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023點到為止

    023點到為止



  八大劍宗能屹立不倒,除了那驚人的底蘊和雄厚的實力之外也和他們那謹慎細微的處事風格,不無相關。



  這其中就有一點。



  絕不能平白無故,豎立強敵。



  尤其是像青山這樣,來曆不明的強敵。



  有時候不知道的,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神川不得不謹慎行事。



  至於青山也是暗自著急。



  打是絕對打不過的。當務之急還是考慮著該怎麽脫身才是上策了。青山腦海裏飛快的盤算著該如何解決眼前的危機。



  既然對方似乎很在意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師門,索性就從這方麵下功夫。打定主意的青山深深地吸了口氣。



  “在下青山。”青山的氣也顯出一股異樣的深沉和自信:“至於在下的師門,無可奉告。”



  無可奉告。



  神川眯著眼睛,目光灼灼,盯著青山,這讓青山感覺很不自在,似乎那犀利的目光能直接看破青山的內心。



  不過良好的心理素質卻使得青山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變化,依然是那副自信傲然的神情,甚至無所畏懼地打量著神川。



  眼前的對手應該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自己所碰上的最強一個了吧。



  同樣,被青山那毫不掩飾的目光打量著的神川也感覺有些不自在。



  這年輕人的眼神很犀利,飽含殺意,桀驁不馴,擁有者種眼神的人通常很自信而且都是那種膽大包天,率性而為的瘋子。



  這是神川目前所得出的結論。



  兩人便如鬥獸場裏的兩隻生死相拚的魔獸一般,彼此審視,卻又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氣氛出奇的凝重,沉悶,周圍的弟子們也是個個瞪大了眼睛。



  “後生可畏。”神川平靜道:“看來你對手中的劍,很有自信,那我就換一種方式讓你回答。”



  青山淡淡一笑,顯得極為自信,可是腦海裏卻已經開始盤算著等會該選那個方位突圍比較好了。



  就在此時,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長老,在內院抓住了兩個入侵者。” 一個年輕的弟子快步走來大呼道。



  “入侵者。”神川似乎並不意外平靜的雙眼依然一眨不眨地盯著青山。



  而眾人卻是下意識地望向了內院的方向。



  青山內心卻暗暗叫苦,不用說肯定是龍猛和龍彪兩人被抓住了。看來今天晚上,弄不好真要全軍覆沒了。



  “看來你還有同伴。”神川淡然道。



  “。。。。。。”青山無話可說,隻是下意識地握緊了手裏的劍。



  “巡邏隊,繼續巡邏,查看有沒有其他的入侵者。”神川淡定從容地吩咐道。



  “是長老。”周圍的弟子立時退了不少,隻剩下,神川和神山還有另外八個神峰劍宗的弟子,這其中也包括了那個二世祖。



  而直到此刻,神川似乎才想起了什麽陰沉地打量著青山:“年輕人,為什麽夜闖神峰劍宗?”



  “哼。”青山冷哼一聲淡然道:“何必明知故問。”



  “在下並不明白你這話什麽意思。”神川道。



  “我們隻想找回被你們擄走的朋友。”青山沉聲道:“還有為死去的兄弟討還公道。”



  “這麽說來,你們是來救人的?”神川道。。



  “正是。”青山有些奇怪,這個神川似乎並沒有動手的意思。



  “告訴我,你的朋友是誰?”神川話讓青山有些愕然,難道他真的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想到這裏,青山不由多了幾分希望,如果說這件事是神峰劍宗門下的弟子私自所謂,或許通過他能有挽回的機會也說不定。



  打定主意的青山望向神川的眼神也逐漸變得緩和了一些:“這件事情他們應該能告訴你。”青山望向了神山還有那個二世祖。



  “師弟。”神川沉聲道:“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師兄,我也不知道。”神山道:“白天在街上,因為一些事情和他們有些過節,可是我們並沒有對他的朋友再做過什麽。”



  “就是,回來之後,我們可是一直都呆在內院,再也沒有出去過,又如何劫走了他的朋友,殺了他的兄弟。”那二世祖也是一臉憤怒的表情:“我看他分明是故意來搗亂了,別以為有飛雲劍宗 和怒蛟劍宗在背後撐腰,我們神峰劍宗就怕了你。”



  “信口雌黃。”青山不由大怒道:“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神峰劍宗,敢做不敢當嗎。”



  “原來如此。”神川麵色一沉:“年輕人,我神峰劍宗向來敢做敢當,飛雲劍宗和怒蛟劍宗雖然強勢,可我們神峰劍宗就未必怕了他們。”說到這裏,神川的語氣卻顯出一股森然和威嚴意味:“可是我們並沒有做,你叫我們如何承認。”



  “這裏是你們的地盤,自然是你們說了算。”青山沉聲道。



  “凡事講究個事實證據。”神川平靜的語氣卻有著一種不容置疑的森嚴沉穩:“年輕人,你有什麽根據證明是我神峰劍宗的殺了你的兄弟,並劫走了你的朋友。”



  “證據。”青山不由心中一凜。一時間楞在當場。



  “無論是物證,還是人證。”神川凝重的神色,便如一個公正裁決的大法官一般:“至少要拿出一樣。”



