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

  ……這個曾經一度蒙受猜疑,被指為“漢奸”的血性軍人用自己的鮮血給了世人一個明確無誤的答案……這是一句簡單的承諾,但是,對蕭玉而言,聽到的卻分明是無比鏗鏘的誓言……蔣介石撣了撣身上的灰塵,徑直踏著死傷衛士的鮮血走到庭院之中,神情悲憤地舉目仰視著空中這場激烈的戰鬥。

  #####

  或許是因為日本飛機長時間隔三差五地猛烈轟炸使第5戰區廣闊的戰場上空的氣溫也升高了不少,1940年的夏天分明比往年來得早了許多。

  剛進五月,離入伏尚早,鄂北、豫東、皖西一帶便已是驕陽似火,溽暑難當。樹葉低垂著頭,熱辣辣的陽光穿透樹枝,將跳躍的光斑灑在原野、山川和城鎮上。

  這年五六月間,中日雙方準備已久的又一場大戰役終於在這片已經飽經戰爭蹂躪的土地上拉開了帷幕。

  與一年前同樣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戰役不同,那一次是中國軍隊主動展開大進攻,而這一次則是日軍率先動手。

  日軍越來越認識到隻有給中國以更大的軍事打擊,迅速殲滅中國軍隊的主力,徹底解決中國問題,才能用強大的軍事力量來應對劇烈變動的國際形勢。如果進攻宜昌,可給第5戰區的中國軍隊沉重打擊。而且,宜昌又是進入四川的門戶,距中國戰時軍事、政治領導中樞重慶隻有480公裏,所以這一部署具有極重要的戰略地位。

  中國最高統帥部早在兩月前就已獲悉日軍有從信陽、武漢向鄂西北大舉進攻的企圖,也立即采取措施,積極應對。

  李宗仁根據蔣委員長的指示,以一部堅持正麵防禦,以多路挺進日軍後方,積極施行襲擾,主力結集後方,等待日軍疲軟後再與之決戰。

  他將所屬部隊,進行重新部署,分為左、中、右3個集團軍正麵迎敵。

  左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中央集團軍總司令黃琪翔,59軍軍長張自忠則升任右集團軍總司令。機動兵團總司令湯恩伯與預備兵團總司令孫震則集中後方等待時機。

  5月1日,15萬日軍兵分3路,向漢水東岸第5戰區部隊突然發起大規模進攻。

  大戰乍起,右路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立即親率總部與軍直各部前往快活鋪,抵近戰場指揮,一麵下令戍守在漢水東岸的各部分頭迎敵,一麵指示西岸部隊做好出擊準備。

  邵青陽的特務大隊也奉命離開白家嘴小學,隨黃維綱的第38師行動。

  戰鬥打響不久,日軍仗恃強大火力很快將中國軍隊的防線突破。南路日軍突破長壽店陣地,北路日軍攻占泌陽,中路日軍和池田支隊從隨縣開始發動正麵攻擊。三路日軍在突破第5戰區一線陣地後進展迅速,以每天30至40公裏的速度向前突進,連下唐河、王集、隨縣,賡即對棗陽形成合圍之勢。

  深夜,高軍武率糾察隊巡查在快活鋪的大街小巷之中。他此時的任務,已不是抓違規違紀的軍人,而是提防由漢奸和日軍組成的便衣突擊隊。

  兩天前,河對岸的一個往前線運送給養的輜重隊就被敵人的突擊隊給打掉了。

  巡查到由手槍營的弟兄們警衛的集團軍總部門前,高軍武看了看表,已經是夜裏11點半了,可是總部大院裏發電機依然轟轟作響,一間間屋子裏燈火通明。他隱約地知道主官們正在商議戰事。

  夜涼如水。高軍武心裏卻起了點點波瀾。眺望著總部大院的燈火,他暗暗猜測張自忠將軍應該如何運籌帷幄?

  其實一直以來高軍武對張自忠的感覺都有些複雜。

  剛上北大,他就抱著一腔熱血和同學們一道走上街頭參加了反對華北、平津自治的“一二·九”運動,冀察政務委員會的成立遭到他們強烈反對,但張自忠卻出任了代理委員長;再後來,張自忠在日本人刺刀之下又出任北平市長!或許是迫於壓力,8天後他辭去了所有職務,在北平消失了。

  北平民眾不能理解,一向激進的北大學子更覺得不可理喻。

  然而,張將軍的赫赫戰功卻又明白無誤地擺在麵前。高軍武跟隨父親領略過喜烽口大刀隊的風采,張將軍親臨長城視察陣地,治軍有方,獲得過“青天白日”勳章,徐州會戰,台兒莊之役更是戰功彪炳。

  高軍武矛盾的感到張將軍像一本深奧的書,不是一兩天就可以輕易讀得懂的。

  他當然也絕不可能猜得到,現在,他們的張將軍——總司令正在院裏主持一個決定自己生死的會議。

  會議結束時,張自忠突然鄭重宣布:“我決定明天親自過河去督戰!”

