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周的建立

  周的始祖後稷,名叫棄。他的母親是有邰氏的女子,叫薑嫄。薑嫄是帝嚳的第一個配偶。薑嫄到野外去,看見巨人的腳印,心裏好喜歡,想去踩它,一踩上去便覺得腹中有什麽在動,好像懷了孕一樣。她懷胎滿月生下個孩子,覺得不吉利,就把孩子丟在小巷子裏,但經過的馬牛卻都躲開不去踩他;把他移放在林子裏,又碰上山林裏人很多;再換個地方,把他丟在水渠的冰麵上,又有飛鳥用它們的翅膀鋪在上麵墊在下麵保護他。薑嫄認為是奇跡,便把他抱回撫養。由於最初想把這個孩子扔掉,所以給他取名叫棄。

  棄還是個孩子時,就高大勇武,有巨人之誌。他做遊戲,喜歡的是栽麻種豆,種下去的麻、豆都長得茁壯茂盛。等他長大成人,也就愛上種莊稼,能根據土地的特性,選擇適宜的穀物加以種植培養,人民都仿效他。帝堯聽說了,便舉用棄為農師,天下的人都蒙受其惠。帝舜說:“棄,百姓們當初忍饑挨餓,全靠你這個後稷播種各種穀物。”所以封棄於邰,號稱後稷,另外得姓為姬氏。後稷的出名,全在陶唐、虞、夏幾代之間,曆任者都很有美德。

  後稷死了,其子不窋即位。不蜸末年,夏後氏政治衰敗,廢棄農官,不再勸民務農,不窋因而失去官職,逃奔戎狄中。不窋死了,其子鞠即位。鞠死了,其子公劉即位。公劉雖身在戎狄之中,卻重新恢複後稷的舊業,致力於農作,按照土地的特性加以耕種,從漆、沮二水渡渭水,伐取材木,行路人有盤纏,居家者有儲備,人民仰賴他的恩德。百姓感戴他,多遷居而投靠他。周人治道的大興是從這裏開始的,所以詩人用詩歌讚美他,追懷他的恩德。公劉死了,其子慶節即位,建都於豳。

  慶節死了,其子皇仆即位,皇仆死了,其子差弗即位。差弗死了,其子毀隃死了,其子公非即位。公非死了,其子高圉即位。高圉死了,其子亞圉即位。亞圉死了,其子公叔祖類即位。公叔祖類死了,其子古公撣父即位。古公撣父重新恢複後稷、公劉的舊業,積德行義,國都中的人都擁戴他。薰育等戎狄部族攻打他,想得到財物,他就把財物給他們。過了一陣又來攻打,還想得到土地和人民。人民都很憤怒,想迎戰。古公說:“人民立君長,是求對他們有利。現在戎狄之所以來攻打,是為了得到土地和人民。人民在我的治下,與在他們的治下,有什麽不同?人民是為了擁護我的緣故才去打仗,但靠犧牲別人的父親和孩子來統治,我不忍心這樣做。”因而同他的親近左右離開了豳,涉漆、沮二水,翻過梁山,定居在岐山腳下。而豳地的人民舉國扶老攜幼,也全部重新回到古公身邊來到岐山腳下。連周圍國家聽說古公仁慈,也多來投奔他。古公貶斥戎狄的習俗,建造城廓和房屋,分成邑落居住,設立(司徒、司馬、司空、司士、司寇)五種官職。人民都用詩歌讚美他,歌頌他的恩德。

  古公有長子叫太伯,次子叫虞仲。太薑生小兒子季曆,季曆娶太任為妻,太薑、太任都是賢惠的妻子。太任生子昌,有聖明之兆。古公說:“我的後代當有成大事者,大概就是昌吧?”長子太伯和虞仲知道古公想立季曆,以便將來能傳位於昌,所以兩人便逃亡到了荊蠻,(按當地風俗)身刺花紋,剪短頭發,而讓位給季曆。

  古公死了,季曆即位,就是公季。公季遵循古公留下的原則,篤行仁義,諸侯都順從他。

  公季死了,其子昌即位,就是西伯。西伯即文王,他繼承後稷、公劉的事業,遵照古公、公季的法則,篤行仁義,尊敬長者,慈愛幼小。由於他能屈節禮遇賢能,為了接待士人,每天到中午還顧不上吃早飯,士人紛紛投奔他。伯夷、叔齊在孤竹國,聽說西伯善於敬養老人,一起投奔了他。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等人也去投奔了他。

  崇侯虎對殷紂講西伯的壞話說:“西伯積德行善,諸侯歸心,將不利於天子。”因而帝紂把西伯囚禁在羑裏。閎夭等人很擔心,就去搜求有莘氏的美女,驪戎的彩色駿馬,有熊的九套駕車之馬,以及其他種種珍奇之物,通過殷的寵臣費仲進獻給紂。紂大喜,說:“有這裏麵的一件東西就足以令我釋放西伯,何況還有其他許多呢!”故赦免了西伯,賜給他弓箭斧鉞,使西伯得擅征伐。告訴他說:“說西伯壞話的人,是崇侯虎。”西伯因獻洛水以西之地,而請紂廢去炮烙之刑。紂答應了他。

  西伯暗自行善,諸侯都來請他裁決是非。當時虞、芮兩國的人有訟事不能裁決,故前往周。他們進入周的境界,看到種田的人都互讓田界,人民都以謙讓長者為美德。虞、芮兩國的人還沒見到西伯,已覺慚愧,相互說:“我們所爭的,正是周人所恥,還去幹什麽,去了隻是自取羞辱罷了。”於是返回,互相謙讓而去。諸侯聽說,都說:“西伯當是有上天之命的君主。”

