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3

  當天下午,除戴安瀾以外的第200師營級以上軍官們便明白了史迪威上午視察陣地時說的“我馬上要帶著你們去收複仰光”是什麽意思。

  在飛機場師指揮部召開的營以上幹部參加的軍事會議上,史迪威將軍詳細地講解了他和杜聿明謀定的“同古會戰,收複仰光”的戰略計劃:由第200師在同古頂住當麵之敵,英軍在卑謬頂住當麵之敵,另調第5軍2個師、第6軍1個師、第66軍兩個師共5個師,在中英坦克支援下,首先圍殲同古當麵之敵,得手後再向進襲卑謬的日軍發起攻擊。

  聽起來這似乎是個讓人振奮不已的計劃,一旦成功,收複仰光,將日本人逐出緬甸,便是指日可待之事。

  但是,從當時戰場總體形勢力量對比來看,這種思路讓人顧慮重重,史迪威的熱情歸熱情,重慶的蔣委員長沒有真正想把實際指揮權賦予這位美國參謀長的意思,在離開臘戍時他將指揮權交給了杜聿明,但一切都還要經過他的指示。更重要的是,中國將領們對計劃中擔任援助的英國人實在不抱信心。

  麵對中國軍官們對英國人的群起指責,史迪威將軍也流露出了他眼下最大的擔憂,那就是駐緬英軍將絕大部分車輛都用於運載人員物資撤往印度,對中國遠征軍支持相當不力,導致新22師直到前一天才過曼德勒南下,96師的行動也相當遲緩,而第66軍的兩個師,出畹町以後迄今還在滇緬公路上一步步向南走著。

  抱著極大戰鬥熱情的史迪威一麵積極協調英國人的空中支援和坦克支持,一麵熱情地督促遠征軍積極采取行動。

  盡管不大情願拚中國人的血本幫英國人奪回仰光,又有蔣委員長在重慶富有深意的遙控指揮,但如果緬甸失守,損失最大的還是中國,但杜聿明審時度勢,在深思熟慮之後感到自己心中的“同古攻勢”與史迪威的思路大體一致,所以還是決定支持史迪威。

  他們都把作戰的重心放在了200師師長戴安瀾身上。史迪威在視察了同古的情況之後,對戴安瀾充滿了信心。

  然而戴安瀾對擔任右翼的英國人卻懷著極大的擔憂,要是英國人一旦頂不住日軍第33師團的進攻,關鍵時刻要撒了腳丫子,那可就把中國人給賣了。

  史迪威以極莊重的態度向戴安瀾保證:“我和杜將軍在製訂這一作戰計劃之前,特地拜會了亞曆山大總司令。我們要求他們一定要固守卑謬,亞曆山大將軍已經向我們作出了承諾。我會盡一切努力保證這一切的,請放心,戴師長,我的參謀梅裏爾少校已經到了卑謬,他會和斯利姆將軍協調,盡力配合你的。”

  豈料,當史迪威趕回梅苗指揮部後,一份從卑謬發來的電報即刻便讓他感到事情大為不妙!

  這份電報正是他派往卑謬英軍第1軍團指揮部擔任聯絡協調工作的梅裏爾少校發來的。電報說,他趕到卑謬英軍指揮部後,即向斯利姆將軍通報了同古會戰的具體計劃,請求英軍密切配合。

  曾經戰功卓著的斯利姆將軍聽罷梅裏爾的要求,還算給了他一點鼓勵,表示願意配合收複仰光。

  但是,當梅裏爾到英軍各處陣地上走了一遭之後,發現英軍官兵神情沮喪,鬆鬆垮垮,懶懶散散,全都沒有心思構築防禦工事,他大感愕然,立即向斯利姆將軍匯報。

  斯利姆聽後無可奈何地說:“英國軍隊連遭重創,士氣很低,軍官們幾乎喪失了所有的威信。我盡了最大的努力,也許上帝指給我們的撤退計劃,可以說是我們目前能夠想得到的唯一、最好的出路了。所以,坦率地講,如果要打敗日軍,恐怕還主要得靠中國軍隊了。”

