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八章

  大年初三的晚飯後。

  這是全市典型的低窪地區--希望鄉。窗外冷風嗖嗖,屋內溫暖如春。鄉政府會議室裏,羅冬青陪同從清江縣請來的水稻專業戶正給濟濟一堂的村民們講授水稻旱育稀植的整地、施肥、育秧、插秧的環環技術,會議室中間一張大方桌上堆有細土、稻種,那專業戶邊講邊操作怎樣育苗,鄉親們都聽得入耳入神。

  整整一下午,羅冬青看了三個鄉鎮,幹部和農戶旱改水的積極性都很高漲。來到希望鄉,聽清江縣的水稻大王張大伯說,他要和這裏的鄉親一起推廣剛學來的缽育擺栽法,產生了興趣。妻子帶著小芸去省城父母那裏過年,然後就直奔清江縣準備搬家去了。他就給史永祥打了個電話,今晚就宿在希望鄉,也學學這缽育擺栽法。

  天剛亮,羅冬青的手機響了,他聽史永祥剛說了幾句,就呼啦一掀被坐起來,驚愕地問:“永祥,你說什麽?城區牆上到處貼了我的小字報,還有撒的傳單?”

  “簡直他媽的不像話,城裏一夜之間的氣氛像是在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可以判斷出史永祥暴跳如雷的樣子,“我已經安排尤熠光組織幾名幹警逐街逐巷地清撕,告訴他保護好幾張上的手紋,非要下工夫破案,追究鬧事分子……”

  羅冬青緊皺眉頭問:“永祥,小字報上寫的什麽內容?”

  “肯定不是一般人幹的!”史永祥拿起巡警送來的一份傳單說,“第一條是親自指揮,安排老百姓亂砍濫伐國家山林樹木,砍伐掉一萬八千六百棵樺樹、柞樹、楊樹,什麽他媽的罪大惡極嚴懲毀壞山林的腐敗分子,追究刑事責任……第二條是以情徇法,包庇盜竊煤礦電纜的壞人……第三條是腐化墮落,亂搞男女關係,公開調白華到賓館陪睡,被XXX和XXX堵在了房間……第四條是……”

  “惡毒,太惡毒了!”羅冬青忽地跳下床,來來回回急速地走著說,“把小字報統統撕下來留著,我要起訴他們,我要告他們!”

  史永祥聲音仍不失暴躁:“為什麽在黨代會即將召開之前搞這個名堂?這是陰謀!你聽這標題多惡毒:腐敗分子羅冬青從元寶市滾出去;還有副標題,羅冬青第一批腐敗材料,小字報最後還在括號裏寫著待續!”

  羅冬青問:“那小字報是一張一張抄的?”

  “不是,”史永祥回答,“八開紙,用毛筆寫後複印的。”

  羅冬青問:“署名沒有?”

  “他媽的,要署名我就不這麽火了,”史永祥說,“落款是元寶市廣大群眾。”

  羅冬青從驚訝、木然中漸漸清醒了,有目的,這確實是有目的搞的!哎,李迎春曾經提醒過關於清林的事情,怎麽就不抓緊讓林業局辦一個審批手續呢?那盜竊電纜的事自己確實是感情用事,並沒造成什麽生產上的損失,如今讓鑽空子的人上綱上線了。至於和白華的事情還有其餘那幾條純屬造謠誣陷!好惡毒呀,策劃者是想把自己一棍子打死,那伐木和偷電纜的事怎麽辦呢,他腦袋發漲了,哎--還是怪自己處事不嚴謹呀……

  “永祥,天塌不下來,我馬上回去!”他剛關上手機穿好衣服,手機又響了,還是史永祥:“羅書記,剛剛尤熠光打來電話報告一個消息說,白華披頭散發、氣急敗壞地正在街上貼辟謠大字報,我告訴尤熠光必須立即製止。亂套,簡直要把元寶市攪亂套了……”

  “什麽亂套!”羅冬青對史永祥發起了脾氣,“我不是說了嗎,天塌下不來,天塌了我撐住!”他說完連臉也沒洗,給鄉裏的幹部打了個電話,還沒等來送他的人趕到鄉政府,他已經上路了。