  次年,伐犬戎。又次年,伐密須。又次年,打敗耆國。殷的祖伊聽說後,害了怕,把情況報告給帝紂。紂說:“不是有天命助我嗎?他能怎麽樣!”又次年,伐崇侯虎,並開始營建豐邑,從岐山下遷都到豐邑。又次年,西伯死,太子發即位,就是武王。

  西伯大概在位五十年。當他被囚羑裏時,曾把《易》的八卦推演為六十四卦。從《詩》的作者對西伯的稱頌看,似乎西伯是在那一年受命稱王,裁決虞、芮兩國訟事。十年後去世,諡為文王。從此修改法度,製定正朔。追稱古公為太王,公季為王季:這恐怕是因為稱王的吉祥征兆是從太王開始。

  武王即位,太公望做他的師,周公旦做他的傅,召公、畢公一班人輔佐武王,遵循文王的遺業。

  九年,武王先畢祭祀文王,然後前往東方舉行閱兵,到達盟津。設文王的木主,用車子運載,置於軍中。武王自稱太子發,表示是以文王的名義征伐,不敢獨斷專行。然後向司馬、司徒、司空、諸節告誡:“要小心謹慎,說到做到!我無知,全靠先祖留下的有德之臣,我這晚輩繼承祖先的功業,當致力於賞罰,以鞏固他們的功業。”終於起兵。師尚父下令說:“集合起你們的部下,帶上你們的船隻,遲到者斬首。”武王渡黃河,船到河心,有白魚跳進王的船中,武王俯身拾起用來祭祀。渡過河之後,有一個火團從天而降,落在王的屋頂上,凝固成烏鴉狀,它的顏色是紅的,降落時聲音轟隆隆。當時,諸侯不約而同前來盟津會盟的有八百諸侯。諸侯都說:“紂可以伐了。”武王說:“你們還未知天命,現在還不行。”所以班師回來。

  過了兩年,聽說紂昏亂暴虐更甚於前,殺死王子比幹,囚禁箕子。太師疵、少師強抱著他們的樂器去投奔周。這時武王才向所有的諸侯宣告說:“殷犯下大罪,不可不合力討伐。”因而遵循文王的遺誌,率領戰車三百輛,虎賁三千人,穿戴甲胄的戰士四萬五千人,東進伐紂。十一年十二月的戊午日,軍隊全部渡過盟津,諸侯都來參加,武王說:“要勤勤懇懇,不可懈怠呀!”武王因而作《太誓》,向眾人宣告:“現在殷王紂竟然聽信妻妾之言,自絕於上天,違背日、月、北鬥的運行,疏遠自己的同祖兄弟,竟然廢棄其先祖的音樂,采用淫亂的音樂去竄改典雅的音樂,以取悅於他的妻妾。所以現在我發要恭敬地執行上天的懲罰。要努力呀,男子漢們,不會有第二次了,更不會有第三次了!”

  二月甲子日的淩晨,武王一早就趕到商別都朝歌郊外的牧野,舉行誓師。武王左手拄著黃色的鉞,右手握著以白色旄牛尾為飾的旗,用來指揮。說:“一路辛苦了,來自西方的人們!”武王又說:“啊!我的友好鄰邦的君主,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以及庸、蜀、羌、微、彭、濮各族的人民,舉起你們的戈,排好你們的盾,豎起你們的矛,我要宣誓了。”王說:“古人有句話‘母雞是不叫明的,如果母雞叫明,必定傾家蕩產’。現在殷王紂什麽都聽女人的,自棄其先祖的祭祀不予回報,拋下自己的家族和國家,放著自己的同祖兄弟不用,反而對四方各國犯罪逃亡的人那麽推崇,那麽看重,信任他們,使用他們,讓他們對百姓橫施暴虐,對商國大肆破壞。現在我發要恭敬地執行上天的懲罰。今天的作戰,每次前進不超出六、七步,就要停頓整齊一下,要努力呀,男子漢們!(每次刺擊)不超出四、五、六、七下,就要停頓整齊一下,要努力呀,男子漢們!希望大家勇武,有如虎、羆、豺、離,我們是在商郊作戰,不可迎擊前來投降的人,而要讓他們為我西方之人所使,要努力呀,男子漢們!你們誰不努力,我將拿他問斬。”誓師完畢,諸侯派兵參加會盟者共有戰車四千輛,列陣於牧野。

  帝紂聽說武王前來,也發兵七十萬抵禦武王。武王派師尚父和百夫長挑戰,用大卒馳擊紂的軍隊。紂的軍隊雖然人多,但都無心作戰,隻盼武王趕快攻入。紂的軍隊都掉轉武器攻紂,為武王做內應。武王馳擊紂的軍隊,紂的軍隊潰不成軍,背叛紂。紂逃跑,退入城中,登上鹿台,把他的寶玉都穿戴在身上,自焚而死。武王手持大白旗指揮諸侯,諸侯都向武王拜手致敬,武王也向諸侯拱手回禮,諸侯都聽從了。武王來到商的別都,城中的百姓都在城郊迎接。於是武王派群臣告訴商的百姓說:“上天將賜福給大家!”商人一齊拜手稽首共兩次,武王也還禮拜謝。於是進城,到了紂死的地方。武王親自用箭射他,射了三發才下車,用輕劍刺他,用黃色的鉞砍下紂的頭,掛在大白旗上。然後又到紂的兩個寵妾那裏,發現這兩個寵妾都已上吊自殺。武王又射了三發,用劍刺她們,用黑色的鉞砍下她們的頭,把她們的頭掛在小白旗上。武王做完這一切才出城,回到軍中。