  梅裏爾覺得自己像掉進了冰窟窿——他想象得到英國人的敷衍,但沒有想象得到現實如此嚴峻。

  聞訊後心急如焚的史迪威立馬飛往重慶,親自向蔣介石匯報緬甸戰場出現的變故,並請求蔣介石再派一個軍緊急入緬。

  雖然史迪威的要求都得到了滿足,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遠水解不了近渴的道理,要搶在日軍發起進攻之前迅速集中5個師和200輛坦克,對敵第55師團先發製人地加以包圍殲滅,困難還相當多。飛回梅苗遠征軍指揮部後,他派羅伯茨去第6軍監軍,派懷曼、帕特諾去催第5軍加速前進,派斯利尼坐鎮英軍總部協調。他還多次敦促亞曆山大派火車、汽車運送中國軍隊,供應中國軍隊的糧秣彈藥,並要求英國從印度調來坦克加強中英盟軍的進攻能力。整個人忙得如同陀螺。

  但是,戰爭的主動權並沒有掌握在史迪威手中,當他天上地下四處奔波忙碌時,日本人已經先於中國軍隊完成集結,首先向盟軍發起了進攻。

  日軍攻占仰光後,繼續攻擊並奪占了代庫、奧坎地區。而與此同時,中國遠征軍第5軍、6軍到達並接防了原來由英軍守衛的同古、莫契、南梅、黑克、洛馬提、佩崗等地,英軍則向西線的卑謬、禮勃坦、緬拉一帶地區集中。日軍大本營由於開始策劃“瓦城會戰”,第55師團兵力不夠,第18師團和第56師團及兩個坦克團分別從曼穀、馬來西亞向仰光趕來。

  日軍第55師團打響了同古之戰的第一槍。

  這支日軍是從中國戰場上抽調來的師團,在長沙會戰中,曾遭到重創,經過半個月的補充整頓才調到緬甸戰場。新任師團長竹內寬中將,是個野心勃勃、“江田島”精神十足的日軍年輕將領。他指揮部隊在緬甸毛淡港口登陸,僅用4天時間就占領仰光。兩仗一打下來,英軍一潰千裏。他見英軍不堪一擊,為了擴大戰果,他甚至置後方空虛於不顧,率領師團窮追猛打,企圖一舉攻下曼德勒。

  19日淩晨,日軍一個快速大隊500多人分乘摩托車、汽車、裝甲車浩浩蕩蕩向著同古以南35公裏處的皮尤河大橋飛速馳來。在緬南戰場上以勢如破竹之勢橫掃英軍如卷席的日本人驕焰萬丈,同樣沒有把中國軍隊放在眼裏,甚至連搜索隊也省略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此時此刻,在他們兩側山嶺密密的草叢間與對岸莽蕩的山林裏,中國軍人無數黑洞洞的槍口已經瞄準了他們。

  伏在北岸河堤後的軍部騎兵團一見日本人的車隊已經馳上了大橋,隨著團長一聲令下,早已安放在橋上的500公斤炸藥瞬間爆炸,將整座大橋連同跑在前麵的汽車、摩托車、裝甲車連同車上的日軍士兵一起掀上天去,隨後再“劈裏啪啦”地落進河裏,濺得河中水花蹦起老高。

  幾乎就在大橋轟然上天的一瞬間,兩側山嶺上手榴彈像冰雹般地向著公路上砸了下來。在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輕重機關槍也爭先恐後地響了,密集的子彈恰似無數道雨鞭掃下,公路和橋頭上頓時響起一片鬼哭狼嚎之聲。

