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老子、莊子、韓非傳

  老子是楚國苦縣厲鄉曲仁裏人,姓李,名耳,字聃,是周王朝藏書室的史官。

  孔子到周,打算向老子請教禮。老子說:“您所說的,那些人連骨頭都已經腐爛了,他們的言論還存在。況且君子隻有處在能施展抱負的時代才擔當重任,處在不能施展抱負的時代就遮蓋麵目而混跡社會。我聽說,出色的商人善於囤積貨物,好象什麽都沒有;君子道德高尚,容貌卻顯得特別尋常。拋棄您的傲氣和貪心,裝模作樣和好高鶩遠,這些都不利於您的身體。我要告訴您的,隻是如此而已。”孔子離開老子以後,對弟子說:“鳥,我知道它會飛;魚,我知道它會遊;獸,我知道它會跑。會跑的可以準備網,會遊的可以準備綸,會飛的可以準備矰,至於龍,我無法知道,它乘風駕雲而到達天上。我今天見到老子,他和龍一樣啊!”

  老子研究道和德,他的學說提倡自身隱姓埋名。在周居住了很長時間,看到周王朝已經衰敗,於是便動身離開。到函穀關,關令尹喜說:“您將要隱居了,勉強為我寫書。”於是老子就著書上下兩篇,論述對道和德的看法五千多字然後離開,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有人說老子也是楚國人,著書十五篇,論述道家的作用,與孔子同時代。

  原來老子活了一百六十多歲,有人說他活了二百多歲,是因為他研究道義而且善於養生的緣故。

  從孔子死後一百二十九年,史書還記載周太史儋進見秦獻公說:“起初秦國與周合並,合並五百年才分開,分開七十年才有稱霸稱王的人出現。”有人說太史儋就是老子,有人說不是,世上沒有人弄清這些說法是對還是錯。

  老子是有道德的隱士。

  老子的兒子名宗,宗是魏國將領,分封在段幹。宗的兒子注,注的兒子宮,宮的玄孫假。假在漢文帝時做官,而假的兒子解是膠西王劉卭的太傅,因此在齊地定居。

  世上學習老子的人就貶低儒學,儒學也貶低老子。孔子說“主張不一樣,不相互進行商量”,難道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嗎?

  老子主張無所作為,聽憑萬物自生自滅;清靜自守,任憑人們返樸歸真。

  莊子是宋國蒙縣人,名周。莊周曾在蒙縣漆園地方做小吏,和梁惠王、齊宣王同時代。他的學識沒有什麽不洞察的,但他的基本觀點與老子的言論相一致,因此他著書十多萬字,大抵都類似寓言。他創作《漁父》、《盜蹠》、《胠篋》,用來誹謗孔子,以闡明老子的主張。《畏累虛》、《亢桑子》一類作品,都是空發議論,毫無事實根據。但他善於屬文措辭,借事寓情,因此攻擊儒家、墨家,就連當代的飽學之士也不能自我開脫。他的議論宏闊豪放在於自我陶醉,所以即使是王公大人也不能器重他。

  楚威王聽說莊周十分賢能,派使臣攜重禮迎接他,答應任命他為相。莊周笑對楚王的使臣說:“千金是優厚的待遇,卿相是尊貴的職位。您難道沒有看見郊祭時用來做祭品的純毛牛嗎?喂養它幾年,給它披上彩緞,將它牽入太廟。在這個時候,即使想做一頭小豬活下來,難道可以嗎?您趕快離開,不要玷汙我。我寧可在汙泥濁水中遊戲而自得其樂,不願被統治國家的人所羈縻,一輩子不做官,才能滿足我的意願。”

  申不害是京縣人,過去鄭國的低微的臣子。他學習刑學以幹謁韓昭侯,韓昭侯用他為相。在國內他完善政治教化,對國外他對付諸侯,前後共十五年。直至申子逝世,韓國國治兵強,卻沒有侵犯韓國的。

  申子的學說以黃帝、老子的思想為基礎,而注重循名責實,主張法製。著書二篇,名為《申子》。

  韓非是韓國的庶生公子。他愛好刑名法術之學,而他的學說歸根結底是以黃帝、老子的思想為基礎。韓非生來口吃,不擅長說話,而善於著書。他和李斯都是荀卿的弟子,李斯自認為不如韓非。