  第二天,清除道路,整修社廟和商紂的宮室,一百名士兵扛著“罕旗”走在前麵。武王的弟弟振鐸布列“常車”,周公旦手持大鉞,畢公手持小鉞,夾立在武王的兩邊。散宜生、太顛、閎夭都持劍環衛武王。武王進了城,站在社廟南麵大卒的左邊,左右的人們都跟著他。毛叔鄭端著“明水”,衛康叔封鋪草席,召公奭幫助拿彩帛,師尚父牽祭牲。尹佚朗讀竹簡上的祭文說:“殷的末代子孫季紂,廢棄先王的美德,蔑視神明,不去祭祀,對商城中的百姓昏亂暴虐,這些皇天上帝都已知道得清清楚楚。”於是武王拜手稽首兩次,說:“承受大命,革除殷所受之命,得到上天所降光明之命。”武王又拜手稽首兩次,然後出城。

  武王以殷的遺民封商紂之子祿父。武王因天下初定,尚未和睦,所以派他的弟弟管叔鮮、蔡叔度輔佐祿父治理殷國。然後又命召公放箕子出獄。命畢公放百姓出獄,在商容的閭門上設立標誌以表彰他。命南宮括散發聚集在鹿台的錢財和巨橋的糧食,用來賑濟貧苦的野人和賤民。命南宮括、史佚搬走殷人的九鼎和寶玉。命閎夭為比幹之墓培土為塚。命宗祝祭享於軍中。然後撤兵回到西方。武王巡狩,記錄其政事,作《武成》篇。封諸侯,分賜殷的宗廟祭器,作《分殷之器物》篇。武王追懷古代的聖王,因而嘉封神農的後代於焦,黃帝的後代於祝,帝堯的後代於薊,帝舜的後代於陳,大禹的後代於杞。接著又封功臣謀士,而師尚父是被封的第一個。武王封尚父於營丘,為齊。封其弟周公旦於曲阜,為魯。封召公奭於燕。封其弟叔鮮於管,其弟叔度於蔡。其他人也都依次受封。

  武王召見九州之長,登上豳的高地,遙望商的都城。武王回到周,徹夜不眠。周公旦來到王的住處,問:“為什麽不睡?”王說:“告訴你:隻因天不受殷的享祭,從發沒生下來到現在六十年,遠郊和遠郊以外到處是麋鹿和飛蟲。天不受殷的享祭,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功。上天建立了殷國,殷國進用的賢人有三百六十人,卻既不重用也不廢棄,所以會有今天。我還沒有真正得到上天的保佑,哪有功夫睡覺!”王說:“要想真正得到上天的保佑,應依靠太室山,把作惡的人統統找出來,加以貶黜,與殷王受同樣的罪。日夜慰勞人民,安定我西方,提倡克盡職守,直到我們的德教弘揚四方。從洛水拐彎處到伊水拐彎處,人們定居在平坦之處而非險隘之處,這是夏人的活動中心。我當南麵可見三塗山,北麵可見太行山,回首可見黃河,還有洛水、伊水,不要遠離太室山。”在雒邑營建周城,然後離去。放馬於華山之南,放牛於桃林之野,放下幹戈不用,整頓軍隊,解除武裝:向天下表示不再用兵。

  武王已戰勝殷,過了兩年,問箕子殷滅亡的原因。箕子不忍講殷的壞話,隻以應當如何保存被亡之國相告。武王也感到慚愧,所以隻向他問天道。

  武王生病。天下尚未和睦,眾公卿都很害怕,進行“穆卜”(卜問武王的下一代,)周公因而祓除齋戒,自願作替身,想代替武王去死,武王的病有好轉。後來武王死了,太子誦代之即位,就是成王。

  成王幼小,周剛剛平定天下,周公害怕諸侯背叛周,便攝政主持國家大事。管叔、蔡叔等兄弟懷疑周公,勾結武庚作亂,背叛周。周公奉成王之命,討伐武庚、管叔,流放蔡叔。用微子啟代替武庚為殷的後代,定都於宋。收聚了不少殷遺民,用來封武王的小弟弟封為衛康叔。晉唐叔獲得吉祥的穀穗,獻給成王,成王把它送到周公的駐兵之地。周公在東方受此吉祥的穀穗,並宣布慎之命。

  成王將死,害怕太子釗不能勝任,便命召公、畢公率諸侯共同輔佐太子使之即位。成王死後,召公、畢公率諸侯,帶太子釗謁見先王的宗廟,向他反複告誡文王、武王創立王業的來之不易,讓他一定要注意節儉,不要欲望太多,以篤厚誠實來治理天下,因而作《顧命》。太子釗因此即位,就是康王。康王即位,遍告諸侯,反複宣傳文王、武王的功業,因而作《康誥》。所以成、康兩王時,天下安寧,刑罰棄置不用達四十多年。康王命作策畢公按等級劃分居住範圍,組成周的四郊,因而作《畢命》。

  康王死,其子昭王瑕即位。昭王之時,王道略有缺損。昭王到南方巡狩未能回來,死在江上。死了也不告喪,是想掩飾。於是立昭王之子滿即位,就是穆王。穆王即位,年齡已五十歲了。當時王道衰敗,穆王痛心文、武二王之道已缺損,命伯蜸為太仆,以國家政事反複告誡他,作《蜸命》。天下又重新安寧。