  一號大吉普迎著朝陽,壓著鄉路上的殘雪冰茬,發著咯咯吱吱的脆響,抖起一股股春寒料峭的冷風,很快駛上白色路麵,駛進了城區。透過窗戶的玻璃,他發現路人格外注目他的大吉普,還有三三兩兩的人在圍著一個拿著一張紙的人在嘰嘰喳喳議論著什麽,這大概就是史永祥在電話裏說的那小字報……

  瞧著這議論的人們,瞧著注目著大吉普的行人,羅冬青覺得這座剛熟悉了的城市似乎又有些陌生了。

  城區蒙上了一層殺氣騰騰的陰影。

  今天是星期日。羅冬青讓司機把車一直開到了家門口。

  “你看--”羅冬青一進屋,史永祥就遞給他一張比較完整的小字報,“簡直是喪心病狂,竟達到了這般地步!”他搖晃著手裏的小字報,“冬青書記,你要是同意,我就正式報案,向地區公安局、省公安廳報案,隻要下工夫,肯定能挖出這別有用心的家夥來,不殺殺這股歪風邪氣還得了……我們在這裏幹事兒,有人專門在陰暗角落裏端著槍瞄著咱,還能有好?”他說著說著竟對羅冬青也來了火,“你口口聲聲說,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你抓物質文明建設是硬,比鋼手還硬;可你抓精神文明建設這隻手軟得像攤稀泥,比稀泥還要軟……”

  “天塌不下來!”羅冬青說,“看來,這裏有的人是根本不用心用力抓組織建設這個根本,而是一心研究權術,研究占山為王,專門勾心鬥角。你想想,如果我一下子就往他們的肺窩子上捅,要是捅不進去,必落個大傷銳氣。現在看,我們的組織戰略基本確定了,群眾基本接受。那個黨代會報告我細改了三遍了,黨代會以後……”

  “同誌,同誌!”史永祥氣急地說,“我怕等不到黨代會以後,你應該看出他們在黨代會之前下茬子了!”

  羅冬青說:“一些地方的人大會議選掉市長、副市長,選掉縣長、鄉長的不少見,恐怕想在黨代會上選掉市委書記的還沒聽說過吧?”

  “沒聽說過的,也可能就要讓你自己連見見帶嚐嚐。”史永祥說,“你不是說過,連梁威書記都說過,他來到元寶市住了兩天,就覺得這裏特殊,這裏典型,這裏集各地組織發展和社會矛盾為一體嗎?確實如人所說,廟小妖風盛,池淺王八多……”

  羅冬青接過小字報一看,前幾條就是史永祥電話裏說的那些,後麵寫的就是什麽拉幫結夥,任人唯親,重用被地區貶用的嚴重個人主義、風頭主義、無組織無紀律者史永祥,還有什麽去俄羅斯考察嫖娼。他剛要撕小字報,被史永祥一把奪了過去:“這是撕下的最完整的一張……”

  “永祥--”羅冬青一陣疑慮迅疾地旋上心頭,“我怎麽就不信,這黨代會是代表選委員、委員選常委、常委選書記,要是選上委員,況且這委員在市裏都是較高層次組成的,他們就能把我的常委資格選掉?”

  史永祥不假思索地點劃著小字報嘩嘩直響:“這裏已經把你的形象塑造得別說是書記、常委、委員了,連共產黨員都不是了。現在就是下的這個茬子!我知道,你在清江縣四年多,恰是開黨代會去的,這委員的當選和被差掉之間並沒有多少票。我不是和你說了嗎,地區考核組測評時,他們就搞了小動作,搞得計德嘉優秀票比你高,搞得尤熠光的讚成票比我多。當然,黨代會都是黨員,比人代會人員政治性更強一些,但是,也不能否認,拉他個幾十票並不難,少幾十票就有落選委員的可能。你別不提高警惕,不用一天,你的十大罪狀很快就會傳遍全市的大街小巷。現在,腐敗風刮的,群眾對幹部有意見,拿流言蜚語當喜事的太多了。你還不知道,去臭一個人太容易了,一個謠言就能臭透一個人;要是想樹立一個形象呢,就像蓋樓一樣,一塊磚一塊磚地,一把一把地往上壘……”

  “永祥--”羅冬青緊緊握住史永祥的手,激動了,眼眶濕了,“這幫別有用心的人說我任人唯親,對於你,我是任定了。黨校同學結的親,是黨性之親,如果說開始一來我還覺得你有些激進,現在才又深認識了你一層。你的政治敏感性和洞察力太強了,要是沒有你的提醒,我還說不上什麽時候才能看透這一層……”他皺皺眉頭,一揮拳說,“到時候了,到了我徹底警覺的時候了……”

  “冬青書記,”史永祥說,“梁威書記這棵大樹你到了該搬搬的時候了,能不能……”

  羅冬青苦笑著說:“省委書記總不能下令讓代表們都選我吧?”

