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一號大吉普剛開出國門,羅冬青一眼就看見靠右側路旁停著兩輛車,三個人站在第一輛車前頭,是來迎接他出國歸來的,有曹曉林、李迎春,還有辦公室主任小高。

  “冬青書記--”史永祥往前伏一下身子說,“曹曉林副書記出來接你,就說明形勢大好,起碼也是形勢有轉機,這個人專門維護、恭敬能站住腳的一把手。前任市委書記他就壓根兒不尿他。不知是哪位給他的處世哲學歸納成了一句話,叫做溜上踹下中間蹬,中間是指低於一把手的各班子成員,下就是指那中層幹部。我不是說過嗎,他的本事就是專門能溜住一把手,還得看你能不能站住腳。”

  “沒這麽尖刻吧?”羅冬青說,“我從來主張不信傳言,從一兩件事就主觀上把我們的同誌猜測和判斷得那麽壞,還是慢慢讓實踐去證實。再有,一個人的一時的處事哲學,往往偏離本質,受客觀諸多環境的左右和影響,表現出一些非本質但又是劣性的東西,還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我們再也不能用那種‘左’的觀念去分析人看待人了……”

  史永祥不服氣:“要是他們用‘左’的觀念去對待你呢?你要是不以毒攻毒就會後患無窮……”

  沒等羅冬青說什麽,車子已開到他們仨跟前。羅冬青先推門下車和他們一一握手,他們又一一寒暄,稱羅冬青一走就是一星期,實在辛苦辛苦。曹曉林一再說明自己來接,是受計德嘉市長的委托,他有件事,實在脫不開身,不然,也要來口岸接書記。

  外貿主任進聯檢大樓辦回國銷號手續,羅冬青急於了解一些情況,對兩位副書記說:“咱們慢慢走走。這些天,市裏怎麽樣?”

  曹曉林靠右側,慢隨著羅冬青的步子先開了口:“羅書記,書記碰頭研究的換屆人選報地區組織部以後,我又催了一遍,部裏回答說,現在人手緊張,過幾天就要開部務會討論一下,再征求一下主管和主要領導的意見就要下來考查。關於各級黨代表的選舉工作也布置下去了。”

  羅冬青點點頭說:“好好,這事要再催一下,需要抓緊時間操作了。”

  李迎春興衝衝地說:“關於搞水田開發和出口蔬菜基地建設問題,我搞調查時,一些鄉鎮長、村長,特別是農民,幾乎都拍手叫好。看來,市委這兩項重大舉措是很有群眾基礎的。”他說著指指不遠處一夥正在測量打線的人,“我安排設計院的專家已在那裏開始搞規劃了。”

  “這太好了!”羅冬青說,“隻要群眾有積極性,我們的事情就好辦了。”

  辦公室主任小高上前一步說:“羅書記,從你出國那天到現在,李書記已經五天五夜沒好好休息了,他把市委的開發規劃一說,這個鄉請他作報告,那個村請他去給農民算算經濟賬。現在,有不少到元寶山下去參觀水稻試驗田的,全市已經搞得熱火朝天。我有一種感覺,咱們市一下子就像變成了‘大躍進’那年代的氣氛,水利局正組織打機井,農委正組織旱改水的地號打田埂,蔬菜辦的正組織建蔬菜溫室和大棚……”

  李迎春說:“我通過在元寶山下搞的那點試驗田給農民算經濟賬,把他們的心都算活了。種一畝水田的經濟效益要比種三畝旱田效益高,大米市場國內看好,俄羅斯也看好,種好一畝蔬菜大棚一年要有一萬元的效益,相當於幾十畝地的經濟效益。”

  “開始還有人以為是吹,”小高接著說,“李書記把賬算到每棚栽西紅柿多少棵,黃瓜多少棵,每棵結多少斤,每斤多少錢,一一計算,再扣掉成本,聽得人都服服的了!”