  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勸諫說:“不可以。先王顯示給人的是德行,而不是武力。平時積蓄兵力,隻在一定時刻才動用,動用就要等到庶民忍無可忍,就像他們樂意擁戴武王,才能於商的牧野列陣而戰。所以先王並非有意要去使用武力,而隻是因為時刻關懷人民的疾苦,想為民除害。按照先王的製度,邦畿之內是“甸服”,邦畿之外是“侯服”,設置侯、衛的地方叫“賓服”,蠻夷之地叫“要服”,戎翟之地叫“荒服’。屬於甸服的要“祭”(祭祀),屬於侯服的要“祀”(祭祀),屬於賓服的要“享”(祭享),屬於要服的要“貢”(進貢),屬於荒服的要“王”(奉以為王)。“祭”是以日計,“祀”是以月計,“享”是以季節計,“貢”是以年計,“王”是以終身計。按照先王的遺訓,如果不“祭”就要端正其意誌,如果不“祀”就要端正其言辭,如果不“享”就要端正其禮法,如果不“貢”就要端正其名分,如果不“王”就要端正其道德,依次做了而仍不能盡其職守,就要施以刑罰。因而才有對不祭者的刑罰,對不祀者的攻伐,對不享者的征討,對不貢者的譴責,對不王者的告諭天下。因而也才有刑罰的各種規定,才有攻伐的各種武器,才有征討的各種準備,才有嚴厲譴責的命令,才有大告天下的文辭。用命令和文辭宣告而仍然不來述職者,則進一步端正其道德,不必勞民遠征。這樣才能使鄰近的國家無不聽從,遠方的國家無不歸順。現在從犬戎氏二君大畢、伯士去世,犬戎氏能世守其職,前來奉事天下,而天子卻說‘我非要按“不享”的罪名加以征討,而且還要向他們炫耀武力’,這不是拋棄先王的教訓,而使您處於危險境地嗎?我聽說犬戎氏提倡敦厚的風氣,遵循前人的德行而能始終如一,他們是有足以抵禦我們的東西呀。”但穆王還是出兵征討,獲取四隻白狼和四隻白鹿回來。從這以後,屬於荒服的國家就不再來了。

  諸侯各國中有些國家不太和睦,甫侯把情況告給王,王因而立下各種刑法。王說:“喂,到我這裏來!凡是封有國邑和土地的諸侯們,我要告訴給你們如何慎重地使用刑法。如今你們要安頓百姓,應選擇的難道不是執法人材嗎?應尊重的難道不是刑法本身嗎?應掌握的難道不是量刑尺度嗎?原告和被告都到齊了,士師就要從(言辭、表情、呼吸、聽覺反應和目光)等五辭來觀察。通過這些觀察摸清情況,即可用‘五刑’來定罪。如果犯罪事實夠不上‘五刑’,就用‘五罰’來定罪。如果犯罪事實夠不上‘五罰’,被判者不服,就用‘五過’來定罪。屬於‘五過’方麵的各種問題,如高官顯貴不便訴諸刑法的各種訟事,要查核其罪,使罪名與過失相當。凡遇該按‘五刑’治罪而有疑問不得不赦免的訟事,凡遇該按‘五罰’治罪而有疑問不得不赦免的訟事,要仔細查驗。取證要從眾,審訊要有據。如果沒有充分證據便不能定罪,要知道老天在上。屬於黥刑而不夠定罪的,其罰金為一百率,要查核其罪。屬於劓刑而不夠定罪的,其罰金為前者的兩倍,要查核其罪。屬於臏刑而不夠定罪的,其罰金為前者的兩倍半,要查核其罪。屬於宮刑而不夠定罪的,其罰金為五百率,要查核其罪。屬於大辟之刑而不夠定罪的,其罰金為千率,要查核其罪。屬於墨刑的罰金條文有上千條,屬於劓刑的罰金條文有上千條,屬於臏刑的罰金條文有五百條,屬於宮刑的罰金條文有三百條,屬於大辟之刑的罰金條文有二百條,五種刑罰的有關條文共有三千條。”被稱之為《甫刑》。

  穆王在位五十五年,去世後,其子共王即位。共王在涇水上遊玩,密康公服侍在旁,有三個女子來投奔密康公。密康公的母親說:“你一定要把這三個女子獻給王。獸,三隻以上叫‘群’;人,三人以上叫‘眾’,女子,三人以上叫‘粲’。王田獵從不獵取三隻以上的獸,公行事必虛心聽取三人以上的意見,王的妃嬪沒有三人屬於同族。粲字,是形容美好的事物。眾人以美好的東西送給你,你有什麽德行配去享用呢?王都不配享用,更何況你這樣的小人物呢!小人物占有這類東西,終將滅亡。”密康公不肯獻出,過了一年,共王滅密。共王死,其子懿王懿即位。懿王在位期間,王室終於衰敗,詩人加以譏刺。

  懿王死,共王的弟弟辟方即位,就是孝王。孝王死,諸侯又立懿王的太子燮即位,就是夷王。

  夷王死,其子厲王胡即位。厲王即位三十年,貪圖財利,親近榮夷公。大夫芮良夫勸諫厲王說:“王室恐怕要衰落了吧?榮夷公喜歡壟斷財利卻不知道大難臨頭。財利,本是天地萬物所生所長,要想壟斷,害處太多了。天地萬物是供大家所取,怎麽可以壟斷呢?他觸怒的人很多,卻不防備大難。還用這些來教王,王難道能夠長治久安嗎?做為人民的王,本應開發財源而遍施其惠。盡管使神、人萬物得其所,仍然每天提心吊膽,害怕引起不滿。所以《頌》說:‘追念祖先後稷,能夠配享於天,安定我眾多百姓,’無不合乎其原則。《大雅》說:‘布施賜予,成我周邦。’這不正是廣施財利而又畏懼災難嗎?所以能成我周邦,綿延至今。現在王學的是壟斷財利,這怎麽可以呢?一個普通人壟斷財利,尚且要稱之為‘盜’,作為王也這樣幹,願意附的人就很少了。榮夷公若得重用,周朝必定衰敗。”厲王不聽,到底還是任用榮夷公為卿士,讓他主持國家大事。