  大家都驚呆了,主將不在後方坐鎮反而深入火線,實在不妥!

  屬下們紛紛勸阻,蘇聯顧問也忍不住開口:“將軍自重!統帥深入陣地,如此靠前,聞所未聞!”

  張自忠正色說到:“身為軍人,就是要看為國家死在什麽地方!你們趕緊回去,按我今晚布置的辦就行了。”

  見張自忠堅持要親赴火線,實在無法阻攔,參謀長李文田與其他軍官以及蘇聯軍事顧問格裏多諾夫上校與拉赫曼尼申科中校也都要求跟著他,一起前往漢水東岸。

  第二天一早,邵青陽接到命令,特務大隊隨黃維綱的38師過江作戰。

  7日拂曉前,張自忠率74師和手槍營來到了宜城窯灣渡口。在等待部隊過江之際,他一個人走到了陡峭的河岸上,靜靜地遠眺迷蒙的遠方。

  河對岸漆黑一片,一隊士兵正登船過江,義無反顧地進入這片殺機四伏的戰場。

  寒月清輝,灑在無數鋼盔與刺刀上;戰馬的嘶鳴聲、兵器的碰撞聲、沉重的腳步聲,操著各種鄉音的低語聲,聲聲入耳。

  當天邊露出第一縷霞光時,張自忠登上了一葉扁舟,渡過寬闊浩蕩的漢水,踏上了東岸的土地。

  自黎明開始,接連數日的激烈戰鬥就開始無休止地等待著張自忠。

  頻繁不斷的血腥較量讓日軍深刻的領教了張自忠和右路集團軍的厲害,一咬牙,他們把4個師團中的兩個竭盡全力專門用於對付張自忠。

  就在日軍以重兵南下對付張自忠之際,中方主帥卻被狡猾的日軍假情報所迷惑,對戰局判斷過於樂觀,下令第5戰區須將南北兩路日軍同時圍殲。

  張自忠直接指揮的右翼集團河東部隊雖有5個師,但因連日激戰,各師傷亡慘重,所剩兵力相加隻有兩萬餘人,僅相當於日軍1個師團,裝備差一大節不說,最糟糕的是糧彈也已告急。以如此薄弱之兵對兩個師團之敵,實在難以勝任。

  但張自忠素來就是堅決執行命令的標準軍人,接到上邊要求圍殲的命令後,立即調整部署,二話不說,馬上掉頭向南截擊日軍。

  5月15日黃昏時分,張自忠率部隊一路血戰殺到了南瓜店。

  站在山坡之上,四麵火起,大家心裏都明白,已經陷入了重圍。在炮彈射程之內,可以比較清晰的看得到日軍的隊伍在移動。

  此時,張自忠手中可戰之兵僅剩下1500餘人,而包圍的日軍則有五六千人,局勢險惡可想而知。

  明顯自陷絕境的張自忠此時竟萌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一麵嚴令官兵利用山勢地形搶修工事,死守待援,將日軍重兵吸引過來;一麵急電已經殺到南新街的黃維綱師長與樊城的中央集團軍總司令黃琪翔,要他們立即趕來,對圍攻自己的日軍形成反包圍,爭取全殲這股日軍。

  但是,兩部在趕往南瓜店的途中不斷遭到日軍的大力阻擊,都沒有能及時趕到。

  1500多名中國軍人在南瓜店的山嶺上度過了一個難熬的夜晚。

  5月16日的淩晨,陰霾多霧。在戰壕中和衣枕槍的官兵們剛剛醒來,激烈的槍聲便打破了清晨的寂靜,戰鬥首先從西邊毛家灣旁的小山子開始。此地距駐地所在的小山村不過1000米,中間隻隔兩個小山包。

  和外界聯絡的有線電報、有線電話早在兩周前都被中斷了,隻有全部依賴無線電通訊。日軍通訊部隊根據張自忠部隊電台以不同頻率向各方發報的情況,驚喜地判斷出對方已經落入了自己的包圍。

  第39師團長村上啟作獲知這一情報頓時亢奮不已,急忙調集五六千人和大批飛機、火炮,向該地合圍。

  激戰在槍炮轟鳴中持續,張自忠擔心地回頭對李文田說:“現在情況惡化得緊,你先派人保護蘇聯顧問轉移!”接著又喊道:“總部和政治部帶槍的留下,空手的由李致遠參軍帶領,到山背後西北方向集合!”