  “。。。。。。。”麵對神川的質問青山第一次啞口無言,是啊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證據,來證明這次的事件是和神峰劍宗有關。



  來自後現代的青山非常清楚,任何事情都必須講究個證據,在地球就算法官判案的時候還得根據人證和物證才能做出最終的判決,可是自己卻連一樣也拿不出來。



  這時候,青山不由想到了唯一的人證,龍蟠。



  該死。要是龍蟠在這裏就好了。



  “物證我沒有。”青山沉聲道:“可我有人證。”



  “人證。”神川道:“那麽你的人證有在哪裏。”



  “抱歉,他並沒能和我一起前來。”青山坦然道:“因為他的傷勢很嚴重。”



  “也就是說,你現在既沒有人證,也沒有物證。”神川麵色瞬間變得陰沉了許多:“那麽我是不是也可以認為你這是對神峰劍宗的挑釁和侮辱。”



  “這。”青山不由呆住了,可是神川的反問確實讓他無話可說,自己沒有人證,沒有物證就找上門來,按照神川的理解自己的行為確實已經構成了對神峰劍宗的侮辱和挑釁,不過青山可不會就此放棄:“你要人證,我回去將他帶來便是。”



  “小子。”另一邊的神山怒道:“你以為神峰劍宗是什麽地方,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就是。”那二世祖也是一臉陰狠:“要是給你就這麽走了,傳出去後,我神峰劍宗的豈不是威名掃地。”



  “。。。。。。。”青山啞口無言,仔細想想自己似乎占不到是理,可偏偏卻又覺得很憋屈。



  這感覺讓青山鬱悶地快發瘋了。



  “既然如此。”青山深深地吸了口氣:“那我無話可說。”這一刻青山終於放棄了通過談判來解決事情的爭端。



  或許武力才是解決問題最直接有效的途徑。



  藍月,記錄當前坐標。



  青山悄悄地在腦海裏發出了指令。



  東經xx.xx 北緯xx.xx記錄完畢。



  當然考慮到自身的安全,還有顧忌到無雙等人有可能還在這神峰城堡之內,青山也不敢就在此刻貿然發動攻擊。



  可如果無雙等人真的已經遭遇了不測,那青山可就顧不了那麽多了。雖然相處的時間也不過短短數月,可是不知不覺之中,無雙等人已經成了青山最為看重的夥伴。



  為了他們哪怕是觸犯軍法,被送上軍事法庭,青山也在所不惜。



  冷冷地盯著神川:“那麽,你們想怎麽樣。”青山陰沉的目光之中,湧動著濃濃的殺機。



  雖然現在還不能輕易毀了神峰劍宗,可是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教訓還是很容易的。



  打定主意的青山,再次命令道。



  雙子座。武裝衛星,鎖定坐標東經XX.XX 北緯XX.XX,火控輸出調製最小。隨時準備發射。



  坐標東經XX.XX北緯XX.XX鎖定。



  火控係統啟動,隨時可以發射。



  這個坐標,正是神峰城堡,背後三裏之遙的神峰山。雖然隔著一段距離,可哪怕是在夜幕之中依然能隱約看到神峰山那雄偉壯麗的輪廓。



  猶如一把黑色的擎天大劍,插在朦朧的夜幕之中。



  可一旦武裝衛星發射的話,那麽這座山峰將會在瞬間夷為平地。



  這便是青山最強的王牌。可以說能夠控製武裝衛星,在這個世界,青山根本無所畏懼。



  所以他才敢如此的自信,猖狂。



  風冷露重,寒氣如絲。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青山那股絕對的自信和深沉的殺機。濃如烈酒,狂如烈火。



  這次的青山是真的怒了。



  沒有任何根據。可是在一瞬間,神川卻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森寒。仿佛正個世界在一瞬間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冰窖,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眼前這,神色冰冷是少年。



  這股突如其來的寒意讓神川暗自心驚,直覺告訴神川,惹怒了這個少年,絕對不是什麽明智之舉,甚至會造成無法挽回的錯誤。



  這種絕的對壓迫和氣勢,隻有那種擁有這絕對的生殺大權,強勢人物才能擁有。而在神川的所認識的所有人當中,也隻宗主才能具備這樣的氣勢。



  隻是讓神川怎麽也想不明白,這年輕人到底是憑的什麽能具備如此強盛的氣勢,難道說他背後的真的隱藏著什麽強大的勢力,否則這種決人生死的氣勢又是從何而來的。



  這種感覺很糟糕。或許自己真的惹到了一個不該惹的人。



  不過神川也絕不願意放棄自己立場,如果沒有任何表示就讓對方輕易離開這傳出去了確實有損與神峰劍宗的顏麵。



  當然,還有一點,神川也注意到了,由始至終,這少年都沒有取人性命,就算是和神山的對決,也沒有動用鬥氣。可見他應該也不想和神峰劍宗鬧得太僵,否則以他大劍師的修為殺死神山應該是輕而易舉的。