  王行暴政,奢侈傲慢,住在國都中的人非議王。召公勸諫說:“人民受不了您的政令了。”王大怒,找到一個衛國的巫士,派他監視非議王的人,凡是報告上來有屬於這種罪的都殺掉。這樣非議是減少了,諸侯也不再來朝見。三十四年,王的控製更加嚴格,國都中的人都不敢說話,走在路上隻能以目光示意。厲王很得意,告訴召公說:“我能平息人們的非議,使他們連話也不敢講。”召公說:“這是因為您把他們的嘴堵起來了。堵人民的嘴可是比堵水還要危險。水被堵塞會決堤泛濫,傷人肯定很多,人民也是一樣的。所以管理水的人要對水加以疏導,管理人民的人要讓他們暢所欲言。因此天子為了了解下情,要讓上至公卿下至列士的人都獻詩,讓盲樂師獻曲,讓史官獻書,讓師規誡,讓無眼珠的人敘事,讓有眼珠的盲人朗誦,讓百工勸諫,讓庶人街談巷議,讓近臣都來規勸,讓親戚補察過失,讓盲樂師和史官來教誨,讓老人們來整理,而後由帝王斟酌,所以政事得以施行而不違背情理。人民有嘴,就像土地上的山川是財貨之源,平原沃野是衣食的來源。讓人開口講話,好事壞事都能反映出來。做好事而防止備壞事,是財貨和衣食的真正來源。人民心裏怎麽想嘴上就怎麽講,才能把事辦好。如果把他們的嘴堵起來,又怎麽能夠長久呢?”王不聽,因此國內沒有人敢講話,過了三年,竟一起叛亂,襲擊厲王。厲王逃亡到彘。

  厲王的太子靜躲在召公的家裏,四都中的人聽說了,便把召公的家包圍起來。召公說:“從前我屢次勸諫王,王不聽,因而遭此大難。現在如果殺死王太子,王大概以為我是記仇而泄憤吧?奉事主人,雖處危難也不記仇,雖有怨氣也不發泄,何況是奉事天子呢!”因而用自己的兒子代替王太子,太子竟然得免於難。

  召公、周公兩相共同執政,號稱“共和”。共和十四年,厲王死於彘。太子靜在召公家中長大,兩相共立之為王,就是宣王。宣王即位,兩相輔佐他,修明政治,遵循文王、武王、成王、康王的遺風,諸侯又重新歸附於周。十二年,魯武公來朝見。

  宣王廢棄天子籍田上的籍禮,虢文公勸諫說這是不行的。王不聽。三十九年,王的軍隊在千畝與薑氏之戎交戰,大敗。

  宣王喪失了征伐南方的軍隊之後,竟在太原直接統計民戶。仲山甫勸諫說:“民戶是不可以由王直接加以統計的。”宣王不聽,還是對民戶進行了統計。

  四十六年,宣王死,其子幽王宮涅即位。幽王二年,周西部豐、鎬和涇、渭、洛一帶都發生地震。伯陽甫說:“周將滅亡。天地二氣,不可失去其秩序,如果越出其秩序,是人使之混亂。陽氣伏藏而不能出,被陰氣壓迫不能上升,因而才有地震。現在涇、渭、洛一帶發生地震,是因陽氣不得其所而被陰氣鎮伏。陽氣失其所而被陰氣鎮伏,水源必然會堵塞;水源被堵塞,國家必然會滅亡。土壤中的水脈通暢,人民才能得到財利。土壤中的水脈不通暢,人民缺乏財利,國家不亡還等什麽!從前伊水、洛水枯竭導致了夏亡,河水枯竭導致了商亡。現在周的德行已如同夏、商二代的末年,其水源又被堵塞,堵塞了就會枯竭。建立國都必須依山傍河,山陵崩頹,水源枯竭,是喪國的征兆。水源枯竭必定會引起山陵崩頹。若亡國的話當不超過十年,因為數是以十為進位。上天如果要拋棄我們是不會超過這個數字的。”當年,涇、渭、洛枯竭,岐山崩頹。

  三年,幽王寵愛褒姒。褒姒生下兒子伯服,幽王想廢黜太子。太子的母親是申侯之女,被立為王後。後來幽王得到褒姒,寵愛她,打算廢黜申後,並除去太子宜臼,立褒姒為王後,伯服為太子。周太史伯陽讀曆史記錄說:“周將要亡國了。”從前當夏後氏衰敗,有兩條神龍降落在夏帝的庭院而開口說:“我們,是褒國的兩個君主。”夏帝卜問究竟是殺掉它還是趕走它或是留下它,都不吉利。卜問是否可以把龍的涎沫收藏起來,才得到吉兆。於是陳設布帛,書於簡策,向神龍禱告,龍走後留下涎沫,被盛在匣中收藏起來。夏滅亡,此器被傳於商。商亡,此器又傳於周。接連三個朝代,都沒有人敢打開它。到厲王末年,才打開觀看。涎沫流於庭院,除不去。厲王讓女人赤身裸體而大聲呼叫。涎沫化為黑色的蜥蜴,鑽進王的後宮。後宮有個童女剛滿七歲,碰上它,到十五歲行過笄禮後懷了孕,因為沒有丈夫就生下孩子,感到害怕而把孩子扔掉。宣王時有童女唱歌謠說:“見到山桑做成的弓和箕木做成的箭囊,周國將要滅亡。”當時宣王聽到了,正好碰上有夫婦倆賣這兩樣東西,宣王叫人把他們抓起來殺掉。他們逃跑走在路上,看見後宮童女扔在路邊的孩子,聽到孩子在夜裏啼哭,出於憐憫而收養了她。夫婦倆終於逃脫,跑到褒國。褒國人犯了罪,請求獻上童女扔掉的女兒給王以求赦免。這個被扔掉的女孩是來自褒國,就是褒姒。當幽王三年時,王到後宮,一見到她就愛上了她,和她生下兒子伯服,竟然廢黜申後和太子,立褒姒為王後,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說:“災禍已形成,沒有任何辦法了!”

