的最高統帥給他一個明確的承諾。

  跟隨史迪威飛回重慶的徐小冬情緒無比複雜。專機抵達白市驛機場是上午9點左右,等接他們的車隊進入市區,經過上清寺時,他透過車窗看到無數的重慶人正高舉著慶賀國軍同古大捷的橫幅,揮動著小紙旗,不停地喊著口號,在大街上舉行盛大的慶祝遊行。

  與史迪威一樣,徐小冬也並不認為這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勝利,戴安瀾和第200師的弟兄們的確打得很好,重創了敵人,打出了中國軍人的形象和自信,氣焰囂狂的日本人也的的確確挨了中國遠征軍當頭重重一棒,讓他們從此後再也不敢小瞧中國軍隊。但是,遠征軍長官部製訂的戰略計劃遠沒有達成,一場激戰之後不僅沒有實現自己的戰略預期,相反,丟掉有著極其重要的軍事價值的同古,也就極有可能導致中國遠征軍出國之初擬定的戰略進攻轉為戰略退卻,他再清楚不過,同古之戰的勝利者並不屬於中國人。

  可是,看到目前因這場戰役而忘情狂歡的後方同胞,他依然是激動萬分。他能理解,不單是蔣委員長、史迪威,包括每一個中國人,都太渴望一場真正的勝利了,即便是一點可憐、虛幻的勝利的影子,他們也會把這影子當作真正的勝利來自我陶醉一番!

  次日晚上,史迪威出席了美軍顧問團為他舉行的一個小規模的內部酒會。因為在場的幾乎都是美國軍官,史迪威也就少了外交禮儀上的做作與拘謹,放開來多喝了幾杯威士忌,或許是因為心情不暢,借酒澆愁,竟弄得酒意上了頭。

  10點鍾左右,徐小冬把史迪威送回招待所上床休息後,向同機飛回的美軍參謀梅裏爾少校請了一個鍾頭的假,便自己駕著吉普車馳上了大街。

  黑夜裏的重慶城沒有了大轟炸留下的滿目瘡痍,但是徐小冬熟悉的一幢幢大樓消失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竹木搭就的臨時性建築。日機的轟炸已經改變了重慶的城市麵貌和重慶人的生活習慣。白天轟炸仍然頻繁,老百姓大多時間都躲在防空洞裏,即便敵機沒來轟炸,上街也不安全,沒準敵機突然就來了呢?所以,老百姓如今要買東西,大都選擇晚上出門,商號店鋪也就開得很晚。夜裏十點以後的大街上,正是熱鬧時分。隻不過夜裏實施了燈火管製,大街上的路燈全都滅了,商鋪的門窗也都用厚厚的麻袋做成簾子,遮住了屋內的燈光。滿街黑影幢幢,徐小冬又不能開車燈,隻得不停地按響喇叭,讓車子像蝸牛一樣緩慢往前蠕動。

  徐小冬的家在大坪,是重慶城西麵的近郊。從上清寺出去原本七八分鍾的車程,卻走了十五六分鍾。

  徐家小院,落在一條僻靜的小巷中。

  他把吉普車停在門外,上前敲響了院門。

  “哪個?”

  聽到妹妹的聲音,他突然感到鼻梁發酸:“快開門,你哥。”

  一串急促的腳步聲響過,院門“嘩啦”開了。

  “哥——”喜淚盈盈的徐小曼大叫著一頭撲進了哥哥的懷裏,又蹦又跳,高興得哭了起來。

  徐小冬趕緊在眼上抹了一把,強笑著說:“呃,傻妹妹你哭個啥呀,哥不是好好的嗎?”

  小曼一臉淚花地說:“前些時候,一個軍官來家裏說,你上戰場為父親報仇去了。我和媽媽,就再也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母親窗口的燈也倏然亮了,屋裏有了響動。

  “快,去看看媽媽。”

  母親一見著兒子,免不了又是一番喜淚縱橫。

  待激動勁過後,母親才說道:“冬兒啊,前次那個中校軍官來家裏,說你上戰場為父親報仇去了,我問他你上哪兒報仇去了,他說他不能講?媽媽雖然算不上深明大義,道理還是懂的,軍隊有軍隊的紀律,他能專門跑到家裏來告訴我們這個消息,也就不容易了,哪兒還能再為難別人呢?你別看剛才媽媽哭了,那是高興,是真高興啊!冬兒,自你爸爸死後,媽媽就隻有一個念頭,我的兒女長大後隻要能去打日本人,能為死在日本人手裏的爸爸報仇,媽媽我就再無所求了。”

  徐小冬說:“我那時候是先期到仰光去執行一項秘密任務的,當然需要嚴格的保密了。連我們的遠征軍出國之初,也是不能對外宣傳的,一直到同古戰役打響後,報紙一宣傳,全世界才知道了我們。”

  徐小曼喜滋滋地說:“哥,這次遠征軍在同古打得太漂亮了,消滅了日本人整整一個師團啊?可是,同學們大都搞不清楚日本人的一個師團到底有多少人?”