  “要不就把黨代會延期,再想別的辦法。”史永祥又說。

  羅冬青搖搖頭:“這可不行,我們這次黨代會要選舉出省黨代會的代表,省黨代會的日期已定。我們召開黨代會的時間,因為我晚到元寶市,已經比其他地市晚了,可能也是最後一個了。省裏要求春節前就要全部開完,隻是允許我們元寶市可以推到節後。過完正月十五就是省黨代會,不行,不行,我們要是不開會,選不出參加省黨代會的代表,對全省都難以解釋。了解的人知道這裏複雜,有人興風作浪;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羅冬青如何如何呢!再說元寶市是全省不可短缺的一部分呀……永祥,車到山前必有路,背水一戰!”羅冬青的腦子又高速旋轉起來,“永祥,你抓緊時間想法把地區考核中他們搞的一些小動作的情況有理有據地搞一份情況給我,抓緊,一定要抓緊!”

  “我明白了!”史永祥看一下表說,“冬青書記,我知道你回來,就趕到這裏來。臨來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通知,說是十點鍾計德嘉市長在政府常務會議室召開一個在家領導參加的緊急會議。所說‘在家’就是除你和迎春副書記,你倆在鄉鎮檢查水稻育秧技術培訓。我覺得有問題,通知李書記趕回來。走,你也應該去,現在我真猜不出計大市長的葫蘆裏又賣的是什麽藥呢!”

  “噢--”羅冬青像被針紮了一下,“在家領導緊急會議?”他又一想,靜下心來,憑著計德嘉的處事方法和心機,不會是黨代會前的奪權動員會,但心裏還是一陣疑慮,說:“走,回來不就也算是在家領導了嗎!”

  市政府常務會議室裏一派嚴肅的氣氛。

  羅冬青和史永祥走進會議室,距通知的開會時間還有五分鍾。李迎春已經坐到和計德嘉對應的位子上了。羅冬青發現,人大、政協的班子成員也都來了。

  會議室裏的人把目光一齊投向羅冬青,這目光也讓人覺得陌生,這目光讓人覺得像是羅冬青身上得了什麽災難,又像是羅冬青身上有什麽瘟疫……小小人群裏就這麽複雜:同情的,氣憤的,觀望的,幸災樂禍的……

  羅冬青還沒等坐下,計德嘉就笑容可掬地說:“冬青書記,我不知道你回來,也沒請示,既然我讓通知的,我就主持開這個緊急會議了,最後請你做指示……”計德嘉變得這麽謙虛、客氣,他指指桌子上的幾份小字報和傳單,臉又一下子變得陰沉冷峻:“同誌們,簡直不像話了,我們元寶市自從‘文化大革命’以來還沒發生過這種事情咧,這種蠱惑、煽動、造謠是別有用心的,我們的五大班子領導,對這種現象應該統一思想,分清是非,積極支持冬青書記的工作。冬青書記來到元寶市以後非常敬業,一身正氣,這些人怎麽能這樣呢?”他停停,瞧瞧羅冬青說:“冬青書記,我開這次緊急會議的內容就是麵對這一邪惡現象,在五大班子中統一一下思想,然後再做下麵的工作,你看怎麽樣?”

  計德嘉說完,自己也覺得蒼白無力,但又隻能這麽說了。

  “我說說,”史永祥激動得放大了嗓音,“我看,這不僅僅是個統一思想的問題,麵對這種極其惡毒的人身攻擊,我們五大班子連思想都不統一,還叫什麽黨的領導幹部!我看是研究如何懲治邪惡的問題。國家法律上不是有誣告罪這一條嗎,我建議向地區、向省公安報案,下工夫偵破,誣告反坐!”