  “殺——”林叢中陡然響起一片驚天動地之聲,早已埋伏在此的特務大隊上千名健兒如上千隻出林猛虎般向著人仰車翻的公路和橋頭上衝了下來。日軍引以為自豪的武士道精神此時不知跑到哪兒去了,汽車、裝甲車亂成一團,紛紛離開公路驚慌地轉著圈掉頭,活著的日本人扔下滿地死屍和傷員,沒命地往車廂上爬去。

  高軍武抱著一挺輕機槍衝上公路,向著已向來路上瘋狂逃去的汽車P股掃光了彈匣裏的子彈。這一仗生俘敵兵3名,公路和橋頭上癱著60多具日本人的屍體,連車掉進河中溺斃的不下50名。

  打掃戰場的時候,鄒喜子從一輛被擊毀的汽車駕駛室裏拖出一具腰上掛著指揮刀的屍體,大喊起來:“呃呃,打死一個當官的!”

  邵青陽和高軍武都趕了過去,從領章看出這是一名少佐。高軍武從他的軍用挎包裏發現了地圖、軍官身份證和一本《滇緬作戰手冊》,得知被擊斃者叫做嘰部經一郎,這股敵軍屬第55師團143聯隊的山村支隊。邵青陽當然知道這些東西的重要性,親自把繳獲的地圖文件送到了戴安瀾手中。其他人也紛紛翻動各自繳獲的戰利品。高軍武摘下了日本少佐的指揮刀和高統馬靴,比劃了幾下指揮刀,感覺很是威風。

  戴安瀾得知特務大隊和騎兵團旗開得勝,高興地對邵青陽說:“你們特務大隊果然名不虛傳,我200師是中國軍隊的精銳之師!你的特務大隊則是我手中的一柄利劍,你和林團長這次前哨戰打得漂亮,首戰告捷,打出了軍威,為中國遠征軍爭得了好名聲,我要給你們請功!”

  皮尤河伏擊,是中國軍隊入緬作戰後取得的首次勝利。

  戴安瀾正看著邵青陽繳獲來的地圖和文件,已經得知第200師初戰告捷的史迪威和杜聿明坐著吉普車也趕到了同古。

  聽取了戴安瀾的匯報後,杜聿明說:“鬼子的報複心很強,他們在皮尤河吃了虧,必然要打上門來,你們要提高警惕,準備打大戰啊!”說到這裏,杜聿明定定地看著戴安瀾:“如果敵人來進攻,200師能守幾天?”

  “我保證守10天!”戴安瀾堅定地回答。

  史迪威在一邊點點頭說:“我在路上設想了一個作戰計劃,因為你們200師已在同古形成了吸附日軍的態勢,我們準備就現成態勢殲滅敵人,由你部將當麵之敵吸引在同古,廖耀湘的新22師和餘韶的96師馬上就到了,他們來後,從側後圍殲他們,來個同古大會戰。我們打勝了這一仗,就可以反擊,奪回仰光。”

  幾天後,蔣介石的複電批準了史迪威的同古會戰方案,這讓性格外露的史迪威十分高興。但是他卻並不知道,蔣介石在支持他的同時,也給杜聿明單獨發來一份密電,要他“機動行事”,隨時把史迪威的動靜和各種情報匯報重慶。

  史迪威有了蔣介石的首肯,立即驅車來到已後撤到梅苗的英軍總司令部,拜會亞曆山大勳爵。

  大概是皮尤河伏擊的勝利讓亞曆山大看到了一絲光芒,他這次慷慨得頗讓人意外,滿口答應派出部隊,開往西線卑謬,策應中國遠征軍在同古的戰事,同時向中國10萬大軍提供糧食、蔬菜、肉類等食品,提供中國軍隊的運輸工具、戰車及醫療設備。

  史迪威這下徹底放心了,臨走前,居然有興趣開玩笑說:“將軍,你們英國人真會用人,為了保衛你們的殖民地,既要中國軍隊來當保鏢,還要我們美國人來指揮保鏢,中國人、美國人,甚至連我這個美國中將,都效命於你們英王陛下了。”