  韓非子像韓非見韓國削弱,屢次寫信規諫韓王,韓王都沒有采納。因此韓非十分憎恨君主治理國家,卻不努力完善國家的法製,充分利用權勢以駕禦自己的臣下,不通過求人任賢達到富國強兵,反而舉用虛浮不實的蠹蟲淩駕於建功立業者的上麵。認為儒生用文亂法,俠客以武犯禁。太平時就尊寵徒有虛名的文人,危難時就使用披堅執銳的將士。當今正是所養非所用,所用非所養。他憐憫清廉正直的人遭到奸詐邪惡之臣的迫害,考察曆來成敗的變遷,因此寫了《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等十餘萬字的文章。

  盡管韓非十分清楚遊說君主的困難,在《說難》一書中講得頭頭是道,但是終究死在秦國,自己並沒有能夠逃脫厄運。

  《說難》議論說:

  凡是遊說中存在的困難,不是我知道的東西就能有辦法把它表達出來的這樣的困難,也不是我辯論問題中難以闡明我的思想的這樣的困難,也不是我敢於放開議論將所有的道理全部講清楚的這樣的困難。凡是遊說中存在的困難,而是知道被說對象的心裏,並且能夠通過我的遊說使他心悅誠服的這樣的困難。

  被說服對象是以追求顯赫名聲為目的的君主,卻用怎樣得到厚利去遊說他,那就會被看成是沒有氣節而甘處卑賤的小人,必定被遠遠拋棄。被說服對象是以謀取厚利為目的的君主,卻用怎樣得到顯赫名聲去遊說他,那就會被看成是沒有頭腦而遠脫離事體的庸人,必定不肯錄用。被說服對象是內心想謀取厚利卻露出要追求顯赫名聲的君主,若用怎樣得到顯赫名聲去遊說他,那麽表麵會錄用這個人而事實上他將被疏遠;若用怎樣得到厚利去遊說他,那麽暗裏采納這個人的主張,卻會公開將這個人拋棄。這些方麵是不能不搞清楚的啊!

  事情是由於保密而獲得成功,言談中由於不慎泄密而導致失敗。並不是說者本人要泄漏君主的秘密,而是言談中無意露出了君主隱匿的事,像這樣的人就有生命危險。君主出現過失,而說者公開論述正確的意見來追究他的錯誤,就有生命危險。恩寵不深卻將知道的全部說出來,所說的得到實行並獲得成功後,那麽君主的恩惠也就到此為止;所說的行不通並遭到失敗,那麽他就會被懷疑,像這樣的人就有生命危險。君主有所謀劃而想把它作為自己的功績,說者同樣知道而講出來,就有生命危險。君主公開做某件事情,可是他借此卻要完成別的事,說者同樣知道而講出來,就有生命危險。

  勉強君主做他肯定不願做的事,阻止君主做他不肯罷休的事,生命就有危險。所以說,和君主議論大臣,他就認為是企圖離間自己;和君主議論小民,他就認為是想出賣他的權利;議論他寵愛的人,他就認為是在尋求靠山;議論他憎惡的人,他就認為是在試探自己。幹脆精簡的言辭,他就認為是無知而理屈;文辭優美,滔滔不絕,他就認為是空話連篇而浪費時間。就事論事,陳述意見,他就認為是怯懦而不敢暢所欲言;慮事周遍,思路開闊,他就認為是輕率而傲慢。這些遊說中存在的困難,是不能不搞清楚的啊!

  大凡遊說的當務之急,在於懂得使被遊說對象所崇敬的事物能錦上添花,而使他所憎惡的東西銷聲匿跡。他自認為他的計謀十分明智,就不要指出他的失誤使他感到窘迫;自認為他的決裁十分果斷,就不要指出他的對手使他憤憤不平;自認為他的力量十分強大,就不要列舉他的困難對他多加阻攔。規劃別的事情卻與君主的考慮相同,表彰別的人物卻與君主的行為一致的,就加以美化而不要中傷。有與君主的過失相同的,就公開進行掩飾,表明這不是失誤。對君主一片忠心,沒有絲毫違背阻礙,言辭沒有任何觸犯,然後才發揮自己的口辯和才智。這正是能使君主親近不疑,能使自己竭盡才智的困難所在啊。能曠日持久,恩寵已經深厚,達到充分謀劃而君主不起疑心,相互爭辯而不致招罪,這才公開計較利弊,使君主獲得成功,直接指出是非,使君主提高修養,能以此相互對待,這才算遊說取得成功。