  中午,日軍在加強東西兩麵進攻的同時,又開始從南麵發起猛攻,企圖將中國軍隊壓迫到山腳下開闊地帶加以圍殲。

  日軍的包圍圈越縮越小,炮彈如暴雨般傾注,步機槍的吼叫聲一陣緊似一陣。

  突然,一顆炮彈在指揮所附近爆炸,飛揚的彈片將正在專注指揮的張自忠右肩炸傷,緊接著又飛來一顆子彈將他左臂擊穿,鮮血很快浸透了軍裝。衛士長見狀,急忙跑來為他包紮。衛士們一見總司令負傷,都驚慌起來。

  張自忠卻按了按傷口,滿不在乎地說:“沒傷著骨頭,不要大驚小怪的。”

  中午過後,日軍攻勢更加凶猛。張自忠被數十名衛兵簇擁著撤至另一座山頭。

  這時,指揮部雖三麵被圍,但東北方向尚未合攏,如果翻過這座山,還是可以突圍而出,奪回一條生路。大家原想借指揮所移動之機,勸總司令翻山突圍,但張自忠上山後卻不肯再動,堅持將指揮所設在這裏繼續指揮戰鬥。

  眼看日軍更加逼近,顧問徐惟烈小聲向他建議說:“總司令,移動移動位置吧?”

  旁邊也有人附和說:“敵人三麵包圍我們,不如暫時轉移吧,重整旗鼓再行決戰,最好避免不必要的犧牲。”

  張自忠一聽,神色嚴峻地說:“我奉命追截敵人,豈能自行退卻!當兵的臨陣退縮要殺頭,總司令遇到危險可以逃跑,這合理嗎?難道我們的命是命,前方戰士都是些土坷垃?我們中國的軍隊壞就壞在當官的太怕死了!什麽包圍不包圍,必要不必要,今天有我無敵,有敵無我,一定要血戰到底!”

  大家聽了這幾句分量很重的話,誰也不敢再開口了。

  下午,日軍調集大批山炮瘋狂轟擊。

  不知為何,一向指揮戰鬥時衣著簡便的張自忠這次出征卻一反常態,穿著黃色的呢製將軍服,這此時尤其顯眼,十分容易暴露,炮彈如雨點般炸在他的前後左右。他的右腿被炸傷,褲腿、襪子都被鮮血浸透了。

  在生死決絕的最後關頭,李文田參謀長終於忍不住又開了口:“總司令,我們人太少,38師和黃總司令的隊伍又趕不來,看情形是頂不住了,還是暫避一下,回到河西整頓一下再說吧!”

  李文田站在那裏,以為總司令會突然跳起來把他臭罵一頓,但出乎意料,張自忠並未批評他一句,而是抬起頭來溫和地對他說:“老李,你們誰都可以走,但我不能走。你們趕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李文田像頓時明白了什麽,難過地遲疑了一下,但已深知勸不動他,飛快地跪地一拜,抹著淚說聲:“總司令保重!”轉身帶著兩名衛兵悄然離去。下午2點,日軍步兵開始在炮火掩護下又發起攻擊。

  張自忠帶傷督戰。此刻,他已不指望任何一支援軍的到來,隻希望在死以前指揮這僅有的一點兵力多殺幾個敵人。寡不敵眾,這個山頭還是失守了,副官和衛兵們不得不強製張自忠向北麵安全地帶轉移。

  經過慘烈鏖戰,74師已死傷大半,一部潰散,殘部數百人主要集中於東山口阻擊日軍,在前來增援的路上受阻,張自忠不得不派出手槍營和自己的警衛排前去救援,他身邊僅剩下張敬高參和副官馬孝堂少校等十來人。

  3時許,天空下起瀝瀝細雨。中國守軍大部戰死,派出救援的手槍營士兵回到張自忠身邊,準備作最後的抵抗。

  麵對步步逼來、怪聲吼叫的大批日軍,剩下的100多名跟隨張自忠多年的忠誠士兵,用血肉之軀同處於絕對優勢下的日軍在雨中持續廝殺,直至全營士兵所剩無幾。

  張自忠眼看前方弟兄一個個倒下,強忍手臂的疼痛,提起一支衝鋒槍大吼一聲,向山下衝去,扣動扳機向日軍猛烈掃射,十幾名日軍應聲倒斃。

  就在這刹那間,遠處的日軍機槍向他射來,他全身數處中彈,右胸洞穿,血如泉湧。馬孝堂見他突然向後一歪,趕緊飛奔上前為他包紮。

  日軍一窩蜂地衝了上來。危急中,張自忠回頭衝著高參張敬少將、副官馬孝堂少校等人大呼:“我不行了,你們快走!我自有辦法解決。”幾人執意不從,情急之下,張自忠幹脆一把拔出腰間短劍立即打算自刎,幾個人大吃一驚,急忙將他死死抱住。