  徐小冬說:“這不是軍事秘密,哥告訴你,日軍的一個師團,相當於中國軍隊的一個軍,一般有兩萬多人。”

  小曼的眼睛鼓得老大:“天呐,兩萬多人,戴安瀾一仗就消滅他兩萬多人,倭寇蕞爾小國,有多少人給我們消滅啊?”

  徐小冬一愣:“誰說我們在同古消滅了日本人一個師團啊?沒這回事的。”

  “嘿,哥,這可是《中央日報》登出來的啊,頭版頭條,通欄大標題就是‘同古大戰戰果輝煌,殲敵一個師團’,每個字都有雞蛋大。《中央日報》誰辦的啊,它還能說假話?”

  徐小冬苦笑了一下,不忍心掃母親和妹妹的興,悻悻道:“不要盲目樂觀,日本軍隊的裝備比我們好得多,士兵素質也普遍比我們強,要徹底打敗他們,還是相當不容易的。”

  徐小曼道:“那當然,全麵抗戰打了5年多,我們這麽大個中國還沒把小日本打贏,鬼子兵那武士道,也夠厲害的了。”

  除了關心戰事,母親和妹妹也很關心他在緬甸的生活,徐小冬盡撿讓母親和妹妹高興舒心的事講。他說中國的抗戰勝利在望,日本人必敗無疑,啥原因?因為強大先進的美國參戰了,日本的戰爭資源與軍事能力根本無法與美國抗衡。

  哥哥的這番話像一把火,燒得徐小曼熱血沸騰,她說:“‘戰幹團’眼下正在招生,我們學校不單學生,還有好幾個年輕老師都參加了,我也報了名。可是,他們說按照兵役法,三丁抽一,五丁抽二,我們家隻有兄妹二人,哥哥已經當了兵,妹妹就沒資格報名了。還說我們家是烈屬,屬於政府照顧的對象,所以更不能讓我當兵。哥呀,媽呀,我都快急死了。”

  徐小冬笑著說:“打仗有我們男人頂著,真要輪著你們娘子軍上陣,我們這個大中國恐怕也就離亡國不遠了。”

  徐小曼不高興了,高聲嚷道:“哥,你這是大男子主義,看不起我們婦女!這次‘戰幹團’就是要招女兵嘛,連蕭玉那樣的大家閨秀都接到入伍通知,明天一早就要到‘戰幹團’報到了。我為什麽就不能上戰場去為爸爸報仇雪恨?你想,要是我們兄妹雙雙上戰場殺敵,沒準還會成為一段當代佳話哩。”

  “蕭玉?”這個突然從小曼口中冒出來的名字引起了徐小冬的興趣。

  “小妹,我告訴你,和你最要好的那位女同學的男朋友也和我在一起。”

  徐小曼喜出望外:“你是說高軍武?哎呀,這麽長時間裏,蕭玉正為不曉得他的消息急得要命哩……”

  這下把徐小冬搞糊塗了:“呃,小妹,蕭玉的男朋友到底是誰呀?”

  “就是你剛才說的高軍武啊。”

  “不,不對。”

  “什麽對不對的呀?難道我還不清楚蕭玉的男朋友是哪個嗎?”

  “我說的是和我在一起的不是高軍武,是程嘉陵,就是那次我們在海棠溪碼頭見過的那個細皮嫩肉長得像個女娃娃的翻譯官。”

  “你說啥?程嘉陵也去了緬甸啊!”

  “這還能有假?他現在在參謀團當聯絡官,我們都住在梅苗,常在一起喝咖啡聊天。”

  徐小曼說:“哥,你弄錯了,程嘉陵從來就不是蕭玉的男朋友,而隻能算是一個癡心不改的追求者。蕭玉唯一的男朋友,是高軍武。哥啊,你真是的,剛才讓我白替蕭玉高興了一場。”

  徐小冬得意地說:“什麽白高興啊?哥要讓你真正的高興。我告訴你吧,高軍武我也知道,這次同古戰役,他們特務大隊就打得非常好。”

  “真的?”

  “開戰之前,我還在皮尤河同他見過一麵。他是大英雄嘛,我當然很崇拜他了,還主動和他說了一會兒話。”

  徐小曼一下從凳子上蹦了起來:“哥,你不曉得這個消息對蕭玉有好重要啊!我們馬上去城裏,讓蕭玉也紮紮實實高興一回!”

