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距離人群大約有二十米左右,計德嘉下了車。他正正領帶,拽拽西服下襟,心裏思忖,這種場合一定得保持威嚴,往往威嚴就可使下屬或群眾不寒而栗。那種不拘小節,領歪衣斜,就不成個領導者形象。那羅冬青要不是穿件夾克衫,衣領上還有汗漬,活像個屯老二,能讓尤熠光和司機給打了嗎!他發現上訪人群開始向他瞧來,在這二十米距離裏,一定要走出個樣子來,胳膊擺來擺去,要擺出個威風來,兩眼正視前方,要視出銳氣來。他要讓這些鬧事的村民們瞧瞧,他出場處理問題,可不是小小的公安局副局長,也不是那兩個副書記,而是我計德嘉--一市之長。

  李迎春、曹曉林和尤熠光迎上去,錯半步左右跟隨著。計德嘉步履沉穩,表情端莊,目光嚴厲,通過人群裏閃出的夾縫小道,徑直走到了村辦公室前的學生課桌跟前。李迎春和曹曉林左右一扶,上了課桌。

  來了市長,果然和來個公安局副局長、兩個副書記不一樣,人群裏嘁嘁喳喳,計市長來了,大市長來了,人群的目光全向計德嘉投去。其實,他在元寶鄉工作近十年,並沒有來過元寶村,大家隻不過是在電視裏熟悉了比左鄰右舍還熟悉的這張麵孔。

  計德嘉站穩,掃視一下黑鴉鴉的人群,當然,一個也不認識,認識的楊小柳等幾個副鄉長都在身後。他咽口唾液潤潤嗓子,臉色由陰變得似晴似陰,扯長音調,不緊不慢地說:“鄉親們,你們辛苦了!首先應該說明一下,我從省城剛剛回來就到咱們元寶村來了。我從內心裏對解決你們反映的問題還是很重視的……”

  下麵有人接話:“重視,怎麽就是不解決問題?”接著就有人應和:“是啊,重視怎麽不解決問題?”一聲接一聲,一聲重疊一聲,肅靜一時的秩序又亂起來。

  “靜啦,靜啦!”尤熠光大喊,“讓計市長把話說完嘛,我看誰在搗亂!”

  人群靜了下來,計德嘉說:“你們選幾個代表,到村辦公室和我細談談要求解決的問題。”

  秦大成在一旁大聲喊:“還談什麽?我們到市裏上訪,說是找幾名代表談談,結果呢,把代表一拘留就是半個多月!不用談了,要反映的問題給省裏、地區包括給你計市長不知反映多少次了,想解決問題就快答複。鄉親們,我說呀,他們要是像踢皮球似的耍弄咱們,不想解決的話,就幹脆說一聲,我們找能解決問題的地方去!我不相信,共產黨這麽大個天下,沒有一點兒說理的地方!”他說著,蹺腳一揮手大聲說,“鄉親們,幹脆就是當麵鼓,對麵鑼,解不解決問題痛痛快快說,你們說行不行?”

  “對,是要當麵鼓,對麵鑼。”

  “快答複吧。”

  “……”

  人群激昂,呼喊聲像排山倒海一樣。

  計德嘉從來沒受過這個,講話音調、端莊打扮做成的市長尊嚴早被這亂糟糟的呼喊聲剝得幹幹淨淨。刹時間,他覺得個子縮小,臉皮發漲,腦子裏嗡嗡嗡像有一群蒼蠅在亂飛亂撞,把腦子裏撞攪得亂漿漿起來。

  尤熠光掏出手槍對準天空開槍示警,大聲喊:“我看誰再擾亂秩序!計市長有多少耳朵聽你們亂熗湯,秦大成要是說完了,另一個人說,說完了舉手,允許再說。”

  果然奏效,人群裏靜下來。這一槍,把計市長的威風又提起來不少,腦子裏也平靜些了。他一看這架勢,改變了態度,也改變了口氣:“鄉親們,不管是到辦公室談,還是在這裏談,都是為了解決問題,大家總得一個個談嘛。尤局長說得對,我有多少隻耳朵聽大家這麽亂戧戧?”