  皮尤河初戰告捷後,200師幾乎天天在戰鬥中度過。

  20日拂曉,日本人在飛機的掩護下,將留在南岸擔任襲擾任務的特務大隊和騎兵團驅逐到山上後,中午挺進到最杯、坦德賓一線,向第598團展開進攻。一整天,到處都是槍炮隆隆、硝煙彌漫。幾座小高地上,雙方反複爭奪,誰都不肯後退一步,但誰也無力打垮對方。

  連遭重創的日軍惱羞成怒,出動了兩個聯隊,在30多輛戰車、20多門大炮和空軍的掩護下,再次對598團猛攻。戴安瀾不斷派兵補充前沿陣地,又將剛剛趕到的軍、師戰防炮部隊調來支援,對日軍戰車猛烈轟擊。

  看到598團陣地前打得炮火連天,特務大隊和騎兵團主動從側翼對敵實施反擊襲擾,神出鬼沒,打了就跑,跑了再來。這一天,日本人傷亡慘重,不得不全線後撤。

  中國守軍剛剛鬆了一口氣,不料午夜過後,狡猾的日軍又突然摸黑發起猛攻,598團沒想到敵人會采用這種“拖刀計”,最杯陣地最先被突破,官兵不得不退到坦德賓對峙。

  次日,日軍在飛機、大炮、坦克支援下猛攻坦德賓陣地。隨著密集的炮群轟鳴和飛機尖厲刺耳的俯衝轟炸聲,日軍再次發起了全麵攻擊。爆炸燃燒的大火濃煙,遮雲蔽日;穿雲裂石的槍炮聲使得原本滿目蒼翠的土地變得如開鍋一般。

  22日,日軍又加大火力進攻另一處前沿陣地鄂克春。20多架飛機輪番轟炸,壓得地麵的598團守軍抬不起頭來。12門山炮和20輛戰車配合著地麵步兵向598團陣地撲來。日軍步兵隱蔽在戰車後麵進攻射擊,火力密集,槍彈如雨。598團戰士的子彈打在戰車鋼板上當當作響,卻絲毫沒能阻擋日軍半步。

  眼見形勢危急,副團長黃景升幹脆衝到前沿指揮。由於598團陣地沒有反坦克兵器,槍榴彈射程有限,手榴彈破壞力又不夠,眼見日軍快速迫近,黃景升當機立斷,命令士兵用集束手榴彈炸戰車!

  士兵們分別迅速將十來個手榴彈捆紮好,飛快躍出戰壕,卻被一一射倒,黃景升扶著戰壕,布滿血絲的雙眼幾乎噴出火來,終於再也忍不住,一躍而起,跳出戰壕,就地一翻,把陣亡士兵身邊的集束手榴彈抱在懷裏,連連翻滾,飛快將集束手榴彈塞到車下,又疾速翻滾到一旁,即刻聽到驚天動地的巨響,戰車四分五裂。

  士兵們頓受啟發,接二連三翻出戰壕,滾到戰車旁,轟隆聲不絕於耳,一輛輛戰車灰飛煙滅。

  躲在戰車後的日軍一看勢頭不妙,趕緊後撤。乘著598團士兵正為炸戰車成功而歡呼,稍一鬆懈之時,日軍抓緊利用後麵開來的戰車擋身,又開始掃射。

  黃景升立刻向士兵們大呼“趴下,臥倒!”隨即被子彈擊中,一輛戰車直衝他而來。

  眼看著副團長倒下,戰車凶猛重回,班長程洪倒吸一口涼氣,抱著集束手榴彈衝向黃景升,一把將他拖起來,準備將他背回。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程洪衝到黃景升麵前時戰車也衝到了他們麵前!