  “在五大班子中統一思想很重要,”計德嘉根本不理睬史永祥的發言,但是也並不予以否認--他心裏卻覺得,史永祥是在向他挑戰--仍念自己的既定經,“隻有我們統一思想了,下麵才好辦,不是有句話說,幹部不領,水牛掉井嗎!”

  “我說--這就是誣陷!”李迎春聲音有些顫抖,“為什麽是誣陷呢?其中有兩件事是望風撲影,其餘的可以說統統是造謠生事!關於清山砍林、支持村民興建蔬菜大棚和水稻育秧棚問題,我親自找的林業局長,林業局長請示了主管副市長,副市長又請示了計市長,計市長說同意,請羅書記定,對吧?”

  沒人吱聲,計德嘉在低頭往本上寫什麽東西,像是沒入耳。

  李迎春大聲問:“計市長,對吧?”

  “啊,啊?……”計市長像是在茫然中回答,“對,這個問題怪我,我要是要求他們立即辦采伐手續,也就不會引起思想混亂了。我有責任,我有責任……”

  “那就馬上補一個!”李迎春說完,沒人吱聲,他又說,“關於那個煤礦工人盜竊電纜一事,情節大家都知道了,羅書記從來也沒說不處理,明確要求成立一個小專案組,深入到礦井去調查調查,造成生產損失有多少以及盜竊電纜的過程,包括犯罪動機等等,調查後請我先聽一下意見。到現在,公安局也沒向我匯報……我敢保證,其他那八條,包括說什麽還有待續的第二批材料,統統是無中生有,造謠誣陷!我同意永祥秘書長的意見!”

  “我看,五大班子領導統一一下思想很必要,要求上麵立案偵察也必要。”人大主任李景海搞起了折中,還擺出了要害,“關鍵問題是說是誣陷,抓緊把誣陷的依據拿出來,問題是我們市馬上就要召開黨代會,出現這種事情很不利於選舉……”

  深知其人的都聽出來了,李景海心底深處是在看熱鬧,他曾因和計德嘉競爭市長失敗而不老不小地去了人大,肚子裏憋了好幾年的氣。他知道,這些小字報是計德嘉與羅冬青競爭的產物,這些年,計德嘉又搞城建,又兼市委書記,他紅眼嫉妒得氣都喘不勻,希望他敗下來出出氣;他見羅冬青一個外來人大會講話下麵掌聲不斷,要幹的幾個事情群眾沒少叫好,也是嫉妒,也希望羅冬青敗,他畢竟是外來炮。因此,他是誰勝他都不愉快,誰敗他都看笑話。

  到現在,羅冬青已經完全冷靜下來,思維也清晰起來。他一言不發,不接,隻是靜默自然地聽著。

  市委辦公室主任小高氣喘籲籲地跑進來,把著門框直喘粗氣,急著想說,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羅冬青急得站起來:“小高,怎麽了?出什麽事兒了?”

  “亂……亂……”小高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街上亂……套了。”他終於把話說成句子了。

  羅冬青問:“什麽亂套了?別著急……”

  小高走到會議桌前,一手扶著桌沿,一手指著外麵說:“羅書記。清江縣來的一百多名水稻和蔬菜專業戶呼啦都進城了,有的在小字報上貼抗議書,抗議誣陷羅書記。公安幹警不讓貼,說有意見到公安局、市委、市政府說都行。那些專業戶不聽,非要貼,吵的吵,撕的撕,扭成了一團又一團的……”小高喘口氣接著說,“三十多個鄉鎮的鄉鎮長和一些村民也都坐大客進城了,清江縣來的水稻和蔬菜專業戶不少喊著口號,跺著腳叫號要撤離元寶市,抗議誣陷羅書記。我往這裏跑時,清江縣那一百多人正在集合,有的說要遊行抗議,有的說要到市委市政府說道說道,路上碰上的,各局出來看熱鬧的,人山人海……”

  羅冬青聽著,眼眶濕了,眼淚簌簌掉下來了,這是他來元寶市後第一次落淚。

  “你們……開……會……”羅冬青哽咽著說,“我看看去!”他一挺胸走出了會議室。羅冬青走下樓出了門口站在台階上時,激昂的清江縣一百多農民已經像潮水般湧來。他本是想著怎麽阻止,怎麽勸說,此刻腦子裏卻成了一片空白,不知該繼續往前走,還是等著他們擁來,隻有淚水模糊了眼睛……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