  “可以說,我們的農民是人心思變,人心思幹。羅書記,連元寶寺裏你見到的那個尼姑和和尚也下山了,讓我給他倆找點事兒幹,我就讓他倆先給測量隊當小工。我看,比當年蘭考人民日念夜思要治理黃沙還要心切。”李迎春說著停下步,“我細測算了,改水田的打一眼機井得兩千多元,扣一個大棚得三千多元,蓋一棟溫室約一萬元左右,這還得是我們市裏給優惠。根據調查統計,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農戶有困難,迫切要求政府能幫助解決點資金。”

  “好啊,連出家的和尚、尼姑都參戰了!”羅冬青問,“你們算了沒有,統計了沒有,如果三年完成我們所說的水田和蔬菜基地建設規劃,多少農民想參加開發,多少農民能自籌多少資金,缺多少資金,按三年完成規劃的話,共需要多少資金?”

  “羅書記--”李迎春從兜裏掏出厚厚的一遝子統計表說,“各鄉農民自願填表,經過累算,共需資金九千二百萬,每年需要三千萬左右,是筆不少的資金呀。”

  這時,羅冬青身左側的曹曉林心裏翻騰得很厲害,他感到山在動、地在晃,山在轉、路在旋,好像世界變了樣。他聽著,像在看小說,像在看電影。給計德嘉當了多年助手,從來沒見過像羅冬青這樣把心都沉浸在事業上,心和老百姓一脈相通。他似覺得身後有計德嘉在監視著他,回頭一看,隻有躺著伸向國門的一條靜靜的路,放心地湊上一步,接著李迎春的話說:“有件事不知該說不該說,有筆資金可以解決燃眉之急。”

  羅冬青忙問:“什麽資金?”

  曹曉林說:“市計委安排了一個項目,已經上報地區計委,正待批複。計劃批複一到,要動遷中興路中段左側五萬平方米的一片平房,建市委大樓和市委招待所,計劃上凍之前打好樓基,明年完工……”

  “噢,”羅冬青想起來了,來元寶就任的第二天下午,計德嘉陪同看市容經過中興街時,指著因不景氣已關閉停產的市蛋糕廠一片舊廠房說過這件事。他側臉瞧瞧曹曉林,腦子裏進發出一個興奮點:“曉林同誌,你說--”

  “羅書記--”曹曉林從羅冬青的眼神和語氣裏感到一種親切,隨著羅冬青放慢了腳步,“照迎春副書記說的,你來以後群眾對兩個大項目開發建設積極性這麽高,上級對建設樓堂館所又有嚴格要求。計委主任把報告報上去以後,幾乎是一天一個電話,兩三天就去地區一趟。我倒有個想法--”

  羅冬青見曹曉林把臉側過來停了話題,有點猶豫的樣子,催促說:“沒關係,你說。”

  “我有個建議,”曹曉林說,“我們在城市建設上確實投了不少財力、人力和物力,到了把有限財力往生產項目上投放的時候了!是否可以撤回這個項目申請報告,把這筆資金用到這兩個項目開發上。”

  “我同意!”李迎春高興地說,“咱們的市委辦公樓還能用,在省內比地區、比一些大市比不了,比一些縣城、縣級市和一些小市還屬中上等的,就是略顯擠一點,一些事業單位也擠在裏麵。我看,可以在外邊租個小樓,讓有的部門搬出去,百貨批發站就可以嘛。現在市場經濟了,國營、個體商店都直接去廠家進貨,有的送貨上門,還批發什麽!”