  秩序果然靜了下來。計德嘉的威風又開始往上升。他鎮靜一下,給自己打圓場:“既然大家不願意派代表到辦公室,那咱們就不派,其實,大家反映要解決的問題早都在我心裏了,主要是想請大家派代表再談一談還有什麽新問題,我這次來帶著兩位副書記,就統統解決它……在答複大家要解決問題之前,我要說幾句必須說的話……”他停停,見人群裏更加肅靜,心想,對這種無政府狀態不能放任自流,必須軟硬兼施,又拉開了腔調說,“首先應該肯定地說,元寶村村民們集體上訪要求解決問題的出發點和願望都是好的,是無可挑剔的。造成今天這個局麵,對大家也沒有可責備的,我應該負有一定的責任,鄉黨委要負主要領導責任。村支部負有不可推卸的直接領導責任,除了解決大家反映的問題之外,這種嚴重的官僚主義作風,也要一一追查,認真嚴肅地處理……”

  他掃視一下人群,開始觸及上訪的實際問題:“第一,市委市政府同意大家的要求,撤銷村委會,按著村委會組織法的原則,民主選舉村長。第二,村裏集體搞的那三百多畝小開荒,怎麽就不同意分呢?村裏少留一點機動田就可以了嘛,我看留個三十畝、五十畝的就可以,以便有公用占地時,可以做個補償,這樣,第二輪土地承包就不能推倒重來了。‘大穩定,小調整’這是中央製定的政策,有那三百來畝的小開荒,就可以彌補明顯人多地少的矛盾了。等新的村委會產生以後,根據大家的意見,拿出個補地的方案,報鄉黨委審查批準,就可以執行了。第三,關於曝光問題。對大家上訪問題,我已經檢討了,這個問題,你們不能太苛求呀!你們看一看,問一問,哪裏有對市委、市政府曝光,還在電視上公開做檢討的……”

  計德嘉答複一收尾,秦大成就質問:“計市長,有一個重要問題你怎麽不答複呢?我們都知道,你招商引資的那個陶瓷廠項目這個亂攤子怎麽辦?征了村民的地怎麽辦?說是征地戶一年後進工廠當全民工,現在算,兩年多了,怎麽算?還有,光撤銷村委會不行吧,那些腐敗問題查不查?村裏人都說,也有不少看到了,這個合資項目的建築工程,可是你兒子計小林和村長的兒子合夥找的工程隊,都說房小虎提走了建築款,借丟了點設備為借口,推給村裏就不管了。這建築工程款有問題,回扣不說,造價也有問題……”

  計德嘉想回避這一問題,看來是回避不了了。羅冬青提出要來村處理這一上訪案,他也是基於這一點,自己才攬過來的。村裏除土地人股外,還有筆貸款投資,這是要害。他估計這裏肯定有問題,過去是想推卸自己不知道,都是他們操作的,這下子,這個秦大成已經把小林揭出來了,他也隻得以大義滅親的姿態出現:“鄉親們,這一點請放心,不管是誰,我兒子也罷,村長的兒子也罷,誰有問題就依法處理誰……”上訪群眾正等待他像說分小開荒那樣,有點兒具體辦法,不料又轉了話題:“最後,我還得強調一點,聽說那個盜竊合資企業財產的重要嫌疑犯蔣永慶又跑了。他攙在我們上訪隊伍裏這麽亂攪,我作為一市之長,作為一級地方政權的主要負責人,不能不向大家嚴肅地提出--”他開始敲山震虎了,“我們在認真研究處理群眾上訪、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的同時,也不能忽視敵我性質的壞人乘機搗亂,把水攪混,鑽大家上訪的空子……”

  “都是本分老百姓。”

  “沒有壞人搗亂!”

  “懷疑蔣永慶有什麽證據?”

  “……”

  他本想敲山震虎,沒曾想沒震住,反倒震虎惹怒,虎虎更有生氣了。聲聲質問,像虎嘯山澗,震蕩回環,如雷貫耳。

  “靜一靜啦,靜一靜啦--”秦大成一蹺腳,揮著手扯著嗓子喊,“瞎戧戧他媽的什麽玩意兒……”

  人群很快靜了下來。

  秦大成說:“計市長答應了我們一些上訪要求,那些沒答應的這麽亂戧戧也不是個事兒。隻要計市長有誠意就行,鄉親們都等著別動,我們反腐領導小組的成員到村辦公室去和計市長細商量商量,行不行?”下麵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做了回答:“行!”