  想到這裏神川不由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事到如今,任何的解釋都是多餘的,正如他們所說,如果閣下就此離開,對我神峰劍宗則是**裸的挑釁和侮辱?”神川接著道:“可如果,不給閣下一個證明的機會又顯得我神峰劍宗仗勢欺人,不明事理。”神川的話讓不但讓青山感覺有些意外,就連一旁的神山和其他神峰劍宗的弟子也是一臉茫然。



  “所以,我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神川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笑容。



  “兩全其美的辦法。”青山冰冷沉悶的殺氣如潮水迅速退去。看來這神川似乎並不是一個蠻橫無理的人。



  “既然你我都是武者。”神川道:“那就用武者的方式來解決。”



  “你的意思是決鬥。”青山沉聲道。



  “不錯。”神川道:“就是決鬥。”



  他奶奶的繞來繞去還是要打,青山不由一陣懊惱,就在青山暗自焦急的時候,神川卻接著道:“當然你我並非生死仇敵,所以這次的決鬥隻拚劍術,不分生死,你看如何。”



  “隻比劍術,不分生死。”青山還是不太明白:“那該怎麽比。”



  “很簡單。”神川道:“就和此前你與神山的比試一樣,你我之間的比鬥誰也不用鬥氣,隻以劍術論輸贏,這樣一來就算失手也不會出人命。”



  這提議倒是不錯。青山不由暗喜。你要不用鬥氣我可未必就會輸給你。



  “當然既然是比鬥自然得有賭注。”神川道:“這個賭注就是,如果你勝,到時候去留自便,我神峰劍宗絕不為難,你也可以有機會調查這件事情的真相,而如果你敗了,那麽就請你留下,說出你的師承來曆,並親自向我神峰劍宗當眾道歉,你看如何。”神川接著道:“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我接受這次的決鬥。”青山暗喜,怎麽看自己也不會吃虧啊,就算是輸了當眾道歉也沒什麽了不起的。



  不過良好的心理素質卻使得青山不會輕易顯露內心的想法,而臉上露出一絲欣賞之色,旋即又恢複了冷峻的神情,沉聲道:“但願你神峰劍宗能遵守諾言。”



  這家夥擺酷的功夫確實很不錯



  “這是自然。”神川傲然道:“不過為了避免無休止地延長決鬥,我們就以十招為限,如果十招之內不分勝負,就以平手而論,到時候你依然可以離去,我神峰劍宗絕不為難。”



  “十招為限。”青山不由一愣,隨後更是暗喜,看來這家夥擺明了是想放水啊,隻是這到底又是為什麽呢。



  別看神川一副高手風範,其實他心裏也是暗自捏了把汗。要知道他也不過才剛剛跨入大劍師的門檻。對手和他一樣也是大劍師,由此分析,對手的鬥氣強度 身體素質和他不相上下。



  通常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得靠雙方的劍法招數比勝負了。



  可是在此前神川已經見識過了青山的劍法,然而與他的修為依然看不出青山的使得到底是那路劍法。



  而神川自問論劍法絕業不是他的對手。



  這樣一來,神川就得出了一個非常尷尬的結論,無論如何,自己覺不可能是這少年的對手。



  不過在那套劍法之下撐過十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身為堂堂神峰劍宗的長老要是被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給擊敗了這要傳出去,什麽臉麵都丟光了,所以老於世故的神川,不得不盡心機,設計出了這麽一個古怪的比試決鬥。



  哪怕就算以後傳出去了,外人也隻會以為自己自重身份,不欲傷害這膽大包天的年輕人。



  不得不說,神川的如意算盤打得真的很巧妙,就連青山也感覺他是有意放水。無形之中,神川的形象在青山的眼裏也變得高大了許多。



  目光之中也多出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尊重和崇敬。



  “如此,晚輩冒犯了。”青山緩緩舉起軒轅重劍:“請前輩賜教。”



  神川那平和的目光之中不能掩飾地存在著一絲訝異,不過同樣也有存著一絲竊喜。



  剛才還自稱在下,現在就改口叫晚輩了。而且那尊重和崇敬的神色怎麽看也不是裝的吧。



  我果然是個天才的啊,神川不由為自己的高明的手法暗自得意。不過臉上卻是露出一絲愛才欣慰的笑意。



  這淡淡的笑容盡顯一派高手風範:“來吧。”黑色大劍輕輕挽了個劍花,斜指地麵,形成了一個奇異的角度。左手捏著劍指,藏於腰間,這是神峰劍法的起手式。



  進可攻,退可守,又叫清風無痕,處於欲動還靜,欲靜還動之間讓人根本看不穿他的意圖。自然也無從下手。



  隻這一招便看出神川的劍術修為不凡。



  而此刻的青山便是如此,根本看不透,神川的意圖,要知道軒轅七絕講究的是,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料敵先機,後發先至。



  可是現在他根本看不透神川的意圖又如何做到料敵先機,後發先至。



  這種古怪的感覺青山還是第一次遇上。不過青山很快就有了想法。



  既然你不動,那我就逼迫你,讓你動起來。



  青山的大劍高舉過肩,緩緩踏前三步,每步猶如巨杵擂鼓,使地麵上發出沉悶的暴響,也使其氣勢倍增。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骷髏兵
10霸天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