  “關鍵是--”史永祥走上來說,“還要和計市長商量一下,計市長對這個項目很關心,是他親自籌措資金,親自安排計委列項報這個計劃的……”他知道,這是計市長滿有把握要當市委書記時提前立的項,現在書記當不上了,從內心也不一定感興趣了。可計市長呢,還是總催計委抓緊,讓地區批複項目申請報告,以示對羅冬青來任的歡迎、支持,也顯示自己襟懷坦蕩。他瞧瞧曹曉林說:“曉林書記,你的想法很好,我完全讚同,咱們得好好征求一下德嘉市長的意見,好好商量商量。”

  “我看德嘉市長會同意的,不用什麽還要好好商量商量。”羅冬青果斷地說,“我來報到的第二天,德嘉市長陪著我看市容經過中興路中段時給我說過這件事,說是迎接我的到來,要新蓋一個市委大樓。計市長的心意我領了,曉林書記,不,還是迎春書記吧,因為你管常務,負責找計委主任談談,立即撤回項目報告書,德嘉市長那邊我打招呼。”他接著問李迎春,“一共籌措了多少資金?”

  李迎春搖搖頭,曹曉林接過問話回答:“我知道。大概是六千萬,聽計市長說過好像還差三千多萬,他說由他想辦法。”

  曹曉林憑著多年混跡官場的經驗,心裏隱隱感受到,不管計市長怎麽周旋,暗地裏謀劃,羅冬青能站住腳似是大趨勢,意識到身邊這些人就是將來在元寶市掌大權的,這一重大建議得到采納,好像心海裏有種潺潺細流在與他們交匯的感覺,心裏產生了一種自羅冬青到任以來第一次擁有的喜悅,霎那間,心裏勾畫出了巧妙回避計德嘉,去巧妙攀結這位新任一把手的小算盤,神情和語言都變得自然得體起來:“羅書記,其實這件事情,思想上也不統一。比如說,主抓工業的副市長就有些不同看法。要動遷的那個縣糕點廠是個集體企業,在崗再加上離退休人員共三百三十多人,已經近兩年沒發工資了,多次打著‘我們要工作’的標語,到市委、市政府門前上訪。管工業的副市長最近給他們引進了一個項目,要轉產生產食用菌。職工很有積極性,已有不少要籌資入股。要真動遷了,這集體企業財產,沒有給他們滿意的補償是難做工作的。計市長讓我出麵做思想政治工作。這工作不是那麽好做的。他們的養老保險還沒開展起來,弄不好就是沒完沒了的官司。我看,要是不動遷會是一舉兩得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羅冬青問。

  曹曉林回答:“我的意思就是讓糕點廠轉產,生產啟動一有效益,趕緊進入養老保險。”

  “好!你的意見非常好!”羅冬青覺得曹曉林還有些很規範的思路,思想路線也不全像有人說的那樣,應該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為經濟建設服務,便說:“曉林同誌,德嘉市長的工作我做,恐怕將來在經濟工作上也要給你壓擔子喲!”

  曹曉林心裏甜滋滋的,他覺得與羅冬青又近了一步:“羅書記,隻要能做好的,你就盡管安排,我一定盡力就是,跟著你也學些東西。”

  “你的思路很好。我看這樣,你抽時間就幫助工業市長一戶一戶地調查危困企業,一戶一策地讓它們死而複生。我到啤酒廠去說了一些話,你看看他們落實得怎麽樣。要是把工業都搞活了,你的貢獻就大了。”

  曹曉林心裏頓時湧出了一股勁兒:“羅書記,對這一塊,你總的指導思想是什麽?”

  “破產、變賣、股份……”羅冬青說,“要緊緊抓住體製創新、轉換經營機製,技術創新、開發、研究和引進新產品,來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還有,能私營就私營,要特別注意加速發展私營企業的步伐。”

  曹曉林高興地說:“羅書記,太好了,我回去就找管工業的副市長傳達你的指示,認真落實。”

  “曉林同誌,”羅冬青笑笑說,“咱們在一個班子裏工作,我當班長,你也算個副班長,別批示指示的把距離拉大,有事在一起商量,一個目的,為了老百姓的富裕,為了把元寶市的事情辦好……”

  曹曉林聽著,覺得和這位新書記又拉近了,和他一起談話,交流工作,完完全全不像與計市長那樣,也不用猜謎語。他在覺得渾身清爽的同時,忽地想起計市長對羅冬青的嫉妒、暗算,心裏又飄上一層黑雲,怦怦跳起來……

  羅冬青問:“曉林同誌,回去我就找德嘉市長,他在忙些什麽?”