  褒姒不喜歡笑。幽王想盡一切辦法逗她笑,她卻偏偏不笑。幽王設有烽燧和大鼓,有來犯者則舉烽火。有一次,幽王舉烽火,諸侯都來了,來了卻沒有來犯者,褒姒才大笑。幽王喜歡這個辦法,為褒姒多次舉烽火。後來,失去信用,諸侯們漸漸也就不再來了。

  幽王任用虢石父為卿士,主持國政,國都中的人都很有怨氣。虢石父為人能說會道,喜歡阿諛奉承,貪圖財利,王卻重用他。再加上廢黜申後和除去太子。申侯發了怒,聯合繒和屬於西夷的犬戎攻打幽王。幽王舉烽火征發諸侯的軍隊,但諸侯的軍隊都不來。因此他們把幽王殺死在驪山下,擄走褒姒,將周人的財物搶掠一空而去。當時諸侯都到申侯這裏來共立從前幽王的太子宜臼,就是平王,以保持周朝的祀統。平王即位,把都城東遷到雒邑,以躲避戎寇。平王在位時,周王室衰敗,諸侯強大之國吞並弱小之國,齊、楚、秦、晉開始強大,政令往往出於稱霸的君主。

  四十九年,魯隱公即位。

  五十一年,平王死,太子早死,立其子林為王,就是桓王。桓王,是平王的孫子。

  桓王三年,鄭莊公來朝見,桓王不予禮遇。五年,鄭使宛與魯國交換許田。許田,是天子用來祭祀泰山的土地。八年,魯國殺隱公,齊桓公。十三年,伐鄭,鄭射傷桓王,桓王逃跑回來。

  二十三年,桓王死,其子莊王佗即位。莊王四年,周公黑肩打算殺死莊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報告王,王殺周公黑肩。王子克逃亡到燕國。

  十五年,莊王死,其子釐王胡齊即位。釐王三年,齊桓公開始稱霸。

  五年,釐王死,其子惠王釐即位。惠王二年,當初莊王的寵妾姚氏生下子頹,頹有寵。等到惠王即位,惠王奪其大臣的園林作自己的獵場,因此大夫邊伯等五人作亂,策劃如燕、衛的軍隊,討伐惠王。惠逃奔到溫,不久又住在鄭國的櫟。他們立了釐王的弟弟頹為王。(頹設禮招待五位大夫,)奏了全套的舞樂。鄭、虢二國之君非常憤怒,四年,鄭國和虢國的國君來討伐,殺死王頹,重新迎立惠王。惠五十年,賜齊桓公為伯。

  二十五年,惠王死,其子襄王鄭即位。襄王的母親早死,後母為惠後。惠後生叔帶,叔帶逃奔到齊。齊桓公派管仲為戎與周說和,派隰朋為戎與晉說和。王用上卿之禮招待管仲。管仲辭謝說:“臣是身份低賤的官員,現有天子的兩個上卿國氏和高氏在。如於春秋兩季朝聘之節來受王命,將何以為禮呢?作為諸侯之臣的我請免去此禮。”王說:“作為舅舅家的人,我要獎勵你的功勳,不要違反我的命令。”管仲到底還是隻受下卿之禮而歸。九年,齊桓公死。十二年,叔帶又回到周。

  十三年,鄭伐滑,王派遊孫、伯服為滑求情,鄭人把他們囚禁起來。鄭文公怨恨惠王複國沒有送給鄭厲公爵,又怨恨襄王幫助衛國替滑求情,所以把伯服囚禁起來。王發怒,準備用翟人伐鄭。富辰勸諫說:“我們周人的東遷,全靠了晉、鄭兩國。子頹之亂,也是靠鄭國才平定,今日竟然因為一點小小的不快就拋棄它們嗎!”王不聽。十五年,王派翟人的軍隊來伐鄭。王感謝翟人,打算以他們的女子為王後。富辰勸諫說:“平、桓、莊、惠四王都受過鄭國的幫助,王拋棄本族而親近翟人,這個辦法不行。”王不聽。十六年,王廢黜翟女之後,翟人來討伐,殺死譚伯。富辰說:“我屢次勸諫都不聽,如果碰上這種情況還不出戰,王以為我是在怨恨吧?”竟率其族眾殉難。

  當初,惠後打算立王子帶為王,因此派其黨羽充當翟人的內應,翟人因而攻入周。襄王逃亡到鄭,鄭把王安頓在汜。子帶即位為王,帶上襄王所廢黜的翟後一起住在溫。十七年,襄王向晉告急,晉文公送王回國並殺死叔帶。襄王因此賜給晉文公圭瓚、弓矢,封他為伯,把河內的土地賜給晉。二十年,晉文公召襄王,襄王與他在河陽、踐土會見,諸侯都來朝見,史書加以掩飾,說是“天王巡狩至於河陽”。