  計市長一聽,正是個解圍的好機會,再說,他講話時直冒汗,口也渴了。他和李迎春等一進辦公室,隻見呼啦一下子,辦公室的窗戶跟前都圍上了人,辦公室的門也“哢嚓”一聲上了鎖。

  秦大成晃一下,根本就沒進辦公室,他一縱身又躥上課桌,聲嘶力竭地說:“鄉親們,計市長是大帽子底下開小差,我們這一逼,答應了點芝麻綠豆粒大點的事兒,光撤村長就行嗎?腐敗問題怎麽查?他根本不提。合資企業的事更是打馬虎眼,有他的兒子計小林攙和著,他解決不了。”他一轉身對窗跟前的幾十個村民說,“前門後窗堵好,不能讓他們溜之乎也了!”然後又一揮手指指一百多輛小四輪子車發布命令似的,“誰是駕駛員?趕快各就各位,一個挨一個有秩序地往火車道上開。看來,我們元寶村的上訪問題,不驚動中央是解決不了問題了。你們就放心吧,咱們上訪有理是無疑的,要是打贏了合資企業的官司,別說一家買一台小四輪子,就是買一輛大四輪子也富富有餘……快行動吧!”

  擠在人群中的小四輪子駕駛員呼啦一陣風似的跑了,接著一聲聲“嘟嘟嘟”的小馬達啟動聲,隨著煙筒裏一股濃黑的油煙排出,一輛輛小四輪車啟動了,向火車道迸發了……

  殘陽如血,塵埃飛揚。

  這一切,被軟禁在村辦公室裏的計德嘉聽得清清楚楚,特別是聽著遠處傳來轟響成一片的“嘟嘟嘟”、“突突突”的小四輪子聲,心裏毛了。不好,事情要鬧大了,火車一堵,從中央到省,還有地區的各種通報,調查組……他眼前一黑,隻覺得金花四濺,像從高高的天空往深澗裏墜落。

  “慢--動--”羅冬青突然在人群裏出現了。他左肩斜背著繩子打捆的簡單小行李,辦公室主任小高也是這般打扮,緊跟在他身邊。他大聲嗬斥著,擠到課桌前,手扶一下小高的肩頭,一跨腿上去了。

  “鄉親們--”羅冬青放亮嗓音,“可能你們大多數還都不認識我,那麽,我就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省委剛派到元寶市的市委書記--羅冬青……”許多人細端詳,開始和在電視裏見到的對號,對,是新來的市委書記羅冬青。他雖然到任不久,流傳在鄉村裏的故事很多,未上任挨警察打,開除交警隊長,起用打入冷宮的李書記,要組織種水稻……特別他上次來後,下令放回了計市長拘留的兩名村民,在村裏也有傳聞,都覺得總算有點兒好幹部的味兒。

  “那些小四輪子車,統統給我站住--”羅冬青大喝一聲說,“鄉親們,你們不是說,市裏、地區解決不了你們提出的問題才越級上訪嗎?我看,現在還不到時候!請問:你們認不認賬,我這個新來的市委書記上次來後,你們提出放回拘留村民問題,我一聽要求有理,當即答應就放了嘛。因為瑣事纏身,沒來得及繼續來調查處理大家提出的所有問題,我承認並檢討過失,但畢竟我是有誠意要解決大家提出的問題的,你們還沒讓我處理處理,看看怎麽樣,就這樣走,恐怕不合適吧?”

  羅冬青見啟動的小四輪子車停了,人群靜了,情緒格外激昂,聲調也放大起來:“正好,省政府來了一份緊急通知,計德嘉市長必須馬上參加一個會議……”

  他剛說到這裏,人群裏一聲呼籲:“計市長走,你就得留下。”羅冬青聳聳肩上的小行李卷兒,用右手一拍說:“要不是來替換計市長,想把大家提出的問題了解透,研究透,我會背著行李卷打算在這裏住下嗎?而且我已向地區、省委領導請了假,不管什麽會議,也不管來什麽客人,我都雷打不動,一直在這裏蹲下去,直至把問題調查清楚,處理完。還專門帶來了一個調查組,有市農委、招商辦、監察局、民政局、檢察院、公安局等十三個部門,加上市委辦公室的一共十四名幹部……”