  “羅書記--”曹曉林心跳得厲害起來,“有件事情,我正想和您匯報呢!您走的那天,出了一件極不愉快的事情,省委組織部老部長退休了,應地區邀請下來看看……”他如實說,忽然覺得身後計德嘉變成了一把巨大鉗子似的大手在緊緊鉗著他的脖子,卡著他的嗓眼,腦子裏高速旋轉後說:“計市長聽說,請他來看一看,讓我陪著吃飯,吃著吃著,突然心髒病複發,沒搶救過來。”

  這是計德嘉從家裏到野味大酒店以後,精心策劃這麽安排的,無論如何不能說他在場,是聽說趕來的。這也符合事實。而且強調,千萬不要說尤熠光和計小林在場,如有人問或主動散布輿論,就說他倆是碰巧在這裏請客來敬酒的。計德嘉千叮嚀萬囑咐,就說受他委托,一個人陪同老部長,並讓他放心,不會有什麽責任,後事處理由他周旋。

  羅冬青間:“是不是喝酒多點了?”

  “沒有,”曹曉林按著計德嘉的策劃打圓場,“我不怎麽喝酒,也不會勸酒。”他開始打馬虎眼,“有些在那裏吃飯的幹部,鄉裏的、鎮裏的,還有幾個局的聽說老部長來了,特別是過去相識的都來敬酒,他都推辭不喝,我也不讓他喝。老部長見有的推辭不過了,也就是端起杯舔舔杯沿。”

  “有這麽說的!”李迎春接過話說,“也有說是大吃大喝喝死的。社會上議論紛紛,難聽的話不少。還有的說,刹不住大吃大喝風,能喝願意喝的都喝死,公款大吃大喝風就刹住了!”

  “唉--”羅冬青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走,上車,往回走!”

  李迎春說:“冬青書記,我就不回去了,搞蔬菜基地測量那些同誌還有事找我研究。”

  “好吧!這項工作要抓緊,”他上車時囑咐李迎春,“你告訴後邊隨我出國的那幾位,讓他們各自回去吧。”

  曹曉林、史永祥和小高把羅冬青送到賓館房間,曹曉林對史永祥、小高說:“讓羅書記休息吧,咱們走。”小高說:“曹書記,你回去休息吧,我把到清江縣去的情況向羅書記簡單匯報一下,再把住房的事情也匯報一下。”

  曹曉林一聽走了。因為他已經把常務工作又交還給李迎春了,其實也真想攙和這件事兒,又覺得沒有理由,就告辭走了。他看出來,老部長死在餐桌前的事情,羅冬青一聽,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然起來,他很想在這裏多待一會兒,多解釋一下,多打打圓場,否則,計德嘉露餡,自己也跑不了。

  小高向羅冬青匯報了兩件事,一是按照史永祥的吩咐去了清江縣,羅冬青的妻子確實有病了,又點滴又吃藥,連續了一周多,已經見好,但心情不好,像有什麽心事,問又不說,就是不想來。羅冬青解釋說,大概妻子是生病帶來的鬱悶,慢慢會好的。二是按著羅冬青的要求,在居民區裏找到了處住房,小高一再說是平房,要選那地方的原因是那裏社會治安好,人際關係好。小高問羅冬青什麽時候搬家,又說,要是住陣子覺得不習慣,辦公室再找。羅冬青提出,現在就搬,晚上就可以在那裏住。史永祥勸羅冬青,應該先看看那地方怎麽樣,羅冬青說,看什麽,隻要是有人住過的地方就不用看。史永祥順手從兜裏掏出五百元錢遞給小高說,帶著買套行李,我也不住賓館了,和羅書記做個伴兒,囑咐小高現在就去,自己有幾句話要和羅書記說一說。小高應聲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