  二十四年,晉文公死。

  三十一年,秦穆公死。

  三十二年,襄王死,其子頃王壬臣即位。頃王六年,王臣死,其子匡王班即位。匡王六年,班死,其弟瑜即位,就是定王。

  定王元年,楚莊王伐陸渾之戎,駐紮在洛,使人問九鼎(之大小輕重)。王派王孫滿用言辭對答,楚兵才撤退。十年,楚莊王包圍鄭都,鄭伯出降,不久又恢複鄭國。十六年,楚莊王死。

  二十一年,定王死,其子簡王夷即位。簡王十三年,晉殺死他們的國君厲公,從周接回子周,把他立為悼公。

  十四年,簡王死,其子靈王泄心即位。靈王二十四年,齊國的崔杼殺死其國君莊公。

  二十七年,靈王死,其子景王貴即位。景王十八年,王後、太子聖明卻早死。二十年,景王寵愛子朝,打算立他為太子,但景王卻在這時死掉,子丐一夥人與子朝爭立,國都中的人立長子猛為王,子朝攻打並殺死猛。猛即悼王。晉人攻打子朝而立丐為王,就是敬王。

  敬王元年,晉人送敬王回國,子朝與之爭立,敬王不能回國,住在澤。四年,晉率諸侯送敬王回到周都,子朝稱臣,諸侯修築周都的城牆。十六年,子朝一夥人再次作亂,敬王逃亡到晉。十七年,晉定公終於把周王送回周都。

  三十九年,齊田常殺死其國君簡公。

  四十一年,楚滅陳國。孔子死。

  四十二年,敬王死,其子元王仁即位。元王八年,其子定王介即位。

  定王十六年,趙、魏、韓三國滅智伯,瓜分其土地。

  二十八年,定王死,長子去疾即位,就是哀王。哀王即位三個月,其弟叔襲殺哀王自立,就是思王。思王即位五個月,其少弟嵬攻打並殺死思王而自立為王,就是考王。這三個王都是定王的兒子。

  考王十五年,嵬死,其子威烈王午即位。

  考王把他的弟弟封在河南,就是西周桓公,讓他接替周公的官職。桓公死,其子威公即位。威公死,其子惠公即位,而把惠公的幼子封在鞏,讓他奉侍周王,號稱東周惠公。

  威烈王二十三年,放置九鼎的王城地震。策命韓、魏、趙為諸侯。

  二十四年,威烈王死,其子安王驕即位。當年有強盜殺死楚聲王。

  安王在位二十六年,死後,其子烈王喜即位。烈王二年,周太史儋見秦獻公,說:“當初周與秦國合在一起又分開,分開五百年又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十七年就會有霸王出現。”

  十年,烈王死,其弟扁即位,就是顯王。顯王五年,祝賀秦獻公,獻公稱伯。九年,賜送祭祀文、武二王的祭肉給秦孝公。二十五年,秦在周大會諸侯。二十六年,周賜伯的稱號給秦孝公。三十三年,祝賀秦惠王。三十五年,賜送祭祀文、武二王的祭肉給秦惠王。四十四年,秦惠王稱王。這以後諸侯都稱王。

  四十八年,顯王死,其子慎靚王定即位。慎靚王在位六年,死,其子赧王延即位。王赧時東周和西周分裂,各自為政。王赧遷都於西周。

  西周武公的共太子死了,他有公叔說:‘秦之所以敢經過周去伐韓,是因為相信東周。您為何不送給周一些土地,派質子到楚?’這樣做秦一定會懷疑楚而不相信周,如此也就不會去伐韓國。然後又對秦講:‘韓硬把土地送給周,目的是為了使秦懷疑周,所以周不敢不接受。’秦必定沒有理由讓周不接受,這樣就能既得地於韓又能使秦也相信。”

  秦召西周君,西周君不願前往,所以派人對韓王說:“秦召西周君,想讓他派兵攻打王的南陽,王何不出兵南陽?西周君將以此為理由不去朝秦。如果西周君不到秦國去,秦也就必定不敢越過黃河而攻打南陽了。”

  東周與西周交戰,韓救西周。有人替東周勸說韓王說:“西周是從前天子的舊都,有許多名貴器物和珍寶,大王如果按兵不動,可以有恩德於東周,而西周的珍寶也一定可以盡歸於韓。”

  王赧對成君說(下有脫文),楚圍攻雍氏,韓向東周征發甲胄和糧食,東周君害怕了,召見蘇代而把情況告訴他。蘇代說:“您何必為此擔心。臣下能讓韓不向東周征發甲胄和糧食,又能為您得到高都。”東周君說:“您要真能如此,我要讓整個國家都聽從您。”蘇代去見韓國的相邦說:“楚包圍雍氏,曾保證三個月即可攻下,而現在已五個月了卻仍然不能拔取,說明楚已損耗嚴重。現在相邦您竟向周征發甲胄和糧食,等於告訴楚(韓國)也損耗嚴重。”韓國相邦說:“講得不錯。但使者已經出發了。”蘇代說:“何不把高都送給周?”韓國相邦大怒說:“我不向周征發甲胄和糧食就夠可以的了,憑什麽還得把高都也送給周?”蘇代說:“把高都送給周,則周就會轉而投靠韓國,秦聽說必定會大怒,焚毀出使周的符節,不與周互派使節,這就等於用遭受破壞的高都換取完整的周地。又為什麽不可以給呢?”相邦說:“不錯。”真的把高都給了周。