  羅冬青說到這裏,不少群眾才注意到在他身邊十多人都這般背著行李還一起舉了舉手。羅冬青朝遠處一揮手:“公安幹警,武警戰士們,統統給我撤離--”他猛地一側身,咄咄逼人地衝著被自己擠下課桌的秦大成說:“我知道,你叫秦大成。在沒拿出調查處理問題的結果前,誰要是煽動村民鬧事,我就惟誰是問,而且由你負責。”

  “那--”秦大成覺得羅冬青像是要戳到了他的額頭,往後一閃,其實還離得很遠,囁嚅著說,“我負責--負--責--,有一條,你不能住在村長家,要住在我們村民家。”

  “這不用你操閑心!”羅冬青用指責的口吻說,“就由你安排!”

  不知為什麽,秦大成在這其貌不揚的新任市委書記麵前一下子顯得那麽嘴拙腿軟,結結巴巴地回答:“可--以--可以--可--”

  羅冬青更加逼人地衝著秦大成,主要是給大家聽的:“你不是提出就拘留村民一事,市委市政府必須在電視台承認錯誤,道歉並曝光嗎?要是我處理不好,我還在電視裏宣布辭職--告老還鄉!要是處理好了,也準備讓激化矛盾、企圖製造事端的人曝曝光,還要大曝。怎麽曝,到時再說。不管怎麽曝,有一條是必須的了,那就是要算一下有意製造事端擴大矛盾造成的損失和罪過。”

  厲害,厲害,秦大成的心被震撼了。

  “小高,”羅冬青像發布命令,“你到村辦公室裏去通知計市長,馬上回市準備一下,去省參加緊急會議。”

  秦大成像發傻一樣聽著瞧著,沒有一句話,也沒有一點跡象要動手阻攔。小高很快從辦公室把計德嘉領了出來。

  計德嘉知道自己是被村民軟禁了,對羅冬青這一來能鎮住混亂局麵,又喜又憂。喜的是自己解脫,免出大亂子;憂的是他在這裏處理問題,能不能拔出蘿卜帶出泥,牽扯到小林呢?又一想,牽扯又何妨,反正是與我計德嘉本人沒有直接關係,到時候再說嘛。他走到課桌前,握著羅冬青的手激動地說:“羅書記,你辛苦了。”然後,走出人群直奔停候的大吉普而去。他再也耍不出來時的威風了。拂在臉上的,夾著兩臂的,不管是左來的右來的,似乎都是一種灰溜溜的風。人們在這麽看,他自己也這麽感覺。這是他計德嘉在元寶二十多年來,第一次進入這種尷尬的場麵和境地。

  “秦大成,”羅冬青說,“你既然挑頭就挑到底,能代表上訪各種意見的村民都給我找幾個,比如土地、合資企業、反映腐敗等方麵,可以多找點沒關係,先到辦公室來,我講講調查組的安排和打算,聽聽他們的意見。”他接著像教師給學生布置作業一樣,“你上這課桌上來,宣布讓村民都回家,讓開小四輪子的都開回去!”

  秦大成滿口答應:“是是是。”

  村民代表加之調查組全體成員,濟濟一堂,坐滿了村辦公室的小會議室。羅冬青沒有坐在小主席台上,而是擠在大家中間,聽秦大成說,該到的都到了,自己打場子後說:“鄉親們,大家是村民代表。我是這麽考慮的,把我帶來的調查組分三個小組,分別管第二輪土地承包,合資企業,腐敗問題,在座的鄉親們根據反映要解決的問題,由秦大成分別分到三個組裏去,和我們一起工作。”

  “同意!”一位村民喊了一句後,村民們隨即一聲接一聲地喊:“同意!同意!”

  “大家同意就好。”羅冬青說,“看來,你們反映的腐敗和合資企業問題可能認為是最重要的,從每個人的角度,因為涉及切身利益可以這樣理解。我覺得這不是我要關注的重點,這點問題,有的都是禿腦瓜子頂上的虱子,隻要檢察院、公安局、監察院的同誌認真負責,隻要大家配合,搞清問題,很快拿出處理意見,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問題。”他說得輕鬆而自然,“重點是搞好第二輪承包。聽說好多村民都要來反映這個問題,希望你們要代表大家說公正話,提供真實情況。你們寫的信我看了,元寶村的第二輪承包問題,不算認真,連簡單修修補補都沒有就算結束了,我建議推倒重來!”