  伊尹充當廚師,百裏奚充當奴隸,都是為了謁見君主以得到任用。這兩人原本都是聖人,尚且不能不主使自己而有此卑賤的經曆,那麽有才能的士人就不會取笑我的主張了。

  宋國有一位富人,天下雨損壞了他家的牆壁。他的兒子說:“不修補財物將會被盜。”他的鄰人的父親也這樣說。到了晚上,他的財物果然大量丟失。他的家裏對他的兒子十分了解,於是對鄰人的父親產生了懷疑。從前鄭武公想討伐胡人,便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於是問群臣道:“我想用兵,誰是可以討伐的對象?”關其思回答說:“胡人可以討伐。”便殺死關其思,說:“胡人是兄弟鄰邦,你說討伐他,為什麽呢?”胡人的君主聽到後,認為鄭國親近自己,便對鄭國不加防備。鄭人襲擊胡人,取得勝利。這兩位提建議的人,他們的看法都是正確的,但是嚴重的被處死,輕微的被懷疑。對問題有正確的認識並不困難,將正確的認識使用得恰到好處就困難了。

  從前彌子瑕得到衛國君主的寵愛。衛國的法律規定,私駕君主車輛的處以刖刑。不久彌子瑕的母親生病,有人聽說後,連夜告訴他。彌子瑕矯命駕駛君主的車輛外出。衛君聽說後反而讚美他說:“多麽孝順啊!為了母親的緣故不怕處以刖刑!”同衛君遊覽果園,彌子瑕吃桃覺得味道非常好,沒吃完便奉獻給衛君。衛君說:“多麽愛我啊,連自己的嘴都不顧卻想念著我!”等到彌子瑕麵色衰老而喪失寵愛,得罪了衛君,衛君說:“這個人曾經矯命私駕我的車輛,又曾經將他吃剩的桃子給我吃。”本來彌子瑕的行為和當初一樣沒什麽變化,從前被稱讚而後來卻招罪,根本原因在於愛和憎發生了變化。所以得到君主的寵愛,那就認識完全一致而感情更加親密;遭到君主憎惡,那就罪名恰到好處而關係更加疏遠。

  因此進行規諫和遊說的士人,不能不首先審察君主對自己的愛憎,然後再向他進言了。龍作為一種爬蟲,可以馴服親近而騎在它身上,但它的脖子下麵有一尺長的逆鱗,人要是觸動它,就必定將人殺死。君主也有逆鱗,遊說他的人能夠做到不觸動君主的逆鱗,那就差不多能取得成功了。

  有人將韓非的書傳到秦國。秦王閱讀《孤憤》、《五蠹》等作品,說:“唉,我能見到這個人,和他交往,死也不遺憾了!”李斯回答說:“這是韓非寫的書。”秦國因此加緊進攻韓國。韓王當初不任用韓非,等到事情緊急,才派韓非出使秦國。秦王十分高興,但還沒有加以信任和使用。李斯、姚賈十分害怕韓非,詆毀他說:“韓非是韓國的庶出公子。如今您又想兼並諸侯,韓非終究向著韓國不向著秦國,這是人之常情。如今您不任用,留了很長時間才放他回去,這是給自己留下後患,不如加以罪過依法懲治他。”秦王認為很對,將韓非交法官治罪。李斯指使人送藥給韓非,讓他自殺。韓非想親自向秦王表白,李斯不讓見。秦王十分後悔,派人赦免韓非時,韓非已經死了。

  申子、韓非都寫有作品,流傳到後世,學者大多具有。我惟獨自感到悲哀的是韓非寫了《說難》,而自己並沒有能夠逃脫厄運啊!

  太史公(司馬遷)說:老子尊崇的是道,主張虛無,在無為之中順應千變萬化,因此著書用辭堪稱微妙難懂。莊子排斥道德,放縱言論,基本觀點也是強調回歸自然。申子孜孜不倦,一心實踐循名責實的主張。韓子申明法度,分別事實,明辯是非,他的法製主張極其殘酷無情。他們的學說都來源於老子對道和德的看法,可見老子思想的深刻遠大。

  §§第五章戰國、秦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拿起來就放不下...
3青少年不可不知...
4章澤
5周秦漢唐文明簡...
6從日記到作文
7西安古鎮
8共產國際和中國...
9曆史上最具影響...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西安文物考古研究上)

    作者:西安文物保護考古所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共收入論文41篇,分7個欄目,即考古學探索、文物研究、古史探微、遺址調查報告、地方史研究、文物保護修...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