  徐小冬看看表,為難地說:“我出來時隻請了一個鍾頭的假,還有十幾分鍾,時間不夠了。”

  徐小曼抓住哥哥的手就往門外拖:“哥呃,你把我送到蕭家花園就走嘛。”又衝母親嚷,“媽,今晚我不回來了,就和蕭玉一床睡。”

  母親搖搖頭,愛憐地說:“瞧你這個急性鬼,哪像個女孩兒啦。”

  徐小冬隻好扭頭對母親告別:“媽,你老保重,明天一早我就得隨史迪威飛回緬甸了,下次再回來看你。”

  徐小冬把妹妹送到蕭家花園大門口,連車也沒下,趕緊回招待所銷假。

  徐小曼深更半夜送上門來的消息,果真讓蕭玉高興得無法形容!一肚子的心裏話“咕嘟咕嘟”往外冒,正愁找不到人傾訴,哪裏還有一絲睡意?

  徐小曼今天夜裏讓哥哥一把火燒得渾身熱血沸騰,滿腦殼都是想穿軍裝想上戰場的念頭,睡意全消,也就樂意躺在床上陪著蕭玉擺擺龍門陣。

  蕭玉自從二月裏的那個寒冷的深夜目送高軍武和特務大隊的車隊離去,就四下打聽高軍武去了哪裏?她估計以程德惠在國軍中的顯赫地位,或許知道這個軍事機密,便想托嘉陵去他老漢嘴裏掏情況。

  可奇怪的是,這些年來三天兩頭有事無事總喜歡往她家跑的程嘉陵,需要他露麵時偏偏再也不見了蹤影。挨了半把個月,蕭玉再也耐不住了,便自己大著膽子闖進了程家門。沒見著嘉陵,倒是見著了嘉陵的父母親。

  蕭玉上門,對程家人來說是樁稀罕事,對她自是十分的熱情周到。可一問到嘉陵,程德惠卻說隻知道兒子執行重要任務去了,什麽任務,去了哪裏,則一概不知。蕭玉從他的模樣看出不是對她保密,而是真不知道。

  這麽一來,蕭玉就真是無計可施了。

  走了高軍武,接下來的日子裏,蕭玉就突然有了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小曼的到來讓蕭玉知道了高軍武的準確消息,便把《中央日報》的隨軍記者狠狠埋怨了一通:“你哥都說高軍武他們特務大隊在同古打得很好,可那鬼記者,不但他們的名字提都沒提一下,連部隊的番號,也沒介紹介紹,這樣做,豈不是埋沒了我們這些英雄?”過了一會兒又自問自答,說,“這可能是出於保密的需要吧?報紙一登,敵人不就對我們部隊的番號一清二楚了。呃,小曼,說話呀,咋變成個泥塑木胎了?”

  徐小曼此時關心的事情卻與蕭玉不同。

  她呼地坐起身子說:“蕭玉,天一亮你去了‘戰幹團’,丟下我一個人咋個辦?你知道我父親是咋個死的,你也曉得我家和日本人的仇恨有多深。我哥去了緬甸,殺日本人為父親報仇,我這當妹妹的,說啥也不能在後方閑著看熱鬧呀!”

  蕭玉也替她惋惜:“可有政府的兵役法管著,招兵的人也沒法收你呀?”

  徐小曼氣憤地說:“我才不管這法那法哩!我就不信,中國人上戰場打鬼子,還要受限製!”

  蕭玉說:“你家是有名的烈屬啊,政府對你這樣的家庭,當然更得另眼相待,特意照顧了。”

  “這叫照顧麽啊?這是侵犯公民徐小曼的殺敵報國權。我哥說了,如今美國人已經參戰了,小日本凶不了幾天了。再不抓緊時間當兵,勝利了再去就一點意思也沒有了。哼,不行,我不能就這麽算了!”

  到天快亮時,蕭玉終於撐不住勁兒,迷迷糊糊睡了過去。徐小曼卻仍無半點睡意,一個人靠在床頭上翻報紙看。沒想,居然就在窗外傳來第一聲雄雞啼鳴聲時,讓她無意中看到了《正氣報》上的一則招聘啟事。而正是這一則啟事,將極快地改變她的命運……

  雖然一夜未眠,天亮後蕭玉和徐小曼仍不敢睡懶覺,匆匆去飯廳吃過早飯,便要出門。

  等蕭玉從樓上下來,外麵已經圍了一大群人,除了鄭麗卿,十幾個大媽小媽加上不少兄弟姐妹都聚在了一起,專門為她送行。

  對她有撫育之情的大媽眼淚婆娑地說:“小玉,部隊裏苦得很,實在受不了,就言語一聲,大媽我厚起臉皮去找你爸的老部下,讓他們把你留在重慶城,三天兩頭也可以回家來添添油葷。”

  蕭玉笑著說:“大媽,我現在又不是‘萬裏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我們‘戰幹團’4總隊就駐在長江對岸,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不要傷心,好不好?”

  蕭玉依依不舍地向大家揮了揮手,毅然轉身登上車向著過江躉船駛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大唐空華記
10紅牆檔案(二)...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三)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