  會場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

  羅冬青說:“我還要強調幾句,目前,我國改革成果最明顯的就是農村的土地聯產承包責任製,這二輪承包能不能搞好,關係到這項改革的成敗。我建議,以農委為首的這個組要認真學習中央關於二輪承包的有關文件和政策,既要掌握大穩定、小調整、少留機動田這個基本原則,又要從元寶村的實際出發,靈活地提出符合本村實際情況的處理意見,重要的一條是,要照顧多數農民的利益。所以,這就要把第一輪承包時的政策,這個村的基本情況,實行了這些年以來出現的弊端一一搞清,來不得半點馬虎,最後有針對性地提出解決矛盾的辦法。其他兩個組,也有共性問題,就是一定要把情況搞清楚……”

  “羅書記,”楊小柳說,“我建議把合資企業的香港程老板也請來。他很有意見。依我看,拿出妥善解決問題的辦法,這個企業還應繼續上馬。”

  羅冬青問:“他在什麽地方?”

  “就在市裏,”楊小柳回答,“開了一個大酒店。”

  “應該。”羅冬青說,“這事處理不好,影響我們今後的擴大開放,招商引資,一定要掌握一個原則,多給外商讓一些眼前利益,我們從長遠利益和社會效益去算總賬。”他把組分好後對秦大成說,“今晚工作組的住宿都由你來安排,住老鄉家,統統交夥食費。你不會再在吃誰住誰上有意見吧?”

  秦大成有幾分尷尬,點了點頭。

  “楊小柳同誌,”羅冬青說,“你和村長談一談,不要鬧情緒,要正確對待這次調查,多多配合。你也不參加調查組了,這樣好了,陪著我搞搞抽樣調查,開開座談會。”他接著又吩咐小高說,“這次調查,我要做到帥不離位。你給永祥同誌打個電話,讓他考慮一下有關人員,今晚七點鍾在元寶村,對,就是在這個辦公室,召開一個市委辦公會,研究一下水田開發、蔬菜基地建設,地下要塞儲備庫問題。再讓永祥和去俄羅斯的專家考察論證組聯係一下,問問進度怎樣了,給我個信兒。”他掃一下屋裏的村民又囑咐,“來參加會議的,千萬別忘了農業銀行和發展銀行的行長。計市長呢,就讓他安心去省裏參加會議,可以征求一下他對這幾項工作的意見。”

  羅冬青這一演繹,村民們相信計市長真的要去省裏開什麽緊急會議。其實是羅冬青施的調虎離山計。他要是留下,問題已經僵住,難以處理村民上訪問題。又據反映說,計市長對開發水田、出口蔬菜基地建設都有點兒意見,曾公開說這麽搞,國家、地區要求的種植計劃都不考慮了,是不是合適,請農委拿出意見。

  夜燈亮了,各調查組分頭行動的同時,村辦公室燈火通明,市委辦公會議開得激昂熱烈。李迎春先匯報水田開發方案,不僅處於澇窪地區的鄉鎮,就連元寶鄉不少村的村長、村民們一算旱改水的經濟效益,投入和產出比,也都積極性很高。對六千八百萬元蓋市委辦公樓的資金轉移安排和良種、育秧栽培等環節的安排,以及蔬菜基地建設,都討論得細致入微,環環緊扣,步步周全。最後決定,通過元寶村第二輪土地承包出現的問題,由羅冬青親自抓,總結經驗教訓,來規範全市矛盾較多的鄉村,盡快落實承包方案,以不誤秋收結束立即進行土地調整,盡早落實水稻、蔬菜地塊,做好實施準備。會議開得正熱烈時,在俄羅斯的專家考察組又打來電話,報告了調查、論證順利,兩個大項目都可行,可望早日動工的消息,使辦公會議又增加了熱烈的氣氛。

  群情熱烈,激情蕩漾。會議結束時,東方已經泛白。羅冬青送走常委們和有關部門的領導後對楊小柳說,不驚動老鄉了,就在這裏的沙發上睡吧。楊小柳執拗不過,隻好依了。

  羅冬青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他確實太疲勞,太累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