  程洪原本可以打滾離開,但他雙眼怒焰噴射,猛地一把推開黃景升,自己瞬間便被戰車撞飛,就在意識還沒有離開的刹那,程洪奮力拉響了集束手榴彈……

  很快598團撤出鄂克春,屋丁、三祖以西陣地相繼陷敵。守軍向著同古城且戰且退。

  血戰數日,局勢已到危急關頭,增援的兄弟部隊遠水解不了近渴,亞曆山大痛快答應策應第200師戰鬥的部隊兵力,直到現在也沒有動靜。

  又近拂曉,日本人出動30架飛機,輪番轟炸同古城及第200師陣地。

  城裏的房屋被炸毀,守軍陣地工事被炸塌。同時,日軍人又兵分三路,向同古城發起攻擊。一次次衝鋒被守軍擊退。第二天,日軍仍然三路圍攻,配合著日軍飛機連續轟炸,守軍高炮陣地被摧毀,對日機已無法構成威脅,日機在空中為所欲為,出動得更為頻繁。

  眼見守軍傷亡慘重,戴安瀾一咬牙,決定放棄一部分陣地,讓日本人縱深插入,敵我交錯,飛機的空中轟炸便沒有了用武之地。這一招果然奏效,深入腹地的日本人被守軍死死纏住,退不能退,進又進不得。一直到傍晚,戴安瀾才下令再次後退。日本人見天色已晚,害怕中國軍隊設有陷阱,停止了追擊。

  但是,始料不及的是,處於遠征軍後方的克永岡飛機場丟失了。

  這是200師遭到的最沉重的打擊!

  守衛機場的是李樹正的軍部工兵團。他們雖然作戰能力不算強,但工事卻修得十分專業堅固,即便敵人重兵來犯,不付出慘重代價也不可能輕易得手。萬萬沒料到的是,這天下午4點左右,五六百名緬甸男女老百姓驚驚慌慌從西麵向著工兵團陣地奔來,人群中女人哭,小孩叫,還有和尚在嘰裏咕嚕地念經。守軍大聲喝令其止步,緬人嘈嘈雜雜地嚷了一通,續又蜂擁前行。

  副營長況忠跳出工事對空鳴槍警告,讓他們趕快離開,否則就要開槍了,仍然製止不住人群亂擁。況忠見人群離工事也不過四五十米了,急得不行,忙向李樹正嚷道:“團長,不打不行了,要是日本便衣隊混在裏麵怎麽辦?”

  工事裏的守軍也都探出身子呆呆地觀望。

  “不搞清楚不能亂來!”李團長也跳出了工事,一邊觀察一邊說道,“我看清楚了,裏麵還有不少女人和孩子嘛。堂堂的中國正規軍,來自禮儀之邦的仁義之師,不分青紅皂白地向緬甸的女人和孩子開槍,和日本鬼子不成一樣的禽獸了?”

  話音未落,隻見一片手榴彈已經當頭砸來,炸得中國士兵人仰馬翻,一片混亂。男人女人,霎時全成猙獰恐怖的瘋魔,日本便衣隊和緬奸掏出輕機槍和快慢機向著華軍陣地一擁而上。況忠當場斃命,李樹正則跳進工事裏躲避。緊跟著,敵人跳進中國軍隊的工事,見人便打。

  看到便衣隊和緬奸得手,緊隨在後麵的日軍一個聯隊趁虛而入,如同風卷殘雲一般很快奪占了飛機場和火車站。

  工兵團死傷300餘人,團長李樹正等40餘人被俘。從印度加來機場起飛給200師運送軍火給養的兩架飛虎隊的運輸機此時卸完貨後正欲返航,眼見大批日軍狂呼亂叫著衝了進來,趕緊起飛升空。結果隻有詹姆士少校冒著敵人密集的彈雨駕機起飛,僥幸逃出同古。另一架飛機來不及起飛,連機帶人落入日軍之手。

  工兵團的士兵如潮水似的逃出了飛機場和火車站。戴安瀾聞報怒不可遏,立即將師指揮所移往色當河橋東。並數次組織部隊反攻,拚死奪回機場車站,但卻沒能成功。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大唐空華記
10紅牆檔案(二)...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三)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