  就在這一瞬間,日軍步兵已衝到跟前,多處負傷的張敬舉槍擊斃數名日軍,後麵蜂擁而上的日軍用刺刀將他連捅數刀。另一個鬼子端起刺刀向馬孝堂刺來。張自忠眼睛一瞪,怒吼一聲,就在鬼子的刺刀紮進馬孝堂身子的時候,一槍也將鬼子撂倒。到底體力不支,他又艱難地往下倒。鮮血很快將身下的泥土、石塊染紅了。

  日軍第4分隊的一等兵藤岡也端著刺刀衝了上來,他看到這個穿著高級指揮官製服的中國軍官從離他三四米遠近的血泊中又陡然奮力站了起來,噴射著怒火的雙眼死死盯住他。藤岡突然感到這位中國軍官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威嚴,竟不由自主地愣在了原地。

  這時,背後響起了槍聲,第3中隊長堂野射出了一顆子彈,命中了這個軍官的頭部。

  與此同時,藤岡像是被槍聲驚醒,也衝上前去,傾全身之力,舉起刺刀,向著高大的身軀深深紮去。在這一刺之下,這個高大的身軀再也支持不住,像山體倒塌似的,轟然倒地。這個曾經一度蒙受猜疑,被指為“漢奸”的血性軍人用自己的鮮血給了世人一個明確無誤的答案。

  “身為軍人,就是要看為國家死在什麽地方!”張自忠用行動對自己的決心做了最好的詮釋。

  時間仿佛驀然停止,曆史留下一個靜穆的場麵,殷紅的熱血交織著迷蒙細雨,構成一個永恒的瞬間——1940年5月16日下午4時!

  張自忠死後,南瓜店一帶槍聲驟停,格外寂靜。

  日軍開始打掃戰場。堂野和藤岡估計剛剛死去的這位軍官一定是位將軍,便翻動遺體搜身,堂野從其身旁的手提保險箱中翻出了“第一號傷員證章”,藤岡則從遺體的胸兜中掏出一支派克金筆,一看,上麵竟刻著“張自忠”三字!兩人大為震驚,不禁倒退幾步,“啪”地立正,恭恭敬敬地向遺體行了軍禮,然後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仔細端詳起仰臥在麵前的這個血跡斑斑的漢子來。

  接著他們把情況報告了上司231聯隊長橫山武彥大佐,橫山下令將遺體用擔架抬往戰場以北10餘裏外的陳家集日軍第39師團司令部,請與張自忠相識的師團參謀長專田盛壽親自核驗。

  專田盛壽“七七”事變前擔任中國駐屯軍高級參謀,與時任天津市長的張自忠見過麵;七七事變時又作為日方談判代表之一,多次與張自忠會晤於談判桌前。專田盛壽證實:“沒有錯,確實是張君。”

  師團長村上啟作命令軍醫用酒精把遺體仔細擦洗幹淨,用繃帶裹好,並命人從附近的魏華山木匠鋪趕製一口上好棺木,將遺體收殮入棺,將佐們出於軍人對真正的軍人的尊重,列隊脫帽向張自忠靈柩敬軍禮,為其舉行莊重的軍祭,向這位英勇的敵人獻上最高的禮遇,然後葬於陳家祠堂後麵的土坡上,墳頭立一木牌,上書:“支那大將張自忠之墓”。

  
更多

編輯推薦

1博弈春秋人物正...
2春秋戰國時期社...
3俄羅斯曆史與文...
4正說明朝十八臣...
5中國式的發明家...
6西安事變實錄
7漢武大帝
8詠歎中國曆代帝...
9大唐空華記
10紅牆檔案(二)...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紅牆檔案(三)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四)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紅牆檔案(一)

    作者:韓泰倫主編  

    紀實傳記 【已完結】

    本書以中南海為記敘軸心,以1949年10月至1999年10月為記敘時段,以建國以來的重大曆史事件為背景,記述了毛...

  • 菊花與刀:日本文化諸模式

    作者:美 魯斯·本尼迪克特  

    紀實傳記 【已完結】

    作者運用文化人類學研究方法對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基礎、社會製度和日本人性格特征等進行分析,並剖析以上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