  三十四年,蘇厲對周君說:“秦攻破韓、魏,殺師武,北取趙國的藺、離石,都是白起所為。白起善用兵,又有天命相助。現在他又率兵出塞攻打大梁,大梁城破則周也就危險了。您何不派人遊說白起呢?就說:‘楚國有個叫養由基的,是個擅長射箭的人。距離柳葉有百步之遠而射之,百發百中。左右圍觀的人有幾千人,都稱讚他善射。惟獨有個男子站在他身旁,卻說:“不錯,可以學射箭了。”養由基大怒,放下弓,握住劍,說:“外來人,你有什麽資格教我射箭呢?”外來人說:“我並非真能教您左手執弓右手摳弦。像剛才那樣距離柳葉百步遠而射之,百發百中,不知道見好就收,用不了多久就會氣力衰竭,弓歪矢曲,隻要一發射不中,百發也就前功盡棄。”現在就憑攻破韓、魏,殺師武,北取趙國的藺、離石這些事,您的功勞已太多。現在您又率兵出塞,經過東周、西周,背靠韓國,圍攻大梁,一戰不勝,就會前功盡棄。您不如告病,不出任將領。’”

  四十二年,秦攻破華陽要塞。馬犯對周君說:“請派我遊說魏國為周築城。”於是去對魏王說:“周王如果因擔心秦伐周而憂患至死,那麽犯也必死無疑了。犯請主動把九鼎進獻給大王,大王得此九鼎要考慮犯所說的事情。”魏王說:“好。”於是派兵給他,聲稱是去守衛周城。馬犯借此又去對秦王說:“魏派兵並不是去守衛周城,是要攻打周。大王您不妨出兵境外看看情形如何。”秦果然出兵。馬犯趁機又對魏王說:“周王的心頭病已經好了,犯請等到條件許可時再來報答。現在大王派兵前往周,諸侯都會產生顧慮,以後再搞什麽行動人家也不會相信了。不如讓士兵幫助修築周城,以掩蓋最初的目的。”魏王說:“好。”於是派兵去修築周城。

  四十五年,西周君前往秦國,有遊客對周冣說:“您不如讚譽秦王的孝順,趁機把應送給秦太後做供養之地,秦王必定會高興,這樣您與秦就有了交情。關係好,西周君必定認為是您的功勞。關係不好,勸周君入秦的人就必定會有罪。”秦攻打周,而周冣對秦王說:“為大王考慮,最好不要攻打周。攻周,其實並不足以獲利,而卻給天下留下壞的名聲。天下因為秦的壞名聲而討厭秦,必定會聯合東麵的齊。因攻周而損耗兵力,使天下與齊聯合,那麽秦也就無法稱王了。天下為了損害秦,所以勸大王攻打周。秦若接受這種損害,那麽號令也就很難通行了。

  五十八年,三晉抵抗秦。周派其相邦到秦國去,因為秦國看不起周,所以推遲了行動。有遊客對相邦說:“秦對周的態度尚未知道。秦很想了解三晉各國的情況。您不如趕緊去見秦王說‘請為王刺探東方各國的情況變化’,秦王必定看重您。看重您,秦也就會看重周,周就會與秦親善;齊國看重周,則本有周冣與齊親善:這樣周就能一直保持與大國的交誼。”秦信任周,發兵攻打三晉。

  五十九年,秦奪取韓國的陽城和負黍,西周害怕了,背叛秦,與諸侯合縱,率天下精兵出伊闕山攻打秦,使秦不能通往陽城。秦昭王發怒,派人攻打西周。西周君逃奔到秦,叩首認罪,獻上其全部城邑三十六座,人口三萬人。秦接受所獻,釋放西周君使歸於周。

  周君、王赧死,周的居民因而逃亡到東方。秦取得九鼎等貴重器物,而把西周君遷走。過了七年,秦莊襄王滅東周。東周、西周都被歸並入秦,周從此祀統斷絕。

  太史公說:學者都說周伐商紂,定都洛邑,從總的來看並不如此。雖然武王曾規劃它,成王也派召公占卜其位置,把九鼎放在那裏,但周仍然以豐、鎬為都。直到犬戎打敗幽王,周才東遷到洛邑。所謂“周公葬於畢”,畢便在鎬東南的社中。是秦滅亡了周。漢朝建立以來九十多年,天子要在泰山行封禪禮,禮,樂去狩到達河南縣,訪求周的後裔子孫,封給周的後人嘉三十裏之地,號稱周子南君,爵位同列侯,以保持對其祖先的祭禮。

  
更多

編輯推薦

1中國股民、基民...
2拿起來就放不下...
3青少年不可不知...
4章澤
5周秦漢唐文明簡...
6從日記到作文
7西安古鎮
8共產國際和中國...
9曆史上最具影響...
10西安文物考古研...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西安文物考古研究上)

    作者:西安文物保護考古所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共收入論文41篇,分7個欄目,即考古學探索、文物研究、古史探微、遺址調查報告、地方史研究、文物保護修...

  • 浙江抗戰損失初步研究

    作者:袁成毅  

    科普教育 【已完結】

    Preface Scholars could wish that American students and the public at large were more familiar with ...

  • 中國古代皇家禮儀

    作者:孫福喜  

    科普教育 【已完結】

    本書內容包括尊君肅臣話朝儀;演軍用兵禮儀;尊長敬老禮儀;尊崇備至的皇親國戚禮儀;任官禮儀;交聘禮儀等...

  • 中國古代喪葬習俗

    作者:周蘇平  

    科普教育 【已完結】

    該書勾勒了古代喪葬習俗的主要內容,包括繁縟的喪儀、喪服與守孝、追悼亡靈的祭祀、等級鮮明的墓葬製度、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